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锤基贱虫er

 

【全员】幸存者47-48

47

 

 

 

Steve和Tony找到Thor的时候,他正缩在公交车门旁边打盹儿,身边放着第二天准备做拐杖的木头。里面睡着Loki和Peter,两个年轻人经历了多事的一天之后,已经累得不行,都在打小呼噜,看得出来,都睡得很沉了。

 

Steve轻轻晃醒了Thor,那人哼哼了一声,Steve赶紧低声说:“Thor……Hey,我们有个事想和你说。”

 

Thor立即就清醒了过来,仿佛刚刚根本没睡着。他晃了晃脑袋,看见对面是Steve和Tony,皱起了眉:“出事了?”

 

Tony摇摇头,往公交车里看了一眼,小声说:“我们去别的地方讲吧,别把他们吵醒了。”

 

Thor答应了一声,顺手拿起自己的锤子,跟着Steve俩人跳下了公交车。他们去了一辆空着的车,三个大男人挤挤挨挨缩进去,然后Steve就把刚才的那些话都对Thor说了一遍。

 

Thor沉默了下来,思考良久之后说:“……所以,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要么回纽约,要么继续流浪。”

 

Steve点了点头。“是的,我知道不管哪个都很疯狂,但纽约听起来友好一点。”

 

Tony在一边补充说:“我的家很大,足够几百个人呆在里面。”

 

Thor摸着下巴,疲惫和困倦令他反应有点迟钝。但是他很快提出了新的问题:“你说我们自己建个安全岛,那么为什么不选择更近的Oscorp分公司呢?我们去过那儿,虽说也不算太熟悉,但是毕竟路途更近。”

 

Steve叹了口气。“我也想过那里,但首先,我们完全不知道Oscorp分公司的内部结构,如果想要把它作为基地,就要100%的了解它。而事实是,要做这个准备,工作量实在太大,我们需要搞清楚每个房间是做什么的,还得清理掉里面的丧尸,这难度太大。”

 

Thor抿了抿嘴唇没说话,但是看得出来,他并没有被说服。Steve又接着说:“还有一点,就是那里发生过闪爆,太多玻璃都被炸碎,也有坍塌的危险。冬天就要来了,我们得找个可以温暖过冬的地方,而不是四处漏风的大楼。想想Loki和Peter吧,他们跟着我们吃了太多的苦,我不想让那两个孩子在那个一点都没有保障的大厦里度过这个冬天。”

 

Thor皱着眉,似乎想反驳,但是又想不出足够的理由。一边的Tony舔了舔嘴唇,说:“嗯……我插一句。”

 

两个人一起看向了他。

 

Tony的双手插在了一起,慢吞吞地说:“我有个理由,应该可以说服你。我女儿在大厦里,而她将会是我们最得力的助手。”

 

Thor眨了眨眼睛:“女儿?”而Steve则震惊地看着Tony。“……你把女儿独自留在大厦里??——不对,你有女儿??”

 

Tony举起手,息事宁人地说:“呃,不是真的女儿。我是说,好吧,你们俩对人工智能了解多少?”

 

那俩人想了一下,都没说话。

 

Tony做了个鬼脸。“哦,看起来了解不多。我的女儿——她叫Friday,是我开发的第二代AI。简单来说,你们都知道Siri吧?Friday是比Siri更成熟的人工智能,我给她做过智商测试,达到122。换句话说,她比大部分人都聪明。”

 

Thor忍不住打断了他:“这和我们回纽约有什么关系?”

 

“那关系可大了。”Tony扬起眉,“Friday被我开发出来的初衷,就是帮助我管理整个大厦。她可以洞察那座楼里每个角落的任何变化,并且能够及时和我们沟通。”

 

这对没有接触过Friday的人来说,太难想象了。果然Steve和Thor都皱着脸努力跟上Tony的节奏,可是貌似不太成功。

 

“呃……”Steve说,“呃,所以,Friday是个人工智能,她还能帮你管理家庭。”

 

“可以这么想。”Tony打了个响指,“只要在大厦中,Friday就无所不能。丧尸爆发的时候,我在顶楼的工作室,她那时被我静音,所以丧尸在楼下徘徊的时候,Friday默认它们不会对我造成威胁,就没有给我警告。”

 

Steve认真听着,手指一直弹着膝盖。Tony看了他一眼,继续说:“而当那些丧尸逛到离我还有四层楼的时候,我饿了。于是我出去找东西吃,并且解除了静音。所以你们觉得我怎么可能逃出来?那个时候电梯停在了七楼,里面挤满了丧尸,我要用电梯的时候,Friday和我说明了情况,并且指引我去了消防通道,让我避开了所有的怪物,逃了出来。”

 

Thor听懂了。他慢慢点着头,说:“……所以,你是说,回到你家的话,我们就可以做到无死角防御,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预警?”

