盾铁锤基贱虫er

 

【全员】幸存者59

59

 

 

 

 

Steve和HelloKitty不太熟悉,猫崽在队伍里属于散养状态,Natasha也没有时间一直带着它,于是大部分时候这个任务就交给了Lucky。Lucky去哪都会叼着HelloKitty,大家也不怕丢,吃饭的时候就在一狗一猫面前摆两个食盆,Lucky有时还很尽职尽责地舔着喂给猫崽吃。

 

Natasha晚上会把HelloKitty带回车里睡。它还小,有点黏人,晚上没人抱它,就会可怜兮兮地喵喵叫,Lucky也不能阻止它又细又颤抖的声音。猫崽只有在Natasha怀里的时候,才会安静下来,仿佛是怕分离,总是紧紧地依偎在她的臂弯里。

 

所以现在HelloKitty站在笼顶,又发出了那种想要抱抱的叫声。Steve有些无从下手,Thor的速度很快——他一把把手伸了出去,揪住HelloKitty的后脖颈,直接把猫崽薅了进来。

 

HelloKitty一被抱住,就不叫了。两个人紧张得要命,赶紧转过头去看,那群丧尸并没有在意刚才那几声猫叫,依然发着呆。现在天已经黑了,他们不敢说话,Steve只好慢吞吞地挪到了Thor身边,指了指猫崽,露出疑惑的表情。

 

Thor也很疑惑。他低头看看HelloKitty,猫崽的眼睛眯缝着,大概是因为Thor赤裸着上身(它喜欢和人肌肤相贴),让它觉得很安全。Steve伸出手,挠了挠HelloKitty的下巴,一时间没了头绪。

 

两个人呆呆地坐了一会儿,接着Steve心中一动,紧紧靠过去,贴着Thor的耳朵低声说:“我觉得他们肯定是故意让HelloKitty过来的。”

 

Thor转头看向他,点了点头,两个人想到一起去了,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HelloKitty的出现说明,其他人没有放弃他们,依然在寻找机会救人,所以这一定是个信号。

 

Thor不敢一直抱着它,两个人抱了一会猫崽,尽管心中很多不舍,但还是慢慢松开了怀抱。HelloKitty抖了抖毛,直起耳朵抬起头,玻璃球一样的眼睛盯住Thor看了一会,接着叫了一声,便跳了下去,从格栅中间挤出了笼子,头也不回地跑了。

 

他们俩趴在笼子上,看着HelloKitty甩着尾巴蹿进了树林里,再也没有回来。Thor叹了口气,喃喃地说:“……真想再抱它一会儿。”

 

Steve没说话。Thor突然觉得嗓子一阵发痒,忍不住捂着嘴咳了起来,那群丧尸立即被这声音吵到了,开始烦躁不安地低吼,警告他们小声一点。Thor深吸一口气,把咳嗽憋回去,Steve抬手顺着他的后背。

 

然后他很小声很小声,带着一点点欢喜说:“看见它,真的很开心。”

 

Thor憋得脸通红,好容易才把咳嗽憋回去。Steve的手还放在他的背上,回过神来,马上担心地问:“你怎么了?不舒服?”

 

Thor喘了喘,嗓子中发出风箱一般的声音,呼哧呼哧的。“咳——没,没事。”他用力憋着气,想把喉咙深处痒的感觉压下去,“没事……你感觉到空气变潮湿了吗?”

 

Steve对这个并不敏感,但是他知道今晚很凉,比前几天都要冷一些。他摇摇头,有些担忧:“要下雨了?”

