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全员】一切都是队长老父亲操的心(一发完

红海前传的感觉(不?很想知道他们几个人在去蛟龙之前经历了什么,和复方 @复切黑 讨论了一下如果罗星顾顺小时候恐高可咋办啊hhhh,就写了


罗星顾顺友情向,真的好朋友!好朋友!

cp是咕咚和正副队(虽然看起来也很像友情哈哈哈哈


正文:




“今天,春寒料峭啊——”顾顺和罗星趴在悬崖上方,在初春的寒风中瑟瑟发抖。他们从凌晨三点就上来了,在演习的第二天。两个人被分在了一个队里,队长让他俩分别去找制高点,结果这地方也就这儿的悬崖最高,所以两个人抖着腿,强忍着害怕和对高处的恐惧,从悬崖的两侧一起爬了上来。

 

在制高点相遇的时候,顾顺的腿还在哆嗦,可是一看见罗星,马上就瞪起眼睛,做出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你干嘛和我学?!”

 

罗星的牙齿在打颤,一看见顾顺,马上咬住舌头,低声吼道:“你才是和我学!!”

 

没办法,凑一起吧。于是两个人哆哆嗦嗦地挤在了一块儿,脑袋都不敢探出悬崖一点点,他们头顶夜空,脚踩大地,三米开外就是高崖,摔下去就得粉身碎骨。

 

他们就这么趴了几个小时,太阳终于快升起来了。顾顺又冷又饿,相比之下,恐高的感觉倒没有那么明显了。他架着枪,动了动脖子,对罗星说:“今天,春寒料峭啊——”

 

罗星的手一直扒在地上,手指尖发白。他斜了顾顺一眼,嘟囔着说:“你懂春寒料峭什么意思么。”

 

顾顺咧开嘴,露出两颗小虎牙:“我怎么不知道——”

 

“把嘴闭上。”罗星马上凶他,“你这俩虎牙我早晚给掰掉了,上次你忘了吗,我们俩本来藏得好好的,就你一开始傻乐,被对面的狙击手看见了,你那口牙就是活靶子。”

 

顾顺闭嘴了,还不忘反击:“我笑是因为想起来你撤退的时候尿裤子了。”

 

“我怎么就不能尿裤子了?!”罗星声音大了一些,“我当时就想尿尿了,训练的时候不是说过,狙击手想尿裤子就得尿吗??”

 

“你是从楼顶往下跳的时候尿的。”顾顺努力心平气和地说道,“你还尖叫了,你还来抓我的手了。”

 

“……闭嘴吧你。”罗星动了动腿,恹恹地回了他一句。

 

他们俩一起从新兵连出来,俩人都有天赋,所以都被当成主狙培养。要命的是俩人都恐高,轮番比着尿裤子。今天我上顶楼的时候嚎叫一声,明天你去树顶之后下不来,队长快被他俩气死,于是大手一挥,申请了直升机来,拉着俩人上了天,和太阳肩并肩。俩人在空中一边尖叫一边十指相扣,谁都不敢探头往下看。队长强摁着脑袋让他们俩瞅瞅脚下祖国的美好河山,于是顾顺先跪下了,他的手还和罗星十指相扣呢,罗星也跪下了,俩人狗熊一样趴在直升机上,声音细细地喊:“队长……队长我觉得我裤子好像湿了……”

 

那是俩人最后一次尿裤子,后来他们虽然还是怕高,但是已经哪怕是在高处,也敢动了。这次演习是他俩最后一次在一起,马上各连队就要来挑人,他俩肯定是要分开了。

 

“哎,顾顺,”罗星突然又开口,“你和你观察员见面了吗?”

 

顾顺猛地扭头看他:“……你观察员都定了?”

 

罗星挤挤鼻子:“好像是,你知道蛟龙那边一直想要我,上面和我说了,如果我去蛟龙,他们立马就给我配观察员,让我随便挑。”

 

顾顺有点嫉妒了:“可是我们还是预备主狙啊?不是说没完成课程之前不给配观察员吗?”

 

罗星小声说:“我哪知道啊……”语气里透着一点骄傲。

 

顾顺半天没动静,罗星慢慢扭头看他:“……你这什么表情,要哭啊?”

