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浓

不是好人请慎关。观察之后再关注谢谢。
主页里粮很少,随时删文小能手。
设置了关注一周以上才能评论。
痛恨抄袭狗。被抄过所以对此敏感。指路抄袭狗请私信,对抄袭零容忍。删文因为怕被抄袭狗拿走主义。
盾铁不拆,雷all铁,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留言请不要提任何all铁cp谢谢。
拉踩大盾的一律拉黑。毒唯一律拉黑。KY一律拉黑。
盾铁、锤基、贱虫、冬叉←吃这些,都不拆。
写了差不多150w字的盾铁,目标200w,但愿能爱到那个时候。

【盾铁】小幸运番外2

2

 

 

 

“所以,过来看看我的女孩儿。”Natasha轻轻拍了拍Tamara的额头,示意Tony和Steve靠近一些。“不——别就这么冲过来,她会感到害怕。低下头,脚步慢一点,不要直视她的眼睛。”

 

Tony有些紧张,但是照做了。他微微弯曲着膝盖,慢慢向前走着,同时伸出手,做出了邀请的姿势。

 

Natasha抱着Tamara,小声对她说:“Shhh,这是我的朋友。他们都非常好,你可以摸摸他们,对了,伸出鼻子,摸摸?”

 

Tony憋着气说:“她会不会流鼻涕?”

 

Natasha坏笑着说:“当然会。动作慢一点,她要碰到你了。”

 

Steve在后面好奇地看着,只见小象勇敢地伸出了鼻子,轻轻碰到了Tony的手。

 

“……哇哦。”Tony低声赞叹道,Steve问他:“怎么样?什么感觉?”

 

Tony没空回答了,因为Tamara开始慢慢朝他靠近,同时用鼻子在Tony的手心和胳膊上摸来摸去。他僵直了后背,Natasha马上安慰说:“她只是在认识你。没关系,让她摸,不会有事的。”

 

小象把Tony的全身都摸了一下(连屁股都没放过),最后又在他的脸上碰了几下,接着就完全放松下来。她喷了口气,对Tony失去了兴趣,又开始摸旁边的Steve。小象走开之后,Tony才松了一口气,对Natasha说:“哇哦——天呐,这就是你的生活。令人惊喜。”

 

Natasha点点头,笑着说:“这就是我的生活。我爱这里,这儿的一切——所有的一切我都很喜欢。”

 

Tony看着Tamara在摸Steve胸口的扣子,那人看起来紧张得不行,一脸严肃,举起双手像是要投降。Tony对着小象抬起手,又不知道怎么办似地放下来,重复了一句:“……看看吧,令人惊喜。”

 

Natasha笑得很开心:“是的。我们先回去怎么样?喝点咖啡什么的,我可以给我们弄一些吃的。”

 

Tony扬起眉:“烤饼干?”

 

Natasha捂住脸,又打了Tony一下:“天呐,闭嘴啦。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学会烤饼干了,Benjamin小姐只教会了我怎么清洗油渍。”

 

两个人开始心照不宣地大笑,那边的Steve依然举着手,神经紧绷地说:“呃……帮我个忙?她——她看起来想把鼻子伸到我的衣服里——”

 

“她爱你,Stevie。”Natasha看好戏似地抱起了胳膊,“你就让她伸嘛,不会有鼻涕的。”

 

“我——我才不要!”Steve大喊道。

 

 

 

“所以?你想办同学聚会?”Natasha拿了三瓶冰镇啤酒放在桌子上,然后一一打开,“天呐Tony,你跟我们十年不联系,然后突然告诉我你想办同学聚会?你最好给我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不然我会揍你的。”

 

Steve正拿着叉子在自己那份菜上面戳来戳去,不知道该怎么吃。Natasha做了当地的一种炒蔬菜,Steve从来没见过这种绿色还有点黏糊糊的东西,所以感觉难以下咽,但是Tony显然适应良好,他已经吃掉半盘子了。

 

“对,同学聚会,这很正常嘛。”Tony喝了一口酒,爽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啊……大家这么多年没见了,难道你不想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吗?”

