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盾铁】Tony的猴猴不见了(一发完

  • 哨兵向导设定,第一次写,有私设

  • 从没写过这个设定,突发奇想,精神体也是有私心的,看见这样奇怪的精神体别打我哈哈哈哈

  • 一口气写完没修改,请凑合看嘻嘻嘻





Tony的金丝猴离家出走了。

 

“我不知道它去哪了。”Tony非常烦躁地说道,“可能过两天就回来了。”

 

“它有多久没回来了?”Steve微微扬着下巴,左腿搭在右腿上,换了个姿势坐着——十成十的高傲做派。Tony瞧不上Steve,更瞧不上他的那头亚洲象,反正Tony厌恶哨兵,尽管Steve其实对自己还算不错。Steve的精神体是一头重达五吨、长着一对长达6.5英尺的象牙的亚洲象。Steve叫它‘Hey’,有的时候叫‘宝贝’,或者‘鼻鼻’。Tony很确定这头大象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称得上是“可爱”,但是Steve就是愿意用那种腻歪死人的声音叫它。

 

鼻鼻对Tony和他的金丝猴挺有好感的,尽管它实在太大了,所以总是被关在门外。Tony没好气儿地瞥了Steve一眼,不出意外,他的余光看见那头蠢象正站在他们休息室的外面,温顺地甩着鼻子,试探着想把门推开。

 

“在外面呆着!”Tony尖叫了一声,鼻鼻马上收回它的长鼻子,把大脑袋转到一边去,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干。

 

“管管你的精神体!!”Tony气愤地对Steve说,“你能不能管管它??”

 

“Steve的精神体可没做什么坏事儿。”Bruce在旁边挺公道地说,“它只是想进来。”

 

“门儿都没有。”Tony气呼呼地说,“前两天我的猴子和它玩了一下午,转头就离家出走了——都是你的大象干的好事,你应该管管它!!”

 

他再次把矛头对准了Steve,语气严厉得不像个向导。开玩笑吧,Tony Stark怎么可能是向导呢?他的精神体和Steve的比起来太小了,而且Tony没有任何兴趣和哨兵建立什么绑定。他要做的就是自己一个人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抱着他那只蠢了吧唧的,漂漂亮亮的金丝猴,离所有的哨兵都远远的。

 

……而且说真的,虽然哨兵和向导的数量非常少,但是Tony很确定其他哨兵的精神体都很漂亮。他们都是美洲豹啊,非洲狮啊,东北虎啊,他还见过有个哨兵的精神体是白头海雕。为什么偏偏美国队长的精神体是大象呢?看起来皱皱巴巴的,一点都不帅气的大象。

 

Steve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象,和和气气地对Tony说:“你怎么好意思让我管鼻鼻呢?你连你的猴子都管不好,看,它都离家出走了。”

 

Tony忍不住冷笑一声:“因为它也知道我们俩并不合适。”

 

其他人咳嗽起来,接着三三两两地走出了休息室,给他们俩腾出地方打架。这是场绵延了几个月的战役——参战者只有Tony Stark一个人,用他所有的力气和精神,坚持不懈地向Steve宣战。Tony知道,他不是个合格的向导,但他不在乎。

 

Steve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扮演的角色耐人寻味。他是个需要配对的哨兵,因为缺少向导的指引,Steve有几次无法控制自己的精神力,而在战后被关进了哨所。他在那里听了几天的白噪音,让精神体稳定下来之后,再重新归队。黄金崽——就是Tony的精神体,因为几天看不见鼻鼻而无精打采。Tony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和Steve的匹配度大约为97%,而超过90%的匹配度,就已经算是完美了。

 

Tony的精神体是一只金丝猴,有着傻乎乎的朝天鼻和鼓鼓囊囊的嘴巴。它不漂亮,但是Tony觉得它漂亮得不得了。他的精神体充满好奇心、好动、敏感而又害羞,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把Tony的工作室翻乱,然后爬到高处,装作什么都没发生。Tony叫它黄金崽,因为它的毛发是金色的,有点像Steve的头发。

 

所以,在黄金崽离家出走了几天之后,他们俩在这个和平的午后再次开战了。Tony敲着桌子,用力说道:“你去告诉神盾那帮蠢货,我不会和任何一个哨兵绑定的。”

 

Steve点点头:“我想他们早就知道你的意思了。”

 

这就是Steve奇怪的地方。Tony拒绝结合,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结合,他都说不行。在拖了几个月之后,神盾已经转而开始劝Steve另找向导结合了,但是Steve好像比Tony还倔,他偏不要换人,天天就跟在Tony身边,却也不提结合的事,只让鼻鼻那巨大无比的身躯在Tony面前晃来晃去,刷足了存在感。

