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狙击组/后勤组】庄羽和李懂养了一只鸭鸭结果失败了(一发完

我……我再写一篇咕咚爽一爽x

这次涉及cp:咕咚和后勤组。官博不发小军医,我只好自己动手了。。。

警告:有食堂杀掉鸭子的暗示,动物保护者慎入(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写这个警告。。。


依然送给复方 @复切黑 ,给你庄羽小可爱!!




正文:




李懂回到宿舍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

 

顾顺正打算去洗衣服,见李懂推门进来,就停住脚步,对他说:“你回来了?我打好热水了。”

 

李懂点点头,说:“哦。”

 

顾顺端着盆,看李懂低着头,坐在自己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又问:“我要去洗衣服,你去不去?”

 

李懂抬起头看他,停了两秒,说:“……去。”

 

可是他说完了又坐着不动,顾顺看见他的嘴巴抿了起来,喉结动了几下。

 

“……李懂,你饿了啊?”顾顺忍不住问他。

 

李懂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地站起来,说:“没——没啊?干嘛这么问?”

 

“那你干嘛在咽口水?”顾顺怀疑地看着他,“我们还有两个小时才开饭,你现在就饿了?”

 

李懂沉默了两秒,最后舌头不受控制地伸出来,舔了舔嘴唇,嘟嘟囔囔地说:“……我不饿。”然后他又急忙改口:“也不是不饿……我就是有点馋。”

 

顾顺端着盆手腕都有点酸了,他换了个姿势,朝李懂微微抬起下巴:“什么情况,你和庄羽不是被政委找去了吗?怎么他找你这一会儿,你就像几年没吃饭了一样?”

 

李懂瞥了他一眼,又坐回了床上,忍了忍之后对顾顺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能告诉别人。”

 

顾顺问他:“这个秘密长吗?”

 

李懂撅起了嘴巴:“你想不想听了,不想听我就不讲了。”

 

顾顺啧了一声,“祖宗,我这还端着盆呐??看见里面的衣服了吗?你知道这么端着多累吗?”

 

李懂一下子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他局促地指了一下顾顺的脚边,说:“那你先放那儿吧……”

 

然后李懂坐回床上,拍拍自己旁边,对顾顺说:“你坐过来听。”

 

顾顺把盆放下,又把椅子拎过来,坐在李懂对面:“我就这么坐着吧,我们面对面说。”

 

李懂哦了一声,抬手抓抓头发,对顾顺说:“呃,你得保证保证不会告诉别人这件事。”

 

顾顺敷衍地点头:“保证保证保证。”

 

李懂有点想打他:“……我认真的!我答应庄羽不和别人说的!”

 

顾顺更觉得奇怪了:“政委让你俩去干嘛了?不是说临时借调去帮他干点活吗?怎么还整出秘密来了?”

 

李懂看了看宿舍门(紧紧关着),才小声对顾顺说:“……上午补给舰来啦,政委让我和庄羽过去帮忙抬物资的。”

 

顾顺的眼睛瞬间就亮了,但是他还没吭声,就一脸期待地看着李懂。两个人默默相对地互相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顾顺忍不住问:“……是太湖号还是镜泊湖号啊?”

 

李懂好像想起了什么,抿起嘴巴笑了:“高邮湖号。”

 

这下子顾顺也没忍住,喉结一动,咽了口口水。

 

他把椅子往前搬了搬,问李懂:“你帮忙搬什么?吃的还是用的?”

 

李懂身子微微前倾,悄声对他说:“——吃的。”

 

顾顺又咽了口口水,问他:“有没有桃子啊?我真的好想吃桃子,真的,我想桃子要想疯了。”

 

李懂摇了摇头,还没等顾顺露出失望的脸,就赶紧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找我和庄羽去帮忙吗?以前补给舰来的时候,都不用我们去的。”

 

顾顺挑起了眉,琢磨了一会儿,觉得确实有点奇怪。于是他问:“为什么叫你俩啊?”

 

李懂又往前挪了挪,屁股大半边儿都悬空了,贴着顾顺的耳朵说:“……因为这次,他们还送了一笼子鸡鸭来。”

 

顾顺呃了一声,下意识地说:“这有什么的,我们不是补给里面一直有冻鸡肉吗?”

 

李懂眼睛亮亮地看着他,没说话。顾顺看着他的表情,脑袋里突然一根弦绷断了,他忍不住嚎出来:“——不是吧?!”

