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浓

不是好人请慎关。观察之后再关注谢谢。
主页里粮很少,随时删文小能手。
设置了关注一周以上才能评论。
痛恨抄袭狗。被抄过所以对此敏感。指路抄袭狗请私信,对抄袭零容忍。删文因为怕被抄袭狗拿走主义。
盾铁不拆,雷all铁,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留言请不要提任何all铁cp谢谢。
拉踩大盾的一律拉黑。毒唯一律拉黑。KY一律拉黑。
盾铁、锤基、贱虫、冬叉←吃这些,都不拆。
写了差不多150w字的盾铁,目标200w,但愿能爱到那个时候。

【盾铁】小幸运番外3

3

 

 

 

Steve半夜醒来,发现Tony不在床上。他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悄声下床去上厕所。

 

结果路过客厅的时候,Steve发现Tony正趴在沙发上,在黑暗的房间里对着电脑噼里啪啦。他又打了个哈欠,看看表——凌晨三点半。他倚在门框上,抓着下巴说:“你好呀,电脑精灵。”

 

Tony差点从沙发上滚下去。他几乎用了扭断脖子的力气回头看了一眼Steve:“……操,大半夜的你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Steve虚浮着脚步走进去(他快困死了),把Tony从沙发上捞起来,然后自己顺势坐了下去。“唔,除非你给我个解释说明为什么你会在这个时间对着电脑专心致志,不然我不会回去睡觉的。”

 

Tony坐在Steve怀里,瞪了他半天:“……你明明就知道。”

 

Steve再次揉揉眼睛:“我不知道。”

 

Tony翻了个白眼。“好吧,好吧好吧。我在发邮件。白天我们要出去玩,哪有时间,所以只能晚上做啦。”

 

Steve捏捏他的屁股:“邮件模板我都写好了,你只要往里面填名字就可以,哪用得着大半夜这么拼命?”

 

Tony转转眼睛:“呃——”

 

Steve瞅了他一眼,扭头看电脑,一眼就看见一段:以及,操,你什么时候和Steve搞到床上去了,是不是我们毕业的那天?那天你不是吐了Steve一身吗?他就又把你背回去了,每次一有毕业派对你都要吐他一身然后被他背回去,真是太经典了,我到现在都记得!

 

Steve扬起眉,还没等说什么,Tony就抬手挤着他的脸,同时怒气冲冲地说:“妈的,Wade Wilson。我正在想一个漂亮的还击,把他骂得他妈都不认识。”

 

“……所以你们俩现在在用邮件互骂。”Steve笃定地说。

 

Tony发出了一声介于尴尬和自嘲之间的鼻音。“噫……反正就那么回事吧。我们俩没有互骂,不,是他先动的手。我保证我给他发的邮件非常礼貌——尊敬——呃……”

 

Steve伸手过去动了动鼠标,页面往下滚了几行,写着: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够你受的,Steve可是我们长度比赛的常胜大将,他球场上表现出的体力又好,爆发力又强,肯定也很持久,唉,我都不知道怎么心疼你的小屁股。LOL

 

Tony这下真的尴尬起来,他哈!地干笑了一声,试图转移话题:“看?这个混球在夸你大呢。搞得好像他很了解你的老二似的。”

 

Steve转向Tony,叹口气:“所以,这些你明明可以白天抽空回复的,honey。你只是想跟Wade吵嘴而已。让我猜猜,接下来你是不是就想攻击他人品低下或者无业游民之类的了?”

 

Tony吃惊地说:“你怎么知道?!”

 

Steve的手伸进了Tony的衣服里,开始捏他的后背。“我就是知道。现在跟我回去睡觉,已经很晚了。”

 

Tony搂住Steve的脖子:“那背我回去,就跟以前一样。”

 

Steve笑着低头亲亲他,然后跳下沙发,背对着Tony蹲了下来。Tony张开胳膊扑了上去,Steve抓住他的大腿,把他背了起来。

 

“哎呀,你可比小时候重多了。”

 

Tony贴着Steve的脸:“我这十年吃掉了至少一百吨鸡肉。呃,好吧。所以你以前背过我。”

 

Steve一边走一边把他往上抬了抬。“从Wade的邮件里知道这件事的感觉怎么样?你听上去有点心虚啊。”

 

Tony赶紧否认:“这倒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哦好吧,所以你背过我,呃,我就想问问……我有没有说过什么傻话?”

 

Steve走进了房间,把Tony放到了床上,然后自己也爬了上去。“你说的傻话是指什么?我记得你小时候总是说傻话。”

 

Tony被他逗笑了,给了他一拳。“我怎么就说傻话了?而且你怎么从来都没告诉过我你背过我?”

 

“我觉得没必要特地告诉你。”Steve耸耸肩,给Tony拍了拍枕头。“只是背你回家。你这个醉鬼,都说了未满21岁不准喝酒,你从来不听。”

 

Tony小声问:“那我说过什么傻话吗?”

