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浓

不是好人请慎关。观察之后再关注谢谢。
主页里粮很少,随时删文小能手。
设置了关注一周以上才能评论。
痛恨抄袭狗。被抄过所以对此敏感。指路抄袭狗请私信,对抄袭零容忍。删文因为怕被抄袭狗拿走主义。
盾铁不拆,雷all铁,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留言请不要提任何all铁cp谢谢。
拉踩大盾的一律拉黑。毒唯一律拉黑。KY一律拉黑。
盾铁、锤基、贱虫、冬叉←吃这些,都不拆。
写了差不多150w字的盾铁,目标200w,但愿能爱到那个时候。

【万圣节】科学驱鬼,从我做起(一发完

万圣节贺文,一切驱鬼原理皆为瞎掰,请不要较真x

盾铁贱虫锤基涉及,鬼怪涉及,盾铁是驱鬼大佬,嗯,大概就这些……

万圣节快乐!多吃点糖就开心啦~

 

 

1

 

 

 

 

Tony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问对面的人:“我还有个问题,Mr. ……呃——”

 

“Peter Parker,你叫我Peter就行,Mr. Stark。”Peter有些拘谨地回答。

 

“你不用那么紧张。”Tony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露出一个自以为温和的笑容,“有我们在,什么鬼啊魔啊的,马上给你除得干干净净,一根毛都不剩。”

 

Peter点了点头,一抬眼,看见那个金发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那人从进门开始就一言不发,在Peter对Tony说明情况时,就一个人皱着眉头,左摸摸右摸摸,最后还去了楼上(Peter的卧室),似乎在勘察地形。

 

那男人很强壮,金发碧眼,胳膊上的肱二头肌就算不刻意显露,也大得惊人。相比来说,稍微矮一点的Tony更像是个驱魔人,他有着柔和的深褐色头发,眼睛很大,还总是流露出一丝不屑,似乎在对那些可怕的鬼怪说:“放马过来吧,垃圾!!”

 

Tony听见了男人的脚步声,就转过头去,散漫地挥挥手:“看完了?”

 

男人谨慎地嗯了一声,接着走过来,对Peter伸出手,说道:“你好,我是Steve Rogers。”

 

Peter立即站了起来,握住他的手:“你——你好,我是Peter Parker……”

 

“你一个人住吗?”Steve打断了他,微微蹙眉,那样子比起之前的冷淡,倒是好看了一些,“无意冒犯,我看过了你的卧室,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生活的痕迹。”

 

Peter点了点头,回答说:“是的。我是两个月前才搬过来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Steve松开手,示意他请坐,然后自己坐在了Tony旁边。“你刚才和Tony说,半夜的时候总听见有人在抓墙?别的时候没听过吗?”

 

Peter摇了摇头,“没有……只在晚上。我还给房东打了电话,他认为我大惊小怪。但是他肯定知道些什么,前天晚上卫生间那次——”

 

“卫生间?”Steve微微一偏头,“抱歉,我以为只有卧室有问题,所以还没有看过卫生间。”

 

还没等Peter开口,Tony就拍拍Steve的大腿:“哦老天,你放松一点。拿出仪器来,让我们边测边说。”

 

Peter看起来更紧张了,Steve倒是气定神闲,只和Tony站起身,从他们那个巨大无比的书包里拿出一个怪模怪样的机器,看起来像是电视里演的探雷器。Steve背好它,朝Peter一摆脑袋:“Mr.Parker,带个路?我要去你的卫生间看看。”

 

Tony在旁边咯咯笑着,一点都不像在闹鬼的房间里的样子。Peter咽了口口水,慢慢走过去,朝楼梯那边挥挥手:“这边走……你们这用的是什么呀。”

 

“我做的测鬼仪。”Tony探出头来插嘴说,“鬼这玩意嘛,其实你也不用害怕,他们只是另一种形态的物质,只要方法得当,是可以让他们显形的。”

 

Peter的脚步停了一下:“……Mr. Stark,我不用让他们显形,我只想让他们离开。”

