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盾铁】相聚与分离(一发完

  • 油腻点的梗,她想看二战时候,因为不能同X恋嘛,所以盾铁俩人偷偷恋爱。我就写了个小段子~

  • 架空背景,大盾已经注射血清入伍了,Tony比他小几岁,还是学生,两个人是发小。

  • 不好吃注意,背景架空请勿较真

  • 祝大家新年快乐,2018年有人爱你,你有爱的人,嘎嘎嘎




Steve把饭盒收起来背在背包里,旁边的Sam看见了,问他:“你怎么不吃啊?”


Steve拉上拉链,对他笑笑:“哦……我等一下要出去。”


Sam叉了块奶酪,塞进嘴巴里,鼓鼓囊囊地说:“嗯?唔,又去找你那个弟弟?叫什么来着?”


Steve背好书包,穿上鞋子,含含糊糊地对他说:“哦……告诉你几次了,你都没记住,我不告诉你啦。”


Sam对他瞪眼:“小气!!”


Steve对他做了个鬼脸,就跑了出去。




他跑过了门岗,对着站岗的Tom摆摆手,那个小伙子才17岁,入伍不久,还一脸稚嫩,见Steve跑出去,就问:“Rogers先生!今天下午休息吗?”


Steve对他一笑,脚步不停地说:“对啊!我会在八点之前回来的!”


“路上小心,Rogers先生!”Tom在他身后喊着。而Steve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就飞快地跑走了。


他背着背包,一路上不断有小孩子和他要口香糖或者巧克力——Steve的军装实在太显眼了,战争使很多孩子流浪在外,他们不回家,也不上学,有的时候会用石头朝路过的行人丢过去,把别人惹怒之后,他们就会尖笑着一哄而散。但是如果遇见像是Steve这些大兵,那些小孩的态度就不一样了。军营里口粮充足,他们的盒饭里有各种奶酪和牛肉罐头,还有糖果、糖衣花生以及巧克力和口香糖等等等等,在饭盒下面还可以拿到两根骆驼烟,和三根火柴。大兵们在闲暇时候,会嚼着口香糖或者巧克力在外面闲逛,这些孩子就犹如看见野花的小蜜蜂一样,围着他们祈求糖果。Steve觉得这些孩子很可怜——现在谁不可怜呢?战争毁了这么多人的家,在生存面前,尊严似乎根本不值得一提。


Steve停下了脚步,从准备好的兜里掏出了一大包糖果,递给他们。那些孩子马上疯抢起来,Steve很想主持一下秩序,但是现在不行,他只有几个小时,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所以Steve看了看那群孩子,最后还是转身走了。


他一路快跑,跑过了无数条街,最后终于在一处房子眼前停下。这是一个高大阴森的建筑,奇异的是,房子外面却涂着一层红色的油漆,在这样朴素的大街中,显得怪异又显眼。Steve停下脚步,深呼吸了几口气,扫了一眼旁边的门牌(格雷特学生寄宿),然后走上前,敲了敲门环。


几分钟后,大门开了一道小缝,一个眼珠浑浊的老妇人露出半张脸:“……你是谁?”


Steve微微挺起了胸膛,想要让她注意到自己的军装。“哦,您好,我是Steve Rogers,我想找一下我弟弟。”


那位妇人似乎对军人很不友好,她恶毒地看着Steve,沙哑着声音说:“弟弟?又是个打着兄弟幌子的骗子,哈?就应该把你们这群人都抓进集中营去,都应该抓进去!!”


Steve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你是新来的吧?我没见过你。”


“这里也没有寄宿着姓Rogers的狗屁学生。”老妇人露出一个阴暗的笑容,“如果我举报你们的话,你们会被抓进集中营里吗?我听说在集中营里活不了几天的。”


Steve后退了一步,抿起了嘴巴。他很想和这位老妇争执一番,但是他不能拿Tony冒险,现在的疯子那么多,所以——


这时,Steve听见大门的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是Tony厌恶的声音响了起来:“哦,你他妈又在找谁的事了,琳达小姐?”


那老妇回过头去,破锣般的嗓子嚷嚷着:“Stark!别以为你对我大呼小叫我就会怕你,我现在是这里的主管,你得听我的,不然你就要像门外这位骗子Rogers先生一样,被赶出这里!”