 

顾顺啧了一声。“你才要哭呢。”

 

罗星又说:“你现在肯定特别嫉妒我。”

 

顾顺吭了一声:“还行吧。我不要观察员了,以后我也不要绑定的观察员,我要单枪匹马。”

 

罗星急了:“哎哎哎,你这置什么气啊,别和自己过不去。”

 

顾顺目不斜视:“我没观察员也会很牛的,不信咱俩就比比看。”

 

罗星咂咂嘴:“知道你牛,蛟龙要我也是侥幸,我这么安慰你,你开心一点了吗?”

 

“……并没有。”

 

顾顺顿了顿,又说:“罗星,你去了蛟龙可得加油,不然被我追上,你就丢死人了。”

 

罗星忍不住笑了:“傻子,你现在也没在我后头啊。”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发子弹打在了他们俩的面前。两人同时一惊,翻身躲避,罗星说:“怎么会被发现,怎么回事!!”

 

顾顺抬头看了他一眼,快被气死了:“你刚刚笑了,你露出大白牙了,我早晚把你的牙都打掉——”

 

 

 

 

 

四年后

 

 

“哎,当时罗星怎么就挑中你了?”顾顺坐在床上,轻飘飘地问李懂。

 

李懂正在整理内务,他没想到顾顺会问这个,有点茫然:“罗星挑我?”

 

顾顺晃了晃腿。“对啊,四年前,你还是个新兵吧。”

 

李懂抓了抓鼻子,有点倔倔地说:“嗯。”然后他觉得这样回答一点都不帅,于是又补充说:“但是我是直升上来的,我专业成绩第一,一开始队伍里是想把我当技术兵培养的。”

 

顾顺笑了,露出两颗虎牙:“行啊,这么厉害。那当时怎么就做了罗星的观察员?”

 

李懂低下头去,有点不好意思。“……我也想做狙击手,但是那个时候能力不行。我找指导员谈过话了,他建议我给罗星做观察员,因为他那个时候也刚开始狙击手训练,不是很厉害。而经验丰富的狙击手不可能选我的,和狙击手绑定的机会难得,我们俩可以共同进步。”

 

顾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哦——蛟龙竟然骗小屁孩啊。”

 

李懂眨眨眼睛:“……你想被队长揍吗?”

 

顾顺赶紧摆手:“不是不是。你知道当时蛟龙把罗星要过来,给他开什么条件呀。”

 

李懂摇了摇头。

 

顾顺坏坏地笑。“当时我和罗星也都算是小屁孩,虽然入伍几年了,可还是有点嫩。蛟龙说如果罗星过来,就给他配个观察员,要知道那个时候我们俩是没资格配观察员的。”

 

李懂不由得挺起了胸膛:“可是蛟龙确实配了呀,罗星选了我。”

 

“所以我好奇啊。”顾顺的手杵在下巴上,一脸探究,“罗星当时选你的时候,怎么说的?”

 

这都是四年前的事了,李懂用力想了想,小声说:“他——他说,嗯……”

 

他皱着眉回忆了一下,接着眼睛一亮:“他说,‘李懂,你恐高吗?’”

 

顾顺突然被呛得咳嗽起来。

 

李懂赶紧给他端了一杯水,送到床边。“你怎么啦?”

 

顾顺接过杯子,咳嗽着喝了一口。“咳咳咳……然后呢,你怎么说的?”

 

李懂有点奇怪:“我说我不恐高啊。他就选我了。”

 

顾顺叹口气:“……这小子,也太随便了。”

 

李懂对顾顺还是有点敬畏之心的。毕竟他年纪小,而且和顾顺认识时间不长,那人比罗星严厉多了,李懂每天都想做到最好,他不想再被顾顺骂。

 

“……那个,等下周我们有假期,我想去看看罗星。”李懂趴在顾顺的床边,小心翼翼地说道,“你和我一起吗?”

 

顾顺回过神来,挑起眉:“当然了。”

 

李懂笑了,露出了兔子牙。“谢谢你。”

 

顾顺伸出手,揉揉李懂的脑袋。“怎么,怕自己去啊?”

 

李懂下意识地嗯了一声,又赶紧摇头。“没有。”

 

顾顺对他说:“哎,我大概知道罗星怎么就能护着你四年了。”

 

李懂没说话。顾顺自言自语地说:“找着个不恐高的罩着自己,多难啊,可得供起来。”

 

李懂还是有点茫然。不过还没等他想明白,顾顺突然又换上了严厉的脸,对他说:“不过现在我可不护着你了,我不恐高,懂吗?”

