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全员】幸存者57

57

 

 

 

Steve靠着笼子,专心致志地抠着自己的手。Thor在旁边研究那把刀,两个人已经快半个小时没有出声了。现在太阳已经挪到了西边,他的后背和胳膊上被擦伤的伤口正在一跳一跳地疼,这令Steve感到心情烦躁、非常想发火。他知道Thor应该也差不多,所以他们俩虽然亲密无间地靠在一起(为了取暖,也是一种心理上的亲近),可是谁也不理谁。在三十分钟之前,Thor问了Steve一些什么,可是Steve觉得头晕脑胀,耳朵嗡嗡作响,所以他只是发出了一声低吼作为回答。从那之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

 

Steve已经抠了十分钟的手。他看见右手食指的指甲旁边有倒刺,就把那块皮扯了下来,那里就流血了。手指尖的疼比起后背来,实在算不上什么,可是Steve却专心致志地捧着自己的手,不断地用指甲掐住那处流血的伤口,让它变得红肿起来。指尖的疼痛在某一瞬间变得特别明显,而Steve却毫不在意,仿佛他身上的其他伤口已经不再疼痛,全身上下唯一疼痛的地方就是食指指尖而已。

 

Thor又在旁边咕哝了一句什么,Steve抬起头,阳光照进他的眼睛里,让他烦躁地甩了一下头,避开那讨厌的光线。接着Steve听见Thor说:“……昨天少?”

 

Steve终于放开了他可怜的食指,然后开始握拳。这时Steve才发觉,他的手凉得可怕,只有食指尖儿那里烫得像烙铁,同时伴随着肿胀和剧痛。但是这却让Steve觉得非常满足:他感到后背的伤口没有那么疼了,大概是那些疼痛都转移到了手指上。

 

所以Steve懒洋洋地长吁了一口气,靠着Thor慢吞吞地问他:“——嗯?你说什么?”

 

Thor抓了抓脸,往下缩了缩,靠在Steve的肩膀上。“我说……你觉不觉得今天的丧尸比昨天少?”

 

Thor的这个动作让Steve感到踏实而沉重,接着又泛出一丝丝的后悔。从他吃了死老鼠之后,就一直觉得自己处在崩溃边缘,任何响动都能激起他一阵强烈的烦躁,而后背的伤也让Steve感到心灰意冷、精疲力竭。他在中午的时候,总觉得后背有蚂蚁在爬,他甚至能幻想出那些蚂蚁摇着大牙,啃食自己翻出来的皮肉。Steve知道自己不对劲,可是他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他非常焦躁,总觉得自己应该有件事要做,可是再仔细一想,并没有什么事情在等着他做。于是Steve用了很长时间来研究自己的脚脖子,他甚至数了他和Thor的腿毛——而这并没有让Steve平静下来,那种浪费时间的感觉还让他觉得更烦躁了。

 

他想把自己蜷缩起来,离Thor远一点,可是又无处可逃。而当现在,当Thor倚在他肩膀上的时候,Steve突然觉得从内心深处涌出了平静。

 

他们相依为命,他们生死与共。这个认知让Steve从脚底开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于是他的眼睛开始烫人,鼻子也开始发酸。Thor Odinson,他逃亡以来认识的第二个人,Steve Rogers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之一,可在他被伤痛和焦躁折磨得发疯时,唯一想要做的却是推开Thor。

 

Steve为了掩饰他几乎快要泛出来的眼泪,连忙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然后他抬手拍了拍Thor的脑袋,想要用这个动作表达自己的歉意——刚刚那一个小时,他几乎把这辈子的冷漠都给了Thor,现在Steve后悔了。可是Thor并没有介意,他动了动,把胳膊上那处最严重的伤口抵在Steve的身上——这让Steve猜测,Thor也像刚才自己抠手一样,自暴自弃地想要无限放大身上某个地方的疼痛。Steve顿了一会儿,才哑着声音回答他说:“……嗯,现在才九只。”

 

Thor没说话,Steve扭过头去,看他纠结在一起的头发,脏兮兮的脸,乱七八糟的胡子,和干裂的嘴唇。丧尸仅仅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摧毁了他们俩大部分的自尊,在这里他们只能像动物一样活着:吃死老鼠,随地便溺在笼子下方的空隙中,犹如动物园中的猛兽,隔着栅栏看着外面,无力反抗,也羞于反抗。他们就好像展览品似的把所有的隐私和尊严剖析给那些怪物看,Steve痛苦得想哭,却不愿意让那些怪物看见自己流泪。