 

Tony对他挤了一下眼睛:“聪明。想想看,我了如指掌的大厦,还有我的女儿,只要回去,我们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不必再担心丧尸毫无预兆地出现。我一个人的话,是很难守住那里的,但是现在我们这么多人,要是回到大厦去,那儿就可以变成最坚实的堡垒。”

 

Thor没说话,只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往后一倚。接着他看向了Steve,问道:“你怎么想?”

 

Steve还在消化有关Friday的事情,听见Thor问自己,就抬起头看他:“我的想法当然还是不变,回纽约,建立我们自己的基地。”

 

Thor居然抿着嘴巴笑了起来。“哦,好吧,好吧。所以你们俩商量好了是不是?情侣间的小计谋哈?”

 

Steve眨了眨眼睛:“……没有?”

 

Tony搂住了Steve,懒洋洋地对Thor说:“你知道我们俩不可能商量好的,Steve连Friday都不知道呢。”

 

他靠过去蹭了蹭Steve,接着转过头问Thor:“所以,你的意思是?”

 

Thor颇为无奈地摊开手,带着笑意说:“老天,你能让我有什么别的意思吗?可以好好睡个觉,你知道这一点有多吸引人吗?”

 

Tony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像是得到了一整条烤羊腿。“嘿嘿……所以我们说服你了,对吧?回纽约?”

 

Thor玩着他的锤子,点点头:“是的,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容易被说服。回纽约,听起来很不错。”

 

Steve和Tony立即击了个掌,又贴在一起晃来晃去。Thor翻了个白眼:“你俩能不要这么幼稚吗?看起来就是商量好的吧?”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Tony笑嘻嘻地说。他们三个笑闹了一会儿,最后决定先回去睡觉,其他的明天再说。

 

Thor爬出了车厢,弯下腰对车里的两个人说:“那我还是回公交车那里吧,明天事情可多了,要开会,还要给Peter做拐杖,早点睡吧。”

 

Steve和他说:“我帮你做,你告诉我该怎么弄。”

 

Thor对他比划了一个OK,就关上车门,回公交车上了。Tony立即打了个哈欠,趴在了Steve怀里,咕哝说:“天呐,终于可以睡觉了,我快困死了。”

 

Steve稍微打开了一点点车窗,两个人挤挤挨挨地躺了下来。Tony几乎立刻就睡着了,但是Steve摸着他的头发,却怎么都没法入睡。他躺了十分钟之后,小声问:“……Tony,你睡了吗?”

 

那人没回应。Steve以为他睡着了,就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快点入睡。结果过了一分钟,Tony哼哼唧唧地说:“嗯……干嘛……”

 

Steve马上睁开眼睛,侧过身抱着他,问道:“我一直在想你的Friday,刚刚你说她是第二代AI,那第一代呢?”

 

Tony困得都不想理他了。“……操,你就纠结这个呢?”

 

Steve啃他的头发:“我好奇啊。”

 

Tony打了个哈欠,往Steve怀里钻了钻,含含糊糊地说:“哎呀,第一代我是放在AS-IX里面的,叫Jarvis。他和Friday分工不同,一个管我的发明,一个管我的家。”

 

Steve哦了一声,忍不住又问:“那这个AS-IX到底是什么啊?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说,我真的好好奇啊。”

 

Tony没说话,下一秒就已经发出了均匀的鼾声。Steve只好暂时把好奇心放在了一边,只抱着Tony,让自己尽快陷入到沉睡当中了。

 

 

 

第二天一大早,Steve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了。他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想搂Tony,结果那个人居然不在怀里。Steve睡得脑子迷迷糊糊,发出一声呻吟,外面的吵闹声连绵不断地灌进他的耳朵里:

 

“你俩还想偷溜?!还好哥看得紧,狗链子拴上!”

 

“放开!我们不是你们的囚犯,我们俩不回纽约!!”

