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盾铁】关于Beta的研究报告(ABO一发完

  • 送给Anna @anna喜欢抹茶味 的,希望这篇文可以让你开心一点😁

  • 第二次写ABO,没经验,不会写……想要表达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来,不知道Anna能不能get到😂。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 没有开车,我是个写ABO不开车的流氓(超自豪的x

  • 大盾是B,Tony是O,其实对ABO的设定并不是非常极其熟悉,所以凭感觉乱写。




1




Tony发现Steve最近一直在躲着自己。


训练不和自己一组,吃饭不坐在自己身边,碰见自己了就抿抿嘴,外加一个礼貌的笑容,就会错身离开。这些倒是没什么,反正他们这些人,也不是非得每时每刻都腻在一起。只是好多次,当Tony看向Steve的时候,就发现他会端端正正地目视前方,好像什么都没看。


Tony心里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Steve身边,抬起腿懒洋洋地歪在椅子上。他身边的人清清爽爽的,什么味道都没有。美国队长是个Beta,干净,冷静,不会被任何Alpha或者Omega影响。他就像一台机器,有时候淡定得近乎冷漠,Tony喜欢机器,他对一切理智的东西都抱有亲近心。


“你在看什么呢。”Tony随着Steve的目光看向前方,把自己语气里的好奇压到最低,“这几天我一直看你盯着前面,可是前面都是墙啊?”


Steve瞬间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手。“没看什么。”他回答说。


还是那样平淡的语气,丝毫没有被Tony的信息素影响。神盾局里有差不多四分之一的Omega,Tony是其中之一,他对自己的性别没有任何不适,不到发情期的时候,Tony也不会用遮盖剂,就随便让信息素乱飘。他们队里,Thor和Natasha是Alpha,其余人都是Beta,连Steve都是。


但Steve看起来很像Alpha,这大概得归功于血清。


Tony的腿换了个姿势,扭到另一边去,又转头看Steve:“哎,下午和我训练不?”


Steve微微看向他:“你想和我练?”


Tony耸了耸肩,不太在意地说:“只是问问,我们俩好像很久都没有一组训练了。”


Steve抿了抿嘴巴,最后说:“……行。”


然后他就站起来,直接走了。Tony目送他离开,不太确定这个‘行’,是什么意思。


Tony觉得自己突然一点都不聪明了。




2



“我觉得最近Steve有点怪。”Tony把螺丝拧在主轴上,吭吭哧哧地对Bruce说。


Bruce没在听,而是带着眼镜记录温变的数据。Tony盯着他撅起来的屁股,自言自语地又说:“他现在都不和我吵架了,有点奇怪。我不是说我非得和他吵架,但是他最近有点躲着我。”


Bruce还是没听,眼睛快把分析仪盯出一个洞了。Tony啧了一声,又低头继续忙活自己的。“是你们Beta都这样吗?还是只有Steve这样?我不知道,在认识你们之前,我很少和Beta深交,Alpha和Omega是这个世界的稀有品,我喜欢稀有品。”


他想了想,又补充说:“——但是我也喜欢机器。你们Beta有时候像机器,比如面对发情的Omega的时候。”


Bruce终于直起了腰,在板子上记录下最后一个数据,然后他转过身来,对Tony扬起一个笑容:“我终于拿到数据了,让我分析一下。”


Tony做了个鬼脸:“哦,好的,好的,没长耳朵的大屁股。”


Bruce扬起眉:“I'm sorry?”


“原谅你了。”Tony咯咯笑着说。


Bruce摘下了眼镜,带着一丝谴责看着Tony。Bruce总是这样,他觉得实验室是个非常神圣的地方,任何人在这里都不应该开玩笑,这是亵渎。


看,程序化的Beta。


Tony举起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好吧,没什么,你去分析数据吧,这个实验室我独占了。”


Bruce瞅了他一眼,拿着资料就要出门。他走了几步,又绕回来,问Tony:“你是不是刚刚和我说什么了?”