 

所以现在Tony也不清楚Steve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好对他怒目而视。Steve是个强大的哨兵,Tony是个强大的向导——他们俩的精神力都不容小觑,所以虽然Tony一直表现得比较混蛋和脾气差,但其实他的自控力称得上是完美。他们俩的吵架从来不会真的上升到肢体冲突,因为Tony试过了几次,他的精神力完全可以压住Steve,那家伙是个哨兵,遇见他这个向导,就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其实Tony一直在隐藏自己的能力的。他一直致力于向外界证明自己不是个合格的向导,所以他酗酒,流连于各种派对,带不同的人回家,然后上了他们。他成功了——在Tony人生的前几十年中,没有任何一个哨兵来找他麻烦,Tony和黄金崽过得自由自在,所有的哨兵都对他敬而远之,他们自己在某些时候就已经很难自控了,一个更难自控的向导,实在不是个好的结合对象。Tony就这样逍遥自在了小半辈子,一直到该死的Steve出现。

 

哨兵Steve带着他那头五吨重的大象鼻鼻,从冰块里走出来。在他们刚刚见面的一分钟之后,黄金崽就尖叫一声,猛地扑向了那头大象,而鼻鼻伸出它的大鼻子,轻巧地接过了黄金崽,把它放在了自己的大脑袋上。

 

Tony觉得大事不妙,原本对见到美国队长的那份激动瞬间少了一半。而Steve笑得意义不明,只转头对Tony说:“哦,你是个向导?”

 

Tony谨慎地对他说:“你好呀,队长。”

 

战事紧张,Steve收敛了表情,说:“Mr.Stark。”

 

然后他们就各司其职,把那种莫名其妙的别扭扔在了脑后。

 

但是该来的总要来,比如搬到大厦里的其他复仇者,比如Steve的那头大象,比如神盾局的向哨匹配度报告。Tony还记得他当时拿着那份写着97%的纸,手脚发抖:“我他妈才不信这个,这是伪科学。”

 

Steve比他镇定多了:“他们没权利强迫你和我结合的。”

 

多么神奇的Steve Rogers,他甚至帮着Tony拒绝神盾的结合要求。Tony原本是松了一口气的,但是他很快就发现,Steve并没有真的想要拒绝他们俩的结合。

 

“或许我们可以先试试精神结合……”Steve这样说。

 

说这话的时候,他正被关在哨所里,听着白噪音稳定精神体。Tony坐在外面,隔着玻璃看Steve苍白的脸色,还有他身后的鼻鼻。

 

就好像在探监。Tony想。

 

那个时候,Tony才第一次意识到,缺少向导指引的哨兵是多么脆弱。Steve不能控制自己,他被战场上的声音和画面刺激到发狂,怒火吞噬了敌人,也差点吞噬了他自己。Tony会心软——他当然会心软,但是Tony从不会表现出来。黄金崽看见玻璃那头的鼻鼻,发出了凄惨的叫声,拍着玻璃想让大象注意自己。Tony的心又硬了起来,他抓过黄金崽,对Steve说:“你不是说不会逼我吗?”

 

Steve笑了,他的嘴唇干裂,笑的时候渗出了一点血。他摇摇头,对Tony说:“精神结合早就被废弃了,因为太不稳定,我只是想问问你的意思。”

 

黄金崽从Tony的怀里探出头去,又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

 

那次探望,他们的谈话就到此为止,Tony没有回答Steve。他抱着黄金崽走了,把哨兵扔在了哨所里,头都没回。

 

黄金崽趴在Tony肩膀上,不舍地看着Steve和他的大象,一直到它看不到了为止。

 

接下来的几个月,Tony都在警惕Steve再次提出这个要求。Tony对结合有着深深的不信任感,他无法容忍有人可以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和自己共享脑中的一切。所以他尽可能表现得很混蛋,试图让Steve确定,和自己结合是个糟糕的主意,他应该另找高明,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自己这个‘不合格’的向导身上。

 

Steve就真的没有再提这件事,甚至连精神结合都没有说过。但是精神体是无法骗人的,黄金崽和鼻鼻的关系越来越好,简直好到了形影不离。Tony对着Steve表现得非常不屑,可是金丝猴却和大象成为了好朋友。

 

现在黄金崽离家出走了,Tony又对着Steve愤怒起来。他在休息室里转来转去,问出了那个问过一万遍的问题:“你到底怎么想的?”

