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盾铁】我的猴猴喜欢你我也没办法(一发完

  • 昨天那篇向哨的后续→在这里

  • 还是乱写的hhhh,一口气写完没修改,请凑合看嘎嘎嘎





Steve坐在窗边,看着远处的夕阳。这是在城市中难得可以见到的自然景色,这里到处都是水泥森林,他在楼与楼之间的夹缝处,看见暖洋洋的太阳,正慢慢收起自己的光芒。

 

真暖和啊。Steve喜欢太阳快要落山时的样子,它收起了正午十分的锋芒毕露,仿佛被扒开蛋壳的蛋黄,连四周都晕开了一圈一圈的金色,懒洋洋的。太阳不管此时的纽约有多繁忙,它只做自己,于是Steve眨眨眼睛,看见那夕阳开始毫不吝啬地泛出温柔与包容。Steve蜷起腿,抱着膝盖眯起眼睛,像只不知餍足的猫,只想汲取黑夜来临之前的温暖。

 

他晒了一会儿太阳,房间门突然被推开了。一只金色的金丝猴蹿了进来,抓着一张纸直奔Steve。鼻鼻在一边甩了甩鼻子,慢吞吞地转过巨大的脑袋,低头看着黄金崽。

 

Steve接过了那张纸,看见上面写着《哨兵Steve Rogers与向导Tony Stark精神结合申请》。黄金崽对他龇了龇牙,好像是在求表扬,于是Steve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

 

鼻鼻喷了喷气,对着Steve的脸。Steve翻了个白眼,咕哝说:“我知道,我只是摸摸它。”

 

黄金崽爬上了Steve的肩膀,借力跳到了鼻鼻的脑袋上,尖叫了一声。在遇见Tony之前,Steve从没有见过金丝猴,这是一种濒危动物,美丽,脆弱,而又顽强。黄金崽的嘴角永远都是下垂的,就好像Tony把它气得够呛,或者其他什么人把它气得够呛——它就是看起来不开心。而当黄金崽龇牙的时候,又好像在示威。它挺厉害的,刚认识鼻鼻的时候,还能把大象吓一跳:黄金崽会揪住鼻鼻的耳朵,或者咬它的鼻子。Steve好几次看见鼻鼻被黄金崽欺负,想要还击,但是身体太大转不过来,气得直甩鼻子。后来它们俩莫名其妙关系就好起来了,黄金崽一直对鼻鼻龇牙,Steve反应过来,这可能是它开心的意思。

 

他看见鼻鼻抬起鼻子,温柔地对黄金崽喷气,小猴子用力拍着它的大脑门,又用爪子摇摇大象的耳朵。Steve笑了起来,他已经很久没见到鼻鼻这样开心过了。

 

过了一小会儿,Tony也走了进来。他的手揣着兜,有点漫不经心的,似乎是无意中走错了房间。Steve想起了手里的报告,下意识地看向窗外,想躲开和Tony四目交接。

 

啊,夕阳已经没有了。

 

Tony的脚步没有丝毫的迟疑,径直走过来,问Steve:“你看过了?”

 

Steve的目光从窗外转回来,低头看着手里的申请书。“……还没,黄金崽刚送过来。”

 

黄金崽骄傲地在鼻鼻头上站了起来,对着Tony龇起了牙。

 

Tony斜了它一眼,没好气儿地说:“下来!天天和一头大象玩像什么话,一点金丝猴的样子都没有。”

 

鼻鼻有点委屈,往后退了几步,缩在墙角。

 

Steve扬起眉,忍不住说:“我的象怎么了?你的猴子和它玩有什么问题吗?”

 

Tony仰着下巴,用那种令人恼火的语气回答说:“金丝猴是濒危物种,我们珍贵着呢。”

 

“亚洲象也是濒危物种。”Steve回敬说,“你可以摸摸鼻鼻的牙,人类为了那玩意几乎杀光了野象。”

 

Tony一脸强势地说:“我不摸。”结果黄金崽蹿了下来,抱着鼻鼻的长牙摸了好几下,还用尾巴缠着。

 

Steve笑了,可是他看见Tony的目光,又立即把笑容收了回去。Tony抱起胳膊,强行转变了话题:“不如我们来说说申请书的问题吧?”