Tony的声音顿了顿,接着他毫无征兆地吼了起来:“你敢把我堂哥赶出去?你他妈去吃屎吧,老乌鸦!!给我滚开!!”


他在里面一脚踢开了大门,Steve都来不及阻止。Tony看见了台阶下的Steve,两个人已经两个星期没有见面了,那一刻,Steve只想冲过去拥抱他。但是他们谁都没动,Tony深深地看了Steve一眼,接着转过头去,对那位琳达小姐说道:“他是我堂哥,你最好搞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我爸花钱是让你照顾我们的,而不是天天琢磨着怎么把我们送到集中营去!”


琳达跟了出来,不依不饶地说:“我怎么没听说过你有堂哥?现在的同性恋都用这个做幌子,你们会被惩罚的,你们会……”


Tony一步跨出来,直接把大门摔在了琳达小姐的脸上。


“闭嘴吧,老乌鸦。”


Steve太紧张了,赶紧跑过去,想拉Tony的手又不敢,只能低呼一声:“Tony!”那人却不在意,而是故意大声说:“走吧,哥哥,这里谁不知道我们是兄弟,只有这个新来的老乌鸦不知道。”


他说完,就轻快地转过身,像是小鸟一样,两步就跨下了台阶。Steve跟着他跑了下来,两个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左一右,往前走去。


“……Tony,”Steve还是很不放心,“你这样没事吗?如果那个老太太——”


“没事的。”Tony对他眨了眨眼睛,“她就是个无事生非脑子有屎的家伙,其实她根本分不清同性恋和异性恋的区别。”


Steve勉强对他笑了笑,眼中还是有着一丝担忧。Tony想要触碰他,却又不能,只好跺了跺脚:“我都说了没事啦!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就不能高兴点吗?”


Steve只好咧开嘴巴,说:“我高兴啊。Howard打算什么时候把你接回家去?”


“下个月。”Tony跳着走了两步,故意把路边的积水溅在Steve的裤腿上,“下个月我就回家,我不读书了。”


Steve感觉心跳都停了:“……啊?”


Tony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放心吧,课程我都自学完了,学校里已经没什么可以教我的了。我会回家去,有可能和你一起上战场。”


Steve皱起眉,突然停下了脚步:“……我不准你胡说八道。”


Tony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我没有胡说八道。”


“——Tony Stark!”Steve真的严肃了起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你怎么可以不读书,而是去上战场?我为什么要去当兵,我为什么要出生入死,我是想让你这样的人可以安心上学,可是你竟然敢——你——”


Tony也站住了,他回过头,见Steve真的在生气,态度一下就软了下来:“……Steve,我们难得见面,我不想吵架。”


“那你就不要说你不要上学了这种话。”Steve生硬地说。


现在在大街上,两个人吵架也不敢很大声。Tony担心被人看到,如果Steve被抓到集中营去,那他会恨死自己的。所以他想都没想,赶紧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Steve别过头去,又生了一下气,才迈步往前走去。两个人保持着距离一路没有说话,直接去了他们总去的那个公园,就找了长椅坐下来。


他们俩虽然坐在一张椅子上,却距离很远,中间足足隔了三英尺那么宽。Steve拿下书包,把省下来的饭盒掏出来,递给Tony。“给,快吃吧,都是你喜欢的。”


军营里的饭热量高,营养足,Tony现在住在寄宿楼,很少能吃到这样的好饭。他打开纸质饭盒的盖子,惊喜地叫了一声:“啊!有奶酪和牛肉!”


Steve笑了,又拿出一个袋子推给他:“这里是巧克力棒。藏起来偷偷吃,别被人看到了。”


Tony开心地嗯了一声,忍不住打开袋子拿出一块糖,又看了看Steve,见那人鼓励地点头,就剥开糖纸吃了。他幸福得想张开嘴给所有人看自己嘴巴里的糖果,还有舌头上厚厚的巧克力。


Steve偷偷看了Tony几眼,又目视前方,问他:“最近你还好吧?”


Tony揉揉眼睛:“嗯。我爸下个月回来就会把我接回家去了,我就不用在寄宿楼住了。”


Steve松了一口气:“那太好了……如果Howard再不把你接回家,我都想和他谈谈了。”


Tony忍不住咯咯笑起来:“谈?你和他怎么谈呀?他才不会理你呢。”


Steve抿起嘴巴笑:“我有特别的方法。”


Tony抓抓脸,忽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笑容小了一些。“……Steve,寄宿楼的那个Mike,你还记得吗?他爸爸去了法国,所以把他寄宿在这里的?”