 

Steve还是坐在沙发上,带着哨兵那抹不掉的一丝高傲回答说:“这取决于你是怎么想的。”

 

“……”Tony咬着后牙槽,忍住想把Steve暴打一顿的冲动。他咽了口口水,对Steve说:“你这个态度看起来并不在乎我是怎么想的。”

 

“我要是不在乎,就不会等这么久了。”Steve安安静静地回答。

 

Tony有的时候真的怀疑,他们俩谁是哨兵,谁是向导。Steve在冰冻之前,在战场上和一位向导精神结合了。但是他坠海之后,精神链接强行断开,于是他又变回了孤零零的一个人。这七十年间,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在变化,向哨之间的结合已经有了具体的匹配数据作参考,精神结合在四十年前就被废弃,他遇见了Tony,他们俩绕不开有关结合这个问题,长达一年之久——

 

Steve叹了口气,忽然把翘起的腿放下,有些疲惫地对Tony说:“……如果对你来说,结合确实太难以接受的话,我想我也不应该太勉强你了。”

 

Tony愣了一下。他们俩这将近一年中,几乎每天都要扪心自问关于结合的问题,而就在这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午后,Steve突然做出了让步。Tony咬住了舌头,在原地站了半天,最后挤出一句:“……什么意思?”

 

Steve摇了摇头:“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你再次自由了。”

 

Tony预想中的狂喜并没有到来。他抠着桌子的一角,干巴巴地说:“——哦。谢谢。”

 

应该如释重负呀?可是为什么没有呢?Tony看见门外的鼻鼻正趴着门缝往里看,它的长牙太碍事了,所以总是挂在门把手上。Steve站起身,朝门外走去,Tony鬼使神差地叫住他:“呃,Steve!”

 

Steve转过头来。

 

Tony挤出一个笑容:“哦,咳,所以你会打报告?让他们给你另配一个向导?”

 

Steve犹豫了一下,嗯了一声。“对。这不是我们可以选择的,我是个士兵,我要去做必须要做的事。”

 

Tony觉得又有怒火冲上了心头。他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哦,对啊,你是美国队长嘛,总是以国家和人民为己任啊。所以,和我结合也是因为这是必须要做的事,对不对?反正只是必须要做的事,和谁都无所谓吧。”

 

Steve没说话,只看着Tony。他们俩僵持了一会儿,突然,不知道哪里传来了黄金崽的叫声。

 

Tony忽然心里就踏实了。他的精神体离开自己太久,这让Tony几天都心神不宁。他深吸了一口气,只见黄金崽手中拿着几朵摘来的花,从半空中蹿出,直奔到门口,爬上了鼻鼻的鼻子。

 

金丝猴和大象立即亲昵地依偎在一起,黄金崽把那几朵花放在鼻鼻的额头上,然后抱着它的大鼻子,发出满足的叫声。

 

Steve看着他们俩的精神体,好久之后,才转过头来,对Tony说:“……不是谁都行,我会选鼻鼻喜欢的向导的。”

 

Tony垂下了眼睛。他不是傻子,黄金崽离开几天,他心里的烦躁几乎无法抑制,这是因为鼻鼻也不开心。而当黄金崽和那头大象呆在一起的时候,Tony的心中立即升起了无端的开心。

 

精神体就是主人的另一种形式,它们的喜怒哀乐,代表着主人的喜怒哀乐。

 

他不是什么矫情的人,这结果显而易见,不需要再去深究。Tony吸了吸鼻子,扭过头去,没有看Steve:“……你之前的提议,可能我们可以试一试。”

 

Steve问他:“哪个?”

 

Tony随手抓起一把叉子,又扔回桌子上。“就,精神结合试试看。”

 

他抬起眼睛,看见Steve正在慢慢地笑起来。Tony这才发觉,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看见Steve这样对他笑过了。

 

黄金崽推开了房门,拉着鼻鼻的长鼻子,把它拉进休息室。鼻鼻有点迟疑,因为Tony从来不准它走进这扇门。

 

这次Tony没有反对。他低着头,表示了默许。Steve还站在原地,但是鼻鼻却慢吞吞走过来,抬起鼻子,试探着碰了碰Tony的手。

 

Tony摸了摸大象敏感的鼻尖,小声说:“你好啊,大个子。”

 

黄金崽抓着鼻鼻的大耳朵,发出了幸福的呢喃。

 

 

 

 

 

END


我特别喜欢大象!!也特别喜欢金丝猴!!虽然正常来说,感觉好多人写向哨,都会给他俩的精神体写成狮子啊老虎啊这样威风凛凛的动物吧哈哈哈哈

但是感觉大象那么温和,战斗力也很强,和大盾很像呀。金丝猴真的可爱死了,我特别喜欢猴子,我觉得金丝猴是美猴王!又聪明又敏感,而且好漂亮,和Tony一模一样!!(不

评论(30)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