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浓

不是好人请慎关。观察之后再关注谢谢。
主页里粮很少,随时删文小能手。
设置了关注一周以上才能评论。
痛恨抄袭狗。被抄过所以对此敏感。指路抄袭狗请私信,对抄袭零容忍。删文因为怕被抄袭狗拿走主义。
盾铁不拆,雷all铁,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留言请不要提任何all铁cp谢谢。
拉踩大盾的一律拉黑。毒唯一律拉黑。KY一律拉黑。
盾铁、锤基、贱虫、冬叉←吃这些,都不拆。
写了差不多150w字的盾铁,目标200w,但愿能爱到那个时候。

【全员】幸存者40

40

 

 

 

Loki抬起Thor的胳膊,小心翼翼地给他上药。闪爆烧掉了Thor大部分的头发,上臂也有严重的灼伤,粉红色的肉可怕地露在外面,这还不到24小时,就已经开始出脓了。

 

“忍着点。”Loki绷着嗓子低声说,“可能有点疼。”

 

Thor倚着车座,额头上因为紧张和疼,不断地往外冒汗。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没事,你弄吧。我这胳膊还能保住吗?要截肢吗?”

 

Loki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用棉棒给他清理伤口周围的脏东西。“如果你想,我愿意代劳。”

 

Thor咬着牙,鼻尖儿上也冒了汗。“唔……啊——胡,胡说。你不会的,你连——你……”他呻吟了一声,用力抠着车座上的一个小突起,试图转移注意力。“就——小时候我带你去骑马,记得吗?”

 

Loki小小地吹着Thor的伤口,想为他减轻一点伤痛。“你带我去骑马的时候多了,你说的哪次?”

 

Thor虚弱地笑了,用力擦擦鼻子,说道:“第一次。第一次,弟弟。当时你的马驹摔倒了,你们俩一起倒在了地上,天呐,我就在你身后,还以为你会摔断脖子……”

 

Loki努力绷着脸,嘴角却有盖不住的笑意。“……你还记得啊。”

 

他给伤口涂抹了一些烧伤药膏,然后小心翼翼地用绷带缠上Thor的胳膊。那人看着Loki,忍不住又说:“你现在就像小时候一样乖。”

 

Loki的动作顿了一下,又继续。“胡说,我小时候一点都不乖。”

 

“你乖。”Thor忍着疼坐起来,蛮不讲理地说。Loki赶紧压住他:“你先等会——”

 

他不由分说靠过去,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捧起Loki的脸,浅浅地吻了上去。Loki依然对这样的亲密感到不适应,他本能地抿紧了嘴巴,完全没有放松的意思。

 

Thor却不介意。他已经习惯了Loki这样的反应,Loki几乎从不会老老实实地被他亲吻。自从他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之后,自尊心混着年轻气盛的决绝,让他变得冷淡而自我封闭。Loki不愿意表现出对Thor的爱,他担心这是妥协,会被对方认为是认输。就算是现在,Thor不顾危险去大学中把自己救了出来,Loki却还是很少主动表达亲密。他总在想要拥抱的时候克制自己,在想要亲吻时,礼貌地对Thor微笑。Loki知道自己有多在乎Thor,但他就是不能毫无保留地表达出来。

 

“我——我每次和你吵架之后,都会想起你小时候。”Thor贴着那人的嘴唇,喃喃地说,“你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想让我哄你,却从不开口说。”

 

Loki怕碰到Thor的伤口,只好呆在原地,让他亲。Thor还在絮絮叨叨:“就好像现在我们在一起,你喜欢我,却总是沉默着,让我主动靠近你,好像——好像这都是我一个人的努力。”

 

Loki想说对不起,却又说不出来。Thor却笑了,他摩挲着Loki的脸颊,与他额头相抵。“……不过没关系,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总是很有耐心。”

 

Loki觉得眼睛有些热,于是赶紧推开Thor,继续低头给他缠纱布。“耐心?你才没有耐心,小时候你教我拳击,只两天就不耐烦了,嫌我力气小,嫌我不够快。”

 

