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贱虫】穿裤子的人鱼(中

  • 果然是两发没完结!那可能三发完结!!(理直气壮

  • 还是送给零崽小可爱hhhh @AOzero 





4

 

 

 

 

Peter在轻轻摇摆的海浪中醒来。

 

他慢慢睁开眼睛,看见眼前有个模糊的浅褐色的物体。Peter稍微动了动手指,感觉到皮肤紧绷的状态。他再次闭上眼睛,身体依然在摇摆,仿佛自己在空中飘浮着。接着Peter想起来了——他随着船被海浪卷进了海中,他在大海里挣扎,无法呼吸,整个人都被疯狂地上下翻转……

 

Peter猛地睁开眼睛,发出几声咳嗽,便开始大口呼吸,用尽全力把空气吸进肺里,就好像他从没这样做过似的。

 

这次Peter看清了,那浅褐色的东西是船帮。他的胳膊和脸上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盐,手和膝盖都疼得要命。Peter慢慢爬了起来,看见天已经亮了,海面重新归于宁静,显得温柔而平和。

 

他不顾身上的伤口,开始左右看。他不知道被风浪刮到了哪里,目光所及全部都是大海,看不到陆地。Peter的心再次怦怦跳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又会回到这条船中,可是眼下应该担心的不是这个——这里是Steve说的远海,如果没有方向,那么Peter就需要永远留在这儿了。

 

他再次想要哭,但是很快就忍住了。Peter抹了一把脸,因为盐的缘故,脸上火辣辣的。他不能哭,现在没有淡水,他要尽可能的不要让自己脱水。可是这是茫茫大海,哪有水呢?Peter的嘴唇已经干裂起皮,他想咽口水,但是嘴巴里却一点唾液都没有。

 

他掐住自己的腿,不让自己害怕。Steve曾经教过他如何辨别方向,他是怎么说的来着?要看太阳……太阳。Peter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悬在半空的太阳,记起Steve教给他的那句话:时数折半对太阳,12指的是北方。当时Steve说了,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Peter感觉自己被巨大的绝望吞没了。他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也想不起来Steve教给自己如何利用影子判断时间的方法了。他只记得零星几句话,好像是每向东15°加1小时,每向西15°减1小时。Peter后悔他没有好好记住那些话,他总以为这些还不重要,他总以为自己不会单独面对这些。

 

Peter在摇摇晃晃的船上站了起来,他的膝盖在流血,腰间的伤口也开始一跳一跳的疼。Peter感觉自己无法控制眼泪泛出来,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就算他拼命咬住下唇,却再也忍不住了。

 

Peter站在船上,开始无声的流泪。他想起生死未卜的Steve,和几乎已经被判定了死亡的自己。他才十五岁,还不想死,他还没见过鲸鱼和巨乌贼,Mr. Stark给他的钱,他还没来得及告诉Steve,也没有给梅婶买新年礼物。Peter抬起手,抹着簌簌落下的眼泪,但是又有更多的流出来,他就干脆坐下来,任凭自己哭泣。

 

反正都要死了,哭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吧。

 

“……你在做什么?”

 

Peter抽抽搭搭哭泣的时候,却突然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他猛地一噎,眼泪直接被吓了回去,只坐在船中间,警惕地看着海面。

 

怎么可能有人的声音?这里是大海,不可能有人在。Peter的嘴唇都哭肿了,他赶紧用手把眼泪擦掉,皱着眉跪坐起来,屏住呼吸听着。

 

过了一会儿,他身后的海面上突然传来了哗啦的一声,又安静下来。Peter马上回身,却看见自己的脚边多了一个木制的碗,里面装着满满的水。他紧张又害怕,想起来Steve和自己说过的,大海中有很多亡魂,它们有的好,有的坏,有的会帮助你,有的却会陷害你。Peter趴在船边往海里看了看,深邃的海水深不见底,只有粼粼波光和细小的浪花。他又缩回脑袋,扭头看着那碗水。

 

Peter又冷又饿,还很渴。他咽了口空气,最后还是没有忍住,端起那碗水,试探着放到嘴边,抿了一口。

 

是淡水

 

Peter顾不上思考这碗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他实在太渴了,喝下一口,就停不下来想要更多。于是他捧着碗把里面的水一饮而尽,连最后一滴都没剩下。

 

他还没放下碗,忽然听见刚才的男声又出现了:“好喝吗?”

