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浓

不是好人请慎关。观察之后再关注谢谢。
主页里粮很少,随时删文小能手。
设置了关注一周以上才能评论。
痛恨抄袭狗。被抄过所以对此敏感。指路抄袭狗请私信,对抄袭零容忍。删文因为怕被抄袭狗拿走主义。
盾铁不拆,雷all铁,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留言请不要提任何all铁cp谢谢。
拉踩大盾的一律拉黑。毒唯一律拉黑。KY一律拉黑。
盾铁、锤基、贱虫、冬叉←吃这些,都不拆。
写了差不多150w字的盾铁,目标200w,但愿能爱到那个时候。

【盾铁】很闹心9(学院au

9

 

 

 

离新年还有几天,留校的每个学生都开始准备着新年礼物和大餐,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包括Bruce。

 

Tony一个人去了实验楼(Steve开车送他去的,当然),独自留在那儿继续他的推进器设定。在去实验楼的路上Bruce给Tony打了个电话,向他道歉。

 

“哦Tony,我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Bruce在电话那头说,他好像出了校,Tony听见了汽车的声音。“我需要开始准备新年礼物,还得给家里寄信……所以我大概新年前都不能去实验室了,你自己可以吗?”

 

Tony缩在副驾驶上,没精打采地说:“……可以啊,你忙吧。”

 

Bruce有点担心:“你听起来好像很糟糕,出什么事了吗?”

 

Tony扭了扭,把后背和屁股留给正在开车的Steve。“没事……今早发生了两件倒霉事,所以我很不爽。”

 

Bruce在那边停顿了一下:“呃——告诉我你没做出什么让人想掐死你的事?拜托?”

 

Tony从鼻子里吭出一个音。“不,我什么都没做。”

 

“……好吧。”Bruce将信将疑地说。“那能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倒霉事吗?”

 

Tony再次侧了侧身子,脸几乎都贴到窗户上了。“第二件倒霉事嘛……Mr. Coulson早上来我寝室找我了,他说圣诞节已经过去,我得把胡子刮干净,不然我的眉毛也保不住了。”

 

Bruce听上去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哦……那没事。你刮了吗?”

 

Tony不情不愿地点点头:“……刮了。”

 

Bruce在那边笑出了声:“好啊,刮了干净嘛。——那第一件倒霉事是什么?”

 

Tony装傻:“啊?我没说吗?”

 

“你没说。别试图转移话题,我一和二还是分得清的。”

 

Tony吸吸鼻子,打算挂电话了。“没什么大事,不和你说了,我要进实验楼了,拜拜。”

 

他快速按了挂机键,把Bruce的疑问给堵回去了。

 

Steve看了他一眼:“中午还要给你带饭吗?”

 

Tony挤在车门上动了动:“你随便。”

 

Steve耸耸肩:“那就不送了,我今天很忙,可能没时间往你这儿跑。”

 

Tony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一个人在实验楼里其实还是挺孤单的。倒不是说Tony不习惯孤单……只是上大学之后,他渐渐开始有了同伴,做实验的时候Bruce会和他一起,平时生活也总是跟Clint在一起。友情果然有魔法,比如它会让人知道什么是寂寞。

 

啊呸呸,寂寞个P啊,反正大学之前我都总是一个人的。他愤然把左脚的推进器扛到桌子上,开始和左手部分进行第八百次配套。反正实验这回事,还是一个人做比较好,我才不稀罕和别人一起研究呢。

 

Tony把左脚喷射器的角度调整了一下,让它不会一直往左歪。他忙起来之后,就把这些闹心的情绪抛在脑后了,只一心一意开始弄他手里的小玩意。如果顺利的话,明天应该就可以飞起来了。

 

Tony决定飞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一桶水上天,然后全都倒在Steve头上。

 

他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浸了好几个小时,或者好几十个小时(反正对Tony来说都差不了多少),突然被Clint的电话惊醒了。他吓了一跳,一扭头看见自己手机上显示的Clint大大的笑脸,缓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是电话。

 

Tony咧嘴一笑,马上拿过爪机接了起来:“——Hi美人儿!还记得我呢。”

 

Clint在手机里给了Tony一个大大的飞吻:“想我了吗!!”

 

Tony撇撇嘴,抬眼看看时间(13:02。操,Rogers居然真的没来给我送饭)。“还行吧,不是很想。”

 

Clint笑着骂他:“你就撒谎吧,贱人,你撒谎,我他妈要把给你的新年礼物摔了!”

 

Tony挑起眉:“你要送我什么?”

 

Clint在那边呃了几声,然后慢吞吞地说:“我看看——这玩意是法语,不过你的Barton大爷知道一些法语……我来翻译一下……”

 

Tony拖过一把椅子坐下来:“嗯,Stark大爷有的是时间。”

 

Clint费劲地说:“嗯——这款香水可以让你的,呃,让你的伴侣——呃,Hey!Hey老板,这词儿是什么意思?”