Thor转转眼睛,立马转移了话题:“我是说——呃,我是说别的方面有耐心。”

 

“你别的方面也没有耐心。”Loki嘟嘟囔囔地说,“说到骑马我可想起来了,第一次我从马上摔了下来,把你吓得半死,于是你把我揪到了你的马上一路跑回家,还和妈妈说,再也不要带我出去玩了。”

 

Loki越想越气,只挑起眼睛,冷淡地扫了Thor一眼,“你不愿意带我玩,还总嘲笑我吃得少,长得矮。”

 

“你长得不矮,”Thor马上真诚地说,“一点都不矮,我小时候确实不太会说话嘛……”

 

Loki用胶布固定住了纱布,然后跪起来,把沾满血的棉棒和药盒拿起来,打开了车门。“你休息一会儿,我去看看Peter。”

 

Thor挣扎着也想起来,但是这次Loki没让他胡来。

 

“好好躺着,不要乱动。”他按住Thor的肩膀,低声威胁说,“我不喜欢看见好容易缠好的纱布被挣开,非常不喜欢。”

 

Thor只好又倚了回去,眼巴巴地看着Loki。那人威胁完了也没动,看见Thor的目光,立即躲闪了一下,可又随即与他对视。Thor等了一会儿,见俩人大眼瞪小眼的谁也没有说话,只好挫败地叹了口气,妥协说:“……嗯,如果你亲我一下,我就在这儿休息,哪也不去。”

 

Loki扬起眉:“你还和我讲条件?”

 

“不,这不是条件。”Thor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我只是觉得,我值得一个亲吻。”

 

Loki细长的眼睛微微挑了一下,作势要揍Thor,但见那人一点都不怕的样子,便皱起眉,试探着往前靠了靠。

 

Thor舔了舔嘴唇,低声说:“……一个吻。”

 

Loki闭上眼睛,轻轻亲了上去。

 

 

 

Clint正坐在地上,Lucky乖巧地趴在他的大腿上,伸着舌头喘气,旁边的Bruce在他的耳边准备打响指:“仔细听啊。”

 

他打了一个很响的,然后问Clint:“几声?”

 

Clint掏掏耳朵:“一声。”他揉揉鼻子,摆摆手说:“哎呀,我是能听见的,就是有点像隔了一层水,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再等几天看看,说不定我就适应了呢。”

 

Steve烧了热水给大家泡茶。Tony挺担心地看着Clint,那人却满不在乎地笑着说:“真没事,爆炸离我那么近,我没有被炸死才是万幸,相比之下只是听力有点受损,算不得什么大事。”

 

接着他又问:“Nat呢?她怎么样了?”

 

Natasha的肚子被划开一道很长的口子,Steve昨晚帮她把伤口缝了起来,就像之前缝Tony的小腿一样。Steve用棍子翻着烧火的木头,回答说:“在车里休息,我们伤员不少,这几天得慢点前进了。”

 

Clint听得一知半解,但是依然不断地点头,表示同意。他们正说着,Loki和Peter一起走了过来。两个小孩一屁股坐了下来,搓着手说:“有茶喝吗?”

 

Tony一边朝Steve抬抬下巴,一边把Bruce做的煎饼分给他们:“正在做,你们俩怎么样?”

 

Loki摇了摇头,Peter抬起了胳膊,有点骄傲地展示着小臂上的伤口:“柜子划的,但是已经不出血了。”

 

Clint很大声地说:“哎呀!你还挺得意的!”

 

Peter被他的大嗓门吓了一跳,咕哝说:“你不那么大声我也能听见的……”

 

Bruce不动声色地戳了Peter一下,他不明所以地看过去,Steve立即在一边岔开了话题:“其他人呢?Thor和Wade?”

 

Loki拍拍自己的左胳膊:“Thor这里被烧伤了,不算太严重,我给他上了药,让他在车里休息。”

 

Peter见Clint一直皱着眉,使劲盯着Loki的嘴唇,便问道:“你怎么啦?”

 

Clint马上转过来,高声说:“嗯?什么?”