 

Peter猛地扔掉了碗,顺着声音看过去,竟然真的是个男人,正在海中看着自己。他只露出了脑袋,碧蓝的眼睛中闪着狡黠的光,一头金发湿漉漉的搭在额前,像天使,也像恶魔。

 

Peter往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了船里。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壮着胆子问道:“……你是谁?”

 

“救你的人。”那个男人说道。他游近了那条船,抬起了胳膊,趴在船帮上,很感兴趣地看着Peter,“你看起来很好吃。”

 

Peter撑起胳膊,连滚带爬猛地往后退了几步,看着这个男人。他胳膊修长,头发的颜色比Steve要深一点点,眼睛犹如暴风雨前的海水,湛蓝中泛着一点点墨色。他的耳朵有些奇怪,长而有蹼,会自由地收缩和张开。这人的上半身没穿衣服,皮肤白得发亮,Peter从没有见过这么这么白的人,这不是普通的白色,就仿佛在水中泡了好久、整个人都散发着病态的苍白。

 

“……你是人鱼。”Peter的声音微微发抖,“你是人鱼。”

 

男人歪了歪脑袋,往后一仰,又回到了海水中。接着他突然在Peter旁边出现,带着湿哒哒的海水重新趴在了船上,很感兴趣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Peter吓得尖叫一声,爬起来跪着跑到另一头,对他大吼:“离我远一点!!”

 

那条人鱼露出了受伤的表情:“哦,你们人类都这么讨厌吗?是我把你救起来的,是我把你放在船里的,你都忘了吗?”

 

这次他撑着船帮,把尾巴甩了出来,撩了Peter一脸的海水。人鱼似乎觉得这很有趣,还咯咯笑了起来:“哦,你傻乎乎的。”

 

Peter尽量缩在船的一角,警惕地看着那条人鱼。他的尾巴又大又长,尽管只有刚刚的惊鸿一瞥,Peter却依然看见了那上面漂亮的红黑色花纹。但是他牢牢记着Steve和自己说过的:人鱼要吃人的。Peter抠着手边的木头,沉默了一下,勇敢地问他:“……你会吃掉我吗?”

 

人鱼没有回答,却再次潜回海中,游到Peter身边,猛地从水中跃出:“你叫什么名字?”

 

Peter又手脚并用爬到另一边,隔着一条船的距离看着他:“……告诉你我的名字,你就要吃掉我吗?”

 

人鱼却低下头,好奇地敲了敲这条船:“你们人类真聪明啊,什么都做得出来。”

 

Peter依然警惕地看着他。

 

人鱼的上身趴在了船上,懒洋洋地看着他:“——好吧,我不喜欢吃人。我吃过,可是不太好吃。我叫Wade Wilson,作为交换,你也得告诉我你的名字。”

 

Peter听到他说自己不吃人,感觉稍微安心了一些。他坐直了身子,顿了顿之后,试探着问道:“……那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Wade再次游到了Peter身边,这次小孩没有躲开。人鱼想了想,说:“我考虑考虑。你叫什么?”

 

Peter犹豫了一下,老老实实地回答说:“……Peter Parker。”

 

Wade立即睁大了眼睛:“哦!!原来你就是那个Peter!!”

 

Peter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什么?”