 

他认为这是自己仅存的私密情感了,那些混蛋不配看到。

 

Thor靠着Steve坐了一会儿,突然对面的笼子中,隐约传来了Scott和Rumlow的争吵声。

 

Steve和Thor面无表情地把眼睛转了过去,好似旁观者一样寻找着争吵声的来源。一开始那两个人的声音很小,能听得出来,是在努力压着自己的情绪,后来他们就控制不住了,声音已经冲了出来:

 

“我们没有他们俩的帮忙,是不可能逃走的!Rum,你得试试,你不能谁都不相信——他们不是认识你那个什么Barnes吗?”

 

“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同意的。”

 

那边Scott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发出了一连串的咒骂声,然后他说:“——操你的!操!我会和他们一起,没人会管你!你就自己烂死在这儿吧!!”

 

“没有人接应,如果现在逃的话,我们四个都得死在这儿。”Rumlow却意外地平和了许多,要知道平时他才是比较凶狠的那一个。“而且,说真的Lang,你为什么就不能想想怎么靠自己呢?”

 

最后一句Rumlow明显已经带上了一些讽刺,激怒人的意思几乎摆在了桌面上。不出所料,Scott再次骂了起来,还是刚才那一套,简直驾轻就熟,仿佛已经演练过了无数遍。

 

Steve再次低头看了看Thor,那人还是毫无表情,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没有什么能让他们俩的情绪有波澜了,Thor表情平静得仿佛正在死去,这让Steve感到不安。

 

“……Thor?”Steve轻声叫他,“Thor,你听见他们在吵架了吗?”

 

Thor的喉咙里发出了古怪的咕哝声,接着他说:“——嗯。”

 

Steve轻轻笑了起来:“吵架啊……我觉得我们应该问问他们为什么吵架。”

 

Thor好像赌气一般地说:“我才不问呢。”

 

Steve抿起嘴巴。闹脾气的变成了Thor,现在轮到他来哄了。

 

于是Steve清了清嗓子,瞥了一眼旁边的丧尸们(它们的注意力都不在这儿),就微微提高了声音,朝那边的笼子问道:“Hey,你们俩怎么了?”

 

Rumlow的语气瞬间变得恶声恶气起来:“这他妈和你们没关系。”

 

“可是我觉得很有关系。”Steve坚持说,“我们是一伙的,总得互相帮助。”

 

Scott立即迫不及待地说:“对,我有事想让你们帮忙,非常要紧,我保证会报答——”

 

“你疯了吗!”Rumlow厉声打断他,“去求这种别人做不到的事,简直是他妈的有毛病!”

 

“我他妈才不在乎你那愚蠢的自尊心呢,”Scott噎了一下,然后声音又高又尖地说道,“我们俩等了多久了?——你知道等了多久了吗?啊?!你还没来的时候我他妈已经呆在这儿了,你知道我一个人的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吗?全都疯了,每一个人都疯了——而我,!!我他妈每天像个傻逼一样逗你开心,我不想让你疯,从你进来了我就跟只猴子一样哄着你,我怕你疯,因为我他妈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Scott死死地咬住舌头,句子的尾音已经有些微微发抖了。Rumlow没有说话,Steve和Thor也没有。Scott在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可是他紧绷的喉咙却出卖了他。Steve离得太远,无法捕捉到Scott嗓子深处发出的细微的咯咯声,但是他却能听见那人每个字里的绝望。Scott没有哭,可是却比哭还要沉重。他深吸了一口气,喘息了几秒之后,接着开始用力摇头,好像要把所有的负面情绪摇出去。“Rum——我不想再等了,我他妈要出去,哪怕跪下来求他们我也无所谓。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Rum,我不想放弃。我想活着,我想出去,我知道你以前是做特种兵的,我知道——就,我知道……”

 

