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盾铁】对面1-3

  • 私底下三章三章发hhhh,需要一些鼓励T T

  • 写完之后会一发完发出来,所以追不追都可以,我就是想要点评论当粮吃。。。

  •  @油腻 一下,说好送你的!咔咔



1

 

 

 

 

Tony打着哈欠,走进了卫生间。他把手伸进了睡衣里,漫不经心地抓着肚子,先去上了厕所,一边脱裤子,一边哼哼着说:“Friday?今天星期几啊。”

 

Friday回答:“星期四,Boss。”

 

Tony咂咂嘴,又问:“嗯哼……所以,队长还没回来?”

 

Friday顿了一秒之后,才说:“没有,Boss。”

 

Tony睁开了一只眼睛,感觉很不爽:“哦。我们俩上次吵架是什么时候来着?”

 

“上周六,Boss。”

 

Tony在心里数了数,啧了一声。“……所以那家伙就这么记仇?说暂时回神盾宿舍去住,是真的不打算回来了吧。”

 

Friday贴心地问道:“Boss,需要我联系Mr. Rogers吗?”

 

“不用了。”Tony提上裤子,摆了摆手,“不回来就不回来,我又不求他。”

 

他离开了马桶,揉着眼睛晃悠悠走到洗漱台眼前,又说:“给我放洗澡水,我要洗个澡。”

 

“好的,Boss。”Friday说。

 

Tony又打了个哈欠,大大地张开嘴巴,漫不经心地拿起一边的牙刷,想要先刷个牙。但是当他的目光移到对面的镜子上的时候,却突然看见那儿不是自己的脸,而是好几天没回来、正在和自己闹别扭、看起来打死都不想回来住的Steve Rogers。

 

Tony的哈欠瞬间就咽了回去,他被噎得打了个嗝,接着猛地往后跳了一下,尖叫道:“卧槽他妈的老天爷啊!!Rogers!!你他妈什么时候回来的?!”

 

Steve在对面同样一脸震惊——不,不仅仅是震惊,他几乎都在惊恐了。Steve粗喘了几声,接着双手都按在了镜子上,用力捶了几下,但是那镜子中只发出了几声沉闷的撞击声,却纹丝不动。

 

Tony这才反应过来,那是一面镜子。但是镜子里竟然不是自己,而是Steve。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快要混乱了,可是伟大的钢铁侠的接受能力要比正常人高出不止一个档次,所以很快他就冷静下来,试探着走近镜子,小声问道:“……Steve?”

 

Steve再次用力砸了一下镜子,声音微微有点发闷:“Tony!!为什么我被困在这儿了?我出不去了!!”

 

Tony强迫自己忽视掉那怦怦的心跳,抬手试着戳了一下镜面,凉的。他皱起眉,用了一些力气,手指碰到的地方,只是镜子,坚硬,冰冷。他眯起了眼睛,看着里面的Steve:“……这是什么情况?”

 

Steve的呼吸有些急促,徒劳地再次拍了几下镜子,转向Tony说:“我——我不知道。我醒过来就这样了,我原本打算今天来大厦和你决一死战——”

 

Tony扬起了眉,马上挺直了身子,抱起胳膊啧了一声:“……哦,很好,所以你是想针对前几天那次吵架和我来个了断。不错,来啊,决一死战啊,你躲在镜子里算什么英雄,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我决一死战。”

 

Steve一着急,脸都红了。他噎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不是……Tony,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原本今天想来找你,可是一醒过来,就在这个卫生间里了!”

 

Tony还是有点生气,就语气生硬地说:“……哦。我才不想管你呢,你去找别人吧。”

 

他转身要走,Steve在他身后又捶了两下镜子,有点绝望地说:“Tony,只有你能帮我了,我出不去,我现在快要犯心脏病了——”

 

Tony的脚步停了下来,顿了两秒,又不甘心地转过脸去,气呼呼地说:“……你有心脏病?我怎么不知道。”

 

Steve立即真诚地看着他:“我马上就得了。”

 

Tony皱起眉,大声说:“Rogers,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这样骗我,我就……”

 

“Tony,过来,靠近点儿。”Steve放缓了语气,很慢很慢地说道,“过来,行吗?我现在很紧张,我发誓我快要窒息了,真的,到我这儿来,帮帮我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Tony咬住了舌头,原本还想僵持一会儿,但是他看见Steve眼中的请求,心一下子就软了。他哼了一声,抬起手指了指自己:“那你求我。”

 

“不要。”Steve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你过来帮我分析分析,我现在,呃,我在你的卫生间里,面前也是镜子,但是里面是你的脸。”

 

Tony原本想说你还指望我帮你,做梦吧你!!但是他听见Steve这样说,又觉得奇怪,就忍不住走过去,抬手摸了摸Steve脸的位置。“你说你在我的卫生间里?”

