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浓

不是好人请慎关。观察之后再关注谢谢。
主页里粮很少,随时删文小能手。
设置了关注一周以上才能评论。
痛恨抄袭狗。被抄过所以对此敏感。指路抄袭狗请私信,对抄袭零容忍。删文因为怕被抄袭狗拿走主义。
盾铁不拆,雷all铁,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留言请不要提任何all铁cp谢谢。
拉踩大盾的一律拉黑。毒唯一律拉黑。KY一律拉黑。
盾铁、锤基、贱虫、冬叉←吃这些,都不拆。
写了差不多150w字的盾铁,目标200w,但愿能爱到那个时候。

【盾铁】Steve是个诚实的大人(上

Steve和Thor碰了一下杯,目不斜视地一口把酒喝了。他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对Thor说:“……你知道的,我不会喝醉,也不太会品酒,实在说不好这酒的味道是好还是不好。”

 

他刚说完,左后方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紧接着Tony的声音传了过来:“——很棒!棒到就算你刚刚舔了我的耳朵,我也不会介意!”

 

Thor偏着身子看了看,一脸好奇。而Steve依然目视前方,就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远处的Loki看了看这边,停了一下,端着杯子走了过来。

 

Thor抬头看见了自己的弟弟,拍拍自己身边的座位:“过来。”

 

Loki坐了下去,礼貌地和Steve点点头:“你看起来玩得挺开心。”

 

Steve又喝了一口酒。“聚会嘛,不就是来开心的?”

 

Loki笑了起来,不过看上去有些假。他对Steve举杯,又抿了一口酒。

 

Bruce在远处叫了一声Thor,于是他隔着桌子拍拍Steve的腿,又摸摸Loki的脖子,起身走了。他们身后又闹腾起来,声音嘈杂。不过Steve连头都不回,就低头喝酒。

 

Loki抬起胳膊端着下巴,饶有兴致地说:“你回头看看吧,Stark并没有看我们这边。”

 

Steve抬眼看他:“Sorry?”

 

Loki撇撇嘴,放下了酒杯。“你为什么不回头看Stark呢?”

 

Steve微微皱起眉:“看什么?”

 

“巨大的声音啊,还有别人趴在他身上舔酒啊。”Loki抬手随便画了几个圈圈。“你知道的,就是所有他能弄出的动静。所有人都在看他,只有你没有。”

 

Steve一口气喝光了另一个杯子里的啤酒。“没什么可看的吧。”

 

Loki歪歪脑袋。他的眼睛被头顶的灯光晃得亮晶晶的,看上去好像要哭了。“Uh……有点奇怪。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吸引是蝼蚁的本能——当然啦,Thor也算在内,因为他是个大傻个。”

 

“Thor才不是大傻个。”Steve有点生气地反驳说,“他是我见过的最勇敢最坦率的人。”

 

“随便你怎么想。”Loki不在意地挥挥手。“总之,你为什么不看Stark呢?你应该看他的呀。”

 

Steve没说话。Loki从桌子上叉了一小块蛋糕,塞进嘴里,嘟嘟囔囔地说:“这真——呃,有点奇怪。我听我哥说,你从来不撒谎。”

 

Steve觉得脸有些热。他咕哝说:“才怪。”

 

Loki把蛋糕咽了下去。然后他突然站起来,从桌子上爬过去,一屁股坐到了Steve的身边。“Rogers,你知道吗,你特别奇怪。”

 

Steve被他吓了一跳。Loki好像喝多了,全身都散发出不正常的热度。他瞪着Loki,有点没礼貌地说:“……你才奇怪。你不是瞧不起我们么,为什么会来参加我们的聚会。”

 

Loki伸出手,轻轻捂住了Steve的嘴巴。“Shhh,Shhhh…我打算揭开这个秘密了,你会配合我吗?”

 

Steve往后躲了一下,没躲开。Loki的手心柔软干燥,尽管贴着Steve嘴巴的力气不大,却坚定不移。邪神露出一个让人心慌的笑容:“嘿,打赌你超想看Stark的。打赌你也会说谎,是不是?从现在开始,你得遵守你的本心啦,做一个表里如一的美国队长吧。”

 

他放下了手。Steve有些紧张,他抹了抹嘴,说:“你做什么了?你把我怎么了?”