 

Steve清了清嗓子,回答说:“你觉得没问题就行,我这边没问题,会全力配合你的。”

 

Tony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憋了半天也没说出来。Steve不明所以地抬起头,看见Tony纠结的脸,问他:“怎么了?”

 

Tony移开了目光,又转回来,哼了一声。“不是,你之前不是有个精神结合的向导么,再次结合的话,你是不是需要做什么准备之类的?我不是很明白这个,你最好和局里说清楚。”

 

Steve一愣,下意识地点点头,没说话。他是个士兵,哨兵和向导的数量稀少,70年前,国家需要所有的力量来打赢这场仗,也需要可控的哨兵。Steve和一个孩子精神结合了——他不愿意让孩子接触战事,为此抗争了许久,可是最终妥协了。那孩子还未成年,精神体是一只幼小的绵羊,Steve匆匆与他精神结合,就踏上了征程。有了向导的哨兵精神状态大为稳定,Steve可以轻易封闭五感,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带着鼻鼻冲向战场,试图以一己之力平复战乱。

 

但这终究只是愿望而已。

 

那个时候鼻鼻也不过和自己一样,它在几年前第一次出现时,还是一头没有牙的小象,只会拱着Steve撒娇。他们俩一起长大,Steve被哮喘、过敏、心脏病和各种各样的药物纠缠着,鼻鼻的牙也从来没有长出来过。它一直很瘦小,Steve没有见过真的大象,但是他知道大象应该是威风凛凛的,而不是像鼻鼻这样,永远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身上干瘦得一点肉都没有,干褶的皮覆在它不算结实的骨头上,就像Steve一样可怜兮兮。

 

太讽刺了,他是如此虚弱,却是个稀有的哨兵。Steve找不到和自己结合的向导,好多次被病痛折磨得要发疯,却每每只能抱着同样羸弱的鼻鼻,缩在墙角里哭泣。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后来多亏了Howard,Steve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是他知道,一个人经历过的所有事情,是会印刻在人生轨迹上的。就好比鼻鼻,就算它现在巨大无比,却依然容易不安和害羞,而且害怕的时候会躲在Steve身后,妄想Steve能遮住自己小山一样的身躯。

 

鼻鼻就好像Steve不轻易展示给人的另一面,他想让它变得坚强起来,却又舍不得让它改变。Natasha曾经问过Steve,如果能回到过去,想对18岁的自己说些什么?Steve看了看身边正在和黄金崽一起玩的鼻鼻,轻轻叹了口气,说:“……要加油,带着它活下去。”

 

Steve渴望和身心匹配的向导结合,他希望在独自来到七十年之后,可以真的找到心灵的归处,让他那无处容身的疲惫和脆弱找个地方休息一下。Steve期待Tony会同意——他不是个自以为是的人,但是他最初真的以为Tony会同意。可是那人没有,尽管他的金丝猴喜欢拉扯Steve的头发,被大象的长鼻子无意中甩到时,还会撒娇一般哼哼着跑到Steve怀里要抱抱,但是Tony却对结合表现出了十足的敌意。

 

希望被打碎的感觉是什么样的?Steve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就好像他没能看到那场战争的结局,就好像他抱着鼻鼻在阴冷的雨天里偷偷哭泣,就好像他没能抓住Bucky的手,就好像他带着Peggy的吻冲入海中。他早该习惯了,这世界赋予所有人苦难,它对每个人都很公平,也不公平。

 

喜欢,Steve觉得这个词陌生又熟悉。喜欢是哨兵对向导本能的亲近,却好像也不全尽然。喜欢是埋在心里的种子,随着时间冒出了一点点嫩芽,等被发觉的时候,它已经开出了亭亭玉立的花。Steve觉得自己的心理有些奇怪的扭曲,在Tony一次一次的拒绝中,他感到绝望和疼痛,可又非常喜欢这种求而不得的痛苦。

 

或许在他人生的二十年间,这样的痛苦已经深深扎根在他的心中,Steve早已学会了怎么在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却惊涛骇浪风起云涌。他知道Tony会拒绝自己的,他早就知道了。

 

“……你在想什么呢。”Tony不满地皱起了眉,看着Steve抓着申请书,眼神发愣。Steve眨眨眼睛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什么。”

 

Tony抿起嘴巴,知道这人没说实话。他扭头看了一眼鼻鼻,大象已经无路可退,只好转过身子,呼扇着耳朵遮住自己的脸,好像这样Tony就看不到自己了。黄金崽有点焦躁,抓着鼻鼻的象牙直立起来,龇出了牙,这次它是在生气了。

 

Tony把气恼咽了下去,尽量和颜悦色地对Steve说:“所以,你之前的向导没问题?”