 

Steve回头看了一眼,很确定地点头:“对,你的卫生间,我进来过。”

 

Tony更奇怪了:“你怎么会进过我的卫生间?你的房间里又不是没有。”

 

Steve憋了憋,说:“……你的注意力放在了错误的地方。”

 

Tony翻了个白眼:“你是在求我帮忙,所以我问什么,你就应该回答什么。”

 

Steve咬住了下唇,但是见Tony一副不肯让步的样子,想了想,突然又说:“Tony,你说我们俩,到底谁在镜子里?”

 

这话可把钢铁侠问愣了。他下意识地左右看了看,自己的卫生间,所有的东西都在原处,连昨晚乱放的内裤和毛巾,也七扭八歪地扔在地上。他皱起眉,吧嗒吧嗒跑到镜子前,贴近了Steve问他:“Hey,你的地上有什么?”

 

Steve扭过头去看了看,又转回来:“什么都没有……黑色的地面。”

 

Tony若有所思地哼哼了几声,又看看镜子旁边的牙刷,问他:“跟我说说你那边的卫生间里都有什么。”

 

Steve咽了口口水,努力保持着镇定,开始四处看:“OK……呃,我这边有,emmm,洗漱台,但是没有水龙头……然后旁边有个架子,上面挂着毛巾。”

 

Tony扭头看了看:“白色的?”

 

Steve点了点头。“对,白色的。”

 

Tony扬起眉,又问:“那有没有蓝色的毛巾?”

 

Steve迟疑了,伸过手去拨弄了一下:“……不,没有蓝色的毛巾。”

 

Tony摸着下巴,微微皱了一下眉。“好,继续。”

 

Steve舔了一下嘴唇,又抬起头说:“呃……上面一片漆黑,看不到天花板,和地面的情况一样。然后后方大约五英尺的地方有冲水马桶,从那里开始有地面了,是乳白色的地砖——”

 

Tony低下头看看,自己脚下踩的正是乳白色的地砖。

 

“嗯……还有呢?”Tony又问。

 

Steve再次回头看了看,说:“再远处还有浴缸,你的浴缸。除了这些,其他空间都是黑的,什么都没有。”

 

Tony抬起手,啃起了关节,开始认真思考起来。Steve挺紧张地等待着,不吭声了。

 

几分钟之后,Tony放下手,问他:“所以,你的面前就是这一面镜子,对吗?”

 

Steve点了点头。

 

Tony转转眼睛,看向那条蓝色的毛巾。它放在一个镜子照不到的角落中,唯一能映在镜子里的一角被白色毛巾挡住了。Tony拿起它,把它放到台面上。“这样呢?你那边有蓝色的毛巾了吗?”

 

Steve瞪大眼睛,看着凭空冒出来的毛巾,结结巴巴地说:“呃……有,有了。”

 

Tony又抓起牙刷放上去:“这次呢?”

 

Steve抿起嘴巴,伸出手去,拿起了Tony的电动牙刷:“……我好像明白了。”

 

Tony捏着自己的下巴,点了点头:“所以,只有映在镜子里的东西才有可能出现在你那边,镜中世界,是根据镜子照出来之后构建的。”

 

Steve打开了电动牙刷,它发出了嗡嗡的声音。“……我为什么会跑到镜子里?”

 

“难说。”Tony挤了挤鼻子,故作轻松地说,“不过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

 

Steve轻轻嗯了一声,把心里的不安都压了回去。然后他又说:“Tony,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Tony扭过头去,别别扭扭地说:“你不是要和我决一死战吗?怎么又让我帮忙了?”

 

Steve撇了撇嘴,放软了语气:“我在镜子里呢,所以在我出来之前,是不会再和你吵架了。”

 

Tony抱着胳膊眯起眼睛:“你这个语气,听起来还挺遗憾的?”

 

Steve耸了耸肩:“确实有一点……”

 

他看见了Tony的目光,赶紧清了清嗓子,请求说:“我……我有点饿了,你能拿点吃的来吗?”