 

李懂赶紧去捂他的嘴,咧开嘴笑了:“真的。但是舰上养不了,就够我们吃一顿的。”

 

顾顺激动得耳朵尖都红了。“这么好啊,真的啊?我真的,我吃冻肉都吃得够够的了,我再也不想吃冻鸡肉了!!——我们今晚就能吃吗?啊?”

 

李懂对他嘘了一声:“你小点声……我还没说秘密呢。”

 

顾顺又把椅子往前挪了挪,自动自觉地把耳朵贴在李懂嘴边:“那你说说,我听着呢,说说,还有什么秘密?是不是我们晚上可以吃烤鸭了?”

 

李懂悄声说:“庄羽……偷了一只鸭子出来。”

 

顾顺胳膊没支好,身子一歪,差点栽到椅子下面去。

 

他猛地瞪大眼睛,直直地看着李懂:“……什么意思?偷鸭子是什么意思?”

 

李懂也有点难为情,又开始抬手抓脸,含糊地回答:“就——偷了一只鸭子嘛。”

 

顾顺半张着嘴巴,看了李懂半天,才说出话来:“……你是共犯?”

 

李懂有点扭捏:“我觉得不是……我顶多算是从犯。”

 

顾顺压低了声音,恨铁不成钢地问道:“你们俩把鸭子藏哪去啦?偷全舰人的口粮,你俩想挨处分还是想被大家揍一顿?”

 

李懂有点委屈:“我有什么办法,庄羽看见有只鸭子不太大,实在喜欢,就和我说想让它多活几天,我也喜欢,我们俩就脑子一热……”

 

“你不是说你是从犯吗?”顾顺眯起眼睛,“照你这个描述,我觉得你是共犯,妥妥的。”

 

李懂缩了缩脖子,理亏地没说话。

 

顾顺戳戳他,皱着眉问:“你们俩把鸭子藏哪去了?舰上不能养动物,要是有病菌的话,传染一个大家都得生病。”

 

“……我知道。”李懂倔倔地说,“那我们俩,嗯,养到晚饭之前行吗?”

 

顾顺刚想说不行,突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他赶紧噤声,瞪了李懂一眼示意他别说话,就走到门边问:“谁啊?”

 

门外人低声说:“顾顺,是我,有急事,快开门。”

 

居然是陆琛。顾顺扭头看看李懂,见那人点了头,就打开了宿舍门:“怎么——”

 

他还没说完,庄羽就先挤了进来,差点亲上顾顺。他赶紧往后躲了一下,定睛一看,陆琛揪着庄羽的后脖领子把那人推进来,然后赶紧关上门,咬着牙说:“你们俩!”

 

李懂站了起来,看见庄羽抱着那只鸭子,头发上还有两根鸭毛。陆琛胳膊抱了起来,对着俩小孩抬抬下巴,对顾顺说:“你知道啥事吧?”

 

顾顺嗯了一声,简单地说:“刚刚知道的。”

 

“怎么办吧。”陆琛说,“我们不能养动物,你俩竟然能偷只鸭子回寝室,是想被队长扔进海里吗??”

 

庄羽抬眼看了李懂一眼,俩人确认了眼神,马上挪着小碎步站在了一起,突然间,他们俩变成了一个团体。

 

“我们没想养。”庄羽有了李懂撑腰,声音大了一些,“我就抱回来看看,我就看看,我不养。”

 

顾顺和陆琛站在了一起,他们俩也抱团了。顾顺负责冷笑一声,陆琛负责发问:“你怎么就看看了,你头上的鸭毛怎么回事。”

 

那只鸭子在庄羽怀里很不舒服,开始不停地大叫,同时扇着翅膀想挣脱开来。庄羽差点没抱住它,只能狼狈地试图把它摁住:“我……我就是……看看然后摸摸……”

 

李懂过来帮忙,揪着鸭子的翅膀想让它不要拼命扇风。顾顺和陆琛就站在对面看着,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不一会儿,李懂的脑袋上也有了好几根鸭毛了。

 

顾顺低头看看满地的鸭毛,叹了口气。陆琛安慰他说:“我那个寝室毛更多,它还在地上拉屎了。”

 

庄羽的脸更红了。

 

李懂死命抓着鸭子的翅膀,小声问庄羽:“真的啊?小黑拉屎了?”

 

小黑?”顾顺有点惊讶,“你们俩偷鸭子也就十分钟的功夫,连名字都起好了?”