 

Peter终于发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他靠近了Clint,有些吃惊地说:“你的耳朵——”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Clint歪着脑袋,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而他的表情又说明,其实他根本没听懂。Peter抓着膝盖,低声说:“……天呐,Clint,我很——我很抱歉。”

 

这时Steve泡好了茶。他把杯子递给Peter,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别,Peter,Clint不需要道歉。”

 

Peter难过地看着Clint,过了好半天,才憋着嘴说:“……Wade还不知道……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会非常难受。”

 

Clint听见了自己朋友的名字,便问道:“哦,Wade呢?在车里哭吗?”

 

Peter和Loki对视一眼,同时摇摇头。“他说不想吃饭,想休息一会儿。”

 

Clint哼了一声:“又开始啦。那家伙每次都这样,每次和丧尸相遇之后,他都需要时间调整自己。”

 

Steve把热茶分给大家,每个人手里捧了一杯,觉得很暖和。Peter和Loki饿坏了,他俩三口两口就吃掉了手里的煎饼,Bruce说:“不够还有。”

 

他很会做饭,还用番茄酱和可乐混在一起,就是烤肉酱的味道。把那玩意抹在煎饼上,就着热茶一起吃,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棒的晚饭了。

 

Peter还在纠结Clint的耳朵,不过显然,Loki那边更加关心Bruce的情况。他迟疑了一下,最后开门见山:“先生……能说说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吗?我记得你——就,嗯,变得很大很大。”

 

Tony吹着热茶,开了个玩笑:“刚刚Bruce还说呢,一个绿色的大家伙。”

 

Steve在一边补充:“用第三人称,说自己是‘Hulk’,力大无穷,可以轻松抱起我们所有人。”

 

他们为了照顾Clint,都提高了声音。Peter见那人不住地点头,便稍稍放下心来,也加入了讨论:“而且他有三英尺高,最少。天呐,什么人会有三英尺那么高??”

 

“一个怪物。”Bruce有些尴尬地说。

 

Peter立即捂住了嘴,煎饼可怜兮兮地被他握成了一个球。“……先生,我没有那个意思。”

 

Bruce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很和气地回答:“没关系,Hulk本来就是怪物。”

 

“那你怎么会变成那样呢?”Clint轻轻敲着茶杯,一脸凝重,“天呐,你就突然出现,然后——呃,然后你把那些丧尸都踩死了,特别厉害。”

 

Tony瞅了他一眼:“这话我还想问你呢,你做什么了,就那个实验舱?”

 

Clint缩了缩脖子:“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全都胡乱按的。”

 

Tony难以置信地皱起鼻子:“——啊?乱按的?”

 

Clint撅起嘴巴,朝Bruce那边摆摆手,没什么底气地说道:“就——就是这样乱按的。反正当时Bruce也快死了,我一着急,也不知道该碰什么,就把所有能看见的按钮都按了一次。”

 

Steve的右眼还微微肿着,已经开始泛青。他翻动着篝火,说道:“所以问题果然还是出在那个实验舱里。——哦对了,当时Wade还问Tony那个来着,伽利略什么的?”

 

Clint眼睛一亮,马上说:“对!对对对!!我按了一个γ按钮,就像个扭曲的v——”

 

Tony倒吸了一口冷气:“γ粒子流?”

 

Bruce怕冷似地捂住了肚子,慢慢点着头,说:“这样啊……这就说得通了。”

“……什么意思?”Clint把杯口抵在嘴唇上,咕哝说,“我——是我害了你,对吗?”

 

Bruce一愣,随即笑着摇摇头:“不,天呐,当然不,Clint。是你救了我,永远别怀疑这个。”

 

Peter和Loki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老师,想要得到一些解释,Steve也一脸茫然。Tony在对面一拍大腿,咂咂嘴说道:“这就是了,γ射线。它对细胞有杀伤力,医疗上一般用来治疗肿瘤。”

 

Bruce嗯了一声,继续说:“我被高强度的γ射线照射时,体内的大部分细胞已经被丧尸的病毒感染了,射线与这些细胞发生电离作用,破坏了我体内的蛋白质、核酸还有酶。”

 

Tony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正常来说,如此高强度的射线应该杀掉你,但是却没有。所以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丧尸的病毒在起作用,”

 

“——要么就是Clint之前胡乱按下的那些按钮起了作用。”Bruce接着说。

 

Loki皱着眉,努力消化着这些。Peter咬着煎饼,迟疑地说:“那……那如果其他人被丧尸咬的话,用γ射线照射,可以治疗他们吗?”