 

Loki打了个酒嗝(老天啊他喝了多少),笑嘻嘻地说:“马上你就要知道了。”

 

Steve还想说什么,这时他的身后突然响起Tony的声音:“哦,你们俩在干嘛呢?我刚刚看见Loki在桌子上爬。”

 

Steve抬起头,看见Tony正趴在沙发椅背上低头看着自己。

 

他张张嘴,一串词不受控制地从他嘴巴里溜了出来:“……你过来干什么?你在那边不是玩得挺开心的?我还觉得你根本不记得我坐在这儿了。”

 

Steve说完之后就噎住了。他马上瞪住了Loki,邪神眨眨眼睛,对他摆了一个口型:“骗子。”

 

Tony不在状况地问:“什么?”

 

Steve赶紧摆摆手,说:“没——咳,我——”

 

他发觉自己还想说实话,就赶紧闭上了嘴巴。Loki在旁边戳了戳Steve:“继续啊,你怎么了?”

 

Steve偷偷踢了Loki一脚。Tony等了一会,没人再说话了。于是他撇撇嘴:“……好吧,看起来你们俩玩得挺高兴哈?所以这里不需要我了?”

 

Steve抬眼看了看Tony,摇摇头。

 

远处有人在喊“Mr.Stark!”,Tony立刻转身走过去了。

 

Steve目送着他离开,接着对着Loki怒目而视:“你到底要干嘛?!”

 

Loki贴着他的耳朵说:“——帮你做一个诚实的人呀。”

 

他靠得太近了,Steve觉得耳朵一阵发麻。他一瞬间还以为Loki要亲自己,结果他一动,邪神就退了回去。

 

Steve感觉耳朵那里有些奇怪。他摸了摸,手指被什么东西黏住了。他一愣,随即大喊一声:“……Loki!你把口香糖吐进来了!!”

 

他拼命甩着手,同时抠着耳朵。Loki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小混蛋一样尖笑了起来,就好像看见了多么可笑的事情。

 

Thor听见动静,马上跑了过来。他立刻就明白了情况,所以一把把他弟弟扛到了肩膀上。Loki干呕了几声,不动弹了。

 

“他喝了多少啊?”Steve一边抱怨一边抠着耳朵说,“我的耳朵里都是口香糖!这太恶心了!”

 

Thor有点出汗。他笨手笨脚地把Loki往上扛了扛,帮Steve抓了抓耳朵。“抱歉,他一喝酒就这个德行。呃,要我拿工具来吗?”

 

Steve觉得Thor的工具大概是铅笔或者螺丝刀之类的东西。他摇摇头:“没事,我能处理这个。”

 

Thor满怀歉意地拍了拍Steve的肩膀,带着Loki走了。Steve深吸一口气,往Tony那边看了一眼(他似乎在和一个男人玩解领带的游戏)。

 

“……烦。”最后Steve咕哝说。

 

 

 

 

Loki让Steve不能说谎了。这简直就是天大、超级、无敌的麻烦,鉴于他的秘密其实还是挺多的,所以Loki一定意识不到他给美国队长造成了多么可怕的窘境。

 

在Steve对Tony说出那么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他立马就知道自己得注意自己的发言了。真正成熟的大人绝对不会有话直说,他需要考虑对方的感情,还有各方面的影响,说话绝对不可以不经大脑,要深思熟虑,深思熟虑。

 

深思熟虑啊Rogers!!

 

Steve整个晚上都神经紧绷。他对任何一个来搭话的人都充满了戒备心,包括他的朋友们。他们的聚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Natasha过来问他明天是不是要去神盾,而Steve紧紧闭着嘴巴,打着手势说:不,明天我们在家休息。

 

他没学习过哑语,所以完全是胡乱挥了几下手而已。Natasha有点担心地摸了摸Steve的头发:“哦Cap,你没事吧?你的舌头怎么了?”

 

Steve立即摇头,表示他没有问题。

 

Natasha不怎么相信,可是显然现在喝酒可比Steve重要多了。她跪到沙发上,打了个标准的哑语:我们明天不工作?

 

Steve没看懂。他呃了一声,飞快地说:“明天休息。”就赶快闭紧了嘴巴。

 

Natasha兴高采烈地和他贴了一下脸,就回到她那一小圈人里去了。Steve看看时间,九点半。

 

有点早,现在退场好像不是很礼貌。Steve有些焦躁,他拿出手机,给Thor发了一个信息:我变得有点奇怪。你问问Loki怎么才能恢复?