 

Thor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他们头顶的蓝天大部分都被枝杈挡住了,只有一小块见方的天空,是两个人唯一可以对着发呆的地方。现在那儿一点星星都没有,只留下了一片漆黑。

 

“我可以闻到……雨的味道。”Thor眯缝着眼睛说,“它要来了。”

 

Steve担忧地蜷缩起来,暗暗祈祷不要下雨。他们没有衣服,而且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一场雨下来,无异于雪上加霜。

 

他暗暗叹了口气,把所有的担忧都藏在了心里。

 

 

 

 

Steve被对面笼子的嘈杂声惊醒。

 

他的身体抽动了一下,朦朦胧胧间感觉到Thor在自己旁边也动了动。Steve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用力甩了甩头,让视线变得清晰一点。

 

Thor一醒,就又忍不住咳嗽。还好现在已经清晨了,天亮了起来,而且对面笼子开始吵闹,很多丧尸聚集在那边那边。Thor又用力咳嗽了几声,Steve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问他:“你肯定病了,水呢?喝点水。”

 

两个人的嘴都干裂起皮,那些丧尸给的水不干净,应该是从小溪之类的地方接来的,他们也没有净水药片,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寄生虫。Thor摇了摇头,说:“没事,老毛病了,每次快到冬天就会咳嗽几个星期,自然就好了。”

 

他最后用力咳嗽了一下,转头看向笼子。Steve也看了过去,只见所有的丧尸都围在那边,而Scott和Rumlow正在合力往外推一个疯子。

 

“再……用力!!”Rumlow咬着牙说道。丧尸大概是饿了,它们拖出了那个疯子,一口就咬了上去。

 

咀嚼骨头和皮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咯吱,咯吱。这次Steve没有回避,他爬起来,跑到离那边近一些的角落,和Rumlow对视了。

 

那人深邃的眼睛里迎着朝阳的光,泛出了亮晶晶的颜色。接着他低下头,对Scott说了些什么,两个人点点头,再次揪过了一个疯子,不顾他撕心裂肺的吼叫,直接把他掀了出去。

 

Thor也靠了过来。他们俩没有阻止,甚至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看着Scott和Rumlow又抓住一个女人,把她往外面推。

 

第二个疯子摔在那群进食的丧尸身边,脑袋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歪着,似乎摔断了脖子。一只丧尸发现了他,马上放开和同伴抢食,转了个身,咬断了男人的喉咙。

 

那女人好像是个哑巴,只是不断傻笑着,没有声音,也没有恐惧。她倒吊着,好久没洗过的头发乱糟糟地纠结在一起,随着动作晃来晃去。Steve和Thor抓着笼子格栅,麻木地看着,昨天他们俩一定还会因为这样丧心病狂的行为而愤怒、悲痛、无法接受甚至是哭泣,可今天,他们却忍住了所有的情感,犹如那些丧尸一般,无情地做着旁观者。

 

Scott终于把那个女人的一半身子推了出去,她上半身挂在笼外,头发垂在了地上,双手无力地在半空中挥舞。女人穿着一条看不出颜色的花裙子,裙角挂在了笼子上,扯住了她。她还在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将要死去,只用傻笑和最大的善意,好奇地看着Rumlow、Scott,还有那群丧尸。

 

Steve觉得眼睛发热,他下意识地抬手一抹,发现手背上有了一点点水迹。

 

啊,他竟然哭了。

 

Steve低下头去,拼命眨着眼睛,想把眼泪憋回去,可是却失败了。有更多的眼泪流了出来,Steve怕Thor发现,赶紧转了回去,掐住自己的腿,屏住呼吸,不想被看出任何异样。

 

他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默默用膝盖擦掉涌出来的鼻涕,抱住自己的腿,盯着脚下的泥土。

 

Thor没出声,却也转了回来。Steve又用力擦了一下眼睛,无声地深呼吸。他没敢看Thor,不想让Thor为难。Steve的心被两种情绪拉扯着,一方面他觉得痛苦,因为自己是那几个疯子被吃掉的原因之一,而另一方面,Steve又不愿意让Thor认为自己懦弱、不知好歹。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出去,那几个疯子……那几个疯子不应该是阻碍。

 

他们俩谁都没说话,过了一小会儿,Thor哽着嗓子说:“……我们就,不阻止。”

 

Steve听见他在遮遮掩掩地吸鼻子。他眨眨眼睛,又用胳膊擦掉眼泪,把愁苦和软弱咽下去,让强硬泛出来。

 