Tony无辜地看着他:“啊?没有啊。”


Bruce一脸不相信,但是Tony无辜得恰到好处,所以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追问。


“……你看着办。”Bruce说。然后他就走了。


Tony拖着长音说:“遵——命——”




3




在这个队伍里,Alpha和Omega没有任何不同,对于Tony来说,不同的是Beta。


他有的时候觉得beta很迷人,并且会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一跳。他有过很长一段‘令人难以启齿的’过去(当然,Tony自己并不这么认为),交往的对象不是Alpha就是Omega。Tony曾经不太在乎Beta,他感觉自己可能已经涉及到了Beta的性别歧视,为此Pepper警告过Tony,不准胡说八道。


“不准胡说八道。”Pepper总是这样严肃地对他说,“你只是懒得了解Beta,而不是歧视他们。”


顺带一提,Pepper是个Omega,气场犹如十个Alpha似的强大。


就好像Steve啊。他是个Beta,但是却像Alpha一样,令人着迷。Tony喜欢独一无二的东西,就像他自己。Tony觉得自己是个Omega是件很骄傲的事,他就应该是Alpha或者Omega,而不是最普通的Beta。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那个例外,但其实例外只是少部分。Tony是个被神眷顾的人,他认为自己与众不同,于是,他便与众不同。


Tony有着与众不同的童年,与众不同的才能,与众不同的性格,与众不同的人生。然后,他把所有的这些都化作自己骄傲的资本——他确实资本雄厚。Tony做超级英雄,开始和更多的Beta接触。


然后Tony突然发现,原来世界上最多最普通的beta,好像也没有那么普通。


Tony看惯了Omega,看惯了Alpha,却发现自己看不太懂Beta。就好像Steve Rogers,他像水,普普通通,如果滴入大海,就毫无踪迹。可是Tony却能在那万丈浪涛中认出Steve,他是千千万万水滴中的一员,但这千千万万的水滴却都不尽相同。


而Tony,可以认出Steve。


Tony已经习惯了被众星捧月,可是他们这个团队里却不会。Natasha和Thor虽然是Alpha,但是两个人对如何控制自己得心应手,他们面对Tony的时候,和面对其他人没什么不同,Thor甚至可以搂着Tony开玩笑,而信息素依然波澜不惊。剩下的人都是Beta,Steve看Tony的眼神,不比他在饿了两天之后,看见一盆意面更加激动。


换句话说,其实看见意面会让Steve激动得满脸通红。


讨厌的Beta。




4




Tony看不懂Beta,所以他决定和Beta谈谈。


Bruce不是个适合谈心的人——其实他们这个队伍里,除了Steve,没人适合谈心。但是Tony不想找Steve谈,原因他不想说。所以Tony去找了Clint,开门见山:


“你们Beta都是什么样的人啊?”


Clint正在做卷腹,听见Tony在自己头顶这么问,不禁抬起头来:“啊?”


“我不了解你们,和我说说Beta吧。”Tony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抱着膝盖,把自己团成一个球。Clint被他的问题问得莫名其妙,就问:“什么意思啊?”


Beta。”Tony强调说,“我不了解你们。你们太冷静了,和Alpha还有Omega都不一样。”


Clint挤了挤鼻子,撑起胳膊瞪着Tony:“……我们当然不一样。难道每个Omega都一样?”


Tony歪着脑袋想了想,有点不确定了:“唔……好像不是。”然后他补充说:“可我是独一无二的。”


Clint笑了,又摔了回去,躺在地上咧嘴笑。“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Tony有点惊讶。他看了Clint半天,最后下结论说:“可你们Beta数量最多。”


言下之意就是Beta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Clint没有停下来听他说,而是继续做卷腹了。他蜷起腿,一连做了两个,对Tony答非所问:“你们Omega数量少,难道每个人都一模一样吗?”


