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红海全员】你和自己家孩子置什么气(一发完

全员,主正副队,狙击组,后勤组,机枪组有!(其实每一对都想写好多但是我实在太懒了😂

昨晚和复方说了好多脑洞,今天就忍不住把脑洞写出来了~

双向暗恋预警,副队吃了个醋


正文:



徐宏最近心情不好。

 

他还是和平时一样,温和的,好脾气的。午休的时候庄羽飞奔过来抱住徐宏,把冰凉的手突然塞进他的衣服里,说:“副队,凉不凉!凉不凉!”

 

徐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马上扯着嗓子喊:“陆琛陆琛陆琛,求助求助求助!”

 

陆琛跑过来,揪着庄羽的领子,把他拽走了。

 

“凉吗!副队!”庄羽还在叫。

 

徐宏脸上挂着笑容,对小孩挥手:“不凉,下次再努努力!”

 

杨锐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一脸严肃。“他们又闹你了?”

 

徐宏猛地一扭头,大眼睛瞪着杨锐,没说话。杨锐愣了愣,突然有点发虚:“……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怪吓人的。”

 

徐宏觉得嗓子发紧,赶紧咳嗽了一声,说:“啊——嗯,自己孩子么,他们怎么闹我都没事。”

 

杨锐敛着表情瞅了他一眼。“你不能太惯着他们了,战场上可没人这么好说话。”

 

徐宏把庄羽弄乱的衣服下摆整理好,装作随口问道:“夏小姐走了?”

 

他又瞥了一眼杨锐的手腕,看见那个蓝色手链还挂在那人手腕上。徐宏沉默了一秒,不等杨锐回答,就咧开嘴笑了,笑得那叫一个亲切可人春风拂面。“哦——”他拖着长音说,“哦——队长,恭喜你呀。”

 

杨锐难得显露出了他蠢蠢的一面,很茫然地问道:“恭喜什么呀?”

 

“恭喜你有情况了呗。”徐宏的笑得特别开心,“加油啊,祝你百年好合幸福美满,要是结婚的话你提前十年告诉我,我好提前安排休假,挤出时间参加婚礼。”

 

杨锐没见过徐宏这样,牛逼哄哄的一队队长被自己副队的狂轰滥炸搞懵了,嘴巴张张合合了好几次,最后憋出一句:“……这是开玩笑还是什么?我现在应该笑吗?”

 

徐宏温柔地说:“笑吧。”然后他转了个身,又说:“我去检查他们内务了,等会出来跑圈。”

 

他走了。杨锐脑子还没转过来,盯着徐宏的背影一直到看不见,然后抬手摸摸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地说:“……我现在这么没幽默感了?我怎么没听出来哪里好笑啊。”

 

他有点郁闷,撅着嘴去找其他队员了。

 

 

 

“陆琛,今天副队骂我了。”庄羽仰面躺在地上,陆琛在给他压腿。左腿在地上,右腿伸直了往上抬,陆琛打算把那条腿压到庄羽脸上,于是其他人听见庄羽的嚎叫:“啊啊啊啊你轻点!腿断了腿断了!!”

 

陆琛抓着他的脚脖子,半个身子压住庄羽,以防他乱动。“叫什么叫,柔韧性太差!”

 

庄羽要疼哭了。“我是通讯兵,不是文艺兵!你干嘛啊,我不和你练了!!”

 

陆琛冷笑:“没门儿。”

 

他松了点劲儿,庄羽一缓过来,马上又扭过头去,对陆琛说:“哎,真的,副队今天骂我了,他嫌我内务没做好。”

 

陆琛眨眨眼睛:“啊?我们寝室内务多好啊。”

 

庄羽吸吸鼻子:“我也觉得。肯定是今天我用凉手摸他肚子,他生气了。”

 

陆琛瞥了庄羽一眼。“不可能,副队不是那样的人。我给你说,你以后就——”

 

“庄羽!”徐宏站在门口叫他,“有事,过来!”

 

“是!”庄羽马上回答,然后推开陆琛。“快起来快起来,我觉得副队来和我道歉了。”

 

“……我觉得你想多了。”陆琛说。

 

庄羽没听,拽拽衣服就跑了出去,对着徐宏立正站好:“副队!”