 

“暴力驱逐是惨无人道的。”Tony啧了一声,拽着Steve的衣角往上爬,“我做的机器可以改变鬼魂身上的电离子——他们身上的分子状态和正常人不一样,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改变……啪!你就能看见他们了。”

 

Steve见Peter都要哆嗦了,赶紧安慰说:“并不是所有的鬼魂都有恶意,我刚刚上楼查看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所以请不用担心,Mr. Parker。”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楼上,Peter勉强笑了一下:“……不,我挺担心的。这里就是卫生间。”

 

他打开了灯,推开门。里面很简单,一个马桶,一个洗手台。

 

Steve背着机器走了进去,拿出一根细细的管子,开始有规律地晃动。Tony也走进去,叉着腰照照镜子:“这房子很大啊,你怎么租得起?”

 

Peter站在门口,右手无意识地抠着裤缝。“这里——就,房租非常便宜。我也没想到会这么便宜……就真的,很便宜。”

 

Tony皱起了鼻子:“嗯……中产阶级的家,二层,浴室和洗手间分开,一共六个房间。天呐,房东肯定也知道这楼有问题,所以才会把租金压这么低。”

 

Peter小声说:“对……他一定知道。”

 

Steve在马桶上面不断地晃着那根管子,接着他扬起眉,突然放松了下来。接着他转过头,问Peter:“哦……请你说说这个卫生间出了什么问题?”

 

Peter忽然激动了起来:“就!听着,我没有撒谎,我说的都是真的。前天晚上我半夜起来上卫生间时,发现卫生间的灯开着,门锁了。先生们,这不可能!我记得很清楚,在睡前我肯定关上了灯!”

 

Tony耸耸肩,一屁股坐在了马桶盖子上:“别说得太确定啊,Mr. Parker,谁没有个记错的时候?就比如上个月吧,Steve穿错了我的内裤——”

 

“咳咳,Mr. Parker,请你继续说。”Steve急急忙忙打断了Tony。

 

Peter看了Tony一眼,似乎有些不满。“……我就是没记错,而且退一万步说,我也不可能把卫生间的门反锁?当时真的太可怕了,先生们,太可怕了。”

 

Tony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你的胆子很小啊,Mr. Parker。”

 

Peter噎了一下:“——我胆子才不小!你们不知道我当时看见了什么!卫生间亮着灯,光线从下面的门缝中透出来,但是中间有两道阴影。——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人腿的影子!当时卫生间里还有其他人!”

 

这下子Tony一下感兴趣了:“哦?还有这种事?这鬼居然还敢自己显形啊。”

 

Peter回想起那次经历,不禁咬了一下手指,又强装镇定地说:“总之就是……我打电话给房东了。他接了电话,只说了一句话:‘哦,怎么又他妈来了’。——先生们,这房子真的闹鬼!!”

 

Peter拍着门框,看得出来,这几个月的折腾已经让他身心俱惫了,“我当时真的,真的——网上说你们俩是最好的驱魔师,所以能帮帮我吗?让他离开这儿!”

 

Tony仰起头,看着Steve:“天呐,看看可怜的Parker先生都被折磨成什么样啦。你探测得怎么样了,honey?”

 

Steve耸耸肩:“他就在我对面呢,正在骂我。要显形吗?”

 

Peter猛地往后退了一步,Tony嘎嘎怪笑着跳了起来,搂住Steve的脖子:“快点,电他!!”

 

Steve点了点头,手指在身后的机器上按了几下,然后把那根细棒子往前一伸,接着Peter忽然听见一声若有似无的尖叫,紧接着那声音越来越大,而棒子的另一端,慢慢显出一个人形来。Peter眯起眼睛,依稀辨认出他有一头金发(比Steve的颜色深一点),穿着一身奇怪的红衣服,五官精致,就是一脸痞样。

 

等那男人完全出现的时候,Peter震惊地发现,那根细棒子居然插在那个鬼的鼻孔里。

 

“操!操你的Rogers,哥他妈说了一万次了,不准插鼻孔!!!”那个鬼魂嚎叫到。

 

Tony看起来惊讶极了,声音更大:“……怎么又他妈是你,Wade Wilson?!现在你放弃在泳池的女更衣室里藏着啦?怎么我们俩平均三个月就能接到驱逐你的活!!”