他语无伦次起来,Steve从缝隙中,看见Scott捂着脸,肩膀正痛苦地颤抖着。“我……我觉得我也差不多了,我快了。都说特种兵因为训练和压力过大,得不到充分的休息,所以基本都有轻微的精神分裂——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Rum,我要坚持不住了,真的。我要坚持不下去了,我每天都对你笑,其实我快痛苦死了。我想出去,就是这样,我想出去。”

 

Thor蜷起了腿,Steve看见他的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自己也是一样,Scott说的话每时每刻都在他的心中嘶吼,可是他却没有勇气说出来。在外逃亡的时候,Steve无比渴望找到一处容身之所能够安定下来,而但他们被抓起来时,他才知道逃亡时的幸福。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安静了下来,树叶似乎也不再沙沙作响了。Thor的睫毛颤抖了一下,手指慢慢爬上自己的胳膊,似乎在试图把竖起的汗毛压下来。

 

“……他们啊。”Thor喃喃地自言自语道。他的额角有一块凝固的血迹,暗红色的斑点,厚重地和几根头发纠缠在一起,干得已经有了裂纹。Steve忍不住伸出手,用指甲抠了抠,把血块抠了下来。

 

Thor倚着Steve,半阖着眼睛,又低声说了一次:“——他们啊。”

 

Steve转过头去,看见Scott在用力擦着脸,Rumlow在他旁边,好像不知道太怎么办,只能像不知所措的小孩子,轻轻摸了摸Scott的肩膀。Steve歪了歪脑袋,把脸贴在Thor的头发上:“他们好像需要我们的帮助。”

 

Thor没说话,只有一鼓一鼓的肚子暗示着他在听。Steve拐了拐他,说道:“这回轮到你去问他们了。”

 

Thor没动,好像没听到。Steve低下头,又给Thor理了理头发——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哄小孩,Thor一定也是这样感觉的,他终于屈尊降贵地抬起眼睛,打开Steve的手,咕哝说:“别弄我头发。”

 

“这里脏兮兮的。”Steve骗他说。“我给你弄干净。”

 

Thor动了动,Steve还以为他要离开自己了——可是最终他没有。Thor换了个姿势倚着Steve,又坐了一小会儿,才提高了嗓音,朝对面喊道:“喂,你们要我们帮什么忙?”

 

Rumlow小声地对Scott说了些什么,贴着他的耳朵,Steve听不见。他感觉有点紧张,心怦怦跳着。现在他们还能帮什么忙呢?四个人都自身难保,今早的男人活生生被吃掉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们能帮上什么呢?

 

Scott再次抹了一把眼睛,看着Rumlow,对方点了点头,似乎在鼓励他。Scott安静了一会儿,转过身来,双手抓住笼子,沙哑着声音说:“……我们俩现在应该是——嗯,应该是没办法跑。”

 

他最后一个词说得很轻,透着难以启齿的含糊。Steve刚想问什么?Thor已经开口了:“你们怎么了?”

 

Scott深吸一口气,低下头,声音微微提高了一些。“——OK。好,我实话说了吧。Rum的情况可能好一些,但是我不行,我知道我不行。我——我被关在这里太久了,这儿没有任何活动空间,我的腿……”

 

“都说了,我可以背你走。”Rumlow难得温和地说道。

 

“别蠢了。”Scott厉声对他说,“你在这儿的时间也不短,我们俩缺少必要的锻炼,跑不出几步,就会摔倒在地的!”

 

Steve眯起了眼睛,试图在那群挤挤挨挨的疯子中间,看见Scott的腿。可是他正跪着,风吹动了他的裤腿,Steve能感受到Scott很瘦。

 

“……你们俩残疾了吗?”Steve小心翼翼地问道。

 

Scott微微咧开嘴,故作轻快地回答说:“应该不算吧。只是我太虚弱了,因为总是蜷缩着,所以膝盖疼得厉害。我每天都会抓紧一切机会屈伸我的腿,可是还不够,远远不够。我跑不了,Rum也是。我们俩有个逃跑的计划,如果你们俩答应背着我们逃走,那我们就把计划分享给你们。”

 

他的语气让Thor不高兴起来,于是大块头轻蔑地说:“就好像我们自己没有计划似的。”

 

Steve费劲地搂了Thor肩膀一下,示意他友好一点。他跪起来,爬到笼子另一端,这样就离Scott他们近一些了。

 

“什么计划?”Steve贴着格栅,小声问道,“可以保证我们出去吗?”

