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白空】闲游(一发完

白乐天出门,看见空海正蹲在自己家门口喂猫。

 

他的一只脚迈了出去,却在看见那人的时候,又缩了回来。空海头也不回,只摸着那只猫的脑袋,淡淡地说:“你终于出门了?”

 

白乐天摸了摸头发,发觉发髻还好好束着,才微微放下心来。他再次跨过了门槛,问道:“你不是在青龙寺找无上密吗?为什么不好好修行,却又跑下山来乱逛。”

 

空海把手中最后一块肉喂给了猫,便站了起来,转身对着白乐天笑。那人见他右手半悬着,便赶紧掏出了手帕,递了过去:“擦擦吧。”

 

空海摇摇头,走上前一步,拽着白乐天的袖子,简单擦了擦手。“这是一块好帕子,别弄脏了。”

 

白乐天一顿,不知该不该收回手帕。空海还是那样浅浅笑着,松开了他的袖子,说:“你三天没出门,这衣服也该洗了。”

 

他说完,便转身要走,白乐天赶紧跟上:“你怎么知道我三天没出门?”

 

空海整理了一下僧衣,语气比刚才轻快了很多:“我什么都知道。”

 

白乐天追上了他,长发凌乱地搭在了肩上。“那我昨天做什么了?”

 

“睡觉。”空海说。

 

白乐天嘴巴微张,接着一脸不甘又问:“那前天呢?”

 

“休息。”空海回答。

 

白乐天拽住了空海的袖子,大声叫道:“你监视我!”

 

空海停下了脚步,蓝色的僧衣被那人拽住,微微有些变形。他单手合十放在胸前,嘴角还是上翘的:“我可没有那么多闲散时间去监视你。放开,我可是倭国来的高僧,在大街上拉拉扯扯可不太好。”

 

白乐天嗤之以鼻:“你我查妖猫的时候,同吃同住同游妓院,怎么没看你反对?”

 

“因为你那个时候对我还挺好的。”空海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一下,温和地回答说。他可以平静地说出这句话,但是白乐天听了,却猛然感觉有一丝害羞涌上来。他松开了手,扭头看着街边的包子铺,咳嗽了一声:“……哦。那你今天为什么来找我?青龙寺休息吗?”

 

空海往前走了几步,和白乐天同向并行。“僧人没有休息这一说。”

 

“那你找到无上密了没有啊?”白乐天又问。

 

空海笑着看了他一眼:“还没有呢。”

 

“那你还有时间来找我?”白乐天咕哝说,“你已经三个月都没来找过我了,我还以为你在找到无上密之前,都不会下山了。”

 

空海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不是三个月没来找你,只是我来找你的时候,你都不知道。”

 

白乐天没听懂:“啊?什么意思?”

 

空海躲闪开对面过来的一小波人流,身子靠向了白乐天。他见状,便把空海推到里侧,自己却大摇大摆地走在了外侧,替那人抵挡住偶尔的碰撞。两个人一路往东走,路过一条岔路的时候,白乐天想要拐进去,空海却突然抓住他的手腕,轻巧地问道:“你不是想去胡玉楼喝酒吗?我来,所以改主意了?”

 

白乐天看着空海,眼中有惊诧和欣喜。可是他什么都没问,也没有试图挣脱手腕上的力气,只顺着空海,跟着那人一直向前。两个人很快来到了水边,见岸边正好等着一条小舟,空海扭头看看白乐天,见他点头同意,便松开了手,抓住自己的衣摆(白乐天帮他抓住了后面的衣襟),摇摇晃晃坐上了船。

 

上去之后,空海甩了一下僧衣,席地而坐。船夫伸手要渡河费,他面带笑意双手合十:“出家人不沾铜臭,费用您和我的同伴要吧。”

 

白乐天要被他气乐了。船夫又转头看着白乐天,他掏出了铜板,放在那粗糙的手心里。“去胡玉楼,有劳你了。”

 

船夫鞠了个躬,便去撑浆。白乐天坐在了空海身边,故意靠得很近,近到甚至坐到了那件僧衣上。

 

空海微微斜了他一眼,虽然还是笑的,却带上了一丝嗔怪:“乐天,你坐在我衣服上了。”

 

“大不了再给你买一件就是了。”白乐天故意气他,“你不会又和我说什么‘小沙弥的衣服不能坐,是侮辱佛祖’之类的话吧?”