 

Steve抹了一把脸。“没问题,我在坠海的时候精神链接就已经强行切断了,我们当时链接的时间不长,也不够深入,所以他应该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谁问你那个向导怎么样了?”Tony的语气再次恶劣起来,“我是说,再次结合的话,对你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他说完,立即一憋,接着气呼呼地扭过头去,瞪着旁边的书架。Steve真的很佩服自己,他心中一角那种隐隐作痛的感觉又回来了,可是脸上却依然带着浅浅的笑容。

 

“……你在担心我啊。”

 

鼻鼻喷了喷气,快活地晃了晃它的大脑袋。

 

Tony嘶嘶地说:“没有。”

 

黄金崽蹭着鼻鼻的脸,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呢喃声。

 

Tony被他的猴子气得够呛。他一甩手,厉声对黄金崽说:“过来!我们回去了,你天天跑人家房间里做什么??”

 

黄金崽扭头看看鼻鼻,又看看Tony,只好从大象身上跳下来,跑到了Tony怀里。

 

Tony抱着它,居高临下地对Steve说:“我会让Friday尽快把申请书交上去的,上面同意了我们就可以精神结合了。”

 

然后他不等Steve回答,转身就要走。Steve却冲动地站起身,一把拉住了Tony的手腕:“……等等?”

 

他自己都不确定自己想做什么,一个词还没说完,就已经虚了,所以尾音上扬,带着可笑的疑虑和祈求。黄金崽从Tony怀里探出头,越过他的肩膀看着Steve,它黑黑的大眼睛眨啊眨,嘴巴还是气鼓鼓地下垂着,好像在埋怨Steve怎么没有早点拉住他们。

 

Steve垂下眼睛,小声说:“……留下来吧。”

 

Tony手一松,黄金崽马上挣脱了他的怀抱,跑回了大象那边。鼻鼻看上去非常不安,可是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它也慢慢地走过来,伸出了长鼻子,戳了戳Tony的后背。

 

Steve原本很紧张,却又被鼻鼻弄得想笑。Tony不情不愿地转过身来,嘟囔说:“干嘛?”

 

Steve张了张嘴,没什么底气地说道:“就……精神结合已经废弃那么多年了,我们打报告也没用。不如,我是说,如果你信任我,我们就先自己结合了吧。”

 

他生怕Tony反对,又小心翼翼地补充说:“我的意思是——嗯,就是,如果以后你想反悔,我们还可以想办法断开链接,这些还要经过神盾的话,就会麻烦很多。”

 

Tony抬起眼睛,看着Steve。他看了好久,才慢慢开口:“……你是在给我创造反悔的退路?”

 

Steve紧张地笑了一下:“大概是吧。”

 

Tony的喉结动了动,沉默了几秒之后,他说:“我知道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他顺从地跟着Steve走过去,两个人坐在了窗台上。夕阳已经几乎消失不见了,窗外华灯初上,明亮的灯光在他们脚下闪烁,好像太阳又要升起来了。

 

Steve捧住了Tony的脸,慢慢靠过去,最后一次确认说:“……你想好了吗?你现在是可以推开我的。”

 

Tony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如果你闭嘴的话,我的紧张会少很多。”

 

Steve觉得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他期待并且恐惧着,他们将要建立精神链接,Tony能够窥探到他内心的每一个角落,包括现在和过去——

 

“……Tony,”Steve用近乎窒息的声音说,“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同情我,好吗?”