 

他等了一会,Thor没有回复。这可真有点麻烦,Steve摸摸头发,又摸脸,感觉自己正处在极大的危机中。

 

他正忐忑的时候,Tony又走了过来。Steve隔着很远就可以闻到他身上的酒味,显然这人灌了不少。Tony一屁股坐到Steve身边,大着舌头说:“哎,哎呀Cap,你怎么不去玩啊?”

 

Steve谨慎地看了一眼远处的人群,摇摇头。

 

Tony身子一歪,靠在了Steve身上。“说——说真的Cap,你得去,呃,你得去玩。那边一堆妞想过来约你的,要——要我帮你给她们电话号码吗?”

 

Steve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要。”

 

Tony扑腾了一下,但是身子使不上劲,没起来。他放弃了,只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Steve那边。“这个聚会,还,还可以吧?”

 

Steve点点头。Tony侧过身子,费劲地从兜里掏出他的手机,按开,开始翻通讯录。“你——你看,这是Winona,这是Lea,这是Rebecca……都很漂亮吧?”

 

Steve冷哼了一声。他咬紧了牙根,努力把那些恶言恶语都咽了下去。不过Tony显然没在意队长那无礼的回复,只自顾自地继续说:“还有这是Charlize,这是Rachel,这是Krysten——”

 

Steve开始烦躁起来。他想说点别的什么转移话题,于是张开嘴,说:“——Tony,你就不能闭嘴,别和我说这些女人吗?”

 

他话音刚落,两个人都定住了。Steve觉得一股冷汗从后背冒了出来,而Tony抬眼瞪了他快有一分钟,才慢慢说:“……我他妈好像喝得太多了。”

 

Steve几乎是下意识地说:“不你没有。我说了你住口,我不想听你说那些女——”

 

他自己还没说完,就腾地一下站起来,整张脸涨得通红。“……Shit,别听我说话!” 

 

没有了Steve的支撑,Tony一下子歪倒在了沙发上。他从下而上看着Steve,看了好一会,然后干呕了一声:“呕……操,我他妈出现幻觉了。”

 

Steve落荒而逃,连头都没回。

 

 

 

 

这是一个无眠之夜。Steve整个晚上都试图联系Thor,可是没有任何回复。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毫无睡意——毕竟这可是关系重大,如果明天他还这样不能控制地把任何实话都说出来,那世界末日就到了。

 

美国队长的秘密老多了,这要是被别人知道,那还了得。

 

就这样,Steve握着手机,在等待Thor的回复和迷迷糊糊间的心慌中,稀里糊涂地睡了过去。他睡得一点都不踏实,翻来覆去总做梦,只睡了一个小时,就再次醒了过来。

 

Steve睁开眼时,才五点半。他又躺了一会,等完全清醒了,就拿过手机,想看Thor有没有给自己回信息(没有)。

 

……已经过了一个晚上,大概已经恢复正常了吧?

 

Steve看着天花板,清了清嗓子,大声自言自语地说:“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人是Th——Tony。”

 

他狠狠咬到了舌头,立刻捂住嘴巴闷哼了一声。Steve疼得眼泪汪汪,一脚踢开了被子。

 

Jarvis的声音突然响起来:“Mr.Rogers,这是一个指令吗?”

 

Steve掐着大腿,想把最难捱的那一阵疼痛忍过去。不过Jarvis的话让他一愣,随即马上大喊:“不!那不是一个指令!”

 

他的舌头已经麻了,嘴里还有了一点铁锈味。Steve想说最聪明的是Thor,可是舌头却一点都不听使唤,蜷缩了一下,就变成Tony了。这不妙,真的不妙,要问Steve现在的感觉,大概就是类似于‘我的人生就要完蛋了’之类的吧。

 

Jarvis停了一下,又说:“那需要我向Sir传达您的意愿吗?”

 

“……那是个玩笑。”Steve终于把最痛苦的那阵抽痛忍了过去。他的整个脑袋都开始嗡嗡作响。“或者胡话,或者早上起来的胡说八道。随便你怎么想。不要记录,好吗?也不用特意告诉他——操,如果他问我早上做什么了,你就告诉他!你告诉他我几乎整个早上都在惦记他!!”

 

他的舌头猛地打了个结。Jarvis有些困惑地说:“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您的指示了。”

 

Steve爬了起来,从桌子里翻出一张纸,然后用马克笔在上面用力写下:不要告诉Tony!!!