 

陆琛立即跟上:“鸭子是直肠子,你们训练不了的。”

 

庄羽憋着嘴巴,因为紧张和羞愧,掐着小黑的力气越来越大,眼看鸭子这动作就轻了下来。一开始谁都没发现,紧接着小黑的腿蹬了一下,陆琛在对面一愣,赶紧眼疾手快地跑过去:“哎哎哎你快把它掐死了,你松手——松手!这都没气儿了这!!”

 

李懂扭头一看,也着急了:“庄羽,你劲儿怎么这么大啊!!这怎么办?闭眼了啊!快点,人工呼吸,人工呼吸一下!”

 

顾顺一开始还看热闹,见那三个人已经乱了,才觉得不对,马上跑过来看。小黑软趴趴地倒在了陆琛怀里,不动了。

 

庄羽懵了,陆琛抱着小黑,摸摸它的鼻息,然后叹口气,沉重地宣布说:“庄小黑,于4月3日14:27分光荣牺牲,享年4个月。”

 

庄羽低下头,原地站了一会儿,就迈开大步,冲了出去。

 

陆琛对着门喊:“去把寝室收拾了,一根鸭毛都不准有!!”

 

李懂也难过死了,他憋着嘴巴,慢慢走过来,摸摸小黑,说:“它——?”

 

他摸到了小黑的肚子还在一鼓一鼓地呼吸着。

 

陆琛把鸭子往上抱了抱,小声说:“哎,被掐晕了。我去送到食堂去,这事儿就算完了啊,你们俩别往回抱什么动物了,咱们真的养不了的。”

 

顾顺瞥了李懂一眼:“听见没有?这要是在家里,你爱养什么就养什么,养大象我也不管,但是在这儿没法养动物,折腾一顿,你俩心里更难受,还不如一开始就别往回抱。”

 

李懂没说话,板着脸转身往外走。顾顺喊他:“你去哪啊?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没有??”

 

李懂头也不回:“我去拿扫帚!”

 

顾顺抹抹鼻子,对陆琛一咧嘴:“嘿……我管不了他了。这鸭子你送还是我送啊?”

 

陆琛抱着小黑看了他半天,最后憋出一句:“……你们俩啥时候住一起了?”

 

顾顺莫名其妙:“我俩不是一直住一起吗?他上铺我下铺。”

 

“不是,”陆琛组织了一下语言,“我是说——呃,你刚刚说什么,在家里养什么动物你都不管?——你们俩同居了?”

 

顾顺一下子有点尴尬:“……还没有。”

 

陆琛瞪着他:“没有?”

 

“你去不去送鸭子了??”顾顺虚张声势地吓唬他说,“再不送过去,等会队长该来了,你抱着鸭子,人赃俱获。”

 

陆琛抱着小黑,还想和顾顺说点什么,可是张了半天嘴,最后还是转身走了。“……算了,我还是先去食堂吧我。”

 

顾顺吸吸鼻子,目送陆琛轻手轻脚地离开。不一会儿,李懂拿着扫帚回来了。他低着头,也不看顾顺,开始扫鸭毛。

 

顾顺把自己的盆拿起来,想了想对李懂说:“哎,你的脏衣服呢?还有袜子?你脱下来我去给你洗。”

 

李懂闷声闷气地说:“不用。”

 

顾顺啧了一声。“怎么,还真生气了啊?你觉得我今天哪句话没说对?”

 

“哪句话都没错。”李懂赌气一样地说,“但是你们这样骗庄羽,他得多伤心啊。”

 

“陆琛能骗他,自然也能安慰他,你就别操心了。”顾顺端着盆绕到李懂身边,“哎……以后你想养什么动物啊?”

 

李懂还是闷闷的:“什么都不养,你不是说了舰上不能养动物么,我谨遵教诲。”

 

顾顺瞪眼睛了:“哎你这个小孩,我说的哪句不是为你好啊,还和我气上了是吧。”

 

李懂直起身来,看着一地的鸭毛,不说话了。顾顺等了一会儿,见李懂一动不动,心里觉得不对,赶紧放下盆,捏着他的下巴抬起来:“……哎哎哎,你干嘛,你别哭啊,不就是只鸭子吗??——哎你把扫帚放下,过来过来。”

 

李懂没哭,但是眼角和眉毛都耷拉了下来,看着就像被谁欺负了。顾顺拉着他走到椅子前,把他摁下去,自己蹲在李懂脚下,捡起一根鸭毛:“……那这个你留着吧。”