 

Tony抓住了Steve的衣服,还没等说话,Steve的身体往前一倾,两个人的额头触碰到了一起。他闭上眼睛,感觉自己好像猛地被拉扯进了一个漩涡,有一股力量带着Steve下坠,上升,然后原地打转。

 

突然,他看见了还未成年的黄金崽。它很小,大约只有现在的四分之一那么大,眼睛还是圆圆的,嘴巴鼓鼓的,生气地下垂。接着Steve看见了好像还不到十岁岁的Tony,他跟在一个男人的身后,带着怯怯的童音问道:“Daddy,为什么要把我送到寄宿学校?”

 

接着这个画面不见了。Steve转过脸去,看见十二三岁的Tony抱着黄金崽,一边笑,一边哭泣。“我可不能哭,不需要,我才不想哭。”

 

黄金崽比刚才长大了一点,抱着他,用厚重的毛给Tony吸去泪水。

 

这个画面也消失掉了。接着Steve来到了一个好像实验室的房间,他看见Tony正在和Howard吵架。

 

“你只关心美国队长!!”Tony声嘶力竭地对Howard吼着,黄金崽站在高处,对着Howard露出了尖牙,“你有没有关心过我一点?你为什么把我生出来??我恨你,我恨你!!”

 

Steve后退了一步,却撞到了什么东西,他回过头去,看见年轻的Tony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张照片,说:“妈妈,我很想你。爸爸不和我说话,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存在。”

 

Steve想找黄金崽,四处看的时候,又看见十七八岁的Tony抱着黄金崽躺在床上,正在打电话。“不Howard,我不会找哨兵结合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他顿了顿,冷笑起来:“你关心我?不用了,谢谢。我的过去就是令人作呕的烂摊子,我不愿意把它展示给别人看,再见。”

 

他挂掉了电话,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Steve转着头,看见Tony和黄金崽在这走马灯一样的画面中慢慢长大,成熟。他看见Tony在Howard的葬礼上哭泣,看见他酗酒,喝到烂醉如泥。他看见Tony被绑架,造出了第一部MK,还有他们第一次相遇,Loki在不远处拿着他的权杖高傲地仰着下巴。

 

接着Steve看见Tony抱着黄金崽,对它说:“你为什么这么喜欢Steve?那头大象那么蠢,有什么可喜欢的?”

 

接着他又说:“……我不应该喜欢Steve。我不想被他看见那样的过去,我不想他对Howard有不好的印象。虽然我恨他,可是在Steve心里,那是我永远都不可能了解的,最好的Howard。Steve不应该和我结合。”

 

Steve在抽身之前,看见Tony在哭泣。

 

接着一切都消失了。Steve慢慢睁开眼睛,稍稍退后,看见Tony依然紧闭着眼睛。

 

Steve飞快地眨着眼睛,想把眼泪吞回去。他的大拇指忍不住摩挲着Tony的脸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Tony。Steve在心中重复着Tony的名字,他知道那人现在可以听见自己心中所想。Tony

 

Tony慢慢睁开眼睛,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眼泪差点滑了下来。钢铁侠迅速抬起手,用力擦了擦眼睛。Steve看着他,又在心中说道:“Tony。”

 

“……不要叫我了。”Tony靠在他身上,小声说,“我听见了。”

 

Steve伸出手,试探着搂住了他。刚刚精神结合的两个人已经消除掉了最后的隔阂,Tony不再对Steve抱有防备之心,他们俩把最柔软的一面露了出来,掀开那层层叠叠的伤疤,还有各种强硬的驱壳,毫无保留,毫无退路。

 

黄金崽趴在鼻鼻脑袋上,乖顺得不像它。Steve搂着Tony,低声说:“……谢谢你。”

 

Tony没说话,却抓住了Steve衣服的一角。他们俩在窗边长久地拥抱在一起,一起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

 

尽管夕阳已经落下,但它总会升起来的。

 

黄金崽打了个哈欠,鼻鼻用鼻子把它卷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托在鼻子上,带着它去别的地方睡觉了。

 

 

 

 

 

END


写完啦,他们俩给彼此舔舐伤口永远都是最戳我的啊。。。



黄金崽参考这个小家伙:


鼻鼻参考这个大家伙:(其实这是非洲象,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嘎嘎嘎






评论(25)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