 

“我游去了北边,给你偷了点水来。”Wade又绕着船游了一圈,语气有些意味深长,“好多人都在找你,他们在叫着‘Peter!Peter!’,好多船和男人,所以我才能溜进岸边的小木屋而不被发现。”

 

Peter的心大大地一跳,马上追着Wade爬过去:“那Steve呢??你知道Steve怎么样了吗?”

 

Wade懒洋洋地甩了一下大尾巴,潜入海中,从另一端冒出头来。“什么Steve?我不知道。”

 

Peter失望地坐了回去,怔怔地看着船底,感觉眼睛又开始发热了。

 

“……哎,你怎么了?”Wade马上游过来,很是奇怪地盯着他看,“为什么你们的眼睛里可以流出水来?”

 

他伸出手,不太温柔地抹掉了Peter的眼泪,放到嘴里尝了尝。“唔……有点像海水。”

 

Peter吸了吸鼻子,擦掉眼泪,跪在船边哀求Wade:“请你带我回家,可以吗?我会报答你的,我发誓我会报答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Wade扬起眉看着他:“真的?”

 

Peter抓住了他的手,诚恳地说:“真的。我发誓,真的。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只想回家,求你。”

 

Wade露出了一个笑容,接着掰开Peter的手,潜入了深海中。他大大的尾巴一甩,很快就不见了。Peter趴在船上,着急地对他大喊:“Mr. Wilson?你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请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人鱼没有上来。

 

Peter绝望地靠在了船边,心仿佛也跟着Wade一起沉下去了。

 

 

 

 

 

5

 

 

 

 

 

“Peter——!!”Steve驾着船,朝远海方向驶去,“Peter——!!”

 

他后面有个男人在帮忙撑桨。Steve拿出了一个木制的哨子,对着大海吹了几声,那声音尖利刺耳,却可以传得很远,哨声犹如箭一般蹿了出去,朝着海平线跑去。

 

那个男人开口了:“Steve?你的伤还没好,还是先回去吧。”

 

Steve摇了摇头,说:“不Bucky,我知道Peter一定还活着。”

 

“为什么?”那个叫Bucky的男人问道,“就因为在巨浪的第二天,你家丢了一个碗?”

 

Steve回头看了Bucky一眼,说:“如果你累了,就先回去吧,我再找一找。”

 

Bucky叹口气:“Mr. Stark给全镇的男人都付了钱,请求我们出来找Peter,所以我现在不但是为了帮你,这也是工作。——听着Steve,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就算你把海豚叫过来,也可能是徒劳的,Peter被巨浪卷走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Steve扭过头去,看见远处还有一艘更大的船。他的左前臂被撞骨折了,而Tony在得知那天晚上有巨浪的时候,立即派人来海边查看,万幸地救起了奄奄一息的Steve,却没有找到Peter。

 

Steve在Tony的府邸中休息了几个小时,在天刚亮时,就不顾劝阻,执意要来寻找Peter。他心如刀割,如果Peter出了什么事,自己该怎么和梅交代?那样可爱的、一笑还会露出小虎牙的Peter,Steve想起他被卷进海里时该会有多害怕,就觉得难以呼吸。

 

如果可以,Steve宁可是自己被卷进海中。

 

Tony帮了不少忙。他在最短的时间内组织出了一支搜救队伍,不分昼夜地寻找着Peter,Steve更是几乎不回家。他害怕看见梅哭泣的样子,也害怕回到自己的小木屋中。

 

Peter的书包还在那里,还有他那天收回的钱和空背篓。Steve不分昼夜地在海中呼喊着Peter的名字,一直喊到声音嘶哑,几乎再也发不出声了为止。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Bucky突然拍拍他,说:“海豚来了。”

 

Steve马上转过脸去,看见有一群海豚叫着朝自己游过来。这两天他用哨子呼唤了不同家族的海豚,请求它们帮忙寻找Peter。Steve看见那群海豚之后,立即再次吹响了哨子,领头的海豚马上游了过来,在靠近船的时候,高高地跃出了水面,Steve摸了摸它的长嘴巴。

 

Bucky不是渔夫,对海里的一切都有些懵懂,他看见Steve对着海豚发出了奇怪的尖叫声,而海豚也回应了。这样来回几次之后,它们便突然一同转身,动作整齐划一,跟着刚刚那只领头的海豚,迅速离开了。

 

“……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儿。”Steve看着它们远去,喃喃地说,“希望她可以找到Peter。”

 

Bucky看着Steve:“……你和她说什么了?”

