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锤基】Thor知道Loki的一个秘密(一发完,有微量复联三剧透,R级)

哈哈哈哈非常爱你!给你一个大亲亲!!祝我们俩生日快乐啊啊啊啊!!特别喜欢捏后脖颈这个梗了!又亲密又色情啊啊啊啊!

无果——我十分想奶一口锤基:

啦啦啦啦祝阿浓大宝贝 @阿浓 生日快乐啊!!!


也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篇文送给阿浓当生贺,浓宝宝答应我看完图片的小车车就不要再往后看啦!


正文最后面一小段是送给我自己的生贺!


【请勿转载】




翻车×1,改用链接试一次


翻车×2,换一个链接试试,再翻就是天意了,文末附一个全文链接










FBI Warning:大型电影原作魔改现场,大型O!O!C!现场


FBI Warning:我根本没有驾照,车开的很垃圾


FBI Warning:有微量复联三剧透,仅涉及锤基,在全文的最后


另外最最后有一点我看了剧透的脑(xia)洞(cai),有想法的小伙伴咱们可以私信讨论下~


















Thor知道一个Loki的秘密。


 


第一次触及到这个秘密的时候,Thor还懵然无觉。那年Thor个头才到Odin的膝盖,他兴高采烈的跑向Frigga的水晶宫,手里紧紧攥着几根渡鸦的羽毛,这是他第一次在和Odin的渡鸦的战争中取得胜利,他迫不及待的想和母亲分享。


Thor看到Frigga坐在椅子上,怀中抱着一捧金色的柔软织物,他兴奋地冲过来,想和往常一样扑到母亲的怀里,却只抓住了一片裙裾。Frigga如云一般轻巧的避开了儿子鲁莽的冲撞,声音轻柔的像春日的微风:“轻一点,我的小闪电,你要把你弟弟吵醒了。”


Thor愣愣的张大嘴巴,手中的羽毛落在地上。


那是Thor第一次见到“弟弟”这种生物。他爬上Frigga的椅子,看到金色的用阳光和晚霞织成的襁褓里,安静的躺着一个熟睡的婴儿,头发乌黑如鸦羽,皮肤洁白如牛乳,嘴唇红润如石榴汁。“弟弟”沉沉的睡着,脸颊上泛着健康的红晕。


Thor这才想起来,似乎Frigga曾经抚摸着他的头发对他说他就要有一个弟弟了。可是当时他全心全意都在想着怎样才能战胜渡鸦,连头发还没梳理整齐就冲出去了。


“妈妈,他就是我的弟弟吗?”一向说话如雷霆过境的Thor不自觉的放轻声音。


“是的,他就是你的弟弟,Loki。”Frigga爱怜的吻着Loki的额头,“你看他长的多漂亮。”


“妈妈,妈妈我想抱弟弟,给我抱。”Thor伸直肉呼呼的手臂。


“好吧,你要小心一点,不要吵醒了弟弟,也不要把他摔下去了。”Frigga把襁褓轻巧的放进Thor的怀里,“手臂稍微弯一点,对,左手托住这里,不要太用力……”Frigga坐在Thor身后,把两个儿子一起圈入怀中。


Thor右手托着Loki的后颈。原来这就是弟弟啊,Thor想,他可真软,身体是软软的,脖子也是软软的。


像是被吵醒了一般,Loki睁开了眼睛,大哭起来。他哭的那样大声,在Thor怀里使劲儿扭动着身体,吓坏了Thor。“妈妈!妈妈!弟弟哭了!!!”


Frigga接过小儿子,轻轻拍着襁褓,哼着古老的摇篮曲。Thor吓得一动不敢动,等Loki再次睡着之后,才小声的说:“妈妈,是我把弟弟吵醒了吗?”


“没关系。”Frigga捏了捏大儿子的脸:“Loki不会怪你的,等他睡醒他就忘了这件事了。”


“妈妈,我明天可以带着Loki向渡鸦宣战了!父亲有两只渡鸦,我有Loki,我们是一支军队!”Thor兴奋地挥舞着小拳头。


“嘘——”Frigga说:“Loki还小呢,他还不能和你并肩作战。我的儿子,我的小闪电,你将成为九界最勇敢的战士,你是哥哥,你要保护他,知道吗?”