 

Tony背着手,慢悠悠往外走去。“哦?那我考虑考虑吧。”

 

Steve趴在了镜子上,朝Tony大喊:“我想要煎肉饼和面包,饭后水果想要橙子和香蕉,还有别告诉其他人我现在在镜子里——”

 

“……你要求还挺多,你以为自己是VIP客户吗!!”

 

 

 

 

 

2

 

 

 

 

Tony气鼓鼓地去了楼下饭厅,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Steve如何进入镜子的他还没想明白,现在如何让他出来,更是让Tony挂心。

 

他是未来科学家,不是梦想家。Tony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如何解决更是无从下手。他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愁愁地进了休息室,Natasha和Thor已经在里面了。

 

不过还好,Tony早上起床之后的两个小时之内,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所以他的朋友们并没有怀疑,Natasha甚至还有些惊讶:“Tony?你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

 

Tony对她假笑了一下,去给自己倒咖啡。“唔——有点事情。”

 

Thor正在吭哧吭哧地举哑铃:“有点事情?有点什么事情,你不是那种有事情的人。”

 

Tony翻了个白眼,转过脸去瞪着雷神:“哦,你又把哑铃拿到休息室来了!!上次把我的脚砸青了你还记得吗?我禁止哑铃进休息室——”

 

“得了吧,Tony。”Natasha缩在沙发里,咬着手指饼干含含糊糊地说,“被砸到脚是因为你拿不起来还偏要拿,这不能怪Thor。”

 

Thor马上得意地挺起了胸膛,还拍了拍Natasha的肩膀,两个人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

 

Tony啧了一声,拿起咖啡杯,气气地说:“哦,所以,你们俩现在是一伙的了,是吧?你们俩现在可了不起了,对不对?雷神和黑寡妇的超强组合!!梆梆梆!!超级好队友!!是吧??”

 

那俩人竟然还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Thor说:“呃……你这么说好像很有道理,我们俩是——怎么说来着,那个词?”

 

Natasha提示说:“Bromance?”

 

Thor一拍大腿:“对!!Sam教我的,bromance,没错。”

 

Natasha斜了他一眼,理智地说:“那是指俩男人,谢谢。”

 

Tony哈哈大笑,觉得心情好一点了。他端起咖啡杯,刚要喝,却无意中扫见,杯子中竟然有一张Steve的脸。

 

他吓得大叫一声,直接扔了杯子。咖啡杯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碎了。

 

Natasha和Thor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两个人马上起身朝Tony走去:“怎么了?天呐,杯子里有虫子?”

 

Tony心跳还很快,接着恼火想起,都怪Steve,他一喝咖啡就心虚(因为那人不准他不吃早饭就喝咖啡),所以突然在杯子里看见队长的脸,Tony下意识还以为Steve在自己头顶上。他捂了一下胸口,打着响指示意扫地机器人过来清扫,接着含含糊糊地应付自己朋友说:“呃……没事,我手滑了。”

 

Thor很关切地说:“可是你还尖叫了。就是,啊~——你这样尖叫了。”

 

Tony瞪着他,余光瞥见Natasha正咬着舌头忍住笑容。“……谢谢你,我才没有啊~这样叫,我的声音要粗得多,类似于,呃,就是,我的叫声是,——!!

 

Natasha的笑容几乎要憋不住了。然后她突然转向Thor,问他:“Hey,你有没有看过网上那个视频?土拨鼠叫声那个?”

 

Tony拖着长音:“Nat——”

 

Natasha立即对他做了个鬼脸,然后抓着不明所以的Thor,把他拉回沙发那边。“我来给你找找看,很好笑的。”

 

Tony无奈地叹了口气,别看他每次都能把Steve噎得翻白眼,但是要是吵架,他总是输给Natasha。Tony往后退了几步,让扫地机器人可以好好打扫杯子碎屑,然后就转身去洗手。

 

所以,Steve的脸出现在咖啡杯里,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Tony专心致志地把双手十指交叉在一起,漫不经心地想着。那家伙不是应该呆在镜子里吗?在咖啡杯里可真是奇怪——

 

Tony突然睁大了眼睛,因为他猛然看见,在水池旁边有很大一滩水,而上面竟然映出了Steve有点扭曲的脸。队长在里面飘来飘去,头发也散乱着,仿佛整个人浸在水里。Tony有些呆住了,看了好长时间,才喃喃地说:“Whatthe……?”