 

徐宏对他点点头,示意庄羽跟自己走。现在是自由训练时间,他们可以自己组队。那件事徐宏觉得有点难以启齿,但是又很介意,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让孩子们帮自己去打听打听。

 

……不,这不是利用,这只是心情郁闷所以想和小孩聊聊。

 

庄羽这边还在等着徐宏和自己道歉,脸上挂着期待的傻笑,一路跟着徐宏,走路都很轻盈。徐宏被他盯得发毛,走了一半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副队,你今天骂我,我不会怪你的。”庄羽眼睛亮亮地说道,“你打算用什么方式和我道歉?我不会介意你跪下的。”

 

徐宏的大眼睛瞪着庄羽,小孩一开始还傻乐,被盯了一分钟之后,庄羽把头低下了。“……副队,要不我给你跪下道歉吧,我今天内务没做好,我再也不藏脏袜子了。”

 

徐宏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没事,以后脏袜子别往枕头下面藏,一点创意都没有。”

 

庄羽赧然地揉了揉鼻子。

 

徐宏还在琢磨怎么说呢,可是庄羽自己撞上来了:“哎,副队,你今天怎么没和队长一起训练啊?”

 

因为我正在生气呢。徐宏默默地想。不过他没说,只笑了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回答:“哦,队长不是和夏记者见面呢嘛。”

 

庄羽眨眨眼睛:“啊?这都几点了,他们要见几个小时啊?”

 

徐宏没控制住,冷哼一声:“我哪知道。”

 

然后他又说:“庄羽,我觉得队长和夏记者有情况。”

 

庄羽歪了歪脑袋:“什么情况?”

 

徐宏说:“我觉得他俩好像互相爱慕。”

 

庄羽眼睛眯起来:“——啊?”

 

徐宏说:“我觉得队长——”

 

庄羽转头就跑了,脚底生风,差点把徐宏吹倒。

 

庄羽跑去找杨锐了,气喘吁吁,心潮澎湃,拐了好几个地方,终于找见杨锐正在摇绳子。庄羽不想让杨锐谈恋爱,他张开了冰凉的爪子,突然抽出杨锐的衣服,把手放在队长腰上:“队长——”

 

杨锐一个激灵,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庄羽赶紧抽出手,问他:“队长,你和夏记者是怎么回事??”

 

杨锐生气了,兔崽子闹完徐宏又来闹他,不管是不行了。于是队长一扔绳子,转过身去,提高声音:“庄羽!!”

 

庄羽下意识地立正站好:“到!!”

 

“训练时间胡闹,传播虚假传言,罚跑50圈!!”杨锐吼道。

 

庄羽心碎了。他站在原地,憋了几秒,说:“可是队长——”

 

“再说话就加五圈!!”杨锐又吼。

 

庄羽蔫了,无精打采,垂头丧气,去绕军舰跑圈了。杨锐气得够呛:“徐宏!徐宏徐宏!!”

 

徐宏磨磨蹭蹭跟上来,说:“啊……?”

 

杨锐说:“这些兔崽子越来越不像话了!你看我气的,我这心脏不行了都!!”

 

徐宏敷衍地拍拍他的后背,说:“算了,算了,你和自己孩子生什么气。”

 

杨锐吭了一声。

 

 

 

 

徐宏对庄羽很失望,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呢,啧。于是他又去找了陆琛,陆琛是高材生,特别聪明,肯定能掏出话来。

 

徐宏原本想下午找机会和陆琛说说,结果庄羽跑圈的时候,不小心和顾顺撞到了一起,扭到了脚脖子,所以陆琛下午都在照顾他。等晚上吃完晚饭,他们有半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徐宏终于逮到了陆琛:“咳咳……陆琛?”

 

军医同志正拿着打来的饭,被徐宏拦住了:“啊?副队?”

 

徐宏咳嗽一声,说:“给庄羽送饭啊?”

 

陆琛笑:“对啊,他脚肿得挺厉害。”

 

徐宏抓抓脸,庄羽年纪小,是他和杨锐一手带出来的,所以总觉得像自己孩子。陆琛见徐宏半天不说话,就说:“副队,他没事,皮实着呢。”

 

徐宏笑起来:“我知道。”

 

陆琛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抱着饭盒,左右看看,凑过去压低声音问徐宏:“副队,你找我有事啊?”

 

徐宏抓抓耳朵:“嗯……也没什么事。”

 

陆琛撞了他一下:“说说呗,怎么啦?”

 

徐宏觉得嗓子很紧。他揉着鼻子,细细地说:“也没事……就是,你知道队长还留着夏记者的手链吗?”

 

陆琛有点茫然:“什么手链?”