Thor用力的点点头:“嗯!”


 


第二次是在Thor八岁那年。


他带着Loki从闪电宫溜出来,钻进森林里打猎。他们追逐着一只野兔,深入森林的腹地。森林里茂密的树木树干笔直的向上生长,浓荫遮天蔽日,齐膝深的野草里堆满落叶。Thor很快就失去了兔子的踪迹,而当他回过头的时候,本应该紧紧跟在他身后的弟弟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Loki?”Thor喊道。


没有回答,森林里远远传来鸟儿的鸣叫。


Thor一边大喊着Loki的名字一边凭着记忆原路返回,希望可以在哪棵树后面捡到掉队的弟弟。可是他走来走去,也渐渐迷失在森林里。


“Loki!”Thor大声喊着,他的脸因为急躁而涨得通红,就像他的红披风,森林里十分闷热,额头上也渐渐渗出汗。Thor烦躁的抹了抹脸,嘴里抱怨着下次再也不带Loki这个麻烦精溜出来玩。


听到身后传来诡异的摩擦声时,Thor悄悄握紧了武器,谨慎的回过头去。在他身后不远处,一条蛇正用翠绿色的眼睛紧盯着他。


这是一条纤细的蛇,蛇眼是妖异的翠绿,黑色的蛇麟在树荫间隙的光斑下闪着绿光,蛇尾盘在一起,上半身高高的扬起,和Thor对峙。


Thor看到这条蛇脑中第一个念头是,Loki一定会喜欢它,它是这样美丽。于是Thor小心翼翼的向前迈了一步,蛇昂起的头猛地向后一缩,吐出鲜红的蛇信又飞快的收回。Thor胆子更大了一些,他缓慢的靠近,嘴里说着:“听着,小东西,我不想伤害你所以你最好也不要乱动。我要把你送给我弟弟,他一定会喜欢你的。”


蛇的身体卷曲在一起,头也开始轻微的左右摇摆,发出嘶嘶的声音,像是随时要弹起来攻击。


Thor看准时机,将悄悄握在手心的石头猛地丢出去。蛇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微微偏头。Thor猛地扑了上去,用两只手使劲掐住蛇的颈部。


“嘶——!”蛇猛地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叫,砰地一声,在一团呛人的绿色烟雾中,变回了原型。


Thor被呛得直淌眼泪,目瞪口呆的看着手里的蛇变成了失踪了好一会儿的而弟弟,他的手还紧紧掐在Loki的后颈上。Loki绿色的眼睛里溢满了眼泪,他尖叫着把小刀向Thor捅去,在一阵绿光中消失不见。


等到Thor一身狼狈的回到闪电宫,已经是晚上了。他气得不轻,Loki千方百计让自己答应带他去打猎,结果先是故意藏起来,又变成蛇来戏弄自己,还捅了自己一刀。Thor决定找Frigga好好告一状,他推开水晶宫Frigga寝殿的大门,看到Loki趴在Frigga的床上,Frigga正温柔的安抚他。


“Loki!”Thor愤怒的冲过来。


“妈妈!”Loki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躲在Frigga的身后。


Frigga拦住暴躁的大儿子,说道:“事情的经过我都知道了。”


“很好。”Thor气呼呼的用沾满了泥土和草屑的披风擦了擦脸,把原本就脏兮兮的脸蹭的更加脏兮兮。“妈妈,我相信你一定会公正的裁决的。”


Loki依旧蜷缩在床上,可怜兮兮的抹着眼睛。


Frigga给了小儿子一个安抚的眼神,说:“Thor,这次都是你的错。你不听Loki的劝告,偷偷跑去森林,把赶去阻止你的Loki的脖子都掐肿了,还把弟弟独自一人扔在森林里。罚你今晚不许吃饭,一个月内都不许离开闪电宫。”


“不,妈妈!”Thor不可置信的叫起来:“不是这样的!Loki在撒谎!是他说……”


Loki哭的更大声了,打断了Thor的话:“妈妈,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罚哥哥……”


“好了好了不哭了,妈妈都知道了。Fulla,送Thor回去吧。”Thor看着那个信口雌黄的小骗子被Frigga温柔的抱在怀里哄着,得到了Frigga许许多多的许诺,还趁着周围没人注意冲他做鬼脸,而他却被Fulla牵着手给领了出去,气的甩开Fulla的手,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Loki不哭了。”Frigga擦干Loki的眼泪,说:“晚上去给Thor道歉,好吗?”


