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浓

不是好人请慎关。观察之后再关注谢谢。
主页里粮很少,随时删文小能手。
设置了关注一周以上才能评论。
痛恨抄袭狗。被抄过所以对此敏感。指路抄袭狗请私信,对抄袭零容忍。删文因为怕被抄袭狗拿走主义。
盾铁不拆,雷all铁,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留言请不要提任何all铁cp谢谢。
拉踩大盾的一律拉黑。毒唯一律拉黑。KY一律拉黑。
盾铁、锤基、贱虫、冬叉←吃这些,都不拆。
写了差不多150w字的盾铁,目标200w,但愿能爱到那个时候。

【盾铁】很闹心6(学院au

6

 

 

 

Clint在舞会之后的第二天就回家了。他们大学休息到5号,所以Tony要有十天左右见不到自己的朋友了。

 

不过还好Bruce也不回家,这让Tony得到了安慰——毕竟自己一个人在实验室里等待新年实在很惨。他在圣诞节第二天给自己妈妈打个电话,说了半个小时才总算安抚住了她(不妈咪,我不能回家,因为我有个计划要完成……我才不管我爸会不会发火呢)。除此之外,一切都很完美。

 

Bruce比Tony还早到实验室。他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困倦,Tony到的时候,他正在边打哈欠边记录数据。

 

“早啊,宝贝儿。”Tony揉着眼睛嘟囔着说。他早上去送Clint了,现在困得要命。Bruce抬眼看了看他,从桌子上抓起一个三明治扔过去:“给,学生会早上来发的。”

 

Tony接过来,挑起了眉毛:“……啊?他们什么时候还发这玩意呢?”

 

Bruce耸耸肩:“不知道,我早上来的时候看见Rogers给每个人留校生发吃的,他只说是给大家的礼物。”

 

Tony打开保鲜膜,咬了一口(擦,好多菜,呕——),哼哼着说:“他真是有时间……Odinson怎么没和他一起发啊?”

 

Bruce三口吃掉了一个热狗,擦擦嘴说:“我问了,他说Thor和他弟弟回老家了。”

 

Tony心不在焉地说:“是嘛。”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和Bruce在实验室里一口气呆到了下午两点,最后实在饿得不行了,才终于滚出来觅食。实验室在学校最偏僻的一个角落,这说明如果他俩要去食堂或者找家饭店的话,得跋山涉水去学校的另一头。两个人走出实验室,看了看远处的教学楼。

 

“我真不想过去。”Tony喃喃地说。

 

Bruce抓了抓眼睛:“我也是……不过我还有个办法,虽然我觉得你不会同意。”

 

“什么办法啊?”Tony斜眼看他。

 

Bruce翻了翻衣服兜,从里面拿出一张卡片:“嗯……早上Rogers给我的。他说现在学校里人很少,只有一个食堂还开着,所以他可以帮大家送餐——呃,如果我们需要的话。”

 

Tony看上去真的震惊了。他半张着嘴,隔了好半天才说:“……卧槽,他这么好啊?”

 

Bruce皱皱眉:“我也不知道啊,不过实验楼这么远,我觉得他可能不会过来了。”

 

Tony一把抢过那张卡片:“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哎我手机呢,我打了试试。”

 

他从裤兜里摸出了自己的电话,然后照着卡片上的电话拨了过去。三秒之后,Steve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好,这里是Rogers。”

 

Tony眯起眼睛,不怎么确定地看了一眼Bruce(对方坚定地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他别别扭扭地开口:“呃……Rogers?”

 

Steve顿了一下,问:“Tony?——呃,我是说,Stark?”

 

Tony点点头,又想起Steve看不见,于是说:“是的,是的。嗯,Bruce说你现在提供送餐服务——”

 

“没错。”Steve的声音冷静又刻板。“你们在实验楼是吗?”

 

“嗯,对,三号楼。”Tony回头看了一眼。“所以,呃,帮我俩送点吃的来行吗?实验楼实在太远了,我不确定校车中午还有没有……”

 

“好的,我知道了。”Steve好像在那边写了一点什么。“我大概二十分钟之后可以到。”

 

Tony一愣:“擦?这么快吗?”

 

“我开车过去,所以很快。”

 

Tony扭头看向Bruce,指着电话无声地说:“这个混蛋他妈的会开车!我们学校里不是不可以开车吗??”

 

可惜Bruce不如Clint那么了解Tony,他没怎么看懂他的口型,只能茫然地点头。

 

Tony真想翻白眼了。那头Steve又说:“Stark,我可以设想你正在骂我为什么可以开车吗?抱歉,这是主席特权,我们有特殊的停车位。”

 

“Fuck you,Rogers!”Tony忍不住骂出了声。

 

这句Bruce听懂了。他赶紧拍了Tony一巴掌,然后凑到电话眼前道歉:“Sorry,Rogers。你别理他这个混球,我们俩快饿死在这儿了,求求你别挂电话!”