 

空海纠正他:“我不是小沙弥,首先,我已经过了弱冠之年,其次,我也不是初级出家的和尚。”

 

白乐天实在忍不住了,就拐了他一下:“……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本正经地给我解释,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小沙弥,这只是个——呃,只是个——”

 

“特别的称呼?”空海微微歪了歪脑袋,“只是为了逗我的?”

 

白乐天觉得空海一点都不可爱,什么都会被他看穿。

 

于是他气呼呼地转过头去,望着水面不说话了。但是过了一会儿,空海却又说:“乐天,你怎么生气了?”

 

“因为我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白居易。”白乐天仰起了下巴,带着一点赌气说道,“而且我没有生气。”

 

空海浅笑着说:“那就好。——话说,去胡玉楼喝酒,你的银子准备得多吗?我很想吃他们家的素三鲜豆腐。”

 

白乐天摸了摸荷包,接着反应过来:“……你要吃多少啊??什么人会在出来闲游的时候,担心自己没带够银子??”

 

“因为我怕你再把自己的衣服都当掉。”空海笑语盈盈地回答说,“我不想你把我身上这件衣服也当掉。”

 

白乐天看了看他,目光移到空海的腹部,突然脸上一红,转过脸不再看他。“……不会让你当衣服的,要当也当我的衣服。”

 

空海对他微微颔首:“那真是谢谢呀。”

 

 

 

 

他们俩回到白乐天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子时了。空海不但吃了素三鲜豆腐,还吃了煎酿茄子和南乳空心菜,于是白乐天只穿着里衬和他回了家,被冻得瑟瑟发抖。

 

空海先推开门,走了进去。白乐天在后面关上了门,赶紧去找衣服穿。空海看他翻箱倒柜,便叹口气,走过去拉住他:“你先去床上吧,毛毛躁躁的,我来帮你找。”

 

白乐天立即蹦高去了床上,掀开被子躲在里面。空海跪在地上,从箱子里耐心地翻找着可以穿的外衣。白乐天看着小和尚的背影,看了一会儿之后,问他:“哎,空海,你今晚就睡在我这里吧。”

 

空海一边找衣服一边说:“当然,不然你觉得我会在这么晚的时候赶路回青龙寺吗?”

 

白乐天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只一个大翻身,抱着被子转到另一面去了。

 

空海找到了衣服,便好好叠起来,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衣服找好了,明天直接穿吧。”

 

白乐天故意发出了鼾声,装作听不见。空海笑着摇摇头,解开僧衣,不多时,便也上了榻。白乐天听见声音,便又转过来,对他说:“我睡觉不老实,你睡里面吧,我怕把你踢下去。”

 

空海点点头,两个人就换了位置。他俩躺了下来,同枕而眠,带着酒足饭饱的满足感。

 

就在白乐天快要睡着的时候,空海突然说:“乐天,明天你随我去青龙寺吧?”

 

他困得要命,含含糊糊地问:“嗯?为什么啊?”

 

空海说:“我一直找不到无上密,丹龙告诉我,如果带你去,可能会得到答案。”

 

白乐天睁开一只眼睛,扭头看他:“……哦,所以你今天来找我,还是为了你的无上密。”

 

空海笑着摇摇头。“不是。我今天来找你,只是因为我想要来找你。明天你随我回青龙寺,也是因为我想邀请你去。”

 

“和无上密无关?”白乐天不相信地问。

 

“今天来找你,和无上密无关。”空海低低地说。

 

白乐天感觉开心了。他往空海那边靠了靠,带着困意说道:“那好吧,不枉费我为了你当掉衣服。睡吧,明天我随你去青龙寺。”

 

空海没说话。他的手指在被子中,轻轻碰到了白乐天的手,两个人便闭上眼睛,任由自己陷入沉睡当中了。

 

 

 

 

 

END

标签:白空
评论(14)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