 

“Wade,别勒脖子,死了怎么办……慢点慢点——”

 

“回纽约?为什么要回纽约,我们不是要去科罗拉多吗??”

 

“Peter!过来,你的腿还不能受力,等我把拐杖做好了再说。”

 

“等一下,等等,回纽约!谁来解释一下什么叫回纽约!”

 

Steve艰难地睁开眼睛,看看表,七点半。很好,大家一大早就这么有精神,也算是好事吧。

 

他坐了起来,揉揉头发,整理了一下睡得皱皱巴巴的衬衫,就打开车门,走了出去。Steve刚下车,所有人的争吵就都停下了,他们保持着刚刚的动作转过脸来,全都带着早晨刚起来时,那种典型的气呼呼的样子。

 

Steve叹了口气,抬起手,息事宁人地说:“OK……让我们冷静一点好吗。Wade?别再用狗链子去套Bucky的脖子了,他俩的车钥匙还在我们这儿,跑不了多远的。”

 

Wade嘟嘟囔囔地松开了手,Bucky狠狠瞪了他一眼。

 

Steve的眼睛又转向Peter,那孩子抓着Loki的胳膊,抬起受伤的那条腿,金鸡独立。Steve耸了耸肩,说道:“……你不应该乱跑,今天Thor就给你做拐杖,在这之前,你应该在车里呆着。”

 

“但是刚刚这个人说我们要回纽约!”Peter不服气地嚷嚷了起来,“怎么回事?我们不是要去科罗拉多吗?”

 

“别大喊大叫的。”Tony皱着眉在一边说(Steve注意到他手里还拿着几件脏衣服),“我一大早起来整理脏衣服已经够心烦的了,你们非得让我更心烦吗?”

 

“我们只是想知道什么叫回纽约。”Loki心平气和地说,“这是真的,还是这两个蠢货随便说说的?”

 

Bucky和Sam对他怒目而视:“Hey!!”

 

Steve看了一圈,每个人的头发都乱糟糟的,脸没洗牙没刷,带着浅浅的起床气,和不能去科罗拉多的不安感。他暗暗在心中叹口气,接着点点头,然后用力拍拍手,对大家笑着说:“OK,这个事本来我今天就想和你们说。别急,我们一点一点来——所以,是先吃早饭,还是先开会?”

 

Peter撅着嘴瞪他,Loki也紧紧抿着嘴巴。Steve投降一般地举起双手:“OK,我知道了,我们边吃边说,就这么决定了。来吧,大家都来帮忙,我们要开始做早饭了。”

 

接着他转向Bucky和Sam,对他俩说:“你们俩,也来帮忙,在这儿没人是多余的,大家都要干活。”

 

Bucky立即捂着肚子:“可是我受伤了!”

 

“只要能动,就要干活。”Steve坚持说,“来吧,先去洗把脸,快点,去吧去吧!”

 

他再次用力拍了几下手,Peter在原地跳了几下,Loki抓着他,说了句什么,两个人就慢慢往旁边走了。Lucky守在Peter身边,看他一瘸一拐的,也学着他的样子,一瘸一拐跟着离开了。

 

Steve揉揉眼睛,跑到了Tony身边,帮他拿起那一大堆脏衣服:“我来帮你收拾,你先去洗脸吧。”

 

Tony嗯了一声,又抱起旁边的脏衣服,两个人一起往河边走去了。

 

 

 

 

吃早饭的时候,Steve已经把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和Peter他们说了。等他讲完,气氛一时间陷入了沉闷,只有篝火噼啪燃烧的声音,和偶尔的咀嚼声。

 

Thor三口两口就吃好了,便在一边做拐杖。他一边用刀砍下木头上多余的枝杈,一边说:“其实我知道这个事之后,一下子也有点懵,但是我现在已经想通了。回纽约多好啊?想想看吧老兄们,我们可以回去,开创自己的时代。尽管路途有点远,但是只要抓紧时间,倒也不算太难。反正就,我支持回去。”

 

Natasha一直皱着眉,有点不确定地说:“可是纽约真的太远了,这一路上不知道我们还会遇见什么。”

 

Clint对她微笑起来:“我们遇见的已经够多了,也许回去的路上有可能把我们经历过的这些全部都重来一遍,但是我倒觉得可以的,没关系,我们可以的。”

 

Natasha忍不住笑了:“那就再死一次?”