 

Scott张了张嘴,Rumlow在一边插话说:“在那之前,你们俩还是趁没有更多的人塞到你们那边去,多锻炼锻炼吧。废掉你们的腿很容易,在笼子里关上几天,你就会忘记怎么跑了。”

 

Thor也爬了过来,他的额头渗出了血,明晃晃的,Steve扭头看见,赶紧伸手给他擦掉。“怎么伤口又裂开了……”

 

Thor没理,而是瞥了一眼那些丧尸,说道:“如果我在这边做平板撑的话,那些丧尸不会介意?”

 

Rumlow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开始咯咯笑起来。“介意?它们都不知道你在干嘛。我们吃的太少,营养也不够,我建议你们俩最好只锻炼腿部肌肉,蹬蹬空气自行车什么的。”

 

“那你们的逃跑计划是什么?”Thor眯着眼睛问道,“既然要合作,总不能让我和Steve蒙在鼓里。”

 

Scott急匆匆地说:“计划很简单——”

 

“你先答应,如果逃走的话,不会扔下我们俩。”Rumlow低沉地说道,“给我们个保证,不然我们不会说出计划。”

 

Thor的脸瞬间涨红了,Steve也在那一刻感到了暴躁。这次他没有掩饰情绪,而是语气恶劣地说道:“说实话Mr. Rumlow,我又不是没被关起来,逃跑的法子算来算去也不过那几个,你说不说都无所谓。你好像搞错了什么事,现在是你们俩在求我们,嗯?难道你的态度不应该更端正一些吗?”

 

Rumlow贴着笼子,鹰一样的眼睛盯着Steve,眼神犹如寒霜一般冰冷。接着他突然咧开嘴,露出了一个丝毫没有温度的笑容:“……哦,所以我们把逃跑的法子告诉你,你们就能带着我和Lang逃走?”

 

Thor皱起鼻子,闹脾气地说道:“不,我们自己想办法……”

 

Steve按住了他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一些。接着Steve微微扬起头,顿了顿之后,对Rumlow说道:“我知道了。成交。——所以,计划是什么?”

 

Rumlow和Scott对视一眼,接着转过头来,回答说:“想个办法,你们俩要到我们这个笼子里来。”

 

 

 

 

Peter的脸紧紧贴在笼子上,睁大眼睛看着前方。现在天色已晚,只有明晃晃的月光映在地上,给阴森森的营地中添了一抹银色。有三只丧尸正坐在树下休息,其中一只的半边脸暴露在月光下,Peter看见它高耸的颧骨,脸颊处有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那儿似乎还泛着白光。

 

Peter害怕而着迷,几乎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目光。他微微偏过头去,小声叫到:“Loki,Loki!过来,过来看看。”

 

身后传来了衣服摩擦的声音,Loki挤过了Bruce,慢吞吞地爬了过来。Peter抓着笼子格栅,有些兴奋地看了Loki一眼。“看啊……看它。”

 

Loki厌恶这些怪物,也没有费心思隐瞒自己的恐惧。他就着月光瞥了一眼,用气声说道:“什么啊?看什么?”

 

“看它的脸呀。”Peter扯了扯Loki的袖子,声音因为激动而微微发抖。“左边脸,你看那道伤口,中间白色的是什么?它的骨头吗?”

 

Loki很想质问Peter干嘛要对一只丧尸这么感兴趣?就不能像Tony一样,老老实实地缩在笼子里睡觉吗?他恼火地瞪了Peter一眼,又回头想暗示自己的老师说点什么,可是Bruce正戴着眼镜和Tony打手语,而Wade和Natasha正在专心致志地抬头看着天空,就好像他俩把宝藏藏在月亮里了似的。

 

他们做的笼子非常大,足够他们这么多人呆在里面,还有空间伸伸腿脚。Loki看了一圈没找到救兵,只好回过头来,压低声音对Peter说:“……你干嘛要招惹它们?”

 

Peter大惊小怪地说道:“招惹——你胡说什么啊,我哪有招惹它们?我只是好奇!”