“不,”Steve重复说,“我们不阻止。”

 

身后的笼子中,传来轻轻的噗的一声,是那个女人终于被推出去了。紧接着又是一阵巨大的咀嚼声,还有几声轻哼,就再也没有了。

 

“——我们不阻止。”Steve又说,似乎在说服自己。“我们——我们不能。我们得活下去。”

 

Thor再次吸了吸鼻子。“……对。我知道。”

 

Steve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一下。他轻轻撞了撞Thor,故作轻松地对他说:“Hey,我和你说过吗?我杀过人。一个父亲,他叫——他叫Frank Brown,我把他杀了。我……把枪抵在他的头上,我和他说,再……再见……”

 

Steve说不下去了。他的眼泪又滴了下来,落在大腿上,顺着那些伤口滑下去。Thor安静着,和Steve一起默默流泪。

 

“……他——他女儿,叫Crystal。”Steve因为在说话,无法继续掩饰自己的哽咽。他轻轻抽泣着,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只板着声音说:“Frank给了我她的照片。她很……很可爱,我还记得她照片里的……里的样子,黑头发,胖——胖乎乎的,非常,非常可爱。”

 

Steve停住了,鼻尖儿上还挂着泪珠,长长的睫毛因为泪水揪在一起,糊得几乎睁不开眼睛。Thor贴心地没有出声,只耐心地等待着。

 

过了好久,Steve才哑着嗓子慢慢开口:“……然后……然后Crystal的照片毁掉了。我把它放在肯沃斯里,我放在挡光板的后面,只要翻下来就可以看到……可是肯沃斯也——也没有了。都没有了。都没有了。”

 

他喃喃自语着,用力抠着手指。更多的眼泪流了下来,砸在Steve的胳膊上,腿上,地上,掷地有声,仿佛在替他嘶吼这些绝望。

 

Thor咬住舌头,用力,接着深呼吸,拼命把眼泪憋回去。他颤抖着咧开嘴,撑起一个难看的笑容,搂了搂Steve的肩膀:“——活着可真不容易。”

 

Steve用脏兮兮的手背抹脸,试图把哭音藏起来。“……嗯。活着真的太难了……太难了……”

 

“所以我们才更要活下去。”Thor已经没有了最一开始的摇摆,而是变得坚定起来,“如果不杀掉几个疯子,我们就出不去,这是个残酷的选择题,Steve,无论选择哪个,你都要失去一些东西。”

 

Steve没说话。

 

Thor点着头,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我知道这很痛苦。自己的命和人性,失去哪个都是可怕的。如果你让我选,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Thor顿了顿,扭头看看Steve的表情,知道他听进去了。于是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可是你看见Rumlow和Scott了吗?他们比我们坚决,甚至看起来近乎无情。我们俩之所以还会因为几个疯子哭泣,仅仅是因为我们被关的时间还不够久,也不够绝望。——对他们俩来说,这不是选择题,Steve,这是填空题,而正确答案只有一个:出去。”

 

Steve的睫毛颤抖了几下,最后几不可闻地回答:“……嗯。”

 

“在这儿,心软是活不下去的。”Thor叹了口气,最后说道,“如果Rumlow和Scott心软,他俩早就被丧尸吃掉了。”

 

Steve再次抹了一把脸,他的眼睛还红着,可是奇迹般的,他不再流泪了。

 

“……我知道了,Thor。”Steve鼻音浓重地说,“谢谢你。”

 

“我们俩还客气什么。”Thor终于笑得不那么勉强了,语气也轻松了很多。“知道吗?以前我父亲和我说过一句话,他说在经历了这世界上的一切黑暗之后,依然可以保持本心的,才是真正的勇士。——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最好的人,这点永远都不会变。”

 

Steve脸上还挂着泪,却忍不住看着Thor笑了。“……我也没有那么好。”

 

“你是,”Thor坚持说,“不要因为我们俩做了这样的选择而感到羞愧,说真的,比起那几个疯子,我真的宁可我们活着。”

 

Steve轻轻点了点头。“嗯。我只是不知道这样想对不对。”

 

“不知道的话,就不要想了。”Thor蜷缩了几下脚趾,做了个鬼脸,“做好准备吧,如果Rumlow估计得没错,待会儿那些丧尸就要把我们俩抓到那边的笼子去了。”

 

他又紧张起来,抬手摸了摸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我的发型看起来怎么样?那些新室友会喜欢吗?”