 

Clint耸了耸肩:“Maybe。”

 

Wade在一边大声打断了他们俩:“哦,得了吧你们俩,为什么突然关系这么好了?——你的耳朵好了吗?耳朵没好就不要着急讨好队里的女神,谢谢。”

 

Clint马上反唇相讥:“你的女神不是HelloKitty吗?而且你才不是关心我的耳朵好没好,你只是嫉妒我和Nat说话!”

 

Natasha在一边翻了个白眼。

 

Bruce搅着手里的汤,慢吞吞地说:“所以,呃,回Oscorp分公司不太可行,这点你们已经讨论过了,对吧?”

 

Thor做了个鬼脸,看向Steve。那人立即解释说:“也不是说完全不行,但是冒得风险太大,几乎和我们回纽约所要经受的差不多了,所以综合考虑,我还是觉得应该回家。”

 

Bruce慢慢点点头,最后说:“……我分析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几种选项中,回纽约是成功率最高的,所以我同意回去。”

 

Loki和Peter发出了大大的叹息。

 

Tony拿着碗又给自己盛了一些汤,对那俩小孩扬起眉来:“干嘛,听上去你们俩还挺不乐意的。”

 

Loki低声说:“就好像我们俩有发言权似的。”

 

Peter马上跟上:“就是,回纽约这么大的事,你们也不提前和我们俩商量,私底下讨论好了,最后才告诉我们。”

 

Steve一听就知道这俩人肯定是私底下已经叽歪过了,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脸上不满的表情都一模一样。他又好气又好笑地说:“谁说最后才告诉你们的,我们也是昨天半夜才知道这件事的,你俩在公交车里睡得呼噜连天,谁能叫你们起来?”

 

Peter气呼呼地说:“反正你们肯定不会管我们俩怎么想的。”

 

“谁说的?哥就要管!”Wade插嘴说,“来,你们俩个兔崽子倒是说说,你们怎么想的?”

 

他遇见了Thor的目光,立即改口说:“呃——Petey你这个兔崽子先说,Loki看在你哥的面子上,暂时不是兔崽子了。”

 

Peter怒瞪着他。

 

Steve一口气喝掉了碗里的汤,爬起来给自己盛。“Wade说得没错,你们俩怎么想的,说来听听。”

 

Peter和Loki对视一眼,七嘴八舌地说道:

 

“纽约太远了。”

 

“好不容易来到这里,不去科罗拉多看看吗?”

 

“我们就不能一直往西走吗?我一直想去布雷默顿玩一圈。”

 

“不对,往北走,我想去加拿大。”

 

“……Loki!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去布雷默顿吗!!”

 

“我改主意了,去加拿大,我要去落基山脉。”

“你在美国就可以爬落基山脉了!!为什么非得去加拿大?!”

 

几个大人一脸黑线地看着他们俩因为去哪玩而开始争吵,几分钟后,Steve不得不举起手,大声说:“好吧!好吧,我们来投票,可以吧?到底去哪,我们来投票。”

 

Bucky和Sam事不关己地埋头苦吃,根本不理他们的讨论。Steve看了他俩一眼,说:“新来的没有投票权,所以就我们这几个人。同意回纽约的举手——”

 

除了Loki和Peter,其他大人都举手了。Natasha有点犹豫,不过她想了一下,还是举起了手。Steve点点头,又说:“好的。那么同意不去纽——”

 

“OK,不用麻烦了,我们已经赢了。”Tony撇撇嘴说,“来吧,我们收拾收拾,先拔营吧,在这里呆太久了已经。”

 

其他人立即附和着站起身,开始收拾他们的锅和碗。Peter和Loki尖叫起来,表示想要履行投票权,可是没人理他俩。

 

“你们这是暴政!!你们阻止我们投票!!”

 

Clint对Bruce说:“老师,把油罐递给我,我和调料放一起。”

 

Bruce答应了一声,扔了过去。Wade用土盖住了篝火,Natasha把锅里剩下的汤分给了Bucky和Sam(他俩还在狂吃),就拿去河边刷了。Thor用没做好的拐杖在大喊大叫的Peter腿边比划了一下,说:“呃,抱歉打断你一下,转转,转一圈,我看这个长度行不行。”

 

Tony和Steve商量着等一下拔营时候怎么分配车。Steve给Tony擦了擦嘴边的汤汁,说:“得有人跟着他俩……”他朝Bucky和Sam努了努嘴,压低了声音,“你觉得应该怎么分组?”