 

叫Wade的鬼魂把那根棍子从鼻孔里拔了出来,恶狠狠地回答:“废什么话,没有我们,你俩怎么吃饭,啊?哥还没和你要钱呢!”

 

Tony立即从兜里掏出一个袋子,眯缝着眼睛说道:“你他妈要钱做什么,又花不了。——向Parker先生道歉!!不然我就要用辣椒浴盐弄死你!”

 

Steve低着头,不动声色地把那根细铁棒往Tony身上擦了擦。

 

Peter扒着门框,心有余悸地往卫生间里看,像只受到惊吓的松鼠。Wade在浴盐的威胁下,狠狠瞪了一眼Tony,接着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对Peter吼道:“妈的,哥错了!原谅我!”

 

Steve嘶了一声,在身后说:“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告诉你,Mr. Parker是我们的客户,是我们的上帝,你最好态度好一点,不然我还要电你。”

 

Wade扇动着鼻翼,非常不服气地硬挺了一会儿,最后不得已放软了语气:“……Peter Parker,你他妈房子这么大,分哥一个屋子呗?”

 

Peter咽了口口水,艰难地说道:“……你真的是鬼魂啊?”

 

Wade立即飘了一圈,挺得意地说:“对啊,羡慕吧?”

 

Tony干巴巴地说:“他并没有在夸你,白痴。”

 

Peter又问:“可是你……可是你为什么会留在我这儿?我是说,天呐,你真的——”

 

“咳咳,Mr. Parker?”Tony礼貌地说,“抱歉打断你们俩,不过你知道的,我和Steve赶时间,所以我们能先算账吗?等我俩走了,你们就可以畅聊啦。”

 

Peter立即反应过来:“哦,好,好的,没问题,结账,对的。”

 

他走过来,拿出信用卡:“呃,我应该怎么给你钱呢?”

 

Steve把仪器收好,微笑着说:“我们接受支票或者转账,但是在这之前,我们查过了,你刚毕业,只是一家报社的实习职员,所以给你打七折。”

 

“外加一年的后续服务。”Tony插嘴说,“这家伙如果还敢骚扰你,两个方法——”

 

Wade在一边不满地说:“Hey!哥他妈这不是骚扰,这是一种搭讪!”

 

Steve没理他,直接背着机器挤出了门,先往楼下走去。而Tony把刚才那包辣椒浴盐塞到了Peter手里:“——第一,就这个,是我专门研制的驱鬼配方,朝这个讨厌鬼身上撒一点,保证他生不如死。”

 

Wade捂着胸,畏惧地往卫生间里缩了一点。

 

Tony微笑着说:“第二,如果这个还不行的话,打给我,一年之内我们提供免费服务。钱就转账给我吧,你有我的账号。”

 

Peter拿着卡说:“天呐,谢谢——”

 

“Tony?”Steve在楼下招呼着,“快点,我们要迟到了,我们要四十分钟之内赶到机场!”

 

“就来!”Tony大喊道。然后他伸出手,和Peter握了握。“那我们走了,Mr. Parker,合作愉快,期待您的再次惠顾。”

 

他对Peter眨了眨眼睛,就转身往楼下走去了。

 

Peter听见那俩人急匆匆地拿起那些东西,然后走出了大门。他抬起头,看见Wade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飘了过来,正好奇地盯着自己胸前的纽扣。

 

“呃啊!”Peter吓了一跳,猛地后退一步。Wade咧开嘴,露出一个自以为可爱的笑容:“哦,你好啊,Petey,我是Wade Wilson,我是个鬼。”

 

Peter抓着扶手,紧张地说:“你好……我,我是个人。”

 

Wade哈哈大笑,跳起来飘在空中,绕着Peter转了一圈。

 

 

 

 

2

 

 

 

 

Steve和Tony在一个巨大无比的庄园里和这次的委托人见了面。他自我介绍说自己叫Thor Odinson,为了弟弟Loki的事情而拜托他们俩过来。

 

“就,我弟弟最近变得很奇怪。”Thor只寒暄了几句,就迫不及待进入正题,“一个人在房间里自言自语,我一开门他立即闭口不谈。我问他和谁说话,Loki就说朋友。开什么玩笑,房间里根本没人!”