 

Natasha耸耸肩:“我只关心想关心的人,其他人倒是无所谓。”

 

Tony皱起鼻子:“这可不对啊,Nat。想想看吧,十年后大家再次相聚,第一句话很可能说什么?”

 

Natasha转了转眼睛:“呃……你最近在做什么?”

 

Tony打了个响指。“Bingo。这是一个吹嘘自己拉踩别人的好机会,而我,正好可以跟大家宣告一下,你们当年的橄榄球队长现在已经是我的了,如有异议,憋着吧。”

 

Steve已经试着吃了一口蔬菜,眼下表情变得难以形容。这时Natasha转向他,立即有些吃惊:“哦Honey,你哭了?”

 

Steve捂住了嘴,飞快把那坨玩意咽了下去。“——不,没有,噎到了。”

 

Tony把啤酒往他那边推推:“喝点,你哭什么啊。”

 

Steve咕哝说:“我没哭。”

 

他灌了一口酒,把那股恶心劲儿压了下去。然后他看向Tony:“你不是说因为Wade才想办同学聚会的吗?因为他嘲笑你鸡鸡短,你要报复。”

 

Tony大声说:“我才不短!我他妈为什么要报一个十年前的仇?!——我是说,操,很好,我倒是很愿意跟那家伙在更衣室里比一比——”

 

Natasha晃了晃腿:“谁是Wade?”

 

Steve把那盘菜往Tony那里推了一下,回答说:“也是橄榄球队的,跟我差不多高,总是换女朋友那个。”

 

Natasha耸耸肩:“不记得了。”

 

Tony接过盘子:“你不吃了?你只吃了一口!”

 

Steve往他那边靠了靠,搂住了Tony的腰。“不吃了,我不太饿。”

 

Tony探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拿过盘子,没再继续问。Natasha喝了一口酒,跟Steve说:“冰箱里还有意面,要吃吗?”

 

Steve马上站起来:“要,我去煮一下。”

 

他走到Natasha身后,拉开冰箱门,拿出了意面。Tony晃晃啤酒瓶子:“——呃,刚才说到哪了来着?哦对,同学聚会。两个月之后怎么样?我可以现在就给大家发邀请函。”

 

Natasha卷了一叉子的蔬菜:“提醒我一下为什么要搞这个聚会?”

 

“为了重拾我们曾经的友谊。”Tony一本正经地说。

 

“为了跟Wade Wilson比比到底谁长。”Steve一边用锅接水一边说。

 

Natasha打了个响指。“对了,因为Wade Wilson。所以谁是Wade?我想不起来了。”

 

Tony翻了个白眼:“我记得他跟一个叫,呃,Erin?Emily?呃,让我想想……”

 

他握紧了叉子,屏气凝神想了很久,然后突然一抬头:“——Erica。我记得了,因为Peter跟我说过很多次,Erica。他们好过一段时间。”

 

Natasha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谁是Erica。”

 

Steve开始烧水,插话说:“Tony,你这样说太宽泛了,我记得那个女孩儿至少跟四个男生交往过。——所以,Nat,Wade在十一年级的时候得过三次橄榄球的MVP,他还是篮球队的,有一次我们和十年级比赛,他一个人得了22分。”

 

Natasha难以置信地回头看他:“……你居然还记得上学时候的比赛?”

 

Steve耸耸肩:“这些很难忘记嘛。所以你想起来了吗?”

 

Natasha干脆地说:“没有。我要开始生气了,你们俩——我是说,Stark,你十年不跟我联系,而现在突然要举办同学聚会,居然还是为了一个我他妈都不记得的人?!”

 

Tony一时语塞:“呃……不,Nat,你肯定记得他的,他——他干过无数……”

 

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接着Tony眼睛一亮,猛地一拍桌子:“操他的!我想起来了,这家伙在你的家政课教室里面乱搞过,记得吗?二号桌上,后来你还准备炸掉那个教室来着——”

 

Natasha立即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哦Shit。我记起来了,很好。所以我们什么时候聚会?或许我能顺便报个仇什么的?”