 

Steve被他逗笑了。他擦擦下巴上的眼泪,给Thor抓了抓头发。“很帅……你会引起大家嫉妒的。”

 

Thor眨了眨眼睛。

 

 

 

 

Clint躲在树上吃压缩饼干。他用舌头压住饼干,压一分钟,直到它变软,才一点点用舌尖碾碎了,再慢吞吞咽下去。这样吃没声音,没味道,细嚼慢咽,对胃肠好。

 

就是越吃越渴有点烦人。

 

他一边吃,一边注意不远处笼子里的动静。他在等Bucky和Sam回来,所以按照之前的计划,他在3号树这里吃饭。这棵大树离笼子有点远,不过在弓箭的射程之内,那俩人来和自己汇合时,也不会惊动那些营地里的丧尸。

 

Lucky在笼子附近的树林中守着,丧尸似乎可以分辨出动物是否有攻击性,有几次Lucky一脸天真地跑到笼子旁边,想舔舔Wade,那些丧尸都没理。Clint注意观察着那边的动静,又往嘴里塞了块饼干。

 

这时,树下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Clint瞬间压死了饼干,屏住呼吸,慢慢、慢慢地从旁边抓起了自己的弓。那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Clint探头朝下面看了一眼,接着松了一口气,又把弓放下了。

 

不一会儿,Sam的脑袋先探了上来。

 

Clint还含着饼干,不能说话,只爬过去,伸手把Sam拉上来。接着Bucky也抓住附近的树杈,像一头灵巧强壮的熊似的,翻身上树。

 

Clint指了指自己的嘴,示意嘴巴里有东西,然后把旁边篮子里的水和食物递给他俩。

 

Bucky接过瓶子,从怀里掏出HelloKitty,往手心里倒了一点,给猫崽喂水。Clint迅速咽下饼干,迫不及待地问:“找到他们没有?”

 

Sam擦了擦汗,咧开一个笑容:“好消息,找到了。”

 

一阵狂喜漫过了Clint的心,他靠过去,压着激动问道:“真的?他们俩怎么样?受伤了吗?离这儿远不远?丧尸多吗?”

 

Sam往嘴里灌水,来不及回答。Bucky压低声音,往Clint那边靠了靠:“丧尸很多,我们对付不了,还得往这边引。”他顿了顿,似乎在掩饰着什么。他抿着嘴巴,似乎想笑,可是又捂住嘴咳嗽了一下,没继续往下说。

 

Clint眨眨眼睛:“怎么了?”

 

Bucky低下头,手指无意识地摸着HelloKitty的毛。“没事……”他咕哝说,“就是,嗯,Rumlow也还活着。”他翘起了一点点嘴角,最后忍不住补充说:“我……我挺高兴的。他还活着,我挺高兴的。”

 

Clint明白了。他伸出手拍了拍Bucky的肩膀,没多说话。Sam喝够了水,又拿出巧克力,往嘴里扔了一块。“我们把猫崽放了出去,Thor和Steve见到它了。他们俩应该知道我们正在设法营救他们,所以接下来只要按照计划走就可以了?”