 

徐宏比划了一下:“就,蓝色的,你见过没有?”

 

陆琛摇头:“没有。”

 

徐宏觉得今天陆琛智商怎么这么低!气死人了。他有点泄气了,说:“那算——”

 

“副队,你是说,队长拿了夏小姐的手链吗?”陆琛打断他,又左右看看,凑得更近了。“他没还给夏小姐?”

 

徐宏这一刻非常想抱怨几句,但是他忍住了。他端着架子点点头,说:“是啊。”

 

陆琛琢磨了一会儿,对徐宏说:“我知道了,副队,你放心吧,我知道这事你不好开口,交给我吧!”

 

徐宏心里亮堂了,马上拍拍陆琛的肩膀:“嗯,嗯。”

 

陆琛抱着饭盒回去了,徐宏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回宿舍了。

 

 

第二天,高舰长搞了个全队会议,点名批评杨锐拿了老百姓东西不还,是反面典型。杨锐和徐宏都懵逼了,队长在前面挨骂,徐宏坐在下面看他,眼睛瞪得特别大。

 

陆琛坐在徐宏身边,低声说:“副队,我匿名举报的,我这叫大义灭亲。”

 

徐宏慢慢扭过头去,看着陆琛:“……你好像还挺骄傲的。”

 

陆琛咧开嘴:“那当然了啊。请叫我大义灭亲琛。”

 

徐宏嘴角抽了一下:“……表扬你。”

 

 

下午杨锐在寝室里写检查,一边写一边咬牙:“我一定要查到是哪个兔崽子举报的!!”

 

徐宏感觉自己又心虚了:“……算了,算了,你和自己孩子置什么气。”

 

 

 

 

徐宏觉得,剩下的人里面,好像也就李懂靠谱一点。他又乖又聪明,绝对能打听出什么。可是李懂总是和顾顺呆在一起,他找不到单独接触的机会。

 

还好庄羽受伤了,所以去和二队一起练上身肌肉,就没和陆琛搭伙。陆琛把顾顺揪过去陪自己练,顾顺不去,陆琛斜眼瞪他:“你把庄羽撞了,是你不好,过来陪我练!”

 

顾顺无法反驳,只好跟着陆琛走了。

 

这样李懂就单了下来。他原本想去找佟莉,结果徐宏站在场地边上对他招手:“李懂,今天和我一起练吧!”

 

李懂马上跑过来,乖得不像话。徐宏揉揉他的脑袋,说:“咱俩练体能?”

 

李懂咧开嘴:“好。”

 

徐宏带着他练的时候,一直在想怎么把话题变到杨锐身上。可他们都是当兵的,直来直去惯了,所以徐宏连点铺垫都没有,就对李懂说:“哎,我怎么觉得队长和夏记者关系挺好的啊。”

 

李懂在热身:“啊?是吗?”

 

徐宏扭头看他,和和气气地说:“你没觉得啊?”

 

李懂摇摇头:“没觉得。他们俩怎么可能关系好,她都抢了队长的对讲器呢。”

 

徐宏感觉李懂好像这方面还没开窍。他抿了抿嘴巴,忍不住说:“可是,队长还留着夏记者的手链啊。”

 

李懂的身子全队最软,他把自己蜷成了一个球:“什么手链?——哦,被舰长没收的那个。不是说过几天就寄回给夏小姐吗?”

 

徐宏被李懂噎着了,这孩子怎么不是正常思维。他赌气说道:“是吗?我看队长留着还舍不得还,他们俩挺合适的。”

 

李懂的动作突然停了,他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徐宏:“……副队,你是那个意思吗?”

 

徐宏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李懂直起身来,想了想之后对徐宏说:“我知道了,你不好开口,我帮你说。”

 

徐宏觉得脸有点热,没说话。李懂拍拍屁股站起来,转身就跑了,徐宏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一回忆,当时庄羽也是这么风风火火的。他一下子觉得有不好的预感,于是赶紧追了上去。

 

可还是晚了。徐宏找到李懂的时候,听见他和杨锐说:“队长!副队好像挺想撮合你和夏小姐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杨锐的脸都憋紫了,停了足足有一分钟之后才吼道:“李懂!50圈!!现在就去!!”

 

李懂脸上的笑容瞬间没有了。

 

杨锐瞪他:“现在就去!”

 

李懂像只兔子一样气得鼓起了脸,可是又不敢顶嘴,说了一句[是!],就转身跑了。

 

杨锐叉着腰,又喊:“徐宏!徐宏徐宏!!”