 

Steve看了Tony一眼,微微一点头,便起身离开了。Tony翘起二郎腿,微微一笑:“有咖啡吗?”

 

Thor一愣,立即抬起手,说道:“给Stark先生来杯咖啡!”

 

Tony咧开嘴:“不用客气,不用客气,随便来点就好。——呃,我不要速溶咖啡。”

 

Thor礼貌地点了点头:“这里没有速溶咖啡。顺便我想问一下,Mr. Rogers要去哪?”

 

Tony对Steve的背影抬了抬下巴:“他随便看看,希望你能行个方便。干我们这行,总得知己知彼。”

 

Thor的双手交叉在一起,微微颔首:“道理我都懂,钱不是问题,只要能解决我弟弟的问题,多少钱都可以。”

 

Tony扬起眉,心说这可不是我的错,是你要给我的嘛。他摸了摸下巴,轻咳一声:“哦,嗯,我们收费也是公平合理,就是根据这个鬼魂的棘手程度来定嘛。不过你爱弟心切,我能理解,大家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只要解决问题,那其实钱根本不用考虑,对吧。”

 

Thor往前倾了倾身子,压低声音:“是的。您和Mr. Rogers是非常有名的驱魔师,所以我对你们俩,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只要能解决问题,任何问题都是小问题。”

 

这时佣人上了咖啡,Tony接过来,闻了一下,又抿一口,立即挑起眉:“哦,危地马拉安提瓜咖啡豆。”

 

“Stark先生很识货。”Thor点点头,“招待您,自然是要好的。那么,可以说说你们打算怎么做吗?”

 

Tony端着架子,见Steve正在左看右看,一脸探究。他收回目光,敛着声音说:“我们自然有我们的办法。科学驱鬼啊,Mr. Odinson,这世界上的驱魔人多了去了,为什么只有我和Steve能够如此牛逼?因为我们俩相信科学。”

 

Thor的笑容似乎僵住了。“……哦,是嘛。”

 

Tony站起来,背着手走到窗边,轻轻敲敲玻璃,接着又皱起眉。Thor赶紧走过去,有点急切地问道:“怎么了?是这窗户……?”

 

Tony摇摇头:“不,我就是觉得有点脏了。”

 

Thor一瞬间看起来似乎想要发火,但是他忍住了。他努力了半天,最后对Tony挤出一个笑容:“……如果缠住我弟弟的真的是个鬼魂,你们有把握驱逐他吗?”

 

Tony乜了Thor一眼:“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

 

Thor耸耸肩:“没有。只是——”

 

“你最好不是,Mr. Odinson。”Tony微微对了欠了欠身,“我可是很喜欢挑客户的。言归正传,说说你弟弟吧。”

 

Thor抿了抿嘴巴,似乎很不适应有人这样和自己说话,但是他只停顿了几秒,便回答说:“我弟弟今年17岁,现在是暑假,他从两周前一回来就有点奇怪,但是之前都不会的。”

 

Tony点点头,弯腰看了看外面院子中的参天大树,咂咂嘴:“你们这个庄园建了多少年了?”

 

Thor一愣:“……这个,大约有四百多年了,我们家是世袭。”

 

“做烟草生意?”Tony歪歪脑袋,“可是烟草是从19世纪才传到欧洲的。”

 

Thor笑了:“您对我们家族了解得还不够多,Mr. Stark。Odin家从很早之前便是北欧皇室,烟草只不过是我们家生意的一部分,通俗点说,没有我家不涉及的产业。”

 

Tony整理了一下衣服下摆:“哦——家大业大啊。”

 

这时,一个佣人走了过来,对Thor说:“先生,Mr. Rogers请您和Mr.Stark过去一下。”

 

Tony咧开嘴,拍拍Thor的肩膀:“走!”