 

Jarvis了然地说:“明白了。”

 

Steve放下纸,舌头总算没有那么疼了。他快速敲打了几下桌子,有些不安。Jarvis犹豫了一下,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Steve牙疼似的捂着下巴,斟酌着字句说:“我——我有些麻烦事。”

 

Jarvis体贴地说:“您的状态确实有点儿糟糕。”

 

Steve绕着床走了一圈,努力挑选着合适的字句。“我……我现在没办法撒谎。只要我一说话,就必须是真的。这不太好,非常不好。”

 

Jarvis心平气和地说:“听上去对您来说并不难。”

 

Steve使劲抓了抓头发,咬住了下唇。“……Jarvis,你不知道,其实很多时候我不是那么好,我一点都不好。我会有抱怨,不满,而且会在心里说好多脏话。”

 

“一定没有Sir说得多。”Jarvis安慰他说,“他的脏话可以连续说三天都不重复。”

 

Steve叹了口气。“这是——这很奇怪。可是说真的,如果Tony说脏话,我会觉得很可爱。哦抱歉,我说了可爱吗?呃,我是说,Tony说脏话其实非常——非常可爱。哦操,你能装作没听见吗?”

 

Jarvis立即说:“能。”

 

“谢谢,谢谢你。”Steve感激地说。“我的意思是,我希望能给所有人带来希望,向上的动力和积极肯定的话语。我也会有抱怨,当然有,但是有一些根本不必说出来。”

 

Jarvis沉吟了一下:“……比如说呢?”

 

Steve垮下了脸:“比如Clint做饭一点都不好吃。还有Bruce穿着Hulk的大裤衩时简直傻透了。Tony连续两天工作之后,真的很脏,就像流浪狗一样。”

 

Jarvis再次停顿了两秒。“……这些话确实不应该说出来。”

 

Steve哭丧着脸:“是吧?但是我现在没法撒谎了。如果我想说什么,我就得说出来,现在那个叫舌头的玩意根本不管用。”

 

“试着沉默呢?”Jarvis提议说,“在必须撒谎的时候,什么都不要说。”

 

Steve犹犹豫豫地伸出了一点舌头。“我不知道……我感觉就算不说话,那些实话也会脱口而出的。”

 

“这确实有些麻烦。正在计算最佳解决方法。”

 

Steve对着镜子伸出舌头,像狗狗那样喘了几下。哎,如果他说了那些不应该说的实话可怎么办呢?每个人都会被伤透了心的。

 

几秒之后,Jarvis再次开口:“Mr.Rogers,在大厦内或许我可以代劳。比如您告诉其他人你的嗓子不太好,一切回答都由我来做。”

 

Steve眼睛亮了一下:“……真的可以吗?不会麻烦你吗?”

 

Jarvis恭敬地说:“让您开心是我的荣幸。——不过需要提示您的是,出了大厦我就无能为力了,所以我们各自分担一半负担,我负责家里,您负责户外,怎么样?”

 

Steve握住拳,无声地欢呼了一下。他有点激动:“这听起来就好像一个——呃,一个秘密任务。我喜欢任务,这让我觉得兴奋。”

 

Jarvis吭了一声,没有接话。

 

 

 

今天的早饭是Clint负责。难以下咽的、搭配奇怪的Clint式早餐。Steve(闭紧嘴巴)出去晨跑之后,去冲了个澡就坐在了饭桌前。

 

大家都已经开始皱着眉头吃了。Clint今天做了蛤蜊杂烩汤(里面放了超级多的胡萝卜和洋葱),厚得基本已经看不出来汤汁了。再加上鸡蛋炒熏肉,还有橙汁。看起来还不错,不过所有人都已经领教过Clint的做饭技术,这堆垃圾将会是他们崭新一天的开始。

 

Steve坐到了Tony身边,那是他的固定座位。Tony嘟嘟囔囔地从碗里面把胡萝卜挑出来,满脸的不耐烦。Clint掰了一块面包,心满意足地说:“Cap?我觉得我做饭的技术进步了。”

 

大家都不动声色地撇了一下嘴巴。

 

Steve耸耸肩,Jarvis适时开口:“很抱歉,今天Mr.Rogers的嗓子出了一些问题,所以不太方便说话。”

 

Tony马上扭头看他:“嗓子有问题?”

 

Steve微笑着点点头,说:“不是。——不,我是说,是——不是。……Shit——不是。”

 

Tony眨眨眼睛,慢吞吞地说:“哦,你可把我弄糊涂了。”

 

Steve涨红了脸。Natasha看了他一眼:“昨晚的酒还没醒呢?”