 

Steve迎着太阳眯缝着眼睛,忽然问Bucky:“Hey……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笃定Peter还活着吗?”

 

Bucky抠着船桨:“不知道?你只告诉我,你丢了一个碗。”

 

Steve轻轻摇着头,看着大海,低声说:“我了解大海,我太了解大海了。巨浪的那天晚上,海流是往南的,也就是说,就算Peter再厉害,他也不可能斗得过这个,所以无论是船,还是人,都应该在南边被找到。我测了洋流的速度,算出了我的船应该出现的地方,可那里却什么都没有。”

 

Bucky小心翼翼地说:“……那可能,嗯,你的船已经沉了?”

 

“那是一艘船,Buck。”Steve看着他,“它在那样的浪中不可能保持完整,只有可能被击成碎片。那些碎掉的木板不会沉下去,只会随着洋流漂动……”

 

他停了一下,又继续说:“但是船不见了,Peter也不见了。而第二天我回家时,发现桌子上的碗少了一个。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Bucky露出了茫然的神情:“呃……意味着什么?”

 

“——人鱼来过了。”Steve看着他说。

 

Bucky挤着鼻子,因为太过茫然,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缩了缩脖子,张了半天嘴,最后吭出几个字:“……OK?”

 

Steve轻声叹了口气,转过脸去,对他说:“中午的时候,你先回去休息吧。下午Mr. Stark会来,我有事和他商量。”

 

Bucky看着他:“你不回去吗?你受伤了,两天都没有休息。”

 

Steve想起了梅跪在海边哭泣的样子,不禁垂下了眼睛,摇了摇头:“……不了,我再找找吧。”

 

 

 

 

6

 

 

 

 

Wade下潜到海中,很久之后终于回来了。

 

Peter躺在船上,呆呆地看着天空。Steve和他说过,出海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有趣,特别是出远海,所有人都需要和孤独寂寞做斗争,他们有可能几天几夜都看不到陆地,眼前的事物除了大海,还是大海。在这样的环境中,时间和空间都变得扭曲起来,他们在船上刻字数着日子,每日与太阳星辰为伴。Peter知道Steve认识很多海豚,他曾经亲眼看见Steve坐着小船喂海豚吃的,他们互相发出一种奇异的尖叫,似乎在交谈。

 

“等你长大了,我就教你如何跟海豚做朋友。”Steve总是这样说,“他们很聪明,有的比我还聪明。”

 

Peter真的很想念Steve,也想念梅婶。他的眼泪又流了出来,这次Peter都没有费心去擦。

 

万幸的是,他身上还穿着那件雨披。现在太冷了,雨披防水,可以帮助Peter保暖。他一边哭一边把自己蜷缩起来,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Peter听见海面上再次出现了哗啦哗啦的声音,他马上坐了起来,果然看见是Wade回来了。

 

这次人鱼拿了一碗水和一盆吃的来。Peter立即感到了难以忍受的饥饿,他顾不上客气,脸上还挂着泪珠,就抓起盆里的肉,直接往嘴里塞。

 

Wade趴在船帮上,兴致盎然地看着他狼吞虎咽:“哦,我打听到啦,有个叫Steve的男人在找你。”

 

Peter吃东西的速度慢了下来,抬起头愣愣地看着Wade。

 

人鱼撇了撇嘴,解释说:“这不难,海豚不是我的对手。他们想把你抢走,没门儿!你是我抓来的,凭什么要让海豚带回去?”