 

Steve贴着那一小湾水,对Tony“说”着什么。Tony舔了舔嘴唇,回头看了看(Natasha正在给Thor放视频,雷神笑得要死,而Pad里面正传来震耳欲聋的——!!啊——!!

 

“……OK。”Tony小声说,“OK。我们房间里见。”

 

他关上了水龙头,刚要着急回去,突然又想起什么,就折返回来,拿着盘子盛了些煎香肠,又加了两块面包,挤了一大坨沙拉酱,再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就往外走去。

 

Natasha在身后喊他:“Tony?你要回房间吃吗?”

 

Tony头也不回地说:“对,呃,突然想起有点公司的事情,我要去整理资料了!”

 

然后他就跑了出去。

 

 

 

 

3

 

 

 

 

“所以,你不一定要一定呆在镜子里,水,或者关闭的手机屏幕——只要可以反光的地方,你就可以出现。”

 

Steve饿坏了,正在往嘴里塞香肠,都顾不上说话。Tony从工作室里拿出了工具,把自己的试衣镜从墙上抠了下来,笨拙地搬到了屋子里。他把镜子摆在了桌子旁边,这样Steve那边也有桌子和椅子了。

 

Tony仔细观察了一下镜子里,发现自己的电脑也在里面,马上有些激动:“Steve,Steve,你先别吃了,你看一下旁边的电脑,快点。”

 

Steve把最后一小块面包塞进嘴里,然后张开油乎乎的双手,鼓鼓囊囊地说:“紫精,秃尼,紫精。”

 

Tony啧了一声,跑到房间另一边拿了纸巾过来,放在镜子前。Steve拼命嚼着嘴里的东西,抽出一张,擦了擦手。“唔……电脑?”

 

Tony趁他擦手的时候,跑到桌子另一边,把电脑搬了过来,放在眼前。“OK……你看一下,能不能用它,可以上网吗?”

 

Steve攥着用过的纸巾,皱着眉碰了碰触摸板,Tony整个人都贴在了镜子上,想看清那屏幕。可是Steve的手指在触摸板上滑了好几下,鼠标指针都没有反应。

 

“……嘶。”他有些失望地直起身子,“所以,电脑屏幕上的内容也是不可控的,只有我这边才能动。”

 

Steve不甘心地又试了试,还是不行。Tony的手放在了触摸板上,打开了一张照片,镜子内外的屏幕中,立即同时显示了出来(Tony在沙滩上用小铲子挖沙子玩)。

 

Steve叹了口气,拿过牛奶打开,往嘴里灌了一口。“这可真是奇怪了,我吃掉的东西,你那边却没有减少,对吧?”

 

Tony低头看了看香肠和面包,摇了摇头。“没有……这么看来——呃——”

 

他的声音小下去了。Steve刚要问怎么了?接着他也看见了:在镜子里面,刚刚已经吃得精光的盘子中,在同样的位置上又出现了新的香肠和面包,和镜子外摆放的一模一样。

 

Steve半张着嘴巴,瞪着这些凭空冒出来的食物。Tony也呆呆地看着,过了好半天才说:“……OK,往好了看,只要我在镜子面前摆上吃的,你就饿不死。”

 

Steve伸手戳了戳那香肠,忍不住又拿起来一块吃掉。Tony一边思考着,一边说:“还有件事……你刚刚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咖啡杯里?还有水池边的水,我看见你了。”

 

Steve一口就干掉了半根香肠,Tony想说你能不能紧张一点?都这样了还这么能吃。不过队长才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只耸耸肩,回答:“我没法控制。我面前的镜子,总会跟着你移动。当你离开卫生间之后,我这边就黑掉了,我猜这是因为走廊和电梯中没有可以清晰反光的东西。”

 

Tony微微睁大了眼睛:“——哦,这可真是出人意料了。”

 

Steve点了点头。“对。而且,嗯……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形容,当你走进休息室的时候,我面前突然就不止一面镜子了。而且我身后的房间变得很大,后面的摆设就是休息室里的沙发,桌子,或者地毯。我面前大约有几十个镜子,我跑了好多个,发现里面都是不同角度的你。”

 

Tony顿了顿:“……然后你跑到了咖啡杯里?”