 

Clint沉吟了一下,点点头。“找到营地就好,明天我们的任务就是尽量把所有的丧尸引到这边来,然后你们俩找机会去救他们三个。营地里的丧尸每天都会更新,Tony说过,咱们得利用这一点。明天我们和Lucky一起去引丧尸,等到那边没几只了,你们俩就过去救他们。”

 

“不行,”Sam断然说道,“你得留在这儿,不能把大伙单独留下。他们现在可是手无寸铁,一旦丧尸要吃人,他们根本没办法自卫。”

 

“Sam说得没错。”Bucky理智地说,“引丧尸过来的任务就交给我们和Lucky就行了,你还是留在这儿,得有人照看我们的‘小朋友’。”

 

他用手比划了个双引号,三个人都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他们稍稍轻松一些了,找到了Steve和Thor,这大概是这几天来最令人欢欣鼓舞的消息,原本愁云惨淡的天空,似乎也明亮了一些。

 

“我们待会儿挪到1号树上,通知一下他们,”Clint伸了伸腿,抿着嘴巴笑,“让小朋友们也高兴高兴。”

 

Sam和Bucky点点头,一起往笼子那边看去。接着Bucky眯起眼睛,疑惑地问道:“……等等,笼子里怎么有不认识的人?”

 

Clint凑了过来,伸手扶住枝杈,叹了口气。“……大概是我们伪装得太像了,所以丧尸抓来了两个新人。我不知道Tony会怎么跟他们俩解释,不过希望这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Sam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扭头问Clint:“那俩人值得信任吗?”

 

Clint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不过大家都是人类,应该不会坏到哪去吧。”

 

“……那可不一定啊。”Bucky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红头发的女人,她看起来年纪不大,正和Natasha靠在一起交谈着什么。银头发的男人虚弱地躺着,Peter和Loki围在他身边,好像是在问问题。

 

“不管怎么说,”Bucky直起身来,语气中带上了一丝冷酷,“如果他们有问题,我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他们的。”

 

“算我一个,老兄。”Clint握着弓回答,“不过放心吧,Wade在呢,别看他一副傻了吧唧的样子,其实比我们所有人都会看人。他分得出善良和邪恶,大概类似于野兽的直觉什么的。”

 

他们一起看向Wade,那人吊儿郎当地坐在笼子一角,眼睛却一直冷冷地盯着那个银发男人。三个人静默了一会儿,HelloKitty大概是饿了,突然发出一声特别奶的叫声。

 

“喵……”

 

Bucky立即收回目光,把猫崽往怀里搂了搂。“走吧,我们去1号树,Lucky是不是在那儿?晚上让它带HelloKitty……”

 

三个男人带上武器,抱着猫崽,又悄悄地往树下滑去。树上的枝杈晃了一下,发出沙沙的声音,接着再次渐渐归于平静。

 

 

 

“为什么你的头发是这个颜色的?”Peter坐在Pietro身边问道,“是染的吗?”

 

Pietro想坐起来,但是他肚子上的血洞还是很疼,所以只好躺着。从这个角度,他甚至能看见Peter和Loki的鼻孔。他们早已互相报过了年龄,三个人差不多大,所以很快就熟悉了起来。

 

“呃……不是,天生就这样。你们没发现Wanda的头发颜色也挺奇怪吗?我们俩是奇异双胞胎。”他开了个玩笑,不过不太好笑——最起码Loki没笑。他歪着头看着Pietro,像是在审视。

 

“……你能别这么看我吗,怪不好意思的。”Pietro挺委婉地说道。

 

这时,忽然有一道光晃过了他的眼睛。Pietro下意识地躲了一下,接着又有几道光晃了过来,刺得他有点恼火:“——怎么……??”

 

“Shhh!”Tony忽然在一边说道。现在笼子周围有十多只丧尸,它们正在怒气冲冲地走来走去,不时对他们发出怒吼,似乎很不喜欢人类发出的声音。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周围静悄悄的,只有笼子里还很热闹,那些丧尸时不时发出威慑的咆哮声,可惜没人理它们。

 

“……你们看到了吗?”Tony有些激动地说道,“看到了吗?有光过来,晃了——”

 

“三次。”Bruce接口说,语气中充满了欣慰和安心,“是信号。他们找到Steve和Thor了。”

 

Loki忽然像卸了力气,不再端坐着,整个人都歪了一下。所有人都发出了喃喃的声音,一直紧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Peter爬过去,给了Loki一个大大的拥抱,激动地说:“找到他们了!还活着!!”