 

李懂小声咕哝:“我也没说你恐高啊……”

 

顾顺噎了一下,大手一挥:“哎!我的意思是,你得赶紧进步,没当技术兵,总得实现自己做主狙的梦想吧。”

 

李懂突然在床下立正站好,喊道:“是!!”

 

顾顺被他吓了一跳,又摸摸李懂的脑袋:“哎呀你干嘛,你要吓死我。放松点,现在是休息时间。”

 

李懂想把顾顺的爪子打开,又不好意思。不过他真心实意地对顾顺说:“你和罗星都太厉害了,真的。”

 

顾顺侧躺在床上,这样他就和李懂脸对脸了。“那哥和罗星,你喜欢哪个啊?”

 

李懂抿起了嘴巴,接着突然从顾顺手里拿走杯子,说:“不告诉你。”

 

顾顺又开始露虎牙了:“那哥就默认你喜欢我了啊。”

 

李懂不理他,顾顺高声说:“你确实喜欢我吧??”

 

门外突然传来两声敲门声:“顾顺李懂,叫什么叫,待会熄灯了,洗澡了没有!”

 

顾顺吐了吐舌头,说:“报告队长,洗完了!马上睡觉!”

 

他看了一眼脸红的李懂,躺回了床上,看着那人走来走去,收拾他们俩的衣服。

 

“李懂。”顾顺说。

 

李懂抬头看他。

 

“……哎,没事,就是叫叫你。”

 

他拉起被子,看着李懂的耳朵也红了,心里美滋滋。

 

不恐高的人就是可爱呀,哎。

 

 

 

 

END

 

 

 

彩蛋:

 

 

 

四年前

 

 

 

 

“徐宏,你看这个罗星行不行。”杨锐把罗星的资料递给徐宏,“我觉得行。”

 

“……”徐宏把叹气憋了回去。“你都觉得行,还问我干嘛?”

 

“我这不是和副队汇报一下吗。”杨锐严肃地说,“我是队长,但也不能一个人做主。”

 

徐宏对杨锐眨眨眼睛:“……嗯,你还真是充分考虑我意见的好队长。”

 

他拿过资料看了看:“呃,这小子恐高啊,这上面写着呢。”

 

“那个好办,多尿几次裤子就解决了。”杨锐一挥手,“但是他的专业成绩太棒了,正好下面还有几个新兵要上来,我看就让罗星带吧。”

 

徐宏揉揉鼻子,委婉地说:“……让一个恐高还总尿裤子的主狙,带个新兵?能带起来吗?”

 

杨锐没说话,憋着劲儿有点气呼呼的。徐宏突然明白了:“你之前不是说想要顾顺吗?被B军区那边抢走了??”

 

杨锐拍了一下桌子,憋不住了。“当时说好了,他们要罗星,我要顾顺,结果那边又变卦,说要顾顺了。行啊,我还就较上劲了,罗星来我就给他配观察员,干死他们。”

 

徐宏:“……你冷静点。”

 

杨锐又扒拉扒拉桌子,把一个新兵的资料给徐宏。“我看这孩子不错,专业成绩很好,上面是想当技术兵培养的。”

 

徐宏接过来,看见是个叫李懂的孩子。他说:“技术兵?可是我们已经和下面预订了庄羽?那个小孩很不错的,要是通过考核了就直接过来。”

 

“庄羽我当然要,李懂也要。”杨锐叉着腰,不容置喙地说道,“我把罗星要过来,让他带着李懂,我问过了,李懂自己的意愿是想做主狙的,来当观察员这不是对口吗。”

 

“……你根本不是来和我商量的,你就是来通知我的。”徐宏忍不住抽了杨锐的胳膊一下,“你自己都计划好了,还找我干嘛?”

 

杨锐一见徐宏这么说,赶紧笑了:“我这不是……哎,你觉得我这分配怎么样吧。”

 

徐宏憋着嗓子:“还行……”

 

杨锐立马说:“那就是好了。那你帮我安排一下,我去把罗星要过来。”

 

他转身要走,接着又回来,对徐宏说:“哎,没你我可真不行。”

 

徐宏被他气乐了:“行了,你走吧,没你这样哄人的。”

 

杨锐心情大好,笑得露出了兔牙,转身走了。

 

 

 

 

 

 

FIN


篇幅和时间有限,所以写的人不多,好想写全员啊。。。

评论(32)
热度(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