 

Tony气愤地看着Bruce:“——你居然为了一顿饭就跟我划清界限!!只是一顿饭!!”

 

Bruce没理他,只是紧张地听着电话。还好一分钟之后Steve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们二十分钟之后见。”

 

然后他挂断了电话。

 

Tony气鼓鼓地收起了手机。Bruce看上去松了一口气:“……Tony,别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我们如果不吃午饭,我很确定我会吐在实验台上。”

 

Tony瞪了他一眼:“严格来说,你没吃东西的话,只会吐出胃酸而已,那个很好打扫的。”

 

Bruce推了他一把。

 

Steve在二十分钟后到了。他的车是一辆有年纪的福特,不过Tony依然觉得眼馋——他都三个月没摸车了。

 

新生主席给他们带了披萨和玉米奶油汤。因为开得快,所以它们还热乎乎的,这简直让Tony想哭。他一边往嘴里塞披萨,一边大口喝着热汤。

 

啊……活过来了。

 

Steve靠在柜子上看他俩像流浪汉一样抢食吃。他的眉头紧紧皱着:“……我记得早上来给你们送了三明治和热狗。”

 

“嗯……但是不够啊。”Tony被烫得直伸舌头。“我们的工作可是很费脑子的,你懂吗?你有脑子吗?”

 

Bruce拐了他一胳膊:“吃你的饭,别找事。”

 

Steve张张嘴,刚想说话,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立刻往外面走去。“……Hi,妈妈?”

 

Tony立刻竖起了耳朵,边吃边努力听Steve讲电话。

 

“不……我不回去过新年了。——嗯……嗯……好的。……嗯,没问题。——哦妈咪,我会给你寄礼物的,好吗?……没有特别的理由……呃,学校工作很忙……呃,好的,好的。爱你。”

 

嗯哼,看起来每个人都有个难缠的妈咪。Tony吭了一声。

 

Steve打完电话,又走了进来。Bruce对他友好地笑了笑:“Hey,多少钱?”

 

Steve摸摸鼻子,有些不自然地说:“你们可以下次一起给我——嗯,我忘记要小票了,所以我也忘了多少钱。”

 

Tony把披萨上的虾舔进了嘴里:“看吧?我就说你没脑子么。”

 

Bruce又瞪了Tony一眼,眼睛里满是不赞成。

 

Steve摊开手:“行,那你们吃吧,我回去了。晚上还需要我送吗?”

 

“需要。”Tony赶紧说。

 

“我不需要。”Bruce吸吸鼻子。

 

Tony扭头看他:“……你怎么不需要了??”

 

Bruce看看表:“我晚上要和Brooks他们小组聚会,你知道的,瑜伽选修课。”

 

Tony嘟起嘴,不高兴地看着Bruce。“都说了你练什么瑜伽啊,难道你那个什么小组聚会比我们的研究更重要吗!”

 

“有的时候,是的。”Bruce对他眨了眨眼睛。“Tony,你别一天到晚泡在这儿,好吗?Clint回家之前叮嘱我要把你推出去,他很担心你。”

 

“我不需要你们的担心。”Tony直起身子,大声宣布说。“反正我要在这儿呆到半夜,谁也管不了我。”

 

“那样你怎么回宿舍?太晚了就没有校车了。”Bruce提醒说。“实验楼的空调到九点就会全部停掉,你会冻死在这儿的。”

 

“……我愿意。”Tony嘴硬说。

 

Bruce叹口气:“……随你吧。”

 

Steve看了看他们俩,犹豫了一下再次问:“嗯……所以Stark,我晚上六点来给你送饭?”

 

“没错。”Tony在Bruce反驳之前就立刻说。“六点,我要吃意大利面。”

 

Steve点点头,最后对他俩打了个招呼:“那我先回去了……晚上见。”

 

 

 

Bruce在五点左右离开了实验室,他偷偷给Steve发了个短信:[麻烦你把他送回宿舍,行吗?]

 

Steve的回复很快就到:[好的]。

 

Tony一个人气鼓鼓地继续修正他的推进器。现在双脚和右手的同步已经完成了,只差左手还有那么一点点偏差,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下午Clint打来了电话询问Tony是不是还活着,Tony撒谎说他在宿舍睡了一天。

 

如果他告诉Clint自己打算晚上在这儿过夜,还不知道他会怎么闹呢,麻烦。

 

Steve在六点的时候准时出现了。他带来了意大利面,还有一大碗沙拉,加上一盒甜甜圈。

 

Tony吃得心满意足,每一样东西都符合他的口味,甚至今天的沙拉好像也没那么难吃了。

 

Steve坐在旁边玩手机,时不时看Tony一眼。等Tony快吃得差不多了,他才清清嗓子,说:“嗯……味道还可以?”