Loki看着Frigga,慢慢低下了头,闷闷的说:“……好。”


Loki选择在晚饭的时候去找Thor,这个时间来往的侍女是最少的。


闪电宫Thor的寝殿里,扔了一地的金银器皿,Thor又累又饿,躺在床上不想动。一阵烤肉的香味飘过来,Thor看到Loki正端着满满一盘子的烤肉和面包,站在门口看着自己。Thor哼了一声,把头扭过去不看他。


“哥哥,吃饭吧。”Loki绕过满地变了形的金器,把晚饭放在桌上。


“走开,我不想和你说话,你这个骗子。”Thor依旧气哼哼的。


“哥哥,我们吃饭吧,我饿了。我是偷偷过来的,没人看见。”明明是造成这一切的元凶,Loki此时又是往日里乖巧可爱的模样了。


Thor的确很饿了,他走过来坐下,拖动椅子弄出很大的声响,一口气把两大块烤肉塞进嘴里,仍然拒绝和Loki说话。


Loki掰了一小块面包咬着,说:“是你先说我是麻烦精,以后再也不带我玩,我才变成蛇吓唬你的。”他绝口不提是自己先偷偷藏起来这件事,巧妙地把责任丢给Thor。看Thor不出声,Loki继续说道:“我不是故意捅你的,你掐的我真的很疼,我忍不了。”说着,他把头发撩起来给Thor看,“我没有骗你,你看这里还肿着呢。”


Thor抬眼望去,果然Loki纤细的后颈高高肿起,即使放下头发遮挡也能看出来。直到吃完饭Thor也没有说话,但是脸色已经缓和多了。


Loki拉着Thor的手,让他躺在床上,用新学会的治愈魔法给他治疗腰上被捅出来的伤口。那其实是一道细小的划痕,Loki当时痛的使不上力,如果不是角度凑巧,可能都不会划破Thor的皮甲。淡绿色的光团笼罩住伤口,慢慢开始修复,Loki低着头,认真的操纵魔法。


“这里……还疼吗?”Thor抬起手摸了摸Loki还没消肿的后颈。Loki剧烈的抖了一下,光团四散开来,想萤火虫一样在空气中慢慢消失。


“唔,还有一点。”Loki轻声说:“平时这样不痛,用力捏才会痛。”


“那平时是什么感觉?”Thor好奇的摸了摸自己的后颈,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


“很痒。”Loki老实的回答。


“哦。”Thor在自己的后颈上又揉又捏了半天,仍然是没有任何奇怪的感觉,不疼也不痒。


Loki指了指后颈,说:“哥哥,我已经向你道过歉了,现在该你向我道歉了。”


尽管觉得有些莫名其妙,Thor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好吧,我向你道歉,Loki,我以后不会再掐疼你了。”


Loki满意的抿着嘴唇笑了起来。“那你以后也不准说我是麻烦精。”


“好。”


“出去玩也要带上我。”


“没问题。”


 


这就是Loki的小小秘密,他的后颈,有着远超常人的敏感,轻轻抚摸会痒,稍微用力便会剧痛。这个规律是Loki在Thor无数次的抚摸之后总结出来的,自从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Thor就爱上了有意无意的抚摸他这个地方。Loki想,这或许是自己的唯一弱点,每次没Thor抚摸后颈的时候,他就不由自主的乖乖听话。


关于这个小秘密,还有另一个其妙的触感。Thor也许忘了,但是Loki还记得。


那天是Thor的“荣耀之日”。


Loki躲在层层叠叠的帷幔后面,看着他的哥哥,那个孔武有力的金发大块头将酒杯掷进篝火,耳边回荡着Odin的话。你们之中只有一个能登上王座,但你们都是天生的王者……


火光在跳跃,Loki的神色晦暗难明。当他走出来迎接他的哥哥时,脸上又是如常的笑容了。


他们在台阶前站定,这里依稀能听到外面人潮的喧闹。


“紧张吗,老哥?”Loki突然问道。


Thor笑道:“哈,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紧张?”