 

李懂低头看看,见顾顺仰着头看自己,眉眼间带上了少见的讨好的样子,就慢慢伸出手,把小黑的毛接了过来。

 

“……你知道我老家有一条可大的狗吗?我养的。”顾顺突然对李懂说,“特别乖,特别听话。它小时候跑丢过,不知道去哪了,我边哭边找它,最后天黑了也没找到,我蹲在路边,哭得要晕过去了。”

 

李懂低头看着他,见顾顺不往下说了,就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然后啊——”顾顺咧开嘴巴笑,从李懂的角度看去,他比平时还要好看。这样顺从的顾顺是李懂从没见过的,而这种姿态也很好地抚慰了李懂的心情。

 

“——然后,我忘记过了多久,好像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两个月吧,”顾顺边回忆边说,“它突然自己回来了。它的身上特别脏,不知道去了哪里流浪,但是最终还是回来了。”

 

顾顺抬头看着李懂,说:“现在它已经是一条老狗了,上次我休假回去,它还得了胃肠炎,不愿意吃饭。你喜欢狗吗?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回去看看它吧。”

 

李懂捏着手里的鸭毛,垂下眼睛,说:“……你不用这样安慰我的。”

 

“我没安慰你,我说真的。”顾顺晃了晃,一只手撑在了下巴上。“我理解你和庄羽看见小黑的一瞬间,就想把它抱回来养的心情,但是我还是要说,你们俩这样做只能给自己徒增烦恼。咱俩的军舰下面就养着乌龟,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是为了什么养的吧?”

 

李懂咬住嘴唇,点了点头。

 

顾顺又笑。“我们在这儿能养的动物很有限,等很久很久以后,哥带你回去,你愿意养什么就养什么。”

 

李懂突然有点慌乱了。“什么,什么以后啊。”

 

“就是以后呗。”顾顺忍不住伸手捏捏他的脸。“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我们把寝室打扫好把,不然检查内务咱俩又得挨骂了。”

 

李懂点点头,站起身来,又伸手把顾顺拽了起来。“那这根毛——”

 

“留着吧。”顾顺摆摆手,“当个书签什么的,你不是就爱看书么。我去洗衣服了,你脏衣服给我吧。”

 

李懂哦了一声,把鸭毛放在桌子上,然后从床下面掏出一大盆衣服:“我是这些……”

 

“……”顾顺瞪着满满一盆脏衣服。“你怎么攒这么多??”

 

李懂抓抓眉毛:“上周我被派去学习了,所以没时间洗。”

 

顾顺一拍脑门:“哦对对。行吧,来给我。”

 

“你拿得了吗?”李懂问。顾顺一扬眉:“瞧不起哥是不是?快拿来。”

 

于是李懂笑了,开开心心把盆往顾顺怀里一塞,转身就继续去收拾那一地鸭毛去了。

 

顾顺抱着两个大盆,走出了房间门。然后他又绕了回来,对李懂说:“哎对,你知道我家的狗叫什么吗?”

 

李懂抬头看他,歪了歪脑袋:“顾狗剩?”

 

“……”顾顺谴责地瞪着他。

 

李懂咯咯笑了:“我哪能猜到啊。”

 

顾顺扬着下巴,带着他一贯的气势,顺带还加上一丝丝盛气凌人说道:“等你去我家见着它了,我再亲自介绍你俩认识。就这么说好了。”

 

李懂偏不让他顺心:“等我考虑考虑的吧。”

 

顾顺马上转身走了,边走边说:“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李懂一个人在寝室里,傻乎乎地抿起嘴巴偷偷笑了起来。

 

 

 

 

 

END

 

 

 

彩蛋:

 

 

 

 

庄羽以为自己亲手掐死了小黑,一个急火攻心,等晚上嗓子就哑得说不出话了。陆琛第二天就告诉他了真相,庄羽气得喊也喊不出来,憋得快发烧了。

 

正好三队他们在海上捡到了一只因为打群架而受伤的海鸟,陆琛负责救治,但是他们马上就要返航回国,为了防止生物入侵,这只海鸟不能放生,会在回港之后,送到动物园里去。于是陆琛就抱着翅膀受伤的海鸟,去给庄羽赔礼道歉了。

 

