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浓

不是好人请慎关。观察之后再关注谢谢。
主页里粮很少,随时删文小能手。
设置了关注一周以上才能评论。
痛恨抄袭狗。被抄过所以对此敏感。指路抄袭狗请私信,对抄袭零容忍。删文因为怕被抄袭狗拿走主义。
盾铁不拆,雷all铁,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留言请不要提任何all铁cp谢谢。
拉踩大盾的一律拉黑。毒唯一律拉黑。KY一律拉黑。
盾铁、锤基、贱虫、冬叉←吃这些,都不拆。
写了差不多150w字的盾铁,目标200w,但愿能爱到那个时候。

【盾铁】如果你的Omega对发情期的你毫无感觉怎么办1

…………题目,题目我忘记之前叫什么了,word里面就写了个《傻缺设定ABO》,给自己跪了,当时发的时候好像是叫这个……



1

 

 

 

 

Steve感觉,自己可能把这辈子所有的耐心都用在了Tony身上。

 

他正在这么自己感叹的时候,Tony正盘着腿坐在他身边,一脸认真地给他讲新能源对世界的影响。用词晦涩难懂,语速很有可能达到了500个词每分钟(Steve胡编的,他只是感觉自己的脑子跟不上Tony了),但是热情洋溢,兴致高昂,配合了手边好几层全息屏幕,blah blah,blah blah,blah blah。

 

Tony用了大概20分钟给Steve讲了他这两年主要的研究方向,然后在一个很微妙的节点上停了下来,只神采奕奕地盯着Steve看。两个人颇为尴尬地对视了起来(好吧,只有Steve一个人很尴尬,因为他根本没听懂Tony最后说的是什么),最后Steve尝试着发出了声音:“——呃。然后呢?”

 

Tony打了个响指,对他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神情。“就知道你会这么问。所以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新课题,有关新能源——”

 

“等下,Tony,等一下。”Steve不得不出声打断了他,“所以?你现在才要开始?那刚刚你在说什么?”

 

Tony眨了眨眼睛,“嗯……导入?我猜?”他歪了歪脑袋,开始抠手指。“讲新课题之前得导入啊,这样才能浅显易懂。”

 

Steve耸了耸肩,尽量委婉地说:“但是我觉得这个时间有点长,你确定那些大学生会喜欢?”

 

Tony动了一下。“我的任务不是让他们喜欢,是让他们学习到新知识。别打击我的积极性好吗?我这正热血沸腾呢。”

 

Steve举起手:“我没有要打击你积极性的意思。但是是你让我听一下演讲的嘛,我总得提一些意见。”

 

Tony又动了动。“……好吧。你提。”

 

Steve瞅了他一眼,说:“语速有点快,我很多地方没跟上。全息屏幕上有几页的字太多,我还没读完你就弹走了。互动太少——”

 

“Hey,我可是停了一次等待你的回应的!”Tony抗议说。

 

Steve扬起眉:“别说那次根本不算互动,就是算了,次数也太少。”

 

Tony抱起胳膊,不太虚心地说:“那行吧,你说了算,你是老板。”

 

Steve摸摸下巴,又上下打量了一下Tony。“——另外,你那天真的打算不要遮盖自己的信息素了吗?”

 

Tony瞅了他一眼。“那天不是你陪我去?有你的信息素的话,我就不用遮盖了。”

 

Steve伸了个懒腰,又挠挠肚子,说:“我倒不是说我反对这么做,但是你得压着点自己的味道,不能就这么自由自在地让它随处乱飘——”

 

“我有权让它随处乱飘,Cap。”Tony不满地蜷缩了一下脚趾。“这是我的信息素,我喜欢让它怎么飘就怎么飘。”

 

Steve张张嘴还想说什么,那边Natasha推开门走了进来。她把火红的头发扎了起来,穿着个小吊带和短裤,眯缝着眼睛来倒水。

 

“早啊你们俩,”她打了个哈欠,沙哑着声音说,“今天可热死了,是不是?”

 

Tony随口说:“是啊。”然后他转过头,接着跟Steve犟:“没说完,我们继续。这是我的信息素,那天演讲我也说了会带着你,所以你到时候就负责让你的信息素包围着我,GOOD,一切解决!”