 

Tony翻了个白眼。

 

那头响起一个礼貌的声音:“欲火焚身,先生。”

 

Tony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Clint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让你的伴侣欲火焚身!——怎么样宝贝儿,是不是很符合你的口味?”

 

Tony突然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他不自在地开始在椅子上乱晃,有点心烦意乱地说:“你给我买什么催情香水啊?”

 

“有意思嘛。”Clint嬉皮笑脸地说。“我还给你买了法式面包酱,回去一起给你啦。”

 

Tony咽了一口口水。他抓抓鼻子,吭哧吭哧没说话。Clint微微提高音量:“……Tony?你怎么啦?”

 

Tony不知道该不该和Clint说起昨晚的梦……他自己也有点迷糊了,这种梦的对象都是随机的吗?

 

他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承认说:“嗯……我有个事。”

 

“啊?什么事?”Clint立马来了精神。“是学校的事吗?Rogers又惹你了吗?”

 

不,他没惹我。Tony想着,有点紧张。“呃,不不不,和他没关系。我是说,没有太大关系……嗯,就是,我昨晚做了奇怪的梦,所以有点心烦。”

 

Clint在那边付了钱(需要打包装吗?先生?),说:“什么奇怪的梦啊?这玩意都是假的,有什么可心烦的。”

 

Tony摸摸光溜溜的下巴,哼哼了几下:“你知道的……那种梦。那-种-梦。”

 

Clint沉默了几秒之后,努力忍住笑说:“——操。”

 

Tony一头撞在了桌子上。“我他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都一年没干过这么丢人的事了。你最近有做过这种梦吗?”

 

Clint想了想:“有啊。不过你先告诉我,你射裤子里了吗?”

 

Tony立刻否认:“没有。”

 

Clint嘁了一声。“不诚实,扣一分。”

 

Tony想起自己在Steve的大腿上蹭来蹭去……在梦里的Steve可比现实中的温柔多了,他不会讽刺自己,而且对自己言听计从,让他跪着就跪着,让他躺着就躺着。

 

所以在梦里是射在了Steve脸上了没错(新生主席可是跪着给Tony服务的),谁知道现实这么骨感。Tony醒过来之后,一睁眼就看见了Steve红红的嘴唇,他当时还想着,哎呀他的脑袋是什么时候蹿上来的,刚刚还在我胯下呀。

 

……让我死了算了啊,操。

 

Clint等了一会,见Tony不说话,就大声问:“Hello?有人吗?有人射在裤子里了吗?”

 

Tony回过神来,挤挤鼻子:“你滚,你看见了吗?!”

 

“承认吧,Tony Stark。”Clint笑得很开心。“——哎,你梦见谁了?”

 

“一个不认识的人。”Tony撒谎说。“不知道脸,梦里好像也不认识。”

 

“是嘛。”Clint的语气听起来并不相信。“好吧……所以你就是为了这个梦烦呢?”

 

Tony侧过头,看着推进器上的红色喷漆。“嗯……烦死了。”

 

“那我可帮不了你了。”Clint走到了外面,电话里立刻有了风声。“我一般要是做春梦的话,第二天就去找梦里的主角说说话,那样会少一点负罪感。可是你连梦里是谁都不知道呢,你就这么压抑着吧。”

 

Tony心想他一睁眼面对的就是梦里的主角啊,可是好像负罪感更深了呢(Steve在梦里换了各种姿势给Tony做口活,从头到尾嘴巴就没合上过)。Clint在那边继续说:“要不然你找个姑娘嘛,反正放假了啊。”

 

Tony挠挠耳朵:“可我还在学校呢,哪有姑娘,剩下的基本都是雄性。”

 

Clint又在那边说了些什么,这时Tony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了引擎的声音。他立刻站起身往窗外看,只见Steve拿着一袋子东西从车上走了下来,依然眉头紧皱。

 

Tony马上慌乱起来,他下意识就要往桌子下面钻,钻了一半想起卧槽我在做什么,就赶紧又爬了起来。Clint在那边怀疑地问:“……哎,你听我说话了吗?你喘什么呐?”

 

Tony敷衍地嗯嗯嗯,又赶紧扯过推进器开始卸螺丝。“Yes,你说,继续说。”

 

Clint质疑说:“我怀疑你根本没听我说话,Stark。”

 

Tony看见Steve拧动了实验室的门把手。他迅速说:“你说啊,你说,我听着呢。你快说。”

 

“……”Clint沉默了。

 

Tony余光瞥见Steve走了进来。他必须得找点话题好无视那人,不然他一定会尴尬到死的。于是Tony深吸一口气,口不择言地说:“——所以?Clint?你说你最近才有过射在裤子里的经验,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洗的内裤??”

 

Steve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Tony在心中大喊一声:YES!!