 

Steve脱口而出:“我没醉。呃,我的意思是,我没有——我没……”

 

Clint理智地说:“你在说什么呢。”

 

Bruce皱着鼻子,往嘴里送了一口煎蛋。“Cap?你的嗓子怎么了?”

 

“……Uh。”Steve哼哼了一声。Jarvis马上补救:“很糟糕。非常糟糕。Mr.Rogers的喉咙中有了一些难以察觉的病变,现在很不适合和别人沟通。不过绝对不是喉癌,绝对不是。”

 

Steve觉得Jarvis撒谎的技术其实还不如自己。

 

Clint晃了晃脚:“可是Cap的声音听上去没什么问题啊。”

 

“那你一定是昨晚喊得太大声了。”Tony坏笑着拐了Steve一下。“你知道的,在床上,有些人就喜欢喊的。你也是吗?喊得太大声了?”

 

“我没有喊。”Steve立即有点儿恼火。“我回房间就睡——跟Jarvis商量我现在的小问题了,我——”

 

Jarvis清了清嗓子,打断了Steve的话。“Mr.Rogers,我必须要提醒您了,喉咙的病症。”

 

Steve马上再次闭上了嘴巴。

 

Tony怀疑地看了看Steve,又抬头看看天花板,没说话。Natasha有些担心地问:“你没事吧?昨晚还好好的啊,我看见Loki跑去和你喝酒了,他没做什么吧?”

 

Bruce环顾了一下四周:“嗯……说起来,Thor和Loki今天没来吃早饭。”

 

Clint没理Bruce,而是不依不饶地接着Natasha的问题继续问:“Loki对你做什么了吗?Cap?你好奇怪啊。”

 

Steve憋了一下,选择了一个正确答案:“……呃,他,他把口香糖吐进我的耳朵里了。”

 

所有人都往后一缩,大声说:“噫——”

 

Steve抹抹鼻子,低头吃饭。Tony眯起眼睛靠近Steve,朝他的耳朵里看了看,然后回身对大家摆口型:“没有!”

 

Natasha翻了个白眼。Clint又吃了一口面包,岔开话题:“Cap?今天的汤怎么样?”

 

Tony嫌弃地戳了戳桌子上的那堆胡萝卜。“恶心,难吃,好像狗屎。而且我不想在早饭的时候吃到蛤蜊汤,这简直太奇怪了。”

 

Clint踢了他一脚:“我没问你。”

 

Steve回了Clint一个微笑,Jarvis马上回答:“味道非常棒,入口即化,香甜可口——哦抱歉,我读错了广告词。——味道非常棒,鲜美多汁,清爽可口,芳香四溢。”

 

Bruce咽了一口口水:“……我可以靠这个评价吃掉三个面包。”

 

Natasha哼了一声。Clint哈!地大笑了一声,吃得更欢了。

 

Tony把自己的盘子往Steve面前一推:“既然这么好吃,那这些都给你了。”

 

Steve没说话,不过他也没拒绝。Tony开始啃自己那份面包,边吃边说:“我昨晚都没有睡觉,所以今天打算在房间里休息了,你们谁都不准叫我出来。”

 

Clint恶毒地说:“孤独终老吧,小贱人。”

 

Tony把面包扔在了他的脑袋上,又弹到了Natasha的胸部上。罪魁祸首的两个人马上缩起了脖子,不说话了。Steve下意识地评价说:“如果再往左边一点,就可以打到Nat的衣服里了。”

 

女特工扬起眉:“Sorry?”

 

Steve脸色一僵,开始慌不择言起来:“不——我是那个意思。不,我想说没打中很可惜,哦!”

 

他懊恼地放下了叉子,这回连脖子都红了。Clint吹了个口哨:“啊哈!所以你也这样想?”

 

Natasha威胁地眯起了眼睛:“哪样想?”

 

Bruce踩了Clint一脚,而Steve生气地瞪着鹰眼:“我没,!我有!但是没有不尊重的意思!”

 

所有人都糊涂了。Bruce委婉地说:“Cap?你今天是不是有点不协调?”

 

Steve捂住了脸:“不是!都怪这顿难吃的早饭!Clint的煎蛋做得太咸了,难吃到要死。——哦fu……不——”

 

所有人都沉默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Tony干巴巴地拍了几下手:“……精彩啊,Steve。”

 

Clint悲愤地说:“我的煎蛋不好吃?!我-的-煎-蛋-不-好-吃?!”