 

他兴高采烈地跟着佣人走到了走廊尽头,只见Steve站在一扇窗户的面前,抬头看着对面楼的窗户。Tony走过去,小声问他:“发现什么了吗?”

 

Steve摇摇头,抬手抓抓他的头发,又迅速放开。Thor紧跟着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Steve看了他一眼,又指向对面的窗户:“那是什么房间?”

 

Thor微微一惊:“是我弟弟的房间。”

 

Steve了然地点点头。“这就对了,带我们去看看吧。”

 

他礼貌地做了个手势,Thor沉默了一会,回答:“跟我来。”

 

他带着两个人去了旁边那栋楼,这庄园确实很大,走到哪里都没有人气儿的样子,现在明明是盛夏,却总觉得阴森森的。

 

Tony拉住Steve的袖子,贴着他的耳朵问:“你看见什么了吗?”

 

Steve点了点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两个人跟着Thor去了Loki的房间门口,主人敲了敲门:“Loki!是我。”

 

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一个懒懒的声音:“我还没起床!”

 

Tony啧了一声:“操,居然敢起得比我还晚……”

 

Steve偷偷拐了他一下,转头问Thor:“房间门能打开吗?”

 

Thor有点为难:“……17岁的小孩总有点——嗯,你们知道的,Loki肯定会生气。”

 

Steve了然地点点头。“那就是能打开了。开门吧,让我们俩进去,劳烦您在门外等一会儿。”

 

Thor还是不放心:“这样好吗……我不能进去吗?”

 

Steve淡淡地看着他:“你还想不想驱鬼了?”

 

Thor咬住下唇,最后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他让佣人拿来了钥匙,然后打开了门。Steve对他安抚地笑了笑:“不要偷听,交给我们吧。”

 

然后他和Tony就走了进去。

 

Loki的房间很大,他的床在靠近窗户的地方,那人果然还赖在床上,一听门开了,马上坐起来,瞪着眼睛发脾气说:“Thor,我——你们是谁?!”

 

Tony背着手,直奔床边,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哎呀,你的床还挺软的嘛。”

 

Loki睡得头发凌乱,大概从没见过Tony这样的人,不禁咬紧牙齿,高声叫起来:“……Gwen?你在哪?我的房间有人闯入了!!”

 

“别叫了,没用。”Tony摆摆手,一脸嫌弃。“Steve,这房间里有东西?”

 

Steve点点头,盯着窗口。Loki有些愤怒了:“……你们在胡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滚出去!”

 

Steve抬起手,指着窗户,心平气和地说:“她让我上来的。”

 

Tony马上做了个鬼脸,往床里坐了坐。而Loki仿佛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从什么时候可以看见鬼魂的?”Steve问他。Loki捏着被子,结结巴巴地说:“什——没有!你在说什么?”

 

“不用掩饰了,我也能看见。”Steve平静地说,“她说她是你妈妈,对吗?”

 

Loki看上去震惊得无以复加,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也能看见?”

 

Steve摇了摇头。“我只能在鬼魂想让我看见他们的时候,才能看见。”

 

Tony在一边补充说:“你应该感谢我们俩的仁慈,我都没电你妈妈呢。”

 

Loki又看向Tony:“你也能看见?!”

 

Tony摆摆手:“不,我只是普通人,科学驱鬼专家。这位是Steve Rogers,我的助手。”

 

Steve礼貌地笑了一下,对Loki说:“你不用紧张,我和Tony是来帮你的。”

 

Loki依然警惕地看着他们:“……是Thor让你们来的吗?你们又是装模作样的什么神经科医生?!——我没疯!!”