“可能吧。”Tony耸了耸肩,“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每个人都和所有人不一样。”Clint的胳膊虚虚地搭在脑后,一边做一边说,“你不是唯一的Omega,你只是唯一的Tony Stark。我不是唯一的Beta,但我是唯一的Clint Barton。”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和Tony说,他不禁愣住了。随即,一种被轻视的怒意和慌乱蔓延了上来,让他的语气不由得变冲起来:“Omega就是少数的那一部分。”


“确实是啊。”Clint没有否认,“但作为一个个体,我,Clint Barton,全世界只有一个,我也是很稀少的。懂吗?”


Tony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反击。他坐在一边,张了半天嘴,最后爬起来,气呼呼地走了。


自我意识超强的Beta。嘁。




5




Natasha发现最近Tony一直盯着Steve看,于是问他:“你干什么一直看队长?”


Tony把目光收回来,嘟囔着说:“因为他不看我。”


Natasha觉得好笑:“这是什么理由啊。”


Tony的手指在桌子上画着圈圈,有些沮丧:“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Beta很奇怪。”


“怎么奇怪了?”Natasha嘴角带着笑意,她对待自己人总是犹如春风一般和煦,Tony喜欢Natasha,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个Alpha。


两个人面对面坐了一会儿,Tony忍不住说:“哎,Nat,你觉得Beta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啊?”


Natasha左手端着下巴,有点含糊地说:“这可难说啊。你是想问Beta呢,还是想问某个Beta呢?”


她眼睛朝Steve那边溜了一圈,队长正在看他俩,一见Natasha看过来,马上扭过头去,目视前方。


她又咧开嘴笑了,Tony特别喜欢看她笑。


他喜欢一切美丽的东西。


Tony叹了口气,小声说:“我也不知道。但是Steve真奇怪啊,Bruce也奇怪,Clint也奇怪,可是他们明明都是Beta,奇怪的地方好像又不太一样。”


Natasha的笑容几乎带上了一点慈祥:“嗯?看样子你对Beta有那么一点刻板印象啊。”


“大概吧。”Tony忍不住回头看Steve,那人似乎在自己转过去之前动了一下,现在正在目视前方。


前面只有墙,电视在Steve的左边。


他忍不住翻白眼了,回过头来看着Natasha,承认说:“……我之前一直以为Steve是个Alpha。”


Natasha搅着咖啡:“为什么啊。”


“因为他看起来不一样啊。”Tony睁大了眼睛,“美国队长哎,怎么可以是个Beta呢?”


Natasha歪了歪脑袋:“Beta不可以吗?”


Tony舔了舔嘴唇,小声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总觉得,他是特别的,所以他应该是个Alpha或者Omega。”


Natasha笑着说:“我很确定队里的Beta不会高兴听见你这么说的。”


“我不知道。”Tony有一点茫然,“我一直觉得Alpha和Omega才是特别的,但是好像我认识的Beta,也都很不一样。”


“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啊。”Natasha的余光瞥见Steve正在犹犹豫豫地看过来,应该是在看Tony,“这和我们是Alpha、Omega或者Beta都没有关系。”


Tony皱着眉,迟疑地说:“……你说话和Clint很像。”


“因为我们说的是对的。”Natasha对他眨眨眼睛,“Steve的特别,不在于他是个Beta,而是因为他是Steve Rogers。就是这样。”


她站起身来,走过来拍了拍Tony的肩膀,便去沙发那边了。




6




Tony终于抓到Steve在看自己的那个瞬间。他在看向队长的时候,那家伙动作慢了半拍,Tony眼睁睁看见他猛地扭过头去,抬头看着前面的书柜。


“你在看我。”Tony靠了过去,因为发现Steve在看自己而有点开心。“别装了,我看见了。”


Steve不得已又看了看他,语气有点拘谨:“……不行吗?”