“唔,”Loki故作思索了一下,说道:“上次在约顿海姆的时候吧……”


“那可不是紧张,弟弟,那是战斗的怒火。”Thor得意的说道:“不然我怎么在数以百计的敌人中杀出一条血路,让我们逃出生天?”


Loki皱眉:“在我的印象里,我才是那个放出烟雾让我们逃走的人。”


Thor不甚在意的笑着:“哈哈哈哈,是啊,有人打仗,有人耍把戏。”


Loki脸色一暗,端着酒的侍从附和的笑出声。


天生没有健壮的体魄不能成为战士,自幼和母亲精研的魔法却只是不入流的把戏,同样生而为王却只能成为王座下的一道阴影,侍从在听到嘲讽自己的笑话时也敢笑出声来……Loki抬起手,盛满美酒的金杯里游曳出几条蛇,在侍从的惊叫声中跌落在地上。看到侍从被吓得肢体僵硬,Loki满意的微笑。


“Loki,你浪费了一杯好酒。”


“把戏而已。”Loki轻描淡写的说。


侍从不敢言语,匆匆退下,层层帷幔之间终于只留下兄弟俩。Thor反复摆弄着头盔,金属翅膀在手背上蹭来蹭去,视线在前方的台阶和手中的头盔之间摇摆。在Thor没有注意到的地方,Loki和他一样看着那个头盔,眼神是难掩的羡妒。


“哥哥。”Loki突然开口,在Thor看向他之后,说:“我和你一样,期待这天很久了。”他的眼睛是看着Thor的,但是目光却像是穿透了身躯和金殿落在一个虚无的宇宙节点上,声音如同在茫茫星云中来回撞击而缥缈。“哥哥,有时候我真的嫉妒你,但是永远别怀疑我爱你。”


Thor怔楞了一下,他抬起手,想像孩提是那样抚上弟弟的后颈,触手却是一片冰凉。高高竖起的衣领提醒着他,Loki已经长大了,他用披散的头发和竖起的衣领掩盖住那个秘密。Thor直觉Loki今天有些反常,但是他并不擅长从蛛丝马迹中寻找对方的破绽,他努力的思考着,判定这是Loki在安慰紧张的自己。


隔着厚实的衣领,Thor轻轻抚摸着那个秘密:“谢谢。”


Loki眼神的焦距回到了Thor的脸上,不自在的转过头去。Thor的眼睛如汪洋的星河,那是宇宙深处最浩瀚的蓝,是约顿海姆永不融化的冰雪,跳跃着和Odin藏宝室深处的远古冬棺一样的光。


“哥哥,亲我一下吧。”


“别闹。”Thor笑着锤了一下Loki的肩膀。


Loki像是被这笑容所感染一起笑了起来,他如释重负般的转过身去,和Thor并肩而立,就像孩提的时候他们一左一右牵住Odin宽厚温热的手。长长的阶梯阻挡了他的视线,欢呼声正响彻整个阿斯加德,等下Thor将从这里踏上他的王者之路,而自己,将永远成为那战神披风下的一道阴影……


Loki的思绪被后颈处传来的一阵麻痒打断,那是Thor正在轻轻撩开他的头发和衣领。Loki那处敏感的肌肤感受着Thor粗糙的手指,骤然凑近的热源,灼热的呼吸,带来轻微刺痛的胡茬,柔软的嘴唇,是Thor在亲吻他。


Loki全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抿住了嘴唇,虚握的双手死死捏在一起,纤细的指尖殊无血色。他的后背紧贴着Thor的胸膛,那层硌人的金属后面是一颗跳动的鲜活心脏,他的血液因此而奔流,他听到那奔流的声音,是大河冲过平原,是海潮拍上岸礁。


Thor很快放开了他,恍若无事的为他整理头发和衣领,轻声问:“说真的,我看起来怎么样?”