 

“是的,不好吃。”Natasha干脆地说。她皱着眉看向Steve:“这可真是太奇怪了Cap,我觉得——”

 

Steve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张张嘴想说话,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直接跑了。

 

大家目送他落荒而逃。Bruce抓了抓头发,犹犹豫豫地说:“嗯……Jarvis?你知道Steve怎么了吧?”

 

“不知道。”Jarvis几乎立刻回答说。

 

Tony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说:“Interesting。”

 

Clint盯着自己盘子里的煎鸡蛋,伤心地说:“为什么我做不出好吃的早餐呢?为什么!”他抬起手在眼前拼命甩动着:“——为什么!一样都是手!!”

 

没人理他。

 

 

 

 

Steve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焦躁地咬着手指,整个人看起来好像要冒火了。“这不行Jarvis,这不行。我控制不住自己说实话,我不喜欢这样,我不喜欢!”

 

Jarvis迅速在Steve面前打开了全息屏幕,上面显示了复仇者们的一些数据分析。“您不要太在意了,其他复仇者对您说实话这件事并没有太多反感,相反,他们对您的关心值较昨天平均上升了4个百分点。”

 

Steve叫了一声,坐到了床上,抱住脑袋。“Jarvis,我告诉过你了吗?其实我可坏了,而且我可流氓了,我脑子的东西如果说出来,连自己都害怕。”

 

Jarvis停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回答说:“……您昨天跟我透露了一点。”

 

Steve猛地抬起头,绝望地说:“刚刚Tony把他的剩菜给我的时候,我差点让他嘴对嘴喂给我吃。我差点就说了,就差那么一点点——”

 

他伸出食指和拇指,把它俩靠得很近很近。“——就差这么一点点。多危险啊。”

 

Jarvis赞同说:“确实很危险。”

 

Steve掐着自己的脸:“……还有我讨厌Clint做的饭!但是我期待他做早饭,因为这样Tony总会让我吃掉他不喜欢的那些,我喜欢那样!”

 

Jarvis试探着说:“这是不是有点儿怪癖了……”

 

“我知道!”Steve激动地说。“所以我得让Loki快点儿解开这该死的魔法。绝对不能让别人发现我心里的世界。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Jarvis规规矩矩地说:“但是Mr.Odinson不在大厦里。”

 

Steve憋了憋嘴:“我该怎么办呢?”

 

“远离所有人吧。”Jarvis提议说。“尽量不和别人接触,这就会减少很多麻烦。”

 

Steve叹口气:“可是我想和大家伙在一起。”

 

“说实话?”

 

“……我想和Tony在一起。”Steve忿忿不平地说。“你犯规,你知道我现在不能说谎了。”

 

“但是真的挺有意思的。”Jarvis带着笑意说,“哈,哈,哈。”

 

 

 

 

Steve开始变得小心翼翼,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第一天很容易,因为他休息,也没有坏蛋找他们玩耍,所以好队长把自己在房间里锁了一天,绞尽脑汁想解决办法(失败)。

 

Thor还是没有回复他的信息。Steve在睡觉前,再一次理顺了整个事情。他必须得说实话-但是可以避重就轻,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实话(比如Loki把口香糖吐进自己耳朵里了)-战斗时应该不需要注意,暂时放松-不要回答任何人的问题

 

Steve把这些都记了下来,感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Thor是指望不上了,他得靠自己。美国队长不惧怕一切挑战,哪怕对手是强大的自己,也不会退缩!

 

……大概吧。

 

于是怀着这样的侥幸心理,Steve睡了一个好觉。他在早上六点准时醒过来,Jarvis立马温和地说:“Mr.Rogers,早上好。今天降雨概率78%,需要为您备车吗?”

 

Steve躺着清醒了一会,对Jarvis说:“Hey……问我一个问题?”

 

Jarvis想了想说:“如果您和sir比赛,谁会赢?”

 

Steve打了个哈欠:“比——比什么?”

 

“这个您来决定。您最想和sir比什么?”

 

Steve喃喃地说:“……嗯,那就比尿尿吧。我肯定尿得更远,因为我比较过了,我比Tony的大。”

 

Jarvis公正地说:“魔法还未失效,您诚实过头了。”

 

Steve烦躁地用被子捂住了脑袋。

 

 

 

 

 

 

TBC

评论(5)
热度(268)
©阿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