 

Loki大概是有点傻了,甚至都没有推开Peter。Natasha撩了一下头发,深深吐了一口气:“……终于有了好消息。”

 

Wanda紧张地抱着膝盖,对她说:“我很……我很开心,真的。所以,嗯,有没有我们俩可以帮忙的?”

 

Natasha摸了一下脸,笑着摇头:“听Tony的吧,他是老大。只要你和Pietro跟我们一队,就是最大的帮助了,找到那俩人就好说,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她的手有点颤,不过很快就被掩饰过去了。Tony双手捂着嘴巴,跪在原地,无声地弯下了腰,Bruce拍着他的后背,说:“深呼吸,深呼吸Tony,你可别晕过去了。”

 

Wade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不过他开始哼小曲了。

 

几分钟后,Tony攥着拳头直起身,平复了一下心情,对大家点点头:“……伙计们,我们得面对真正的危险了。”

 

所有人都没说话。Pietro和Wanda有点茫然,没有人和他们说到底要做什么,现在的队伍被迫分成了三批,无法集中投票,所以Tony还在犹豫要不要把这对双胞胎吸收进来。

 

Wade从笼子的角落慢吞吞起身,爬到Tony身边,抠着耳朵说:“啧……小不点,要不然你再给哥说一次计划吧,哥忘了。”

 

Tony瞥了他一眼:“这可不是个什么好的借口。”

 

Peter慢慢举起手,小声说:“我也……我也忘了。”

 

Wade咧开嘴发出一哈!的一声,对Peter张开胳膊:“敢跟我学啊,屁孩子。——过来,到我这儿来。”

 

Peter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才慢吞吞地爬过去。Wade马上把Peter搂在怀里,使劲揉他头发,低声问道:“腿怎么样了?别乱爬,你就呆在哥的身边,赶紧把腿伤养好。”

 

Peter挺乖地嗯了一声。

 

Tony知道他们俩的意思。他抱着胳膊,再次看了一眼双胞胎,敛着声音问道:“好吧……还有谁忘记了我们的计划?”

 

Bruce、Loki和Natasha心不在焉地举起了手。Tony挫败地低下头,叹了口气:“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再讲一次,是吧?”

 

Wanda热切地点了点头。

 

Loki把Pietro扶了起来,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他的身边。Tony本来还倔了一会儿,可一见大家都仰着脸等自己,不知怎么,又心软了,便嘟嘟囔囔地走过去,一屁股坐在Bruce身边。“……好吧,好吧好吧,那我说最后一次计划,谁都不准给我忘了。”

 

大家敷衍地点着头,Tony扭头瞥了一眼笼外的丧尸,压低声音,快速说道:“现在我们的任务是要救出Steve和Thor。可问题是我们战斗力不够,直捣丧尸大本营太过冒险,所以最保险的方法,就是把那些丧尸吸引到这个假营地来。”

 

“……呃,可丧尸为什么没发现这儿是假的营地呢?——而且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Wanda小声问道,“对不起,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是为了救你们的同伴,而把自己置于危险当中,这好像不太合适。”

 

“我当然知道这不合适,行行好,谁来堵住这姑娘的嘴。”Tony没好气儿地回答说,“我要生气了。”

 

Natasha歪过去靠着Wanda,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你先听着吧,我们的头儿脾气不太好,没办法,脾气好的那个被抓走了。”

 

Tony翻了个白眼,无视大家轻轻的笑声,继续说道:“我不打没准备的仗。丧尸有个习性,它们不会在一个地方留宿,所以它们认不出自己的大本营什么样。这是个完美的复制品,我们也随时可以逃走——这个笼子四面都可以从里面推开。现在Bucky和Sam发现了真正的大本营,那么按计划,明天他们俩就会把那边的丧尸引过来。等那边的丧尸只剩几只,靠他们俩就可以救出两个傻蛋了。”

 

Wanda看起来还想问问题,不过她有点顾忌,所以一直在不安地动来动去。

 

“好了姑娘,我看出来了,你比你弟弟——还是哥哥?要聪明。”Tony对Wanda抬起手,“但是很显然,我更喜欢你的兄弟,因为他安静,不动脑子,不问问题。”

 

Pietro靠在Loki身上,露出一个虚弱而困惑的表情:“……这是个夸奖吗?”