 

躲在角落里的徐宏慢吞吞走出来,说:“咳咳——”

 

杨锐摸着自己脸:“我要被兔崽子们气死了,你看我这眼睛是不是都憋大了。”

 

徐宏说:“算了,算了,你和自己孩子生什么气啊……”

 

 

 

 

李懂被罚了圈,全队都来围观了。顾顺在场边喊:“加油!还有34圈!加油!”

 

李懂对他怒目而视。

 

结果杨锐和夏记者的故事就传到了很多人耳朵里,这回不用徐宏出手,佟莉自己去找杨锐了。

 

“报告!”佟莉说。

 

杨锐可喜欢佟莉了,他觉得佟莉是自己亲闺女。于是本来脸上还阴云密布的杨锐马上就笑了:“进来,怎么了?”

 

佟莉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探头探脑的石头。佟莉的性子全队最直,她开门见山:“队长,我觉得你和夏小姐不合适。”

 

杨锐正在喝开水,佟莉一开口,他全噗出来了。

 

佟莉不为所动,继续说:“队长,我来给你讲事实摆道理。你看,我们是蛟龙,夏小姐是法籍华人,所以不管是纪律还是感情上,你们俩都不合适。我认为你俩没有结果的,你放弃吧。我这是为了你好,我愿意跑50圈换你放弃!!”

 

杨锐烫得眼泪都出来了:“不是……什么?你不要跑圈……”

 

“50圈不够吗??”佟莉严肃地问道,“那我愿意跑100圈!!”

 

“我替佟莉跑!”石头声音更大,“队长,你放弃吧!!”

 

徐宏在对面听得都傻了。而杨锐不明白这两天这些孩子怎么了,专门和自己过不去吗??他气得拍了桌子:“徐宏!你管管!你管管!气死我了,你赶紧管管!!”

 

佟莉腿一并,对着杨锐敬了个礼:“队长,我去跑圈了!”

 

石头也敬礼:“我也去了!队长,你放弃吧!”

 

杨锐气到想翻白眼。

 

徐宏站起来,把佟莉和石头送了出去,好言好语地安慰了一下。可是佟莉才不管,她直接带着石头出去激情跑圈去了。

 

杨锐觉得亲闺女也反水了,心痛得无以复加。

 

“徐宏……”杨锐有气无力地说。

 

徐宏返回来,给杨锐倒了一杯水,比平时还温柔。“嗯?”

 

“这两天别的队长都问我,怎么咱们蛟一训练热情这么高涨,天天跑圈,我都没法说你知道吗!”

 

徐宏讪笑了一下,又往杯子里加凉水。

 

杨锐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嘟囔着说:“你可别误会啊,我和夏小姐没有什么的。”

 

徐宏想问那手链呢?可又不想问了。没意思,就算没有夏小姐,后面总会有李小姐张小姐的。

 

徐宏突然觉得自己这几天有点傻,还让几个小孩被罚出去跑圈。他心里闷闷的,队里的小孩们都说,心情不好就找副队呀,他最知道怎么开导人啦。可是徐宏自己心情不好呢?好像除了自己消化,他也没有个能商量的人。

 

要是这事和杨锐没关系就好了。徐宏轻轻叹口气,张开嘴巴刚要说话,突然门外有人敲门。

 

杨锐放下杯子,说道:“进来!!”

 

门被推开,顾顺探进头来:“队长……我有事。”

 

杨锐对他仰起下巴:“说。”

 

顾顺在桌子前站好,规规矩矩地说:“我今天晚上想请假。”

 

杨锐还是严肃脸:“干嘛?”

 

顾顺抓抓头发,看了徐宏一眼。“呃,李懂跑吐了,我想在寝室里照顾他。”

 

杨锐一听就心疼了:“跑吐了?怎么50圈就吐了?”

 

顾顺又看了徐宏一眼,回答说:“报告,因为李懂午饭吃多了。”

 

“……”杨锐收起了10%的心疼。

 

顾顺又说:“队长,我觉得这事不公平。”

 

杨锐抱起了胳膊,感觉又想冒火。“不公平?你倒是说说,怎么就不公平了。”

 

顾顺眼睛简直是忍不住瞟着徐宏,一眼又一眼,看得人发慌。杨锐也发现了,声音不禁高了起来:“来来来,你眼睛往哪看呢,副队怎么你了,你说说怎么不公平了?”