 

“嗯嗯嗯。”Tony含糊地回应着。他把意面卷在叉子上,蘸着沙拉的酱吃。Steve动了动,又说:“那就好。”

 

Tony抬眼看看他,拿不准现在赶人是不是有点没礼貌。他用力想了想,说:“呃……你不是很忙吗?怎么还不走?”

 

Steve耸耸肩:“现在是假期,校车到六点就没有了。所以我可以等你。”

 

“等我干嘛?”Tony吸着一根意面,欠揍地问。

 

“送你回宿舍。”Steve面无表情地说。“另外——你今天一直呆在这儿,所以不了解我们假期时的新规定——”

 

“什么新规定?”Tony立刻警惕起来。他瞪着Steve,似乎如果对方说出一点不顺着他心意的事情的话,他就要用叉子戳死他们的主席。不过Steve一点都没被他吓到,只是低头翻了翻手机,慢条斯理地继续说:

 

“现在的留校生非常少,所以按照往年的习惯,需要临时拼寝室。”

 

Tony呆了一会,消化了一下这句话,然后确定自己没理解。他怀疑地看着Steve:“……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聪明的Mr. Stark。”Steve露出了一个类似于讥讽的笑容,不过不太成功(因为Steve的表情库里根本没有讥讽这一项)。“Barton回家了,Thor也回家了,所以一个人一间宿舍被认为是资源浪费。因此学校的传统是假期时,留校生需要住在一起,以确保没有空床。”

 

Tony被吓到了。他可从来不知道他们的学院会有这么傻逼的规定,妈蛋啊,谁来弄死他!

 

“你可别说——你别说,呃,我们俩——”Tony看着依然满脸正直的新生主席,心中警铃大作。“……天呐,谁来分配新的宿舍?”

 

“主席们。”Steve弹了弹自己膝盖上的绒绒。“随机分配的,没有任何感情上的偏袒。”

 

Tony的不安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他上下打量了一下Steve,试探着问:“……那我需要住在哪?”

 

Steve点点头:“你的房间没变。”

 

Tony松了一口气。“哦——那就没问题了……”

 

“我会搬到你那里去住。”

 

“——WHAT!!”Tony控制不住地尖叫说。

 

“小点声,Stark。”Steve紧紧皱着他的眉头。“我说过了,我也不愿意住在你的寝室,可是这是随机分配的——”

 

“那就再分配一次!!”Tony的声音居高不下(天呐我居然可以发出这么尖的声音!),“你们这个分配系统显然有问题,你们根本不是随机的!”

 

Steve突然站了起来,速度快得Tony根本没反应过来。他们的新生主席走近了Tony,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的反对对我,或者对学校来说,没有任何意义,Stark。”

 

Tony被Steve的气势镇住了,可是他也不甘示弱地站起身,抬眼瞪着那双清澈的蓝眼睛。Steve微微歪了一下脑袋,继续说:“我们并不共享一张床,我会睡在Barton那张床上——”

 

“做梦去吧你!Rogers!!”Tony粗鲁地打断了Steve。“Clint的床是你可以染指的吗?!我会睡在那儿,你别想睡在我好朋友的地盘上!!”

 

Steve微微欠了欠身,做出了一个谦让的姿态。“……好的,Stark。那么我睡你的床,Barton的床归你,没问题吗?”

 

Tony觉得好像有问题,但是他气糊涂了,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关键所在。Steve耐心地等了一分钟之后,干脆地说:“那就这么定了。现在你快点吃,吃完了就继续忙你的,我们八点出发回寝室。”

 

Tony试图反驳他:“可是——可是我八点前——”

 

Steve看了看表:“假期期间,实验楼的电力只供应到八点,我很遗憾,Stark。”

 

Tony可完全听不出Steve有任何遗憾的语气。

 

他气得想把那盆沙拉都扣在Steve脸上,可是那样的话,他大概会因为[袭击主席]而被处罚。Tony咬着牙,最后嘶嘶地说:“……那你闭上嘴,我在工作的时候你不准说话!呼吸的声音都不准!”

 

“我会尽量不发出声音的。”Steve的语气平静地让人恼火,可是用词又挑不出什么毛病。“不过呼吸这一条,抱歉我做不到。你这么挑剔是会让人烦的,Stark。”

 

“你他妈管我啊!”Tony恶狠狠地皱起了鼻子,“现在开始闭嘴,我要开始工作了!!”

 

Steve点点头,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他拿出手机,调出了秒表,然后按了开始键。

 

“那我们就开始吧,Stark。——顺带一提,你还有一个小时24分钟19秒。”

 

Tony一脚踢开了地上的一把螺丝刀。

 

 



TBC

评论(3)
热度(123)
©阿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