 

Tony笑嘻嘻地跟她对了一下拳头:“所以,为了复仇的同学聚会。”

 

“为了复仇。”Natasha喝了一口酒。

 

 

 

 

“你还记得Peter吗?”Tony趴在Steve怀里,懒洋洋地问。他的声音小小的,怕旁边Natasha听到。他们住在了这个小木头房子里,舒适干净,但是隔音很差,走路声音大点都能听见。

 

刚刚两个人憋着气来了一次(Tony差点憋爆炸了),没敢做得太狠,更多的是亲吻和爱抚,最后的高潮也没那么激烈。两个人似乎被这里节奏带慢了,连性爱都变得慢吞吞热乎乎,只要呆在一起就好,其他的也没有那么重要。

 

Steve一下一下摸着Tony的头发,揉着肚子说:“有点印象……我们没怎么说过话。”

 

Tony抚上了他的手:“怎么啦?饿了?”

 

Steve小声说:“是呀……”

 

Tony一咕噜翻身起来,亲了Steve一口。“走,下去找东西吃,正好我想吃夜宵。”

 

Steve嘶了一声,把他拽下来搂在怀里:“找什么吃的,你以为这里是纽约吗?Nat说了大晚上的不要随便出去乱逛。”

 

Tony蹭他:“你不是饿吗?”

 

Steve摸完自己的肚子又去摸Tony的。“没事,饿一会就不饿了。你说Peter怎么了?”

 

Tony无意识地捏着Steve胸口的肌肉。“嗯……就是突然想起他了。同学聚会的名单我可以回学校调出来,邮箱什么的里面都有,我还可以查到大家的FB。”

 

“你倒是干劲满满啊。”Steve好笑地说,“亏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我还以为过了十年你都长大了。”

 

Tony不满地瞪他:“我怎么没长大?同学聚会嘛,都是长大之后才能办的。”

 

Steve顺着他说:“好吧,好吧好吧好吧。所以?这和那个Peter有什么关系?”

 

“我在想是不是邀请他。”Tony有点犹豫地说,“Peter虽然比我们小一年,但他科学课和我一起上的,也算是同学吧?”

 

“那就叫他。”Steve说,“他跟我们年级的谁认识?除了你,还有谁?”

 

“还有Wade。”Tony抠着Steve肩膀上的一颗痣,“你记得吗?他俩那个时候在恋爱,好像是我们十一年级的时候?”

 

Steve有点尴尬地咧咧嘴:“我就假装我记得好了……”

 

Tony哼哼了一声。“唔,我决定了,不邀请Peter。”

 

Steve眨眨眼睛,低头看他:“你是不是主意改变得太快了?”

 

Tony觉得眼睛痒痒,就转脸在Steve肩膀上蹭啊蹭。“他俩那个时候好了,现在肯定分手了。再见面不会很尴尬吗?算了,不邀请他了。”

 

Steve想了想:“……说的也是。不过也有可能不分手吧——”

 

“不可能。”Tony嗤之以鼻,“我可对Wade Wilson记得很清楚,他能跟Peter坚持多久?我保证他俩一毕业就分手了,那个Wilson不是长久恋爱的类型。”

 

Steve打了个哈欠:“哈……好吧。所以你的近期目标就是同学聚会了?”

 

Tony嗯了一声。“我打算让大家可以带家属或者男女朋友去。这样我就能带你去了——可以不给你邀请函吗Rogers先生?”

 

Steve笑了出来:“行。我可以做Staff,顺带做主办人的家属。”

 

Tony在黑暗中咧嘴一笑,露出了大白牙。“很好,到时候我允许你牵我的手出场。”

 

Steve换了个姿势,把Tony压在了身下抱住。“唔……非常感谢。我觉得Sam和Bucky会吃惊得揍我的。绝对。”

 

“Thor呢?”Tony问。

 

“他一定会揍我。”Steve亲了亲Tony的头发。“到时候请你保护我,Mr. Stark。”

 

Tony搂住了Steve宽阔的后背。“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TBC

评论
热度(104)
©阿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