 

Steve有些迟疑地说:“可是在我们那个年代,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周围如果都是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的话……”

 

“代表恋爱关系,哈?”Tony不在意地摆摆手,连点不好意思都没有。“那没事,现在我们没这个偏见了。主要是我用了太多次抑制剂,你看看我这针眼,你看看。”

 

他扒开衣领,给Steve看他的脖子。那边Natasha喝完一杯水觉得醒过来了,就倚在案台上看他俩扒衣服。

 

“看见了吗?这针眼儿?我这两个月扎了五针,再扎又得去医院。”Tony低着头说,“我都快一年没有发情期了,医生说我就是抑制剂用太多。”

 

Steve看见了最新的那个针眼,小小的,不过他可看得清清楚楚。Tony直起身来,把领子弄好。“怎么样?有没有觉得陪我去演讲是天降大任啊?觉悟出来了吗?”

 

Steve有点无奈地看着他。“我没说不陪你去,也没让你打抑制剂,我就是说你别这么随便乱飘信息素。”

 

Natasha摩挲着杯子,微笑着插嘴说:“没关系的,现在的空调里都有信息素过滤网,所以Tony的味道其实不会飘太远,是吧?”

 

Tony对Natasha眨眨眼睛。“我的好姑娘。就是这个意思,在封闭环境里,我的信息素只有一米以内的人才能闻到。”

 

Steve确认似地看向Natasha,她耸耸肩,喝了一口水。“我在这儿闻不到Tony的味道,但是Steve,你的味道有点浓啊,你才是那个乱释放信息素的人。”

 

Tony哈!了一声,拍着Steve的大腿说:“自律!自律啊Cap!你不用紧张,也不用随时随地用信息素包围我,据我所知,我的信息素味道不是很甜美,巨多Alpha对着我根本无动于衷的。”

 

Natasha笑得更开心了。“是啊,比如我。Tony,你知道的,你不是不甜美,只是有点,呃。”她做了个鬼脸,把杯子放下了。“你知道我的意思的。”

 

Tony捂住了胸口,假装悲伤地说:“Nat,你这么说可真有点伤人了,我发情期紊乱不代表我不是Omega呀。”

 

Steve一脸严肃地跟Tony说:“发情期紊乱是因为胡乱用抑制剂吗?那你怎么才能再发情?”

 

Tony谨慎地看着Steve:“……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听上去仿佛有什么目的。”

 

Steve正直地说:“那你想生孩子的时候可怎么办?”

 

Tony喷了出来:“——我们在说演讲的事!!生孩子可以下次再说!”

 

Natasha转过身去开始给自己搞咖啡,边搞边说:“哦Steve,honey,你不用太担心生孩子的事。发情期总会有的,只要他恢复了发情期,就可以生孩子了呗。”

 

“我还需要一个Alpha。”Tony纠正说,“但是很遗憾,我还没遇见一个想标记我的Alpha呢。”

 

Natasha打开了咖啡机,那玩意开始磨豆了。“Tony,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自己性吸引力如此之低的原因吗?想想看吧,现在我和Steve正在你身边呢,可是我们俩都没有被你搞得意乱情迷。”

 

“哎哟,意乱情迷。”Tony重复了一次这个词儿。“这听起来可真辣,嗯?你们俩没被我吸引我有什么办法,可能你俩就是天生性冷淡呗。”

 

“那可不是。”Natasha晃了晃腿。“我有被Omega吸引过,这是本能。”

 

Tony再次捂住了胸口,控诉说:“Hey!我的朋友在变着法说我不性感!!”

 

“这和性不性感没有关系。”Natasha用手给自己扇了扇风。“只是这很奇怪。你不吸引Alpha,Tony,哪有不吸引Alpha的Omega啊?”

 

“我就是啊。”Tony坐直了,想让自己看起来高大一些。“我就是这样的Omega。拜托啊又不是所有的Omega都非得吸引Alpha,是不是?而且Steve肯定是性冷感。”

 

Steve没想到话题会突然扯到自己这边,一下子愣住了。“啊?”

 

Tony拐了拐他。“是不是?你是不是性冷感?”

 

Steve有点难堪地说:“这让我怎么说。”

 

Natasha开始煮水了。“Steve不是性冷感,Tony。”她把磨好的咖啡粉倒进了罐子里。“上个月我们出任务的时候他还差点被一个Omega勾引了呢。”

 

Tony面无表情地说:“……哇哦。”

 

Steve抹抹鼻子,窘迫地说:“就——就只是差点儿。他发情了,而且突然爆出信息素过来抱我。”

 

Tony立即看起来很感兴趣地问:“那你上他了吗?”