李懂那个羡慕啊。庄羽有了一只超级酷的海鸟,每天都和它一起玩。这只鸟的翅膀断了,肚子也被别的鸟啄出了一个洞,陆琛用绷带把它缠得像个小木乃伊。庄羽喜欢死这只鸟了,给它起名叫健康。

 

健康一开始认生,而且特别凶,见谁都啄,但是几天之后,它认识庄羽了,还把庄羽当成了同伴,会把小鱼叼去给他吃。庄羽洗衣服它也神气地跟着去,还得呱呱叫两声,让庄羽把自己抱到上面的架子上。

 

李懂羡慕地说:“……健康这么喜欢你啊。”

 

庄羽的嗓子还是有点哑:“对啊,要是没有它,我给你说我早就打死陆琛了你知道吗。”

 

李懂想摸摸健康,可是它可凶了,张嘴就咬。李懂赶紧收回手,撅着嘴说:“陆琛对你多好啊,还把海鸟给你养。”

 

庄羽笑嘻嘻地说:“你不是还要去顾顺家看顾狗剩?”

 

李懂默认了那只笨笨的大狗叫顾狗剩,大家就不顾当事狗的反对,擅自这么叫。 

 

李懂一边洗衣服一边说:“可是要等回去才能摸到呢。我也想养动物,就现在。”

 

庄羽伸手摸摸健康的脑袋,健康轻轻蹭蹭他的手指。“哎……等我把它送到动物园去,就要开始伤心啦。”

 

李懂扭头看看他,笑着说:“别管以后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好好养着健康,让它健健康康的。”

 

“嗯!”庄羽用力点了点头。

 

 

 

彩蛋2:

 

 

 

顾顺终于把李懂带回了家。他趴在地上,对着大狗说:“大枣!!爸爸回来了,你看我带了谁回来??”

 

原来它叫大枣啊。李懂想。他蹲下来,伸手摸了摸大枣的脑袋,它已经很老了,耳朵也有点不好用,见到顾顺,却马上激动地站起来,扑过去摇尾巴。

 

李懂看着他们俩笑。

 

顾顺说:“哎哟,哎哟大枣啊,你看,我把你妈妈带回来了——”

 

李懂突然不笑了,然后开始脸红,顺便怒瞪顾顺。

 

顾顺没理,只自顾自地拖着大枣巨大的身子,把它带到李懂身边。“来,看看,认识认识他,我的乖儿子。”

 

大枣看着李懂。

 

顾顺说:“叫妈妈。”

 

大枣:“汪。”

 

“……”李懂的脖子也红了。他爬起来就要打顾顺,大枣以为他俩要和自己玩扔飞盘游戏,马上摇着尾巴跟过去,在李懂脚下转圈。

 

李懂就心软了。

 

他蹲下来,又摸摸大枣的脑袋,大枣哼哼了一声。顾顺走过来,亲了一口大枣的脑门:“吧唧。”

 

李懂就咧开嘴笑了。

 

顾顺问他:“李懂,我问你个问题。”

 

李懂的脸还是很热,但是他强装镇定地说:“嗯?什么问题。”

 

顾顺说:“我之前说过,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那你觉得,这样的以后怎么样?”

 

李懂装听不懂,就揪着大枣的毛不说话。

 

顾顺等了一会儿,追问道:“就这样……你,我,还有大枣,你觉得怎么样?”

 

李懂扭头看了看,院子里就他们俩加上大枣,没其他人。于是李懂低下头,咕哝说:“……我考虑考虑。”

 

顾顺跪在地上,靠近了李懂,贴着他的耳朵说:“……那就这么决定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幻想的以后,得有我,也得有大枣。”

 

李懂把脸埋在了大枣的毛里。接着他突然抬起头,一把把顾顺推倒在地,然后跑了。

 

顾顺躺在了院子的地上,看着大枣和李懂一起跑了,不禁对着头顶的蓝天,傻乐了起来。

 

 

 

 

 

 

FIN


写完啦!哈哈哈哈,哎呀不好看,写完就害羞了囧~


军舰养乌龟,一个是为了有个伴儿(虽然没人玩),一个是为了没有食物的时候就可以杀掉吃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写咕咚就写不出两个人甜蜜蜜的感觉,大概我是个蠢蛋吧= =我明明特别喜欢咕咚啊啊啊!

然后我最爱的其实是天线宝宝(正色,请复方同学不要和我抢


ps:那个关注七天才可以评论是我早就设置了的,大家不用关注我的,你们喜欢就好啦!

评论(15)
热度(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