“行啊。”Tony挺高兴地说。这太不酷了,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想笑。


然后他又说:“我觉得你们Beta真有意思。”


Steve和和气气地说:“是啊,Beta都很有意思的。”


Tony睁大眼睛看他:“你怎么不问我你们什么地方有意思呢?”


Steve的耳朵有点红,不过他最后还是问了:“我们什么地方有意思?”


一切。”Tony有点骄傲地说,那神态,就仿佛在向全世界炫耀自己。


Steve原本看起来并不太想搭理Tony的(他偷看被发现实在有点没脸),但是听见Tony这么说,突然有了好奇心:“……嗯?你之前不是一直都觉得Beta很普通吗?”


“我现在也是这么觉得的啊。”Tony很诚实地说。


“……”Steve闭嘴不想说话了。


“但是我还觉得,其实Alpha和Omega,也是很普通的。”Tony蹲在椅子上,一点都不像个超级富豪。他在家里的时候,经常放松过头,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也没人管他。“我之前可不是这么想的,我觉得Alpha和Omega都可了不起了。”


Steve看看Tony,忍不住问:“那怎么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因为我发现,Beta也很有意思。”Tony抱着膝盖看他,带着美滋滋的笑容,仿佛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我以前一直以为,我是全世界最独一无二的人,然后我突然发现,你好像也很独一无二,Thor也是,Natasha也是。”


Steve笑着看他,带着和Natasha一模一样慈祥的笑容。Tony摇摇头,说:“我觉得你很特别,最一开始知道你是Beta的时候,还失望了一下。”


Steve的眼睛突然黯淡了一点。“……因为我不是Alpha?”


Tony有点惊讶了:“你这种语气是什么意思?我以为你不会介意自己是个Beta的。”


“我之前确实不介意。”Steve的语气有点低沉,“但是——嗯,一般来说,Omega是不会在乎Beta的。这样想起来,就觉得有点……”


他没说出来有点什么。Tony看着Steve发红的耳朵,突然有点想捏一捏。


Tony笑了,他对Steve说:“对我来说,你不是Alpha,就已经很特别了。”


Steve大概没想到Tony会这样说,只能茫然失措地抬头看着他,嚅嗫了一下:“……可我是Beta。”


“一个很奇怪的Beta。”Tony咯咯笑起来,带着他们俩刚认识时,那种揶揄的语气。但是奇妙的是,Steve并没有感到被冒犯。


相反,他很开心。


“研究Beta让我学到了很多。”Tony又贴着Steve的耳朵悄悄说,“我觉得我挺喜欢Beta的。”


Steve的心怦怦跳。他舔了舔嘴唇,声音有点哑:“……说说看?”


Tony看着他,眨了眨眼睛。“现在还不能说,因为我还没有彻底研究明白。”


Steve有点冲动地问他:“那我呢?研究明白了吗?”


Tony打量了他一下,换了个说法:“——好像明白了。”


Steve期待地看着他。


Tony餍足地笑着。“我明白一个道理。你最特别的地方,不是因为你是美国队长,也不是因为你是Beta,而是你存在。”


Tony终于靠在了Steve身上,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心地压在了那人的左肩上。


“其实我也纠结了一阵子你不是Alpha这个问题呢。但是我已经想开了。”


Steve感到自己右边传来的热度。他的喉结动了动,问Tony:“想开什么了?”


Tony转过脸去,看着Steve:


“你存在,对我来说就是最特别的啊。”





END


写完了!对不起啊我自己想说的东西好多啊但是我好像并没有写出来嘤嘤嘤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最平常不过的个体,会有自己的迷茫和不知所措,但是每个人又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Anna,只有一个阿浓,只有一个盾,一个铁,每个人都是珍稀动物,请好好爱自己,好好爱值得爱的人hhh

希望Anna能开心起来,无论我们是A,还是B,还是O,总会遇见那个,因为你存在就心生欢喜的人。亲亲你~

标签:盾铁
评论(16)
热度(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