Loki用最真诚的语气回答:“像一个王。”


金宫闪烁着万丈光芒,像一颗永不坠落的太阳。就在Thor最荣耀的时刻,一阵尖锐的鸣叫在每个人头颅里炸响。Loki闭上眼睛,那是他亲手放进Odin藏宝库的冰霜巨人。他亲手毁掉了他哥哥的荣耀之日,从此走上了与Thor截然相反的路。


 


Loki安静的坐在昆式战机里,看着眼前的蝼蚁喋喋不休。他并非惧怕来自蝼蚁的微不足道的伤害,只是他在宇宙中漂流了太久,现在急需休息。云层中翻滚着银色的闪电,Loki知道,那是Thor来找他,他知道Thor总能找到他。


飞机因为重击而摇晃,Loki看到他的哥哥暴怒的冲进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从座位上拎起来,捏住他的后颈飞进翻滚的云海。


寒夜里冷风呼啸,Loki感到那些被他们蛮横撞碎的云团都化作冰凉的水汽,丝丝缕缕的沿着他的四肢攀爬。他的额头抵在Thor的的胸膛上,冰凉的金属几乎将他冻伤。Loki感受到Thor的愤怒了,它经由Thor的手指像闪电击中Loki的后颈,一瞬间钻入Loki身体的每一个角落。Loki连自己都不清楚,在这种深入骨髓的剧痛之下,他为何还尚有余力挣扎。


他们降落的时候发出一声巨响。准确来说,是快要降落的时候Thor把他扔下去的,他重重砸在光裸的岩石之上,激起一层薄薄的尘土。Loki艰难地呻吟了一声,尽管摔得很狼狈,但是和后颈明显减弱的剧痛相比这点疼算不了什么。


“哈哈哈哈……”Loki低沉地笑着,笑声里是满满的嘲讽。他微微抬的头就看到Thor愚蠢的脸,混杂在一起的愤怒和悲哀让这张脸更加滑稽。Loki喜欢Thor这样的表情。


那些在阿斯加德相伴的岁月,随着年纪渐长,Loki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他的心中有一道比金伦加鸿沟还深的裂缝,无法填满,直到他发现谎言和欺诈能稍微安抚他的心。他至今仍沉迷于恶作剧成功而带来的满足感,尤其是愚弄Thor更能取悦他,那种感觉就像生长于黑暗之中的藤蔓第一次沐浴在阳光之下,兴奋地连叶尖都微微颤抖。


“宇宙魔方在哪?”Thor问道。


Loki躺着没动,笑得不可自抑:“我也想你了。”


“我看起来像是在和你闹着玩吗?”Thor握紧了锤柄又松开。


“你应该感谢我。”Loki从地上爬起来:“彩虹桥已毁,众神之父聚集了多少暗能才把你送到你的宝贝地球来?”他脖子后面已经肿了起来,稍微一动就传来阵阵刺痛。


Thor扔下锤子,猛地上前抓住Loki,另一只手牢牢扣住弟弟的后颈:“我以为你死了。”他哀痛和狂喜丝毫不加掩饰,直接击中Loki的心房。


“你为我哀悼了吗?”Loki喃喃。


Thor像是得到了什么信号,急切地回答:“我们都哀悼了。我们的父亲……”


“你的父亲!”Loki打断了Thor的话,后颈又痛了起来,他烦躁的拨开对方那只不知轻重的压着他的脖子的手,不理会那一瞬间Thor受伤的表情。“他没把我的身世告诉你吗?”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征伐,你不记得了吗?”