 

Clint在那边大叫说:“你这是报复!Stark!我他妈没承认过我射在裤子里了!而且在梦中你很难控制自己,你他妈少来拿我说事——”

 

“哦,是嘛!所以你那天赖在我床上不下去,就是这个原因哈??”Tony的声音更大,他开始胡言乱语了。“操啊,你应该告诉我原因嘛,反正男人这样很正常啊,我又不会嘲笑你!”

 

Clint气得呼哧带喘了:“……我他妈什么时候睡过你的床啊?你嗑药了吗?Hello?我是在和Tony Stark说话吗?!”

 

Tony放下了手中的螺丝刀,一抬头,装作刚刚看见Steve的样子(他假假地和对方打了个招呼),然后接着对电话说:“哦——我不和你说了,Rogers来了,我好像闻到了食物的香味。你知道吗宝贝儿,我们的主席在假期提供外卖服务哦!超赞的!”

 

Clint还在那边尖叫着要求Tony恢复他的名誉权,可是Tony没等他嚎完,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转向脸色冰冷新生主席,嬉皮笑脸地说:“哦——我以为你不想给我送饭了呢。”

 

Steve原地站了一会,才一言不发地走上前,把汉堡和腌黄瓜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Tony举起双手:“……哇哦,你这个态度可不太好,哈?”

 

Steve没说话,放下了东西转身就走。Tony愣了一下,赶紧站起来拉住他:“哎哎哎,你怎么这么不经逗啊,我随口说的。”

 

Steve侧过头看他:“我晚上六点来接你,今天还有雪,早点回去吧。”

 

Tony没想到他能说这个(他还觉得自己要挨骂了),愣了一下之后才说:“哦……”

 

妈蛋,我怎么没软磨硬泡要求八点再走呢?我的智商呢?

 

俩人原地僵了一会,最后还是Steve先说话了:“……所以Barton也睡过你的床?”

 

Tony歪歪脑袋:“没啊。”

 

Steve扬起眉:“——可是你刚刚电话里说,他睡在你床上不起来的。”

 

Tony哽住了。有人刚刚说了这个吗?卧槽啊我应该在说胡话之前记录一下的。他张张嘴,又挥了一下手:“呃——啊对,呃,我那天不在寝室——”

 

“你去哪了?”Steve这下抱起了胳膊。“你不在寝室是要报告的,可是我不记得你有告诉我这件事。”

 

Tony的汗都出来了。他抹抹鼻子,恶声恶气地说:“……太久之前的事了,我记不住啦!”

 

Steve面无表情:“你电话里说了,最近。”

 

卧槽啊Rogers你去吃屎好吗!

 

Tony一转身拿起汉堡,开始往嘴里塞。Steve又问他:“Barton送了你什么圣诞礼物?”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Tony白了他一眼,不说话,只吃吃吃。Steve闭紧了嘴巴,这让两个人总算停止讨论这件事情了,谢天谢地。

 

他们俩一个吃一个看,磨蹭了快十分钟,谁也不说话。Tony边吃边偷偷观察Steve,他看上去似乎有点犹豫,好像有话要说。Tony也不着急,就装不知道,反正憋得不是他。

 

Steve自己纠结了好长时间,最后实在没憋住,说:“……学生会正在给留校生准备新年礼物,所以我到时候也会送你礼物的,以学校的名义。”

 

Tony鼓鼓囊囊地说:“不会又是U盘吧?”

 

Steve的表情立刻松了下来。他抿着嘴巴,声音小了一点:“……你不喜欢那个礼物吗?我好像还没看你用它。”

 

Tony很高兴自己转移了话题。他决定哄哄Steve,要知道,在梦里这人可是尽职尽责地伺候了一晚上自己呢。

 

“嗯,这倒也不是,只是U盘是你送我的,属于私人礼物,可是学校再送U盘,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吧。”

 

Tony停下来欣赏了一下自己的话,真是无可挑剔,完美。

 

果然Steve也被他的话哄开心了。新生主席还是严肃的,但是眼神变得比刚才柔和多了。“嗯……新年我会送你别的东西的。那个U盘你还打算用吗?我觉得你可以试一试,我希望你喜欢它。”

 

Tony敷衍地点点头:“嗯,我会用的,我保证。”

 

Steve终于微笑起来:“好的。——那我六点来接你?”

 

Tony嗯了一声,把汉堡里的牛肉饼舔进嘴里。他伸手想拿水杯,然后他看见了躺在桌子上的推进器。

 

我飞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一桶水上天,然后全都倒在Steve头上。

 

不不不,新年礼物不应该有一桶水,更不该有倒在那人头上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Tony只停了一秒,就叫住了Steve:“——哎,Rogers?”

 

Steve微微歪了一下脑袋。Tony轻轻摸了一下推进器,眼睛亮亮地看着他:“嗯……我也有个新年礼物要送给你,期待吗?”

 

Steve又露出了那种能把人融化的笑容。“……真的?你打算什么时候送我?”

 

Tony对他眨了眨眼睛:“别着急嘛,我保证你会喜欢的。”

 


 

 

TBC

评论(1)
热度(121)
©阿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