Steve眨眨眼睛:“记得啊,很可爱的小伙子。怎么了?”


Tony看了Steve一眼,飞快地笑了笑,又低下头去:“……他有一天早上出门,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后来我听说,他被抓到集中营去了。”


Steve呆住了,过了一会才说:“……为什么?”


Tony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说——嗯,为了你的安全……”


这时,有个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走过,Tony赶紧低下头把盒饭收起来,闭上了嘴巴。两个人都若无其事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或者收拾书包,等那俩人走远了,Tony才小声接着说:“……嗯,我是说,在我回家之前,你还是不要来找我了。”


Steve低着头,拨弄着包上的拉链:“为什么?”


Tony垂下眼睛,勉强笑了一下:“不为什么,我暂时不想见你了呗。”


Steve把背包的带子拉长,又系回去:“……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Tony抬起头看着远处,微微眯缝着眼睛,回答说:“等我回家的吧。那里要安全很多,除了我爸,我们不需要避开任何人。”


Steve忍不住看了看他:“……真的?”


Tony用力点点头。“真的。Mike被抓了,说明寄宿楼也不再安全,我不能拿你的生命开玩笑。”


Steve的眼神温和了下来,咕哝说:“我也是。我知道了,在你回家之前,我不会再来找你了。”


Tony扭头看看Steve,咧开嘴笑了。然后他从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他:“回去看。”


Steve接过来,放在衣服里面。“好。饭盒的夹层里也有一封信,你看完要藏好。”


Tony点头:“嗯!”





他们俩保持着距离在外面闲逛了一下午,等天色黑下来,两个人才往寄宿楼走去。等到了门口,Steve恋恋不舍地站在台阶下面,抬头看着Tony:“……你回去了和琳达小姐好好道个歉,别惹她不高兴了。”


Tony点头。Steve又说:“还有要好好上学,我知道你聪明,但是要继续读书,别退学。”


Tony垂下眼睛:“……我知道了。”


Steve见他情绪不高,就四处看看,见没有人,便往后退了一步,小声说:“Tony……你来,我给你看个东西。”


Tony眨眨眼睛,不明所以地跟着Steve去了旁边的一条暗巷。那里没有路灯,黑漆漆的,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去,Tony有点紧张,小声说:“Steve?你来这里干什么啊?怎么了?”


Steve回头对他嘘了一声,然后说:“Tony,你过来,看这个是什么?”


Tony看不清,这里太黑了。所以他又往前走了几步,靠近Steve,说:“怎么——”


接着他感觉嘴唇上一软,有什么覆在了上面。


是Steve的吻。这样小心翼翼的、充满着爱和紧张的吻,在轻触过Tony的嘴唇之后,转瞬即逝。两个人在黑暗中,只能看见对方亮闪闪的眼睛,能听见彼此怦怦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


想就这样吻他,直到明天,直到永远。


过了好久,Steve才哑着声音问:“……你喜欢吗?”


Tony除了点头,不知道还应该做什么反应。他发出了类似于呜咽的声音,又靠近了一些,说:“Steve……”


Steve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他们不能。他想抱着Tony,想摸他的头发,想捏他的脸,想轻咬他的喉结。


但是他不能。


暗巷外面传来几声狗叫。Steve忽然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他强迫自己笑出来,抬起手想摸Tony的脸颊,但是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放下来了。


“……回去吧。”


Tony的眼睛里似乎多了无数星星,仿佛在眼里有大海。他转过身去,没有说话,只飞快地朝寄宿楼跑去。


Steve在暗巷里站了好久,他听见Tony敲门,琳达太太给他开门,然后她有些惊讶地说:“你哭什么?”


但是Tony没说话,大门关上了,再也没有声音了。


Steve倚着墙,隔着衣服摸摸Tony给自己的信。然后他掏掏兜,拿出一根烟咬在嘴里,又拿出火柴,在墙上用力划了一下点燃,给自己点上烟。


他站在Tony的楼下,在那人看不到的地方,抽完了那根烟。





END


哇哦,写完啦!!这个是he嘛,真的是!哈哈哈哈,油腻可以配个后续呀!!!!!!!


评论(46)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