不,我从未忘记。“……我只记得一道阴影,你的威武投下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我。你将我遗弃至深渊,我才是王!那是母亲亲手赐予我荣耀,却被你尽数剥夺!”Loki大声反驳,脸色苍白。诺伦三女神织出的命运里,我们彼此纠缠了千年。我嫉妒着你,却又享受独占你,千年以来皆是如此,而你却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转手奉予他人。


“所以你就来破坏我珍视的世界吗?!”Thor怒吼。


“这就是你珍视的世界?你看看那些人类,他们所拥有的时间尚不足以在宇宙中留下转瞬,却还在拼命自相残杀?他们庸碌,愚蠢,不知感恩,他们不配得到你的关注。我来统治他们有何不可?”


“你自认为高人一等吗?你根本就不了解统治的真谛,弟弟。你不适合成为一个王。”


Loki猛地推开Thor,愤怒燃烧了他的理智:“我本来就是王!”


这或许是Loki有史以来和Thor最为坦率的一次对话,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下掩盖着话语暗藏的机锋。直到他倒在瓦特阿尔海姆无边的荒原上,才再一次袒露了真心。


“我真傻。对不起,对不起。”Loki知道自己的脸色已经开始灰败,再过一会儿,他的这幅身躯就会化作一缕黑灰,融入这片贫瘠的荒漠。他看着Thor满脸的血污,因为情真意切的悲痛而扭曲的脸,内心升腾出巨大的满足感。


“我知道。我会把你今天的英勇告诉父亲的。”


听啊,Thor在哽咽。Loki心想,Thor竟然会哭。他继续投入的演着,眼神就像真的濒死之人那样真挚:“我不是为了他。”


Thor将他这幅身体搂入怀中,颤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后颈,一遍又一遍。


远在另一个星球的Loki烦躁起来,他不知道这种魔法为何能传递如此真实的触感和情绪。他抬起手隔着头发按住自己的后颈,仿佛这样就能阻隔从Thor的指尖源源不断传递过来的巨大的令人窒息的难过,刚才还得意洋洋的愉悦之情消失殆尽。


Loki没有再戏弄Thor的心情,他切断了魔法,另一个世界的“Loki”在Thor怀中化成了灰烬。


金宫空空荡荡,Loki孤独的端坐在王座之上。


“我不是为了他。”




“你要是在我身边,我真想抱抱你”




Thor被金属牢牢地绑住,他奋力挣扎却只是徒劳。他终于意识到,这个屠杀了阿斯加德所有遗民的恶魔,不是他或者Loki可以战胜的对手。他看到Loki高高举起宇宙魔方,也看到Loki藏在身后的匕首。


不,Loki,快走!Thor目眦欲裂,只能发出呜呜声。


Loki献上宇宙魔方,下一秒将匕首狠狠向灭霸捅去,然而他的攻击被灭霸轻易化解。


灭霸露出轻蔑的笑容,紧捏住Loki脖颈的手微微用力。


那是一声极为细小的“咔啦”声响。


不——!Thor青筋暴起,眼角有温热咸腥的液体留下来。他看到Loki的四肢剧烈抽搐了一下,又软软的垂下来。


灭霸将没了气息的Loki扔在Thor眼前,带着手下消失了。


Thor感觉自己能动了,他颤抖着伸出手,将Loki抱在怀里。Loki的眼睛还睁着,但已经空洞无光,他的五官还在淌着血,蜿蜒的血迹弄脏了原本漂亮的脸。


“不,Loki,别走……”Thor的手托着Loki的脖颈,那里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原本支撑的力量,像极了Thor第一次抱起还是婴儿的Loki时那种柔软的触感。只是,这次Loki不会再哭了。


剧烈的震动接二连三的传来,飞船即将解体。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Thor背对着滔天的火舌热浪,将Loki紧紧抱在了怀里。






你们都懂的SY






一点点废话:


看了剧透之后对Loki的死法很疑惑。如果他真的死了不会恢复成蓝皮肤吗?这个变得黑黢黢的死法你们觉不觉得似曾相识!是不是和雷神二的那个死法有点像!这意味着什么小伙伴们!!!


真的,你们信我奶一口,假死小王子绝不认输!咱们撑到妇联四啊!



评论(4)
热度(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