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浓

不是好人请慎关。观察之后再关注谢谢。
主页里粮很少,随时删文小能手。
设置了关注一周以上才能评论。
痛恨抄袭狗。被抄过所以对此敏感。指路抄袭狗请私信,对抄袭零容忍。删文因为怕被抄袭狗拿走主义。
盾铁不拆,雷all铁,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留言请不要提任何all铁cp谢谢。
拉踩大盾的一律拉黑。毒唯一律拉黑。KY一律拉黑。
盾铁、锤基、贱虫、冬叉←吃这些,都不拆。
写了差不多150w字的盾铁,目标200w,但愿能爱到那个时候。

【盾铁】很闹心7(学院au

7

 

 

 

Tony一路沉默跟着Steve回了寝室。他一进门就看见门口放着一个箱子,左上角的名卡上面写着Rogers。

 

他扭头看着Steve:“你怎么有我寝室的钥匙?”

 

Steve跟在后面脱了鞋,头也不抬地说:“各年级主席都可以拿到你们的钥匙。”

 

Tony撅起了嘴,今天的第二百次。Steve轻轻推了他一把:“进去再说,冷死了。”

 

两个人走进房间,关上了门。Tony穿上拖鞋,抱着胳膊转过身来,一脸不满地盯着Steve。他本来想忍一忍,可是当他看见Steve旁若无人地从箱子里掏出睡衣、被子和洗涑用具时,终于尖刻地说:“……我现在对我的隐私感到非常担心,我从来不知道有人可以随意出入我的房间!!”

 

Steve把被子抱到了Tony的床上,认认真真铺好。Tony跟了过去,不依不饶地说:“你别装傻,我和你说话呢!你们这些讨厌的主席,怎么可以——”

 

“我们也不是随便就能拿到钥匙的。”Steve看了他一眼,安静地说。他把被角捏好,又绕开Tony,走到Clint的床边把他的被子收起来。“这需要申请,钥匙在学校那边,只有特殊情况的时候我们才可以申请到钥匙。”

 

Tony冷笑一声:“那你倒是说说,什么时候算特殊情况?”

 

Steve把Clint的被子规规整整地叠起来,抱到柜子里,又去自己床上拿过Tony的被。“——今天这种,就算是特殊情况。其它的我还没遇到,所以不知道。”

 

Tony挡在Steve面前:“这个理由根本就不成立!”

 

Steve停了下来。他比Tony高出半个头,于是在气场上自然也跟着高出了一截。他一脸严肃地盯着面前人看:“——如果你不信,可以去看我的申请书,拿到钥匙需要得到两个以上老师的同意,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你的隐私问题。”

 

Tony被他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人剑拔弩张地面对面站了一会,最后谁也没瞪过谁。Steve率先移开了目光:“……你不用这么讨厌我的,反正只是临时住在一起而已,等Barton或者Thor回来,我就会搬回去的。”

 

Tony看他的样子,一时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他沉默地看着Steve把他们俩的床都弄好,然后搬出他的电脑,往桌子上一放,看样子是打算今天晚上都不会理自己了。

 

Tony在地上站了一会,不知道该不该去床上躺着。现在还不到九点,寝室里有点冷。Steve摆好了电脑,就拿出睡衣:“我要去洗个澡……今晚会下雪,你还是别出去了。”

 

Tony哼了一声,别过头去:“我才不想出去呢。”

 

Steve嗯了一声,就进浴室去了。

 

 

整个晚上Steve和Tony都在各自的床上玩电脑,谁也不理谁。这让Tony特别难受,他早就习惯了和Clint搭伙打游戏,或者Clint打游戏,他自己继续计算白天没完成的公式,两个人顺便吵吵嘴。他的寝室里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Tony趁上厕所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Steve的电脑。他正在画画,色彩艳丽,不过Tony没敢仔细看那是什么,就赶紧装作若无其事地爬上了床。房间里这么安安静静的,所以等到十一点,Tony就困得不行了。他合上电脑,去刷了个牙,就钻进了被窝。

 

他背对着Steve躺下,竖起耳朵听那边的动静。Steve又摆弄了五分钟,就也扣上了电脑,然后下床上厕所,回来时关上了灯。

 

Tony小声说:“门没锁。”

 

Steve又摸黑回去,把门反锁了。他顿了顿,说:“……睡吧,明天可以晚点起。”

 

Tony哼哼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半夜外面果然开始刮起了风,估计雪也跟着下来了。Tony睡了一半迷迷糊糊醒了,他觉得冷,把身子缩起来也还是冷,只觉得手脚都凉。他翻了个身,摸摸鼻尖,凉凉的。

 