 

Bruce摇了摇头,“不,我能活下来很大部分是巧合与运气,这种变化太过复杂,也许和我被感染之后的时间有关,也许和被感染的细胞数量有关,还也许和Clint按下按钮的时机有关。”他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往下说,“……还有可能……”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Bruce清了清嗓子,喝了一口茶。“我不知道……但是我怀疑这种变化,可能和实验体本身也有关。”

 

Steve眨眨眼睛:“‘实验体’……你是说你自己?”

 

Bruce没有否认。“Hulk——我是说,这个怪物出来的时候,我有自己的意识,却挣扎不出来。但是我能感受到他的愤怒,这太熟悉了,就好像曾经……”他低下头去,安静了几秒,又笑着摇摇头,“……好像我小时候。我的父亲虐待我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愤怒。”

 

所有人都愣住了,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Bruce皱着眉,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困惑。“我就在Hulk的意识中,平静,冷淡。这很难形容……就仿佛我在看小时候的自己。不同的是,那时我无力反抗,而Hulk却比我更加勇敢,更加……”

 

他闭上眼睛,轻轻呼出一口气。Peter拍了拍Bruce的肩膀,无声地安慰着他。Bruce感觉胸口热热的,他不知道是自己想哭,还是Hulk想哭。“……或许曾经那个害怕而无助的Bruce一直都在我心里,我以为自己已经扔掉了他,但是没想到这次阴差阳错,却让这家伙找到了出口。”

 

Clint不安地抠着手,一直在观察Bruce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嚅嗫着说:“那Hulk……你讨厌Hulk出来吗?”

 

Bruce抬起头,看见Clint担心的样子,不禁笑了:“……不,老兄。他可以起这么大的作用,我怎么可能讨厌他。”

 

Clint登时如释重负:“……哦天呐,感谢老天爷,我他妈以为你会恨死我的。”

 

Tony扔了块小石头过去:“胡说八道,你总担心一些没用的。”

 

Clint做了个鬼脸。那边Loki突然又问:“可是——呃,Hulk什么时候会出来呢?每次遇见丧尸他都会出来?”

 

Bruce耸了耸肩:“我不知道。他好像沉睡了,从昨天到今天,我一直在试图感受他,但是什么都没有。”

 

Steve善解人意地说:“那就先不要管他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就是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别多想,该睡觉就睡觉,不用管别的。”

 

Clint马上掏了掏耳朵,打了个哈欠说:“那我……嗯,先回去躺一会儿啊,其实耳朵有点听不清,时间长了就觉得很累。”

 

他对大家做了个手势,就放下杯子,起身离开了。大家看着他疲惫地往公交车那边走去,敲了敲车门,Wade便打开门,把他拉了上去。

 

Steve叹口气,一改刚才欢欣鼓舞的样子,低下头说:“……Clint的耳朵,怎么办呢。”

 

大家都垂下眼睛,不说话了。Steve又自言自语地说:“再观察几天吧,他的这种程度也不能戴助听器,但是听不清也真的是不方便。”

 

Tony拿起了水壶,给大家的杯子里重新添满热水。“别垂头丧气的,伙计们。”他拍了拍手,给大家鼓劲儿说,“还没那么糟糕呢,我们昨天才死里逃生,而且溶液也拿到了,这不是好事吗?高兴点,我们活着呢。”

 

Steve搂过Tony,摸摸他短短的头发,忍不住笑了:“……说得对,我们活着呢。”

 

 

 

 

Peter晚上没有回公交车,他找了一辆车钻进去,把自己锁在里面,趴在座位上看着外面阴沉的天空。大家都已经回到车里了,在经过了那一场大战之后,所有人身心俱惫。

 