 

Tony回头看了一眼,说:“这还用说嘛?我和Wilson,你和Barnes,你们俩好久没见了,得叙叙旧。”

 

Steve笑了:“哦,我们俩不谋而合啦。”

 

Tony撞了他一下:“你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干嘛还非得我说出来?”

 

“得你同意了才行呀。”Steve笑嘻嘻地说。Tony掐他的肚子,Steve蹭蹭他,两个人刚要亲一下,Peter抓着Loki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说:“我们要投票,你们俩也太坏了!”

 

Tony翻了个白眼,轻轻推开Steve,很是无奈地说:“好吧……好吧好吧,你们赢了。那么同意不去纽约的举手。”

 

他俩举起了手,Loki冷冷地看了一圈,说:“四票。”

 

Tony一扬眉:“什么?”

 

Steve看见了。他指了指Tony身后,忍着笑说:“哦,新人也投票了。”

 

Tony扭过头去,看见Sam和Bucky端着碗高高举起了手,一脸挑衅。他迎着太阳眯起眼睛,接着干巴巴地鼓了几下掌。

 

“哦,不错嘛,勇于表达自己什么的。”Tony冷笑了一声,“不过就算是四票也没用,我们八票。”

 

Loki抬着胳膊,给Peter当人形拐杖,皱起眉说:“你们哪里八票了?明明是七票。”

 

“Lucky也算一票呀。”Tony假装天真地回答说。接着他板起脸,把那两个人往公交车那里赶:“你们俩,干完活了吗?去去,检查车况去,我们要出发了!”

 

Peter和Loki不服气地瞪了他一眼,不甘心地走了。Peter抓着Loki的胳膊一跳一跳的,没走几步,Wade就跑出来,把Peter背起来了。

 

“走路慢死了,哥都看着急了!”

 

Peter趴在Wade背上,不知道哼唧了些什么,雇佣兵哈哈大笑,说:“哦,因为你们俩是兔崽子呗。”

 

Steve发誓他看见Loki故意踩了Wade的鞋一脚。

 

他俩转过身来,Tony对Steve说:“今天你就好好陪你朋友吧,有什么八卦晚上告诉我!”

 

Steve亲了他一口。“你就是想听八卦而已吧。”

 

Tony咯咯笑了:“哦,你猜对啦。”

 

接着他俩手牵着手,一起去检查车况了。

 

 

 

 

48

 

 

 

Steve带着Bucky上了那辆Jeep,Steve摸着方向盘,笑着说:“哇哦,好久没开大车了,有点怀念啊。”

 

Bucky吸吸鼻子,转头看他:“听上去你在这之前开的是大车?”

 

Steve发动了汽车,耸耸肩:“哦Buck,你想不到我之前开的是什么车。非常大,比你这辆车大多了。”

 

Bucky盯着他的侧脸,没有说话。Steve转过头去对他笑了一下,说:“……还生我气吗?”

 

“还可以吧。”Bucky不那么真心地说道,“虽然我很气你没有在我们相遇的第一时间过来拥抱我,但是——哦老兄,我真的一点都没想到你还活着。我以为你早就死了,我去过你家,已经烧得什么都没有了。”

 

Steve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突然微微发白:“……我的家被烧掉了?”

 

Bucky叹了口气:“那一整条街,都烧掉了。好像是煤气爆炸还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

 

Steve目视前方,点点头,又点点头。然后他自言自语地说:“哎,烧掉就烧掉吧,没办法。”

 

Bucky把车座椅往后调了一下,然后舒舒服服地翘起了二郎腿。“那么说说你吧?这几个月你是怎么过来的?那些人都是谁?还有你的未婚夫是怎么回事?”

 

Steve想起了Tony,又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他……哦,他是我的奇迹。你不知道Buck,Tony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从头说吧。”Bucky打了个哈欠,看着Steve的侧脸,也笑了起来,“知道吗,你这个表情从小到大都没变过。只要想起喜欢的事情,就会露出这种蠢笑,傻乎乎的。”

 

Steve眨眨眼睛,抬起手去摸脸:“呃……我笑了吗?”

