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浓

不是好人请慎关。观察之后再关注谢谢。
主页里粮很少,随时删文小能手。
设置了关注一周以上才能评论。
痛恨抄袭狗。被抄过所以对此敏感。指路抄袭狗请私信,对抄袭零容忍。删文因为怕被抄袭狗拿走主义。
盾铁不拆,雷all铁,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留言请不要提任何all铁cp谢谢。
拉踩大盾的一律拉黑。毒唯一律拉黑。KY一律拉黑。
盾铁、锤基、贱虫、冬叉←吃这些,都不拆。
写了差不多150w字的盾铁,目标200w,但愿能爱到那个时候。

【盾铁】小幸运1-2(学院au

吃粮,把之前姑娘们想要重新看的文重新发出来。一章一章来,会刷屏。



1

 

 

 

“哦——哦。”Steve拿着咖啡杯,瞪着对面的人。他张了半天嘴,却只能说:“……哦。”

 

Tony倒是挺自然,对他晃了晃手里的三明治。“好久不见了。你也来买午餐啊?赶上了午休了哈。”

 

Steve咧开嘴巴,有些尴尬。“嗯……嗯,是啊。”

 

Tony走近了一点,看看Steve手里拿的东西。“呃,你中午只喝咖啡?我记得你说过午餐只喝咖啡不好来着?”

 

Steve呆了一下,随即耸耸肩,抿着嘴巴笑说:“人总是会变的,这都十年了,我也会变嘛。”

 

Tony歪了歪脑袋,慢吞吞地说:“说得也是。不过据我分析,你可能都忘记我叫什么了?从刚才到现在,你一直没叫我名字,Steve。”

 

Steve一愣,随即否认说:“什——不,天呐,当然不。Tony,不要开这样的玩笑,我当然记得你叫什么。”

 

Tony立刻大笑着拐了他一下。“骗你的!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好骗啊。”

 

Steve懊恼地笑了一下,害羞又有点生气地说:“这真的不好笑……Tony,这可是我们毕业之后第一次见面,你难道就不想给我们彼此留个好印象?”

 

“我认为这没什么必要。”Tony对Steve做了个鬼脸,“第一你不是我的面试官,我不需要给你留下好印象。第二,鉴于我们俩从九年级开始就一起学习了三年,显然现在才妄想留下第一印象已经晚了。”

 

Steve叹口气:“论口才我总是赢不了你。”

 

Tony把三明治塞到他的手上:“那说说别的方面你哪里能赢过我?”

 

Steve呆愣愣地接过了三明治,眨眨眼睛:“呃……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吃过午饭了。”Tony对他挤了一下眼睛。“这个我一口没动,你不介意吃掉吧?扔了怪可惜的。”

 

Steve说:“可是……”

 

“要是你也不想吃,就扔掉嘛。”Tony摆摆手,“我的午休快结束了,哎,上班族就是这么苦命。介意跟我交换一下电话号码吗?我觉得你看起来还是挺想继续跟我联系的?希望我不是自作多情。”

 

他一下子说了这么多,Steve都不知道从哪里接话了。他原地顿了几秒,最后从兜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Tony:“……好,你的电话给我。”

 

Tony接过来,输入了自己的号码,然后拨回来。他敲了敲Steve的手机屏幕,努力斟酌着字句说:“嗯……这家伙是你十年级的时候买的那个吗?为什么看起来年纪很大了?”

 

Steve笑起来:“听得出来你正在努力委婉地说我的手机是个淘汰货。”

 

Tony睁大了眼睛:“天呐,我还觉得自己已经很委婉了,你干嘛戳穿我?”

 

Steve微微抓紧了三明治,有点紧张地说:“呃——我没有冒犯到你是吧?我只是,嗯,我只是——”

 

“你当然没有冒犯到我。”Tony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为什么你会觉得冒犯到我了?我们小时候的相处模式可不是这样的,Rogers。”

 

他模仿了九年级时称呼Steve的语气,恼怒又带着一点好奇。Tony刚说完两个人就愣住了,随即同时开始笑。

 

“哦天呐,我居然还能听见你这么叫我。”Steve的脸都红了起来。“我真是——Tony,我真是——”

 

“荣幸至极,是吧?”Tony拍了拍他的肩,大大的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我知道,我知道。——哦我要迟到了,有机会我们再联系好吗?Steve?打给我。”

 

Steve肩上的温度离开了,他看着Tony,不受控制地点了点头。“好……好的。”

 

Tony跟他挥挥手,转身就走了。Steve慢慢收回了笑容,看着Tony走出了店门,没有回头。

 

他叹口气,低头看看手里的三明治。但是看了还没有一分钟,他的手机突然又震动起来。Steve打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

 

[感觉你不会打给我的,所以还是我联系你吧,毕竟现在就是联系的好机会。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别拒绝我,快说好。]

 

Steve盯着手机看了很长时间,最后慢慢回复:[好。]

 

 

 

2

 

 

 

“你以后想做什么工作?”Tony坐在橄榄球场的场边,仰头看着擦汗的Steve问道,“Natasha说你想做橄榄球运动员,是真的吗?”

 

Steve甩了甩头发,热得满脸通红。他捡起了一瓶水,拧开灌了大半瓶,才气喘吁吁地说:“嗯,我想打橄榄球,但是也就是想想,谁知道能不能成呢。”

 

“你的教练会推荐你吗?”Tony被太阳晒得微微眯起了眼睛,“呃,这倒不是我想多管闲事,但是你罚我来陪你练习,所以我总有资格问点问题吧。”

 

“我罚你是因为你在实验室里喝酒,Stark。”Steve严肃地看了他一眼,“我们都知道这是绝对禁止的,而你又拒绝跟我跑圈。”

 

“我恨跑步。”Tony踢了踢草皮,然后拍拍屁股站了起来,“那个实在是太累了,我宁愿坐在这里无所事事一下午。”

 

Steve挺认真地建议说:“或许你能练习打橄榄球?这个真的很有意思,能让你热血沸腾。”

 

“不用了,谢谢。”Tony礼貌地拒绝说,“我不想像一头牛一样横冲直撞,不过看你们撞还是挺有意思的。好吧Rogers,以防万一——我是说以防万一,虽然我们只认识了一个星期,但是我还是想以防万一——如果你以后真的去超级碗比赛了,能给我留一张票吗?”

 

Steve紧紧皱着眉头,看起来正在认真思考这个可能性。Tony站在他对面,年轻的脸庞上挂着好笑又期待的表情。“快说呀,Rogers,”他揶揄着说,“这还有什么可考虑的?看在我们是同学的份上。”

 

“……我应该会给你留一张票的。”最后Steve有点艰难地回答说。

 

但是这种语气也足够Tony不高兴了。虽然他明知道Steve去超级碗比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他居然还是被这小小的迟疑给弄得满胸怒气。

 

“你这是什么意思?!”Tony怒气冲冲地问,“只是一张票而已,你还有什么可不愿意的?跟你讲哦,我家的实力其实根本——”

 

“因为我不知道选手本人可以有多少张预订票。”Steve认真而苦恼地回答,“我的朋友肯定到时候也很想要赠票,我担心如果我拿到的预订票很少怎么办?”

 

Tony那一刻起就知道了Steve是个无可救药的大笨蛋。

 

“……操,你可以不要再苦恼这个了,票送你朋友吧,我才不要呢。”他又踢了一脚草皮,挺恼火地说,“问你这个问题我才是个白痴。再见,Rogers。”

 

他转身就走了,把Steve扔在身后,头都没回。

 

 

 

TBC

评论(17)
热度(179)
©阿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