 

Steve一顿,有些无奈地说:“……我们不是医生,是真的来帮你的。Thor很担心你,以为你被什么恶灵缠上了。不过你妈妈并没有恶意,我感觉得到。”

 

Loki皱着眉低下头,小声咕哝说:“他就会多管闲事……”

 

“你今年多大?”Steve又问,“大概不会超过20岁吧?”

 

Loki没说话,Tony晃晃腿:“他哥说他17。”

 

Steve唔了一声。“这就对了,算算年纪,如果你能看见鬼魂,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了。”

 

Loki转头,看见他妈妈正微笑地看着自己。他咽了口口水,不确定地问Steve:“所以……我没疯,是吗?我妈妈真的在这儿?”

 

“是的。”Steve走到窗边,对着虚无的空气鞠了一躬。“——很高兴见到你,女士。”

 

Loki揉揉眼睛,慢慢放下了戒备心。“……原来是这样,我以为——我一直以为——”

 

“你想要看见鬼魂吗?”Steve问他,“现在你才刚刚能够察觉到他们的生物电,还不够稳定,我们是可以控制的。”

 

他朝Tony沉了沉下巴,那人立即戏剧性地从床上跳起来:“哒哒!!其实能看见鬼,还是你眼睛的问题。我这边有机器,能够改善你眼球捕捉生物电的能力,药到病除,马上你就不用烦恼啦!”

 

Loki转头看向他妈妈,没说话。Steve也看了过去,说:“……她不希望你有这种能力。”

 

Loki说:“但是我想有……”

 

Tony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想想你老哥啊,兄弟。他担心得茶饭不思,还花大价钱把我们俩请了过来。如果你想保留能力也好,但是别天天对着空气说话啊?你哥又看不见鬼。”

 

Loki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转向Steve,倔头倔脑地问道:“如果我就让这种能力一直发展下去的话,会怎么样?”

 

“不一定。”Steve耸了耸肩,“你可能会像我这样,只在一定的条件下才能看见鬼,但是这样很少见。”

 

他挤了挤鼻子,“我小时候身体很弱,在16岁的时候开始可以看见鬼,接着就大病一场,差点死了。等病好之后,这种能力也跟着减弱了大半。”

 

Loki低下头,“……那别的情况呢?”

 

Steve忍不住笑了:“你明明能猜到。你的能力会越来越强,随着年龄的增加,这种能力会根深蒂固。于是你能看见世界上所有的鬼,有时候甚至分不清他们是人还是鬼。——很多人因此发疯,或者躲到林中,尽量避免和其他人接触。”

 

Loki没说话,只低头抠着手。Steve朝窗边扬了扬下巴:“你妈妈对我说,不想让你保留这种能力,所以你考虑一下吧。”

 

Tony屏住呼吸,悄声往窗边走去,结果还没到,就被Steve揪住衣服扯了回来。

 

“别闹,你要撞到这位女士的胸上了。”他嘶嘶地说。

 

Tony吐了吐舌头,原地站住了。Loki在床上坐着想了很长时间,最后回答:“……我知道了,等一下我去和Thor商量看看。”

 

Steve赞赏地点点头:“是的,和你哥哥坦白总是好的,毕竟他这么关心你。”

 

Tony拍拍手:“那事情解决了?我可以去和Thor谈价钱了?”

 

Loki冷冷地看着他:“又没让你们驱鬼,怎么还要钱。”

 

Tony瞪他一眼:“治疗你的眼睛很费钱的!别忘了我们是科学驱鬼,科学治疗,你个屁孩子懂什么。”

 

他翻了个白眼,转身走了。Steve笑着摇摇头,对Loki说:“那我也出去了,我们俩会等你两天,如果你决定治疗,就联系我们。”

 

Loki突然叫住了他:“等一下!”

 

Steve转过身来,眨眨眼睛。Loki看了一眼大门,Tony已经出去了,现在只有他俩在房间中。他看上去很严肃,指了指自己胸口的地方:“……那个人,嗯,这里,你也能看见,对吗?”