 

Bucky翻了个白眼。“当然。说吧,我听着呢。”

 

于是Steve把自己经历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之前他本以为这会很快,可是没想到回顾起来之后才发现,他们这个队伍竟然共同经历了那么多事情,Steve几乎记得他们每一天每一秒都做了什么,这些记忆如此珍贵,就连一起做饭、一起看星星,都被Steve牢牢记在心底,回忆起来的时候,只觉得无比踏实。

 

“……说真的Buck,如果没有Tony,如果没有大家,我可能也撑不到现在。”最后Steve真诚地对他说,“我曾经丢掉了所有的东西独自逃了出来,在遇见Tony之前,我觉得孤独恐惧,毫无希望,但是所有的好事都在遇见他之后发生了。”

 

Bucky翘着嘴角,笑着说:“哦,我之前可不知道你是个迷信的人。”

 

Steve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脸。“可能吧……但是我现在真觉得自己运气很好,看,我们俩也重遇了,你不觉得这是奇迹吗?”

 

Bucky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承认说:“确实是奇迹。”

 

Steve再次看了他一眼,温和地说:“我的故事讲完了……那说说你的吧?我真的一直都在挂念你……经常会想起你。”

 

“所以,你也认为我死了?”Bucky打了个哈欠,眼角带泪地问道,“哦,我还真没法怪你,现在这种世道,活着才奇怪。”

 

Steve迟疑了一下,回答:“是的……对不起,我逃命的时候根本没有去你家看看。”

 

“别傻了,老兄。”Bucky不在意地挥挥手,“你来了就等死吧。你以为我会怪你吗?那个时候谁都只能顾自己了,你逃出来才是真聪明,不然咱们就不可能有今天了。”

 

Steve慢慢点了一下头,忍不住问道:“那你的胳膊……?”

 

Bucky一愣,扭头看看自己的左胳膊,一下子笑了:“哎呀,你不提醒我,我都想不起来了。怎么样,帅吗?”

 

“帅,快给我讲讲。”Steve碰碰他的腿,催促说。

 

Bucky歪着嘴角笑,说:“我嘛……当时丧尸爆发的时候,其实我就逃了。我逃得远远的,大概一个月之后,就有人说纽约已经恢复了,所以我又偷溜回去看看。”

 

Steve吃惊地看着他:“还有这样的传言?”

 

Bucky忿忿地哼了一声。“对的,真是害人不浅。但是我这么天真可爱——”

 

他看见了Steve高高扬起的眉,只好住了嘴,咕哝说:“反正……我就回去找你了。”他顿了顿,抬起那条金属制的胳膊,晃了晃,“我这条胳膊就是在那里丢掉的。一个人走神了,丧尸一口咬在了上臂这里,扯掉了一大块肉。”

 

Steve几乎屏住了呼吸:“……你被咬了??然后呢??”

 

Bucky露出了痞痞的笑容:“然后?然后我砍掉了它的脑袋,就捂着喷血的胳膊,想找个地方自杀。”

 

Steve无法想象自己的朋友在当时有多么绝望。虽然现在Bucky说得很轻松,但是他一定是经历了难以言说的痛苦,才能在现在和自己同坐一辆车。Steve很想给好友一个拥抱,但是最后他只是拍了拍Bucky的大腿,没有说话。

 

Bucky抹了抹鼻子,咳嗽了一声。“咳……其实也没那么可怕。我很幸运,因为我遇见了一个人。他在我快死的时候救了我,并且帮我换上了这条胳膊。”

 

Steve问:“是Sam Wilson吗?”

 

Bucky摇了摇头。“我是在后来才遇见Sam的。”

 

Steve嗯了一声,等Bucky继续说。

 

“那个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Bucky有点怔怔地看着前方,神情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你刚才和我说,遇见Stark之后,你所有的事情都是好事。我想了想,好像在遇见Rum之后,我的事情也都变成好事了。”

 

Steve歪了歪头:“Rum?”

 

Bucky的右手轻轻在自己的左胳膊上划着,发出清脆的咔哒声。“是的,Brock Rumlow,他砍下了我被咬的左臂,帮我换上了这个。”

 

Steve感觉牙根处有了一种发酸的紧张感。他重复着说:“……砍掉你的左臂。”

 

“是的,毕竟当时我的选择很有限。”Bucky耸了耸肩,状似遗憾地说道,“要么就自杀,要么就变成丧尸。我被咬之后,本想找个地方把自己砍了,结果Rum就突然冲出来,趁病毒还没扩散,一刀砍断了我的胳膊。”

 

Steve死死地咬住了舌头,过了一会儿才问他:“……疼吗?”