 

Peter拼了命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紧接着抓住Wade的胳膊高声问道:“Steve?你确定是Steve?”

 

人鱼的皮肤看起来很光滑,但是摸上去却有点粗糙,好像覆了一层看不见的砂纸。Peter顾不上这些,再次和Wade确认说:“你确定吗?是Steve Rogers?”

 

“可能吧,海豚们是这样说的。”Wade甩了甩脑袋,不在意地说,“我回北边去看了,那些船还在找你,但是人太多,不知道哪个是Steve。总之,偷这些吃的易如反掌,因为那个房子里根本没人。”

 

Peter看着Wade,心中再次升起了希望:“……Mr. Wilson,你愿意把我送回去吗?”

 

Wade游到了船的另一边,伸手戳了戳Peter的脸:“我考虑考虑。——你要告诉我,你们人类为什么眼睛里会流出大海?我去北岸的时候,看见好多人都在流大海,回来的时候,看见你也躺在这里流大海。这是什么意思?”

 

Peter赶紧擦了擦脸,回答说:“这不是……嗯,不是大海?如果我们难过的话,就会哭,这是眼泪。”

 

“哇哦。”Wade赞叹一般地说,“这可比裤子有趣多了。”

 

Peter眨眨眼睛:“裤子?”

 

人鱼翻身去了海中,Peter怕他又跑了,赶紧趴过去看,只见Wade在下面游了一圈,接着游上来,手中抓着一条长裤。人鱼很是兴奋地说:“看!裤子!多么迷人啊,你们人类的裤子,我有大概二十多条——”

 

他的目光往Peter的腿上溜了一圈,不说话了。Peter一愣,随即毫不犹豫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递给Wade:“给你。请你带我回家,可以吗?”

 

Wade接过了Peter的裤子,如获至宝地拉拉裤腰,拽拽裤腿,又在自己的尾巴上比了比。

 

“哇哦,你的裤子有点短啊。”Wade说。

 

Peter蜷着腿,牙齿打着颤:“等我……等我长大了,裤子——就长,长了。”

 

Wade点点头,再次翻身潜到水底,不见了。Peter把雨披拽了拽,盖住自己的双腿。他的膝盖因为擦伤而红肿不堪,如果再不治疗,可能会溃烂。

 

Peter祈祷这条奇怪的人鱼能够帮助自己回家,如果可以回去,他愿意付出一切。

 

还好这次Wade并没有下去多久。他很快就浮了上来,那两条裤子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接着人鱼对Peter说:“我可以带你回去。”

 

Peter猛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说:“……真的吗?”

 

Wade点了点头,说:“真的。但是如果接受人鱼的帮助,就意味着你会被我诅咒,这是接受帮助的代价,你我都无法卸除。”

 

Peter马上大声回答:“我愿意!!无论是什么样的诅咒都没关系,我愿意!!”

 

Wade歪着头看他:“你不问我诅咒是什么吗?”

 

Peter靠近了Wade,第一次觉得他没有那么可怕了。“没关系……什么都可以。我只想回家,求你,我只想回家。”

 

Wade看着他,慢慢点了点头。“嗯……那么,让我考虑考虑吧。现在你把这些都吃掉,吃完了之后,我们再想回家的事。”

 

“可是,Mr. Wilson——”

 

“吃掉。”Wade坚持说,“如果你不吃,我不就白偷了吗?吃掉。”

 

Peter现在还哪有心思吃东西,但是他不敢得罪人鱼。他拉过那个盆,抓起里面的食物,开始大口大口往嘴里塞,不再说话。

 

Wade看了看天色:“啊,快要晚上了。你在船里乖乖的不要动,今晚可能会有海豚来,如果你听见什么吵闹的声音,也不准抬头,知道吗?”

 

Peter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TBC


薛定谔写文啊,贱贱会给Peter一个什么诅咒呢,让我考虑考虑!(被打死

标签:贱虫
评论(11)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