 

Steve瞪着眼睛看他:“天呐Tony——当然不。没有。我把他推开了。”

 

Natasha作证说:“Steve推开了他,然后我把那人打晕了。但是我的意思是,Steve也会被Omega吸引的。”

 

Tony瘪起了嘴:“……我可真不高兴了啊。不吸引Alpha又不是我愿意的,而且我自己觉着我这味儿不是还挺好闻的?”

 

他抬起了胳膊,使劲闻了闻。

 

Natasha敲了敲案台,委婉地说:“所以Tony,我的重点是,你的信息素无法吸引Alpha,那就没有任何危险性,你干嘛还得拖着Steve陪你去演讲?”

 

Tony一噎,结结巴巴地说:“就——就是,我一单身Omega去这种大场合还是需要Alpha帮我挡一挡的。万一我到时候发情了呢?”

 

Natasha咧开嘴:“理由找得不错。不过让Steve跟着也是应该的,毕竟你还没被标记,一旦遇见你的脑残粉呢?他们才不会介意你的信息素有没有性吸引力呢。”

 

Tony叹了口气:“谢啦Nat,你的安慰总是很贴心。——所以,Steve?你到底去不去?”

 

Steve无辜地看着他:“去啊,肯定去。”

 

Tony满意地笑了起来。

 

 

 

 

Steve也是最近才知道Tony是Omega的——最近,大概半年前。Tony从来都没有试图隐藏自己的性别(去演讲或者出差除外),就那么大喇喇地把自己的Omega信息素到处释放,可惜Steve忽视了。Natasha说得对,Steve不知道为什么Tony的信息素没有一丁点的性吸引力,不管它有多浓郁,闻到的时候顶多就好像Tony给自己喷了一壶铁锈味咖啡,或者洗了个薄荷巧克力澡。Steve用了很长时间才察觉到Tony是个Omega,因为他无意中看见Tony的手机停在[Omega五个月没有发情期是否正常?]的页面上。

 

哦,Tony是个Omega。没有被标记过、散发着一点都不甜美,甚至有点粗犷的信息素味道的Omega。他们的团队里既有Alpha,也有Omega和Beta,但是Steve从来没有见过哪个Omega会像Tony这样跟Alpha勾肩搭背——更别提他还是个没被标记的。Steve感觉他更像个Beta,连信息素闻起来都有镇静作用。

 

这倒不是说Tony毫无魅力。相反,他非常非常有魅力。眼下Steve正坐在台侧,专注地看着台上Tony神采奕奕地给下面的大学生讲自己的研究时,发出的感叹。

 

Steve很好地把自己的信息素布满了整个舞台,又略微收起了一些攻击性,让Tony可以自由地在那里走来走去而丝毫不被干扰。Steve不知道Alpha的信息素对Tony是否有作用,不过目前看来,是没有。他可没见过Tony因为哪个Alpha而激动得浑身乱颤,相反,他对整个队伍里面超高浓度的Alpha信息素熟视无睹。之前Thor被一个人质Omega搞得发了情,整个大厦里都是他浓郁的味道,惹得Steve和其他几个Alpha暴躁不堪。最后还是Tony去安抚了Thor——一个发情的Alpha,被一个Omega安抚了,Steve不知道这是说Tony太没有吸引力了呢,还是说他的Omega腺体中有什么奇怪的物质。

 

总之,这大概也是好事。Steve认为Tony就是一个这么奇妙的人,就好像他明明是个Omega,闻起来也是个Omega,但是Steve却从来没有因为受他的信息素影响,而对Tony做出什么冒犯的动作。Steve不知道Tony是以前就这样还是怎么回事,他不太好意思问。但Tony信任他——钢铁侠信任自己的朋友,这就已经很棒了。

 

这时Tony的演讲告一段落,Steve跟着下面的大学生一起鼓起掌来。Tony对台下微微点点头,就跳着跑到台侧,跟Steve击了一下掌。“怎么样?我已经控制语速了,这次还行?”

 

Steve递给他一瓶水,用自己的信息素把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很好,比给我讲的时候简单多了。”

 

Tony拧开瓶盖,对Steve眨了眨眼睛。

 

 

 

 

TBC

评论(11)
热度(285)
©阿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