 

Bucky大笑起来:“哦老天,Stevie,我也很想告诉你疼不疼,但是很可惜,他砍掉我的胳膊之后,我直接就晕过去了。”

 

Steve点了点头,又有点埋怨地说:“那个人不应该这样莽撞。”

 

“可不准说他的坏话,Stevie。”Bucky摇了摇手指,“Rum救了我。等我醒过来时,是在一处军事基地里,而胳膊就已经变成这样的了。但是他不肯和我说是怎么做的,还很想把我赶走。”

 

Steve困惑地看着Bucky:“……这个人真奇怪。”

 

“谁说不是呢。”Bucky咯咯笑着,“Rum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人了,但是不可否认,他对我很好。”

 

Steve隐约已经猜到了他们俩的结局,就没有着急,只是简单地问:“然后呢?”

 

Bucky换了个姿势,想了想才继续说道:“然后……然后啊,我们俩就一起流浪了。Rum教了我各种格斗技巧,告诉我怎么保护这条胳膊,还告诉我该怎么躲避丧尸。”

 

他说到这里,忽然冷笑了一声,带着一丝讽刺说道:“……啊,你说好不好笑呀,这个人把这些事情教给我,最后却为了救我,被丧尸拖走了。真他妈的好笑,操,笑死我了。”

 

他的语气中,却一点点的笑意都没有。

 

Steve为了朋友的遭遇感觉到了苦涩,顿了一下,轻轻说:“我很抱歉,Buck。”

 

“没什么,反正就是,他逞强呗。”Bucky扭头看着窗外,嗤笑着说,“被丧尸拖到了林子里,大叫着让我快点滚,努力活下去。好啊,我如他所愿,我偏要好好活着。看,我活得多好啊,还遇见了Sam,我他妈早就忘记他是谁了。”

 

Steve摇了摇头,难过地说:“你别这么说。”

 

Bucky整个人都转了过去,朝着窗外,不让Steve看见自己的脸。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又低低地说:“……我时常梦见Rum被拖走的那片树林。我眼睁睁看着他被拽了进去,却怎么都不敢进去。Stevie,你说我是不是很自私啊?如果当时我跟过去的话,或许就不会这样被折磨了。”

 

Steve下意识地说:“你不自私——”接着他心中突然一动,随即问道:“……等一下,你说Rumlow是被拖进了树林里?”

 

Bucky嗯了一声。

 

Steve的心怦怦跳起来:“什么样的树林?你看见他被咬了吗?还是仅仅是被拖进去?”

 

Bucky转回来,皱着眉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就——回答我!”Steve急切地说,“还有,他是在多久之前被拖进去的??”

 

Bucky被Steve这样的态度吓到了,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说:“大概两个月前……不对,好像不到两个月。”

 

“那他被咬了吗?你看见他被咬了吗??”Steve问他。

 

Bucky被他问得有点暴躁:“……没有!好像没有,我不知道!我当时已经傻了,我想不起来了!”

 

“你仔细想想,Bucky,仔细想想。”Steve知道把朋友问急了,立即舒缓了一下语气,“这很重要,好吗?我需要你仔细回想所有的细节,然后告诉我。”

 

Bucky困惑又生气地看着他:“为什么?我不愿意再回想那些了!”

 

“因为这有可能救你的朋友!”Steve的声音微微提高了一些,“知道吗?你想救他吗??”

 

Bucky猛地愣住了,张了张嘴,可是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我没骗你,如果他够顽强,现在很有可能还活着。”Steve深深看了Bucky一眼,非常坚定地对他说,“如果他信你会回去救他,就有可能能够坚持到现在。”

 

Bucky微微喘息着,过了一会儿才带着难以置信和一丝希望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Rum可能还活着?”

 

“是的。”Steve笃定地点了点头,“所以我需要你告诉我一切,当时所有的细节,我全都要知道。”

 

Bucky抹了一把脸,重新镇定了起来。“……好,给我点时间。我从来不敢回忆那一天,你让我努力想一想。”

 

Steve转头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不再说话了。

 

 

 

 

TBC

这一篇我写得实在是太不紧不慢了哈哈哈哈

好吧,想了想,还是很想写叉骨,所以有他!我爱叉叔!←应该有冬叉了,请注意避雷(现在你说个毛呀

请给我评论!鼓励!耶耶耶!!

评论(58)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