现在已经深秋,夜晚渐渐开始有了凉意,Peter不想回公交车上拿衣服,就缩在座位上,尽可能地把自己蜷成一个球。他隐约听见Natasha在不远处的车上呻吟着,应该是Steve在给她换药。

 

她好像哭了,接着Tony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很轻很轻,Peter从未听过Tony用这样的绵言细语说话,他听不清,却意外地能猜到Tony在说什么。接着他听见Natasha低低地说:“很疼……”

 

Peter微微抬起头,手指无意识地抓着椅子,嘴巴有些干。Natasha小声抽泣着,Steve说了些什么,她又说:“好……”

 

Peter瘪起嘴巴,重新躺下来,吸了吸鼻子。

 

这时他突然听见有人开门。Peter猛地翻了个身,还没等看清,一个高大的人便钻了进来,直接扑下来,压在Peter的身上。他愣住了,哑着声音说:“……Wade?”

 

男人还带着夜晚的凉气,进来的时候,激得Peter一阵哆嗦。Wade一手抱着Peter,一手关上了车门,接着打了个哈欠:“啊,你还没睡啊。”

 

Peter的目光躲闪了一下:“……没睡呢。”

 

“怎么不回车里?一个人在这儿。”Wade不满地问他,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Peter的低沉,“老天啊,你都不帮哥照顾Clint,他的耳朵——哦老天,他听不见的话,绝对是个灾难。”

 

Peter勉强对他笑了一下:“……Clint怎么样了?”

 

Wade抹了抹鼻子,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还行,哥得大声朝他嚷嚷,他才能听得见,不过那家伙还挺乐观的,说以后我们俩吵架,他就不用听我那些脏话了。”

 

Peter点点头,稍微推开了一点Wade,低下头说:“那你过来干嘛……我想睡觉了。”

 

Wade睁大了眼睛:“啊?”

 

Peter抠着衣角,咕哝说:“你应该去照顾Clint……他现在需要你。”

 

“他已经睡着了。”Wade翻了个白眼,“而且——操,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俩,嗯,哥过来陪你,难道不应该吗?”

 

Peter忽然觉得很想哭。他冲动地对Wade说:“我不需要——我不用你陪。你应该去陪Natasha,去陪Thor,还有Clint,Bruce,以及所有受伤的人。我挺好的,你不用陪我。”

 

他狠狠擦了一下眼睛,又嘴硬说:“我——我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有点……我不知道,但是我没事。”

 

Wade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他伸出手,哄昵地说:“……你也受伤了呀。”

 

Peter死死咬着嘴唇,飞快地对Wade笑了一下,努力做出不屑的样子。“我没——我没受伤,完全没事。”

 

Wade抓住了他的胳膊,Peter挣扎了一下,没用很大的力气。那人稍微一用力,就把他抱在了怀里,Peter呜咽了一声,趴在Wade的胸前,不说话了。

 

Wade摸着他的头发,无奈地笑了一声:“哦,果然开始啦,感觉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Peter迟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Wade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小声说:“哥就不说那些废话安慰你了,所有的道理你都懂,我也没权利让你不难过。”

 

Peter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放下了抗拒,任凭自己结结实实地靠在Wade的怀里。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小声说:“我想说对不起,但是又不知道对谁说。”

 

“因为这原本就不是你的错。”Wade啧了一声,“知道Clint说什么吗?他兴奋坏了。你他妈能想到吗Petey?Clint几乎他妈的成了一个聋子,但是他很开心,因为我们拿到了溶液。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为什么去那个什么狗屎的分公司,Peter,别让这些无聊的事情打败你。”

 

Peter飞快地眨着眼睛,把眼泪憋了回去。“……我没有被打败。”

 

“那可太好了。”Wade握住了他的手,重复说,“那可太好了。”

 

Wade抱紧他,过了一会儿,突然又说:“尿不湿,你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吗?”