Tony感觉自己好像睡着了,又好像没睡。不知道躺了多长时间,他突然觉得想上厕所。他想憋一憋忍回去,结果不大一会,就被憋起来了。

 

Tony哼唧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坐起来,闭着眼睛用脚勾了好一会,才勾到拖鞋。他穿了去上厕所,卫生间里有个小窗,他一进去就被冻醒了,睁眼一看,外面漫天的雪花被路灯晃得明亮亮的。

 

啊……下雪了。

 

Tony哈出一口气,出了白雾。他迅速解决了个人问题,提上裤子之后胡乱洗洗手,就赶紧冲了出去。房间里特别冷,Tony溜回了自己的床上,往被窝里一钻——

 

嗯?这是啥。

 

他睡迷糊了,只觉得一个膝盖跪在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上。被子里的东西动了动,Tony吓了一跳,马上记起来他的床上还睡着那个讨厌的、烦人的、摸起来热乎乎的SteveRogers。

 

Tony的手还按在Steve的胳膊上(妈蛋啊他为什么摸起来这么热!),一动没动。Steve显然也睡懵了,他的脑袋从被窝里钻出来,和Tony对看了几秒——然后他伸出胳膊,把那人拽进了自己的被窝里。

 

Tony整个人摔进了床里,不过还没等他骂人,Steve就迅速用被子把他们两个人包了进去。Tony冰凉的鼻尖现在正抵在Steve的锁骨上,身子被Steve抱着,整个人终于有些暖和起来了。

 

Steve动了动,鼻息轻轻打在Tony的额头上。他没说话,只是轻轻拍着Tony的后背,好像在哄他睡觉。

 

外面的风似乎嚎得更厉害了。

 

Tony静默了很久,最后终于也慢慢地磨蹭了Steve几下。然后他突然蜷起腿,把冰凉的脚踩在对方的大腿上。Steve一哆嗦,鸡皮疙瘩从后背一下子窜到后脑勺。“……这什么,和冰块一样。”

 

Tony仰起头,对Steve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不过他连牙齿都没露,大概是脸冻僵了。他动了动,往Steve怀里钻了钻。“……脚,真冷。”

 

Steve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却没有把Tony推开。他把被子盖得更紧了一些,连一点缝隙都没有。

 

Tony觉得困,可是却睡不着了。他被抱得很暖和,Steve简直就是个小火炉,浑身散发着光和热。他感觉Steve也没睡着,因为对方的心跳正贴着他的耳朵,强劲有力,好像速度还有点快。

 

Tony被震得更睡不着了。他现在除了能听见外面的风声,就是Steve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杂乱无章。他听了五分钟,终于忍不住动了一下,哑着声音地问:“……你干嘛呀,快睡,你心跳得吵死人。”

 

Steve低声说:“心不跳我就得死了。”

 

大半夜的,Tony不想和他吵架。他伸手往下摸摸,Steve赶紧握住他的手:“……你要干嘛。”

 

“找你的肚子,掐一掐。”Tony眯着眼睛说。接着他好像想起来什么事,咧着嘴一笑:“啊嘿……Clint的肚子上都是肉,掐一下他能疼好几分钟呢。”

 

Steve在Tony头顶也轻轻笑。他说:“那你掐了试试,我肚子上没肉。”

 

Tony撇撇嘴,摸到了Steve的肚子,想也没想就把手伸进衣服里去了。他的手指碰到了紧实的肌肉,看手感,还不止一块。

 

Tony睁开一只眼睛:“……你别绷着,放松。”

 

Steve被他摸得有些痒。他又按住了Tony的手,有些不自在地说:“你这么掐我,太痒了。”

 

Tony嘿嘿笑了起来,甩开Steve的手,又把胳膊绕过去,摸那人的腰。“你还怕痒呢?这里痒吗?”

 

Steve忍不住往前一顶,把Tony挤得往后挪了一点。他推Steve的胸,叽歪着说:“你别动,我要掉下去了。”

 

Steve赶紧又搂住他,往自己这边带了带。他抓着Tony的大腿,夹在自己腰上。“你还冷么?”

 

Tony的脸直往Steve脖颈里面拱:“冷。”

 

Steve说:“你等一下。”然后他突然翻身下了床,从Clint的床上扯过Tony的被子,盖在自己的被子上面。

 

Steve再次钻进被窝里(Tony立刻抬手抱了上去),把两层被子好好给两个人包好了。“……这样就不冷了吧。快睡觉,都一点多了。”

 

Tony被厚重的被子和Steve的体重压得舒服又踏实。他又把脚踩在对方的小腿上,才拱拱Steve的脖子,咕哝着说了一句:“晚安。”

 

Steve低头亲吻了一下Tony的头顶。“……晚安。”

 

 

 

 

TBC

评论(3)
热度(127)
©阿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