 

Loki张张嘴还想说什么,一边的Wade突然说话了:“Petey,过来,到哥这儿来。”

 

Peter扭过头去看他,不情不愿地问道:“干嘛啊。”

 

Wade打了个哈欠:“哈……困了,想搂着你睡觉了。”

 

他的声音有点大,那只颧骨非常高的丧尸突然嘶吼了一声,似乎很不满意。Peter一哆嗦,立即放开了格栅,爬到了Wade怀里。

 

“晚安,Loki。”

 

Loki看Wade衣服一撩,把Peter整个人抱在里面,两个人就缩成一团,安安静静地打算睡了。Loki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最后撅起嘴巴,生气地爬到了Natasha身边,直接躺下了。

 

Natasha低头看他:“不看丧尸了?”

 

Loki闭紧眼睛,没说话。Natasha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叹了口气。Loki躺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自己正背对着那些丧尸,所以赶紧翻了个身,面朝那些混蛋。

 

Natasha在他身后动了动,似乎也躺下来了。她轻轻的呼吸声几不可闻,在这不算安静的夜晚中,倒让Loki感觉到了一丝安慰。

 

“……睡吧。”Natasha呢喃着说,“Clint他们在树上守着呢,我们很安全。”

 

Loki动了动,示意自己听到了。他用左胳膊垫着自己的脑袋,一直没有睁开眼睛。他不知道那只颧骨很高的丧尸怎么样了,也不想研究为什么它的伤口深处有白色的东西。他觉得眼睛有点热,鼻子也酸酸的。他们一群人是在Clint、Bucky和Sam的暗中保护下住进笼子中的,可是哪怕是这样,Loki依然无法抹去心中的恐惧。那Thor和Steve呢?他们怎么样了?Loki憎恶那些丧尸看着自己的眼神,它们毫无感情,仅仅认为他们只是食物。刚刚Peter和Wade抱在一起的动作刺痛了Loki,他从不愿意承认自己在乎Thor,可事实是,他确实在乎。

 

他们几个都躺下了,只有Tony和Bruce还在讨论着什么。他们俩的声音非常小,Loki努力听了一会儿,只能勉强听到几个字,可是听不出来具体内容。这种细碎的声音就好像催眠曲,Loki前一秒还在打起精神想保持一会儿清醒,下一秒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当中。

 

在梦里,Loki好像又听见了Thor的大笑声。Loki抑制不住自己的狂喜,朝着Thor飞奔而去,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Loki哭着说:“你没事!你还活着!”

 

他好像哭了一整晚,等早晨醒过来时,衣袖都是湿的。一开始Loki还没完全醒透,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模模糊糊的。天似乎还没亮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醒过来。接着突然什么东西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头上,Loki闷哼了一声,看见有小石子弹了出去。

 

他用力眨眨眼睛,终于在清晨的雾霭中,看见了眼前的景象。有一只丧尸——它离笼子实在太近了,所以Loki一时间无法判断它是哪一只——正贴着笼子,死死地盯着他。在那一瞬间Loki的头皮都炸开了,他几乎是蹿了起来,用手撑着往后退,直接把后面的Natasha弄醒了。

 

“嗯……”她哼哼了一声,没有多说话。Loki的心怦怦直跳,反应过来刚刚的石头应该是Bucky他们扔下来提醒自己的。他们睡觉时都会挤在笼子中间,可是Loki睡觉不太老实,不知怎么,就滚到了笼子边缘。

 

太近了……太近了。如果它张开嘴,稍稍咬到一点……

 

Loki觉得后怕,心几乎都要跳出了嗓子。他咽了口口水,死死盯着那只丧尸,可是这似乎惹怒了它,于是它的脸愤怒地扭曲了起来,一双腐烂的手猛地抓住了格栅,开始用力摇晃笼子,同时对着Loki张开了嘴,狂躁地咆哮起来。

 

那震耳欲聋的声音把所有人都惊醒了。Loki死死咬着牙,余光瞥见Peter的头发支棱着从Wade的大衣中伸出来,不用看,Loki也知道那家伙一定是睡眼惺忪,搞不清状况。太早了,从天色判断,现在绝对不会超过五点,每个人都困得要命。

 

“——别动。”Loki从牙缝中嘶嘶地说,“别动……别激怒它。”

 

Wade一把揽过了Peter,把他抱在怀里,保持了刚刚睡觉的姿势。身后的其他人应该也没有动,因为丧尸的愤怒似乎小了一点。这时,又有一颗石头扔在了笼子旁边,Loki下意识地看了过去,不再和丧尸对视。