 

Peter没说话,Wade便自顾自地又说了下去。“以前,我是说,几个月前,我和Clint一起到处乱逛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想要自杀的老太太。她没有枪,只用绳子绑在树上,想把自己吊死。”

 

Wade耸了耸肩,语气很平和地说:“哥和Clint把她救下来,但是她已经不想活下去了。就……你看她的眼神,就可以看见那种深深的绝望,好像对生没有一丝一毫的眷恋。”

 

Peter稍微动了动,Wade立即调整了姿势,让两个人可以好好抱在一起。“……然后,啊,然后发生了什么呢。——然后老太太让我们不要管她,也不肯和我们一起走。哥当时对Clint说,留下她吧,我们帮不了她的,但是Clint不听。”

 

Peter吸了吸鼻子,抬头看他:“你打算不管她了?”

 

Wade摊开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一个人想不想活,全看他自己。那个老太太的家人全都死了,她认为自己活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也不想拖累我们。她不想活着,而且敢于去死,从某些方面来说,哥很敬佩她。”

 

Peter怕冷似地往Wade那边靠了靠,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

 

“……但是啊,Clint不听。那家伙,啧,从来没听过哥的。”Wade啐了一声,“于是他强行把老太太拽上了车,带着她和我们一起走。我们有一口吃的就不会忘记她,Clint还自作聪明地让Lucky去陪伴她。”他说到这里又笑了,似乎在怀念曾经那段日子,“那家伙,听说狗会缓解人类压抑的情绪,就一厢情愿,以为真能让她放弃自杀呢。”

 

Peter皱起眉,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Wade摸摸兜,说:“哥突然想抽烟,你介意吗?”

 

Peter犹豫了一秒,Wade立马又把手抽了出来。“算了,不抽了。”他咳嗽一声,然后出其不意偷了个吻(Peter都没反应过来),又接着说:“哦,说到哪了来着?——哦对,然后。哈,没有然后了,某一天我和Clint去抢超市,回来的时候,发现那个老太太已经用我们的枪自杀了。”

 

虽然Peter已经预想到了结局,但是他听见Wade这么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咬住了舌头。

 

Wade往后靠了靠,深深吸了口气。“……所以啊,我们为什么活着呢?哥也说不清。或许等哪一天,哥失去了你们,那就没意思了,这世界上留我自己有什么用?没意思,真的没意思。但是现在哥活着很开心,一开始我只有Clint和Lucky,接着又有了你,还有大傻个小不点,以及其他所有人。有时候我就想,活着真好,哪怕现在为了你们去死,哥也愿意。”

 

Peter马上捂住了他的嘴,接着腿缠上了Wade的,呢喃着说:“……别胡说八道了,你也要好好活着,队伍里有你才有意思。”

 

Wade哈哈大笑:“那你明白哥的意思了吗?”

 

Peter点点头,小声说:“好像明白了。”

 

Wade低下头,咬了一下Peter的鼻尖儿。“很好,够聪明。其实哥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但是管他呢,你明白就行了。”

 

Peter终于忍不住也跟着笑了出来,他使劲掐了一下Wade肚子:“……你到底是不是来安慰我的!”

 

Wade按住Peter的肩膀,慢慢把他压在了座位里。“——当然了,尿不湿。”他的声音沙哑,眼睛往下,溜了一圈Peter嫣红的嘴唇,又看上来,“……哥还想问问,之前我们说的那些话,还算数吗?”

 

Peter乖巧地歪了一下脑袋:“什么话?”

 

“就——”Wade急切地舔舔嘴唇,有点出汗,“就是,嗯,所以,你反悔了吗?”

 

Peter挑起眉:“那你呢?”

 

Wade一时间噎住了:“……妈的,你他妈把哥都弄糊涂了,我他妈怎么可能反悔!!我——”

 

Peter一把拉下了Wade脖子,仰起头吻住了他:“那你还废话什么。”

 

Wade一口咬住了Peter的嘴唇,两个人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TBC


这两天好累!!每天都想睡觉,我是要冬眠了吗……


下一章贱虫居然要开车了,害怕了😨


再预告一下,吧唧不出意外的话,会在四章之内出场。对不起了吧唧兄!!把你拖这么后面!!(抱拳


评论(41)
热度(249)
©阿浓 | Powered by LOFTER