 

顾顺赶紧收回目光,目视前方,说道:“报告!庄羽跑了50圈,是因为副队之前找过他说起你。陆琛举报夏记者手链的事,也是副队告诉他的。李懂被罚也是因为副队想要撮合你和夏记者嘛,为什么你只罚我们啊?”

 

徐宏感觉耳朵都烫人了。他的手心出汗,可是指尖又凉凉的。他说:“不是,呃,这是误会——”

 

“……是陆琛举报我的??”杨锐登时眼睛就瞪起来了,火冒三丈地看着顾顺:“陆琛举报我的?他这是在学大义灭亲吗?啊?!”

 

顾顺呃了一声:“队长,我的重点不是这个……”

 

“让陆琛出去跑圈!和佟莉石头一起!!”杨锐拍着桌子吼道,“你也去!你也是50圈!!”

 

顾顺尖叫:“我怎么啦?!”

 

“自己反省!!出卖队友,罚你50圈都是少的!!”杨锐都瞪出双眼皮了,“去跑!!现在就去,叫上陆琛一起!!”

 

顾顺气死了,转身就走。杨锐在他屁股后面又喊:“——告诉陆琛,他55圈!!”

 

顾顺气得想嘤嘤嘤,直接去找陆琛了。

 

徐宏的耳朵还在红着,似乎能听见血液呼啸而过的隆隆声。他舔了舔嘴唇,声音低低地说:“……队长,算了,算了,和自己孩子——”

 

“徐宏。”杨锐转过来,脸色还是红红的。徐宏强迫自己看着杨锐的眼睛,说:“哎。”

 

他又说:“我在呢。”

 

杨锐抬手摸了摸鼻子,声音也跟着低了下来。“嗯,那个,是你想问手链的事啊。”

 

徐宏努力笑了一下:“不是,我就是——呃,我就是好奇。”

 

他看着杨锐的表情,试图看出他是什么意思。可是杨锐高兴和生气都是那样的脸,他很少笑,生气了就嚷嚷徐宏徐宏徐宏,着急了也嚷嚷徐宏徐宏徐宏,高兴了还是徐宏徐宏徐宏。徐宏的名字就好像魔咒,杨锐每天都要施好几十遍魔法。

 

徐宏低下头,说:“队长,我出去跑圈吧。”

 

杨锐一把拽住了他的手,俩人半天没说话。最后杨锐吭吭哧哧地说:“嗯……咳,就上次,二队那俩小孩谈恋爱被发现之后,怎么罚的来着?”

 

徐宏没想到他能问这个,愣了愣,回答说:“……我记得是写了检查,跑了20圈,然后加训了三个休息日,还通报家属了。”

 

杨锐吸吸鼻子,声音还是闷闷的。“哦。检查我能写,后面三个休息日咱俩就不能休了,得训练。通报家属这个没事,到时候再说吧。”

 

徐宏呆呆地看着他,没说话。杨锐松开他的手腕,把自己桌子简单收拾了一下。“走吧,我们出去跑圈。”

 

徐宏还是没说话。杨锐转过身,拉了他一把:“走啊?我们得跑20圈呢。”

 

徐宏眼睛瞪得更大了。他问:“……队长,什么意思啊?”

 

杨锐拉着他的手,把他拽了出去。“这都不懂,什么脑子。走了!跑完20圈再说!!”

 

徐宏被他扯着走出了办公室,杨锐抓着他的手,特别紧,一直到训练区也没放开。

 

“跑完20圈,我们再好好谈谈。”杨锐小声说。他也在紧张,正好顾顺和陆琛跑了过来(两个人边跑边咬耳朵),他就一直盯着看。徐宏有点难堪:“你先把手松开……”

 

杨锐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俩还牵着手。他赶紧放开,又没必要地咳嗽了两声。“——跑了,跟上我。”

 

他先慢跑了起来,徐宏深呼吸一口气,原地迟疑了一会儿,也跟了上去。

 

……算了,等跑完再说吧。徐宏把微微雀跃的心情压下去,不让自己露出傻笑。他们绕着军舰跑了起来,仿佛在一起环绕了世界。

 

就这样,挺好的。

 

徐宏忍不住笑了起来。

 

 

 

 

END


哈哈哈好蠢的故事,写的好开心!

复方同学!! @复切黑 你说了我写完这篇就开狙击组的车给我!!啊啊啊啊,现在可以给我车了吧!!请给我车!!!

评论(19)
热度(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