 

Steve想了想:“说过。你说你以后要给我表演脱衣舞,看一次收我两百,看两次送一次。”

 

Tony大叫一声捂住了脸,闷声闷气地说:“操啊!要死了要死了,我为什么会说这个?”

 

“因为你喝多了。”Steve躺在他身边,长胳膊一捞,就把Tony圈在了他的怀里。“你说了无数句傻话,我以后可以写个回忆录。”

 

Tony抬头咬他下巴:“不准暴露我的名字。”

 

Steve捏捏他的耳朵:“遵命。所以,可以睡觉了吗?”

 

Tony想了想,说:“还有个事。Wade想看Natasha现在的照片,你说我要是明天让她把照片发邮件给我,她会不会觉得奇怪?”

 

Steve的手又开始往Tony的内裤里伸,伸到最里面,捏住了他的屁股蛋儿,才心满意足地停下来。“唔……肯定会的。我们前天才离开安哥拉,她一定会问你为什么当时不要的。”

 

Tony哼唧了一声。“说的也是,那就等聚会的时候再说吧。——我可以把我们的裸照发给Wade吗?他宣称自己找到了灵魂伴侣,我要让他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灵魂伴侣。”

 

“灵魂伴侣可不是用裸照来定义的。”Steve咕哝说,“不过,好吧。别发下半身的,嗯?尺度太大了,不太好。”

 

Tony有点兴奋地说:“我知道。哦对了,你知道现在那个混球在做什么吗?”

 

Steve叹了口气,这是他最不想接触的话题。“不知道……他打球?没工作?厨师?”

 

“都不是。”Tony的眼睛亮晶晶的。“我黑掉了他的社会保险账号后台,查到这个混蛋现在是政府的雇佣兵,隔三差五要去杀个人打个仗什么的,酷哦。”

 

Steve顿了顿,然后说:“……哇哦。”

 

Tony爬起来,摸着Steve的眉毛和鼻子。“嗯,你听上去非常羡慕。”

 

Steve故意睁大眼睛,说:“什么?不,当然不,算了吧,我可不羡慕。”

 

他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就差表明自己对这些嗤之以鼻了。他的手还留在Tony的屁股上,不过显然比刚刚热多了。

 

“……亏我刚刚还在宣称我们是灵魂伴侣来着。”Tony平静地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Steve。打算跟我说实话吗?”

 

Steve偷偷看了他一眼,最后垮下脸来。“……好吧。Tony,好吧。”他有点垂头丧气起来,“我需要——我是说,我得在同学聚会之前找到一份工作。如果他们问我:哦Steve,你现在在做什么?我可不能仅仅回答:刚退伍,待业中。——不,这简直就是耻辱,连Wade都做了一份这么酷的工作……”

 

“你的语气中透露出了对Wade的不屑,honey。”Tony说。

 

Steve缩了缩脖子。“呃?有吗?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是说,我需要一份工作。看看Clint吧,连他都是特工,还用着那么酷的加密电话——”

 

“很好,现在你连Clint一起鄙视了。”Tony皱起鼻子。

 

“什——?不我没有。我只是——哦天呐,我不能就这样去参加聚会Tony,我需要一份工作。”Steve撅起了嘴巴,彻底投降了。

 

Tony给他理了理头发。“嗯,所以你这两天都在疯狂地看手机。告诉我你昨天投了多少简历?”

 

Steve可怜兮兮地说:“……保证你不会笑我?”

 

Tony竖起三根手指:“保证我不会笑你。”

 

“……12封。”Steve捂住了脸。“我只是……哦好吧,我只是有点着急。可能有点太着急了,我承认。”

 

Tony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嗯……你当过兵honey,有实战经验,而且立过功。”

 

“可是现在找工作人家不会问你是不是被将军表扬过的。”Steve干巴巴地说。

 

“那是因为你的方向不对。”Tony瞥了他一眼。“我认为你需要找一个真正适合你的工作,非常适合的……”

 

他眨眨眼睛,重新看向Steve。“……如果能成,大概以后我们也需要用加密电话联系了。”

 

Steve歪歪头:“嗯?”

 

Tony揉揉鼻子。“好吧。其实几个月前——我们还没遇见的时候,Clint给我打电话时,说过他手里有三个推荐名额,可以把合适的人推荐到他们那里。”

 

Steve的心突然剧烈地跳起来:“FBI?”

 

Tony耸耸肩:“我不知道。他们那里水深着呢,我感觉Clint也不很像FBI。总之,我觉得你们俩可以联系一下。”

 

Steve觉得嘴巴发干:“可是——可是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我有呀。”Tony对他眨眨眼睛。“Clint给过我紧急联系电话,他说如果我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才可以用。我早就想试试了,让我们现在就——”

 

“呃,不不不,等一下,既然他说有了生命危险的时候……”

 

Tony掏出了一个老式手机,上面只有一个红色按钮。“我们可以假装我们有。打算好迎接我们的特工先生了吗?Mr. Rogers?”

 

他对Steve露出一个坏笑,按下了按钮。

 

 

 

 

TBC

评论(2)
热度(107)
©阿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