 

只有这一两秒的时间,那只丧尸突然不叫了。而当Loki再次看向它时,它却又一次愤怒起来。Natasha在身后小声提醒:“不要直视野兽的眼睛……它们会认为这是挑衅。”

 

Loki垂下了眼睛,生平第一次露出了顺从的姿态。这很有效,那只丧尸吼叫了一会儿之后,就哼哼着后退了几步,不再摇晃笼子了。

 

Loki咬着舌头,稍稍抬起眼睛,看见它走回了树边。Natasha慢慢坐起来,接着Peter和Wade也坐了起来,身后的Tony和Bruce也是。他们尽可能慢地挪动着身体,聚在了Loki身边。

 

直到这时,Loki才发觉自己在微微发抖。他不害怕了,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Natasha发现了,就伸出手去,轻轻握住了Loki的。

 

“Hey。”她说。

 

Loki点点头,又仰起脑袋,可是头顶是茂密的树枝和树叶,看不到Sam他们藏在哪里。Peter裹着衣服,一边脸上还留着睡觉时候压出来的印子。他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Loki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脸,悄声说道:“我觉得我们涂的生土豆汁液是有效果的,刚刚我和那家伙只有这么近——”他伸出手,食指和大拇指之间只有0.1英寸,“但是它只是在观察我,没有更多动作。”

 

“你怎么醒过来的?”Tony问道。

 

Loki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小声说:“Clint他们扔石头砸我,把我砸醒了。”

 

Bruce翘着嘴角,露出一个挺难看的笑容。“嗯……挺危险的。”

 

Loki抱住了膝盖,不想让大家看出来他还在抖。他摇摇头,轻快地对Peter说:“我知道那个白色的是什么了,不是骨头。”

 

Peter睁大眼睛:“啊?”

 

“是牙齿。他的牙齿露出来了。”Loki得意地回答,“我是我们当中,唯一和丧尸近距离接触的人,我看到了。”

 

Wade低头看看Peter的脸色,忍不住笑起来。他低下头,咬了Peter的嘴角一下,咯咯笑着说:“哦——Petey是胆小鬼。”

 

Peter很想反驳,可是又忌惮于不远处的丧尸,只好闭上了嘴巴。Tony揉了揉眼睛,重新躺了下来。“现在还早,我们再睡一会儿吧。”

 

其他人真的很累,于是也跟着躺了下来。Natasha小声问道:“等天亮的时候,Clint他们会继续引新的丧尸来吗?”

 

“如果它们不来的话。”Tony低声说,“按照计划,今天Clint和Lucky会吸引更多丧尸来我们这里,Bucky和Sam会跟踪其他丧尸,看能不能找到它们的营地。还不到时候,我们得确保那边的丧尸数量很少之后,才能行动。”

 

Loki很想问那样不晚吗?如果Thor已经被吃了呢?如果他受伤了呢?如果他坚持不下去了,如果——

 

“别乱想了,伙计。”Peter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过来,坐在了Loki的腿边。“你们再睡一会儿吧,我来望风。”

 

“可是Sam他们不是在树上……?”Bruce问道。

 

“我来吧。”Peter坚持说,“他们三个也是轮番休息的,离早晨只有几个小时了,我睡不着,坐着守着你们就行。”

 

没有人和他争执,连Wade也只是挪了过来,躺在了Peter的腿上,搂住那人的腰,看起来要继续睡了。Peter摸着Wade的脑袋,低头和他咬了咬耳朵,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Loki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再睡几个小时。他迫切地想回到梦中,再次拥抱Thor。

 

Loki觉得他不会介意把自己所有的思念与爱告诉Thor。最起码这次不会。

 

 

 

 

TBC


终于写了这一章啊啊啊,明明是白热化的时期,但是我实在是,写这篇需要很完整的时间来写不然情绪就断层了……

不管怎么说终于又进了一步!


40w字啦,很开心,没想到真的40w了!!因为太多了所以现在word打开都费劲,还得等个几秒才能刷出来_(:з」∠)_


然后对不起呀最近实在没时间回复了,现在能打开word都是天赐的,哭唧唧。。。




评论(26)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