 

Steve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只微微蹙眉,嗯了一声。

 

“那是什么?他知道吗?”Loki问。

 

Steve低下头,犹豫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他不知道,他,他看不见。那是恶魔的诅咒,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拉着Tony风餐露宿,满世界做什么驱魔人?我要想办法解除他的诅咒。”

 

Loki的睫毛颤动了一下:“……那个人会死吗?”

 

Steve抿起了嘴唇,湛蓝的眼睛直直地盯着Loki。“——不会的,”他轻轻说,“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你要了Odinson多少钱?”Steve问Tony。

 

Tony咧开嘴,坏笑一声:“三万,不打折。”

 

Steve扬起眉:“你这是市场垄断,要被处罚的。”

 

“那就来试试啊。”Tony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科学驱鬼,科学治疗,他们有我一半的能力吗??”

 

Steve做了个鬼脸,“没有,Mr. Stark。话说回来,你赚了这么多钱还只开一个房间,太小气了吧。”

 

Tony翻了个白眼:“是你教我的,出门在外,钱要省着花。我们俩男的,开一个房间怎么了嘛,之前不都是睡在一起的?”

 

Steve看看他,没说话。Tony翻着手机,突然又说:“哦哦哦,明天咱们得回一趟纽约,有个委托来了。”

 

“什么委托?”Steve问。

 

“嗯……说是办公室闹鬼,请我们过去看看,包路费和食宿。”他兴奋地打了个响指,开心地说:“太好了,可以免费回一趟家,我好想睡自己的床啊!!”

 

Steve看见Tony胸口那个蓝色的诅咒正在闪闪发光。那是个圆形的标记,中间有一个倒着的三角。他走过去,坐在Tony身边,顿了顿之后问道:“……Hey,我们这次出来多久了?”

 

Tony心不在焉地回答:“两个月吧,怎么了?”

 

Steve浅浅地笑了:“想家了?”

 

Tony歪着头想了想,干脆地回答:“还行吧!不过这次我们可以在纽约多待几天吗?”

 

Steve抬起手,不由自主地摸上了那个诅咒。Tony觉得痒,不禁笑起来:“干嘛啊,怎么还摸我胸口。”

 

Steve没有回答。他看着Tony的眼睛,看了好长时间,最后猛地松开手,转身去拿毛巾:“我先去洗个澡,今晚早点休息,我们明天出发。”

 

Tony撅起嘴巴,瞪着Steve进了浴室。他摸了摸胸口,热热的,Steve手掌的余温还在上面。

 

“……怪人。”Tony嘟囔了一句,便翻了个身,继续玩手机了。

 

 

 

 

 

END

 

看,我就是强行一发完!(挺胸

 

虽然写得很短,但是设定我倒是想全了。大概就是Steve能看见鬼,然后他和Tony相遇之后,发现了他胸口的诅咒,便想要救他,于是拉着Tony满世界去给人驱鬼,想找到给他下咒的恶魔(当然是瞒着Tony的。Tony非常聪明,尽管看不到鬼,但是他发明了可以让鬼显形的机器,于是和Steve周游世界,到处捉鬼。两个人双向暗恋,但是谁都没说,Steve以为Tony是觉得新鲜有趣,才愿意陪着自己四处奔走,Tony以为Steve能看见鬼,想要帮助更多的鬼魂,才邀请自己去驱魔。

 

其实最完美的就是两个人走过好多地方,遇见了好多人和鬼魂,有好人和好鬼,也有坏人和坏鬼。这样在旅行中感情更加深厚简直是顺理成章嘛嘻嘻嘻。最后Steve找到了给Tony下诅咒的恶魔,用自己换取恶魔把诅咒消掉,随后Steve沉睡过去,Tony一个人独自旅行,想要寻找解救他的方法。

 

↑为什么突然be了?!?!

 

哎呀管他呢,反正万圣节就适合脑补这样的小故事,感觉他们中间遇见的客户完全可以编成一个一个小故事,超可爱啦。←哪位大大写一下啊给跪了

 

最后还是祝大家万圣节快乐嘛,请多吃糖!耶耶耶


评论(53)
热度(378)
©阿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