 

Loki淡淡地回答:“不,他在骂你蠢。”

 

Tony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好了姑娘,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的计划比较繁琐——或者说比较笨,但最保险。没有人受伤,没有人受到威胁,是我的服务宗旨。样明天救出Steve和Thor之后,我们这边的丧尸将会前所未有的多。有可能50只,甚至100只,我不知道。”他顿了顿,用手指在半空中虚虚地画了个地图,从左边指到了右边,“这个时候,外面的小分队就会汇合——Clint,Buck,Sam,Stevie和Thor,他们五个再把我们这边的丧尸引回去,然后我们拆笼子,把这儿恢复原样,最后用反坦克导弹把它们的营地炸个稀巴烂——结束。”

 

这个计划是Tony在十几分钟之内想出来的,Clint去跟踪丧尸,发现它们不会回来之后,Tony就决定这么干。其他人已经适应了这个疯狂的计划,不过显然Wanda和Pietro还有点震惊,只呆呆地看着他。

 

“……嗯,”Tony耸了耸肩,似乎对这种反应意料之内,“我很想说如果你们想退出的话,随时欢迎。但是很遗憾,你们俩是个无法删除的小插曲,在救出Steve他们之前,你们俩得和我们捆绑在一起了。”

 

Wanda张了张嘴,犹豫了半天,最后问道:“……可是,如果真正的大本营里还有人类怎么办呢?肯定有人类的吧,你要把他们一起炸死吗?”

 

“考虑中。”Tony指了Wanda一下,“我让Bucky和Sam见机行事了,如果能救出所有人更好,如果带不走,就只能把他们留在那儿了。”

 

“可是——”

 

“我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的。”Tony突然厉声说道,“我只是在通知你们俩这个计划。没有求生意志,或者没有自主行为能力的人,只有可能害死我们,收收你无谓的同情心,不要让它泛滥到我这里。”

 

他站起身,走到笼子的另一头,背对着他们坐了下来。他的背影看起来非常疲惫,却又异常坚定、不容置疑。

 

Wanda被这样严厉的Tony吓了一跳。Bruce抿了抿嘴,低声说道:“……Ms. Maximoff,我们这一路走过来非常不容易,请不要生气,Tony是为了保护我们大家,而愿意做那个看似冷酷无情的人。”

 

“其实,Tony特别好,真的。”Peter缩在Wade的怀里小声说,“我们这个队伍,所有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心情。”

 

Pietro轻轻咳嗽了一声,轻轻叹口气:“Wanda,他们在救人,我们俩目前的身份,还不适合发表意见。”

 

Wanda低下头,顿了一会儿,充满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我很抱歉,我没有恶意。”

 

Natasha抿起嘴巴笑了一下:“嗯。早点休息吧,别想那么多了。明天会是很紧张的一天,我们几个会像动物园里的熊猫一样,被参观很久的。”

 

所有人又轻轻笑了起来。然后他们三三两两地躺了下来,在四周丧尸的臭气中,试图让自己抓紧时间休息几个小时。

 

 

 

 

 

TBC


终于更新了!!对不起让你们等了这么久!!

因为我是那种情感代入式写文,比较辛苦,角色哭我也哭,角色笑我也笑,角色开心我也开心,角色痛苦我也痛苦,不然我就写不出来。。。

这样的结果就是写这篇真的好精分啊!!每个角色的心情都体会个遍,要疯了_(:з」∠)_

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上,请多给我点鼓励!哈哈哈哈!

评论(39)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