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浓

不是好人请慎关。观察之后再关注谢谢。
主页里粮很少,随时删文小能手。
设置了关注一周以上才能评论。
痛恨抄袭狗。被抄过所以对此敏感。指路抄袭狗请私信,对抄袭零容忍。删文因为怕被抄袭狗拿走主义。
盾铁不拆,雷all铁,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留言请不要提任何all铁cp谢谢。
拉踩大盾的一律拉黑。毒唯一律拉黑。KY一律拉黑。
盾铁、锤基、贱虫、冬叉←吃这些,都不拆。
写了差不多150w字的盾铁,目标200w,但愿能爱到那个时候。

【盾铁】如果你的Omega对发情期的你毫无感觉怎么办2

2

 

 

 

 

“结果怎么样?”Steve看Tony从检测室里走出来,手里拿着报告。他立刻用自己的信息素包裹了Tony——只是习惯,因为现在他们周围至少有6个Alpha(这里可是医院)。不过其实他不这样做也没差,毕竟那些Alpha甚至都没有多看Tony一眼。

 

Steve在心里叹口气,凑过去看报告单。Tony指着上面那些莫名其妙的数字说:“医生的意思还是我体内激素太乱所以搞得没有发情期。不过我觉得没有也无所谓啦,我这一年过得可清闲了。”

 

他抬起头,看见Steve拧着眉瞪自己,于是马上改口说:“但是总没有发情期确实对身体不好的,嗯,确实。”

 

Steve的表情缓和了一些,就拿过报告单,边看边问:“那医生说该怎么办?”

 

Tony耸耸肩,不在意地说:“还是那些呗。调整作息时间,多休息,保持心情愉快,然后让我吃一大堆药。”

 

Steve伸出手:“单子呢?”

 

Tony瞅他:“什么单子?”

 

“让你吃药的单子。”

 

“你傻啦?我才不吃药呢。”Tony打掉他的手,开始往电梯那边走去。“吃那玩意干嘛,把我的发情期催出来,然后度过生不如死的三天?我才没有那么跟自己过不去呢。”

 

Steve站住了。“Tony——”

 

Tony受不了地也停了下来,转身看他。“……Cap,你知道我不会被你的信息素影响吧?我告诉你哦我不会屈服的。”

 

Steve继续伸出手:“单子。”

 

Tony抱起了胳膊,撅着嘴说:“不给。”

 

人来人往的医院里他俩占了1/3的过道,很是碍事。最后Steve往前跨了几步,靠近了Tony。“我查过了,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发情期真的对身体很不好,给我药单,我们去超市买,正好我得去买内裤。”

 

一个Alpha,在一个Omega面前面不改色地说着要给买他调整发情期的药,还说要买内裤,这是一种什么关系?很遗憾,只是朋友关系。

 

Tony叹口气,不情愿地把口袋里的单子给了Steve。队长拿过来认真看了看,有点吃惊地说:“这么多?”

 

“不知道啊,可能我的情况比较麻烦吧。”Tony揉了揉鼻子。“不过医生说这都不算是治疗药物,只是调理的,说了一大堆我都没听懂。”

 

Steve怀疑地看着他:“你是没听懂还是根本没听?”

 

Tony又抓抓屁股。“……要你管。”

 

 

 

 

Tony开始一天两次吃那一大堆药了。每次要吃六种,8颗药丸,呕。大概是因为快一年都没有发情期,所以他自己也有点着急,于是Steve基本没有怎么监督,Tony就每天乖乖吃掉那些药了。Friday每天都在监测Tony体内的激素水平,不过发情期还是迟迟不来,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吃药的第六天晚上,Steve跑到Tony房间里说:“Tony,你还没发情吗?”