 

Steve耸了耸肩,哼哼着说:“我又不知道那面镜子是咖啡杯……当我面对不同的镜子时,身后房间的环境也会改变。从咖啡杯中看你,我整个人都觉得很热,从水滴中看你,我的身体又好像变形了。”

 

Tony感觉他们面对的这些,已经完全不能用科学来解释了。他咬住了舌头,抓了抓头发,接着打了个响指,让Friday给了自己一块全息屏幕。

 

“OK,我要整理一下思路。”Tony自言自语地说,“也就是说,你会一直跟着我走,如果我身边没有反光点,你那边就会是黑的,对吧?”

 

Steve迟疑地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

 

Tony在全息屏幕上记下这一条,又想了想:“……换句话说,你现在变成我的小跟班了?”

 

Steve撅起嘴巴:“不要开玩笑——”

 

Tony挤了挤鼻子:“为什么不能开玩笑?开玩笑使我放松。你也应该放松,看看你的眉头吧,皱得像个老头子。”

 

他终于成功地让Steve没有了食欲。美国队长把剩下的香肠放在了盘子里,垂头丧气地说:“Tony,我觉得我出不去了。”

 

Tony推开全息屏幕,瞪着Steve:“……你他妈是谁?还是我认识的队长吗?”

 

Steve不说话了。Tony瞥了他一眼,又扯过屏幕,没理他的多愁善感,而是继续问道:“刚刚在休息室的时候,你那边的房间里,有沙发吗?”

 

Steve抠着手指头,点了点头:“有。”

 

Tony在全息屏幕上敲敲打打:“那Nat和Thor,也在那儿吗?”

 

Steve摇了摇头:“不在。我可以透过镜子看见他们,但是我这个房间里没有。”

 

Tony摸了摸下巴。“嗯……所以,生命体进不到镜子中,这也算合理吧。”

 

Steve又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Tony……我想求你个事。”

 

“什么?”Tony心不在焉地问。

 

“就……暂时别把我的情况告诉别人。”Steve有点赧然地说,“我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大家。”

 

Tony奇怪地歪了歪脑袋,看着他:“这有什么?我们又不会笑你。”

 

“不,我不是怕你们笑我。”Steve不太自在地抓了抓脸,“只是,嗯,我现在不太想让他们知道,我不愿意别人为我担心。”

 

Tony在全息屏幕上模拟着Steve在镜中的角度,随口说:“不会啦,他们不会担心的。”

 

然后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Tony有点心虚地看向Steve,果然队长低下了头,有点难过的样子。

 

他舔了舔嘴唇,张了张嘴,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人。最后Tony揉揉鼻子,咕哝说:“我——我不是说他们不关心你,我没有那个意思。”

 

Steve点了点头,没出声。Tony叹了口气,转转眼睛想了一下,又说:“你等等我。”

 

然后他就跑出去了。他飞奔去了楼上,直接去了Steve的房间,拿上了队长的盾,又一路狂奔回来,跑到屋子里,气喘吁吁地说:“Ste——Steve……你还在吗?出来出来!”

 

镜子里空空如也,面包和香肠还留在原地。一秒之后,Steve的脑袋探了出来:“……你回来了。”

 

Tony咧开嘴,把盾牌往镜子前面一放:“给你,这个可能会让你开心一点。”

 

Steve惊喜地睁大了眼睛,拿起了自己的盾牌,抱在怀里。Tony笑了:“你和我吵架离家出走,连盾牌也没带啊。”

 

Steve用脸蹭着盾牌,说:“我原本想第二天就回来的——”

 

他的话戛然而止,连笑容都凝住了。Tony皱起眉,靠近了镜子,问道:“Steve?怎么了?你是想起什么来吗?”

 

Steve眨了眨眼睛,慢慢放下了盾牌:“我——我好像记起来了。我离开大厦之后,突然被一群人抓走,他们很用力地打我的头……然后,然后……”

 

他紧紧皱着眉,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更多来。Tony贴着镜子,小声问:“所以,你是被一群人‘放’进镜子里的,对吗?”

 

Steve咬着舌头,迟疑地点了点头:“应该是。当我醒过来,就已经在你的卫生间里了。”

 

Tony沉吟一下,点点头。“好,我知道了。既然你是被‘放’进去的,那我就有办法把你带出来,你信我。”

 

Steve看着Tony,嗯了一声。“……我当然信你。”

 

 

 

 

TBC


土拨鼠那个视频大家应该都看过,我当初第一次看的时候,差点笑得抽过去

点进来再看一次


应该春节的时候正好可以写完,咔咔咔

评论(22)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