 

Tony正趴在床上看电影,听见Steve突然这么问,吓得差点把pad扔了。“没,没啊。你能不能不要一来就直奔主题啊,你要吓死我。”

 

Steve坐过来,非常严肃地说:“你都吃了一个星期的药了,发情期还没来,我觉得不正常。”

 

Tony翻了个白眼。“我要是正常还用吃药吗?动动脑子啦你。”

 

Steve又说:“那我再跟你说个事,我快到发情期了。”

 

Tony一惊,赶紧爬起来往床里缩了缩。“……卧槽,你快发情了就应该离我远一点,你还想揍我还是怎么的?”

 

Steve无语地看着他。“……Alpha是不会揍Omega的好吗。我在想我发情的时候可能会影响到你,所以要不然等我发情期的时候,你跟我呆在一起,看会不会刺激到你。”

 

一个Alpha,正在用无比冷静的语气和一个Omega说自己发情期要到了,而且他还没有任何意思要上这个Omega,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鉴于这个Alpha是美国队长,Tony只能暂定它是团队精神了。

 

Tony排除掉了Steve要趁发情期把自己碾压的可能性之后,就又从床的角落里爬了过来。“可是Alpha对我没什么影响啊,你忘了Thor吗,上次他发情期还是我制服的。我牛逼哦。”

 

Steve叹口气:“那你就再试试我。说不定我的信息素比较厉害呢?我们总得试试吧。”

 

Tony半心半意地说:“其实我也不是非得要发情期……”

 

他看见了Steve锐利的目光,赶紧又说:“毕竟我还不想要孩子呢。就算我想要,也找不到想标记我的Alpha啊,你说是吧。这事真不急。”

 

Steve紧紧抿起了嘴巴。“孩子不是什么主要问题,主要是你拖得时间越久,发情的时候就越痛苦。一般Omega发情期就已经很难受了,想想看吧,如果你两年之后突然发情了呢?”

 

Tony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不禁打了个哆嗦。“啧,我可能会死在床上吧。”

 

Steve严肃地点了点头。“是的,所以这个问题越早解决越好。另外,你以前发情的时候也没找到想要标记你的Alpha?”

 

Tony耸耸肩,伸长了腿坐体前屈(Steve对他这种多动症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我唯一一次在外面发情是20年前。那个时候我在酒吧喝酒,坐在身边的Alpha突然问我:‘你是喷了一瓶伏特加在身上吗?’我当时没明白他的意思,然后我就湿了一裤子跑回家去,一路上遇见了无数了Alpha,却没有一个找我麻烦。”他甩甩头发,看向Steve。“我他妈能有什么办法?我就是无法吸引Alpha嘛。给你讲啊,虽然我上过很多人,但是还从来没人上过我。”

 

这对Steve来说就有点过了,不过他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害羞。“……哦,是么。那你发情期都是一个人过来的?”

 

Tony做了个鬼脸。“我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对Alpha没有吸引力了。我才不要一个人被发情期折磨得要死要活,然后旁边坐着个Alpha一脸冷静地上我呢。想都别想。”

 

Steve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确实不好。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不会吸引Alpha呢?”

 

“大概是因为我太牛逼了吧。”Tony咯咯笑了起来,“管他呢,没有Alpha我这不是也活得很好。”

 

Steve还是一脸纠结。Tony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说:“你别又是这么一副忧国忧民的脸,我真不介意。”

 

Steve突然转头看着Tony,眼睛一眨不眨,专注又认真。Tony被他看得有点紧张——不,是非常紧张,他真的受不了和Steve直视,几乎每次都要败阵下来——

 

“要不我们试一试。”他听见Steve低声说。

 

Tony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确认道:“呃……试什么?等你发情期的时候看能不能影响到我?”

 

Steve摇摇头,咬了一下嘴唇,然后忽然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Tony的嘴巴。这个吻只是蜻蜓点水,Tony只来得及感受到嘴唇上那一点点柔软,Steve就分开了。

 

Tony端端正正地坐着,一动没动。Steve分开后也没有离他很远,三秒之后,俩人又亲上了。

 

这次的亲吻变得认真起来。Tony闭上眼睛仰起头,感受着Steve小小的呼吸和慢吞吞的磨蹭。这是一个一点激情都没有的亲吻,Steve只是缓慢地变换着角度,把Tony的嘴巴一点点抿起来,又松开。

 

一个快发情的Alpha,居然还能临危不乱地亲吻一个Omega,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定力?

 

Tony觉得Steve根本不需要定力,毕竟他可一点性吸引力都没——

 

“我硬了,Tony。”Steve突然贴着他的嘴唇呢喃着说,“……你说这是因为你的信息素呢,还是因为只是你?”

 

Tony下意识地分开两个人,往Steve的大腿根看去。“——卧槽,你个傻逼,都不是!!你发情了!!”

 

 

 

Alpha的发情期和Omega不太一样。他们不哭不闹不黏人,在找不到Omega的时候,抱着一床被子蹭蹭就能消磨一天。Steve因为在Tony房间里直接发情了,所以就只好借着他的房间度过这段时间——美国队长是个很强悍的Alpha,Tony可不想让他在回房间的时候把其他队友搞得荷尔蒙紊乱。

 

他给Steve找了个抱枕,就任他自生自灭了。Tony下去吃晚饭的时候,大家问他队长呢?Tony塞了满满一嘴面包说:“发情了,在我房间呆着呢。”

 

大家都很吃惊,Tony就简单说了一下刚刚的情况,当然啦,省略了两个人亲吻这个事(反正不是他搞发情的,就不用说太详细了)。听完大家都哦——于是继续吃饭。

 

Tony吃完之后给Steve带了补充体力的水和面包。他打开自己的房间门,一眼就看见Steve正光溜溜抱着大抱枕在满床打滚蹭蹭蹭。Alpha信息素的味道扑面而来,浓得好像要爆炸了。

 

Tony关上门,问Friday:“空调开了吗?怎么这么多信息素啊。”

 

Friday说:“开了,Boss,开得最大了。”

 

Tony耸耸肩,拿着水走过去问Steve:“喝不喝水啊?”

 

Steve正蹭抱枕蹭得起劲,听见Tony的声音,就艰难地停下了动作,抬起头说:“你别看……”

 

Tony把水和面包放在桌子上,背对着Steve说:“哦,我不看。你继续蹭啊,我今晚去别的房间。”

 

Steve又说:“你别走……”

 

Tony差点要翻白眼了。“你到底要干嘛?这么难伺候。”

 

Steve又开始忍不住蹭抱枕了(Tony觉得他挺腰的动作真好看,哎哟):“我们……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发情期的时候你要跟我……呆在一起。”

 

一个Alpha,在发情期的时候和一个Omega同处一室,但是还在坚持不懈地操着抱枕,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病?

 

Tony叹口气,脱了鞋坐到了床上。“哎,行吧,反正你总会赢的。继续,你继续。”

 

Steve把脸埋在了抱枕里,闷声闷气地说:“我不好意思继续了……”

 

Tony心说你这哪里不好意思了,不好意思就应该把腰部动作停下来才是。他听着Steve开始哼哼,估计是想同时操两个抱枕吧,谁知道呢,他又不是Alpha。

 

Tony试探着问Steve:“哎……一个抱枕够吗?”

 

Steve摇摇头,不吭声。Tony往前凑了凑,又问:“那你觉得我好闻吗?”

 

发情期的Alpha会很渴望Omega的,不过看起来Steve并没有很渴望Tony。他有点失望,却还是忍不住想问问。

 

Steve听完这句话,又慢慢地抬起头来,红着眼睛望向Tony。“……好闻。”他轻轻说。“但是我不要……一个人被发情期折磨得要死要活,你却一脸冷静地被我上。想都别想。”

 

Tony愣住了。

 

 

 

 

TBC

评论(5)
热度(231)
©阿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